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94章 逼问,李氏出声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秦王妃无比荣耀的头衔,同时也带给了韩芸汐各种牵制,韩芸汐很早就领悟了这个道理。

徐夫人这种威胁的手腕虽然很有效,只可惜,在她看来也并不新鲜了。

不过,徐夫人既然想玩,她并不介意陪她玩到底的!

她笑了笑,道,“二姨娘,韩家这么乱了,你还能关心我母妃的心情,本王妃一定向母妃转达你的关心。”

这话一出,徐夫人就不淡定了,韩芸汐什么意思呢?难不成她不害怕吗?还母妃母妃叫得那么亲切?

韩芸汐气定神闲着,又道,“既然几位堂叔那么关心库房钥匙,关心韩家后继之人,他们下一回来,还请二姨娘转告他们一声,就说,我爹不过是入狱,还没死呢。这家主的人选,他老人家自己心中有数!用不着某些吃饱没事做,心怀不轨的人瞎操心!”

徐夫人刚才句句影射韩芸汐,韩芸汐这会儿指桑骂槐回去,这下,徐夫人哪里还坐得住啊!

她没想到韩芸汐还敢提韩从安!

她从吏部那边得到的消息,韩芸汐救了太子,否定了韩从安的诊断,这正是韩从安入狱的真正原因。说句难听点的,就是韩芸汐害了韩从安呀!

如今她又限制韩家的人探视韩从安,这分明是夺了库房钥匙,怕事情败露!

这个不要脸的臭丫头,居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拿她父亲说事,徐夫人都不自觉咬紧了牙关。

今儿个既然把事情提出来了,她就不会那么容易算了!

“王妃娘娘这话说得有理。只是,依民妇看,王妃娘娘毕竟是外嫁之女,韩家的库房钥匙放在你手上,难免会惹人闲话。”

说到这,徐夫人停了下,又道,“想必当初老爷也是在情急之下,才把库房钥匙托付给你,让你转交给韩家的吧?”

韩芸汐没说话,挑眉玩味地打量起徐夫人,一时间,周遭突然变得安静,气氛都紧张了起来。

徐夫人明明理直气壮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被韩芸汐这么一打量,竟无端的心虚起来。

终于,她忍不住了,“李氏,赫连氏你们俩也说个话,如今府上就剩下我们三姐妹了,正是齐心协力的时候,韩家可不能败在我们手上!”

赫连氏别说回答了,就连抬头都不敢,李氏依旧沉默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尽地主之谊为在座众人添茶。

现场,又一次陷入了寂静。

谁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囔囔声从外头传来进来。

“你们在商讨库房钥匙吗?本少爷好歹也是韩家长子,你们是不是该尊重尊重本少爷的意见?”

“库房钥匙在哪呢,马上拿出来!”

……

先听声,又见人,只见大少爷特激动,一手撑着拐杖,一手捂着屁股,一瘸一拐走过来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韩芸汐。

想必是他是刚刚才知道徐夫人要讨库房钥匙的事情,否则之前早就从落幽居里冲出来了。

之前韩玉骐骂得那么难听,韩芸汐已经不计较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找到这里来了。

韩芸汐没那么好的耐性,冷冷道,“库房钥匙在本王妃手上,你囔囔什么呢?”

这话一出,韩玉骐更激动了,猛地要大步上前,谁知道脚下一个不小心,身子前倾正正给摔了个狗吃屎,“嘭”得一声特别沉。

“哎呦!”

大少爷痛叫出来,怎么都抬不起头来。

见状,众人皆愣,小逸儿最先呵呵笑出来,随即韩芸汐就乐了,“哈哈,大少爷地上没屎呢,你趴着干嘛?”

“儿子!”徐夫人大喊一声,急急就冲过去,“儿子,你没事吧!”

徐夫人吃力地搀,好不容易才让韩玉骐抬头,只见他额头上、两颊、还有鼻尖全都擦伤了,红了一片,说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见状,顿时哄堂大笑成一片,就连小心翼翼的七姨娘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时候,徐夫人正搀扶韩玉骐翻身,谁知道,一翻身,屁股落地,韩玉骐猛地大喊,“疼……疼!”

他像是触电一样猛地侧身而卧,屁股离地,随即一把推开徐夫人,凶得好可怕,“你要疼死我啊?”

徐夫人见他疼得五官都扭曲了,自己也心疼得不得了,关切得不得了,“娘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还疼不?咱们回去,娘给你上药。”

然而,韩玉骐却转头朝一旁众人瞪去,凶巴巴的,“笑什么笑,很好笑吗?”

这下,除了韩芸汐,所有人都不笑了,尤其是七姨娘,她立马给小逸儿使眼色,小逸儿只能抿着嘴忍着。

“很好笑呀,哈哈哈,笑得我肚子都疼了!大少爷,你怎么这么不经打呀,才几下就伤得那么重了?”韩芸汐乐着。

“你!”韩玉骐险些被气死,冷不丁大动作要起来,徐夫人连忙按住,“你慢点!慢点!”

