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88章 喝茶,各怀心思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穆琉月这可不是第一次在韩若雪面前提起长平公主了。

“真的假的,你都答应我好多回了。”她委屈地嘀咕。

穆琉月笑到,“前几回不都有事耽搁了嘛,这样,过些日子的梅花会,我让长平公主也邀你去,如何?”

这话一出,韩若雪立马喜上眉梢,“琉月,你可不许哄我高兴!”

梅花会,三年一次,是前些年长平公主组织发起的,以赏梅品茶为乐,所有参会人员都是女子,都由长平公主亲自甄选后发帖邀请,邀的大多是天宁国的权贵之女。

一旦被邀请,那就证明在天宁上流圈子里得到认可,所以,这个盛会一直被众女子所向往。

在韩从安未入狱之前,韩家也算是大家,只可惜已经是平民的身份,称不上权贵,所以,韩若雪压根就没有机会。

“我发誓还不成吗?这么不相信我?”穆琉月说着,眼底闪过了一抹狡黠。

“不用不用,我信你便是!”韩若雪都被兴奋冲昏了头脑,并没有怀疑穆琉月突然邀请的用意。

当然,兴奋归兴奋,韩若雪她并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她打趣地笑道,“其实也不是我不相信你,就是你那么长时间没约我了,我还以为咱们穆大小姐把我忘了呢?”

这话一出,穆琉月似乎被扰了兴致,第二杯茶刚刚端起便又放下。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韩若雪,冷冷道,“你还敢怪我?我这段时间可险些被你家那位大小姐给折腾死了!”

韩若雪知道机会来了,迟疑了片刻,低声,“人家现在可是秦王妃了。”

穆琉月冷哼,“秦王妃又怎么样,那也得秦王认她。”

“听说……”韩若雪欲言又止。

“听说什么了?”穆琉月蹙眉,脸色又难看了几分,最讨厌这种欲言又止。

“听说她救了你哥哥,前阵子大街小巷都在传呢,说什么她医术了得,深藏不露的,还有人看到不少权贵到秦王府大门口去求治。”韩若雪怯怯地问。

穆琉月目光闪烁着不悦,这些事情毕竟涉及到哥哥被行刺,如今凶手还没揪出来,而且下毒之人也没揪出来,父亲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公开的。再说了,这些事情韩芸汐确实有功劳,她也不想说。

然而,见韩若雪那一脸震惊的样子,穆琉月又很不爽。

“琉月,不会是真的吧,韩芸汐真有那么厉害?她以前在家里可是废材呀?难不成她以前都是装出来的?她是天才?”

韩若雪一脸夸张,见穆琉月还不为所动,她又继续道,“如果是这样,那咱们还真小看了她呀,这丫头……”

这话都还未说完,穆琉月就忍不住了,冷冷打断,爆了粗口,“天才个屁!”

韩若雪连忙慌张的朝周遭看了看,“大小姐,嘘……你这口不择言的,要是被人听到了,明儿个帝都传言的主角就是你了!”

穆琉月小脸阴沉沉,不悦地撇了撇嘴巴,“韩芸汐她不过是会解毒而已,算不上什么神医,天下会解毒的人多了去了。”

说到这,穆琉月还不甘心,又补充道,“解毒能有什么本事,只要有解药谁都能解毒好不好?”

然而,韩若雪却很吃惊,“原来你哥哥是中毒了呀!不是说被刺了吗?”

“刺客的剑上有毒!”穆琉月又道。

“这样啊……可……外头怎么还谣传说她还被关天牢了,后来又放出来,大理寺卿就换人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呢?”韩若雪追问道。

见穆琉月眼底的迟疑,她知道,这里头一定有秘密,于是,她又补充了一句,“我还听几个姐妹说,是秦王偏袒她,说什么秦王不问对错,亲自到天牢把她接出来的?”

秦王偏袒她?

韩若雪这话一出,穆琉月就“啪”一声重重拍案,“胡说八道,韩芸汐她也配!”

韩若雪诧异地看着她,眼底露出了怀疑的色彩。

穆琉月很不喜欢这种目光,她深吸了一口气,冷冷道,“呐,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别传出去,否则,你以后就别来见我了。”

韩若雪连忙点头,“琉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听来的话,向来是只进不出的。”

穆琉月迟疑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压低声音,“其实,我哥哥中了两种毒。”

“什么?”韩若雪惊声,她确实非常意外。

“嘘……”穆琉月恶狠狠瞪了她一眼,韩若雪急急捂住嘴巴,表示不敢了。

穆琉月这才又继续道,“第一种被韩芸汐解了,后来我哥又发作,高烧不断没好,韩芸汐就获罪了。谁知道第二种毒是潜伏多年的那种,刚好她又会解,后来就给解了也就没罪了。”

穆琉月说着,为了诋毁韩芸汐,故意说谎,“其实她也就是瞎猫碰到死老鼠,刚好会解那两种毒罢了。这件事至始至终秦王都没出现,秦王才不管她死活呢,你别听外头乱传。”

韩若雪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她当然知晓穆琉月说的不全是真的,但是,韩芸汐救了少将军的事情估计是假不了了。

“原来是这样啊,呵呵,没想到她还会解毒。”韩若雪嘀咕道,

穆琉月听了很不舒服,总觉得韩若雪似乎有点对韩芸汐刮目相看了。

眼底闪过一抹算计,她低声道,“若雪,还有一件事,我可就只对你一个人说,你千万要保密。”

“那当然,你放心!”