这一提醒,韩玉骐才冷静下来,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按着徐夫人的手,小心翼翼站起来。

人高马大再加上体型发胖,这小心翼翼的动作显得特别滑稽,总之,韩芸汐是笑个不停,肚子都笑疼了。

小逸儿就在韩芸汐身旁,憋了好久,见韩芸汐笑成这样,终于也忍不住,“扑哧”出声。

这时,刚刚站稳了的韩玉骐立马冷眼看过来,怒声,“韩云逸,你敢笑话本少爷?”

奈何不了韩芸汐,他总骂得了韩云逸吧!

“小小年纪,竟敢嘲笑兄长,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

这话一出,小逸儿立马安静了,七姨娘的头低低的,一声都不敢吭,当着娘亲的面骂儿子没教养,这无疑是一种侮辱。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冷芒,一把将小逸儿抱过来,冷笑道,“逸儿,想笑就笑嘛。那么大个人了,长辈在此他都敢出言不逊,他也配谈教养?还有呀,连路都走不好,我看呀,他娘不仅仅没教他怎么做人,连走路都没教呢!真是太好笑了!要是我呀,怕人笑话就躲起来呗,囔囔啥呀?”

韩芸汐说着,又刻意“哈哈哈”笑了三声,她逗了逗小逸儿的小脸,“来,给姐笑一个!”

有大姐姐护着,小逸儿什么都不怕了,缓缓咧开嘴,冲韩芸汐笑得特好看。

“这就对了嘛,笑一笑,心情多舒畅!”

徐夫人气得脸色都紫了,韩玉骐笨嘴笨舌的,哪里反驳得了,怒气一冲上来,立马大吼,“秦王妃,废话少说,现在就把库房钥匙交出来!那是韩家的东西,你既已经出嫁,就跟你没关系了!马上交出来!”

终究,还是都冲着库房钥匙来的。

韩芸汐气定神闲,下巴高抬,“没带!”

“你!”韩玉骐握紧了拳头,咬牙低声,“贱人,找打!”

徐夫人早就想动手了,只是,经历过不少风雨的她终究还是冷静的,她按住韩玉骐的手,低声,“上一回吃的亏还不够啊?冲动什么?看老娘怎么收拾她!”

一提起那五十大板,韩玉骐还是心有余悸的。

他咬了咬牙只能暂时忍了!反正等库房钥匙先到手了,他再慢慢折磨韩芸汐,她疼爱韩云逸是吧,到时候他一定会好好“伺候”那个臭小子的!

徐夫人深吸了一口气,搀着儿子走过去,韩玉骐不能坐,只能在一旁站着。

见状,李氏这才出声,“来人,还不搀着大少爷点!”

两个小厮连忙跑过来,左右扶着韩玉骐,这时候,徐夫人才放心,重新坐回来。

刚刚的问题,她还一直惦记着呢!

“秦王妃,想必当初老爷也是在情急之下,才把库房钥匙托付给你,让你转交给韩家的吧?”徐夫人又一次发问。

今日她非得逼得韩芸汐回答这个问题不可。

然而,韩芸汐还是沉默。

库房钥匙对韩玉骐来说,那简直就是魔咒,一见韩芸汐沉默,他立马质问,“秦王妃,你回答呀,不会是心虚了吧?”

谁知,韩芸汐还是沉默不语。

见状,韩玉骐心下更加肯定,库房钥匙一定是韩芸汐从父亲手上抢来的,他正要发难,谁知,这个时候一直缄默的李氏突然开了口,“我想,库房钥匙能落在王妃娘娘手里,老爷必定是有交待的吧?”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冷笑,她沉默,就是等着三姨娘开口呢!

之前还觉得徐氏说话蛮厉害的,听李氏这话,才知道真正的高手是李氏。

李氏这么一说,分明是在试探。

如果库房钥匙是韩从安主动交给她的,必定有交待她把钥匙给哪一房,而这个时候,她也应该说出来了。

如果库房钥匙是她从韩从安手上抢来的,面对这样的问题,她就难以回答了。

李氏确实聪明,按常理,韩从安把家主钥匙交韩芸汐的时候,是要交待她转交给韩家人的,可惜,李氏高估了韩家的情况,低估了韩从安。

韩从安在天心夫人一事上犯了糊涂,其他事可都精着呢,他很清楚几个少爷的德行,也很清楚几房姨娘的心思。他心中没有特别的偏袒,一切都是为了韩家。

即便他特别交待了韩云逸,却也没有说要韩云逸继承家主之位,他把选择权交给了韩芸汐。

比起徐夫人背后的吏部势力,韩从安更加愿意相信韩芸汐。

一听李氏这话,徐夫人心下大喜,连忙补充,“是呀,老爷一定有交待你什么吧,王妃娘娘,这都什么时候了,今日大家也都在,你就说吧。”

韩芸汐心下冷笑着,她本来打算把将军府内奸的事情查清楚了再来处理韩家的事的。如今,既然徐夫人这么心急,李氏也按捺不住了,她提前说出来也无妨。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