见穆琉月那神秘兮兮的模样,韩若雪好紧张,她本是来问少将军的事情,没想到还能知道更多。

早知如此,她就该早来请穆琉月喝茶了。

穆琉月的声音压得特别低,“若雪,你爹爹入狱的事情……其实也跟韩芸汐有关。”

这话一出,韩若雪就震惊了,瞪大了眼睛盯着穆琉月看。

“看什么看,傻了呀!”穆琉月在她面前招了招手,将她拉近,继续道,“这事,我也是前几天进宫时,听说的。虽然不知道真假,反正,你还是留个心眼得好。”

“到底什么事呀!”韩若雪急了。

“听说太子的病,是韩芸汐协助顾太医一起治的,韩芸汐还彻底否定了你爹爹的诊断呢。”穆琉月说道。

太子事情,皇上诏告天下只说韩从安误诊,太子久病治愈,真相是什么,大家都不是非常清楚。

但是,穆琉月是什么人呀,她早就知道真相了,当然,她是不会告诉韩若雪真相的,她只会在真相的基础上添油加醋,黑韩芸汐一把。

见韩若雪愣着,穆琉月将声音放到最低,“韩芸汐这是图谋不轨呀!”

韩若雪一直都想招婿入赘,成为韩家下一任家主,她这么一挑拨,韩若雪还不得恨死韩芸汐了。

“这么说,是她害了爹爹的!”韩若雪怒声。

穆琉月这才退回去坐着,亲自为韩若雪倒了一杯茶,她也不继续说,就点了点头。

“好呀,怪不得她不让我们探视爹爹,怪不得韩家库房的钥匙会在她手上,嫁出去的女儿,她还想回来争家产不成?”

韩若雪不淡定了,气呼呼的,哪里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喝茶呀,她必须马上回去告诉娘亲这件事。

“琉月,事关重大,我得回去了!”韩若雪起身来,认真道。

穆琉月此行的目的也达到了,她点了点头,低声提醒,“你可千万别出卖我哦。”

“放心!我先走了。”韩若雪走得匆忙,都把放在一旁的茶叶忘了,这茶叶可是她娘亲精挑细选出来,每次和穆琉月喝茶,她都要送上一罐的。

挑拨成功,穆琉月的心情又大好起来,哪里还在意什么茶叶不茶叶的,她又喝了几杯茶,这才慵懒懒起身来,她要到茶汤温泉去泡一泡,放松放松。

她想,韩家的人很快就会找韩芸汐麻烦了,而长平公主这会儿也该收到她的信了,再过几日就会回帝都了吧。到时候,韩芸汐一定会忙得没有时间查内奸的。

当日下午,韩若雪就回到韩家,直奔李氏那儿。

“娘亲,韩芸汐就是有争家产的心,我看咱们得去找徐夫人商量商量,怎么说也得先把库房钥匙讨回来再说。”韩若雪至今还心急如焚,事关她的家主之位呀。

然而,李氏只是有些诧异而已,并不像韩若雪这么慌张,“这么说她也算救了太子,呵呵,怪不得气焰那么大,连欧阳大人也得让着,想必徐氏也知道内幕了吧。”

这话一出,韩若雪才醍醐灌顶,如果徐夫人不是有所忌惮,那日怎么会让韩玉骐白白挨了打?

“可是,就算她有后盾,那又怎样,嫁出去的女儿怎么可以拿家主钥匙,这走到哪都是说不通的,没个道理!”韩若雪认真道。

李氏打量了女儿一眼,眼底尽是嫌弃,见状,韩若雪急着要辩解,李氏却厉声训斥,“就你这性子,将来怎么办大事?我说过多少次,沉住气沉住气,你到底哪一次听进去了?”

韩若雪这才冷静下来,悻悻地低下头,想起了娘亲之前的教训,这件事徐夫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她们没必要现在就抛头露面。

任由韩若雪站着,低着头,李氏气定神闲泡茶来喝,几杯热茶暖身之后,才道,“我今儿个让你去问的事情,你问出来了没?”

这一回约见穆琉月,主要是冲着少将军的事去的呀。

韩若雪当然没忘记这件事,只是,她不明白,娘亲问少将军的事情,不正是想知道韩芸汐的底气有多足吗?

如今都知道韩芸汐救了太子,那少将军的事情还算得上什么呀?

“问了,和外头传的差不多。”韩若雪淡淡道。

“我说了,要你问详细!”李氏冷声,拳头都握紧了,眼前这丫头如果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估计早就被拖出去打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