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97章 有事,真是有事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的视线不经意落在赵嬷嬷手边的垃圾上,心下狐疑着,龙非夜让她来的?

那家伙怎么又突然派人给她使唤了?

难不成他知道小沉香去韩家了,所以怕她没下人用又给她添了新人手?

那么冷漠的大冰块,什么时候这么“多管闲事”了?

见韩芸汐那眼神,赵嬷嬷不安了,连忙认真解释,“王妃娘娘,老奴没有乱丢东西,这些东西都是秦王殿下指定让老奴丢掉的。”

这时,韩芸汐才缓过神来,她并没注意到赵嬷嬷刚刚说的话,只是“哦”了一声,问道,“赵嬷嬷,是吧?”

“是的是的。”赵嬷嬷连忙回答。

“没事了,你去吧,小心点。”韩芸汐淡淡道,继续往院里走。

“王妃……”赵嬷嬷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只是,见王妃娘娘都进院了,只能作罢了。

她想,这位王妃娘娘还真不丑,比想象中要好看多了,竟还会嘱咐她小心,心地似乎也还不错。

韩芸汐边走边嘟着嘴琢磨着,那个大冰块怎么知道小沉香不在的,怎么就突然发善心又给她添人手了?

好吧,不管怎样,算他有心了,她是不是应该过去谢恩呢?

韩芸汐的脚步都不自觉轻快起来,正转身想过去龙非夜的寝宫一趟,谁知,就在这时候云闲阁内却突然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刚回来,你又要去哪?”

低沉的声音,带着特有的冰冷,让韩芸汐不自觉打了个冷颤,进屋一看,果然见龙非夜坐在屋内主座上。

往常看到他都是黑衣劲装,今日的他一袭白衣,宽袍大袖,V字领口饰有金色刺绣,简洁之余更显其丰神俊朗、出尘脱俗,有种说不出来的尊贵感,令人不敢冒犯。

也不知道是不是见得少,还是对白衣的龙非夜免疫力还不够,韩芸汐总是轻易就看入神,犯迷糊。

偏偏,龙非夜最厌恶这种花痴一样的眼神。

深邃如海的双眸一沉,他冷声,“打算去哪呢?”

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她一个多时辰了,沉香不在,这个女人一出门,基本就没人知道她的去向,找都找不到人,如果在外面出个什么事情,怕也不会有人知晓。

韩芸汐立马回神,暗骂自己怎么又犯迷糊了,这等男色,不是可以随便欣赏的。

“不知殿下在此,失礼了。”

韩芸汐客客气气欠了欠身,这才回答,“刚刚在门口遇到了赵嬷嬷,知是殿下赏了下人,正打算过去谢恩,殿下有心了。”

谁知,龙非夜冷冷道,“本王芙蓉园之内,容不得肮脏之地,日后赵嬷嬷只负责云闲阁的清洁事务。”

什么?

“殿下这是嫌我脏喽?”韩芸汐脱口而出。

龙非夜扯了扯嘴角,顿了片刻,却还是回答,“是。”

韩芸汐立马倒抽了口凉气,原来这家伙派赵嬷嬷过来是专门来打扫卫生的,说得直白一些,这家伙是嫌弃她脏,怕她的云闲阁污染了芙蓉院。

她还以为他是知道沉香不在,体谅她手下没人,怕她辛苦呢。

果然是她自己一厢情愿了。

这个可恶的家伙,她早该知道他“多管闲事”绝对没有什么好心了!

“多谢殿下关……心,臣妾记住了!”韩芸汐的语气立马变冷,“关心”二字说得特意味深长。

她以为这家伙闲着没事做,专程来提醒她这件事后,应该会走了,然而,龙非夜却还是坐在主位上不动。

韩芸汐抬头看去,迎上他一贯冰冷的双眸,面无表情下逐客令,“殿下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臣妾要休息了。”

每次看到这个家伙,不说话的时候真是一种享受,但是,他一旦开口,她基本就不想看到他了。

如果龙非夜没有记错的话,这并不是韩芸汐第一次对他下逐客令,天下多少地方盼着他大驾光临,偏偏这个女人不识好歹。

“本王找你,一定要有事吗?”龙非夜的声音除了冰冷,还透着一丝强硬。

这家伙是来找茬的吗?

“那殿下是来做什么的?”韩芸汐反问,其实她想问的是“你是来没事找事的吗?”

印象中,这个家伙上一回过来好像也没什么事情。

韩芸汐这么一问,龙非夜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冰冷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他站起来,很干脆,命令道,“找你解毒,现在就走。”

之前抓的那几个北历国内奸,不管他用什么办法,竟全都不招供,甚至不吃不喝,陆陆续续饿死了几个,剩下的四人居然全都中毒了。

他的防护措施做得很好,并没有留给她们自杀的余地,而且那些人抓来也有一个月了,怎么会无缘无故就中了毒。

楚西风找了几个毒医瞧了两天,连中的是什么毒都没瞧出来,今早又死了一个,如今就剩下三个内奸。

那些人必定是服毒了,而服毒自杀则说明她们已经扛不住审讯,在这个节骨眼上,一旦让她们自杀成功,他审了那么久就前功尽弃了。

两个毒医都没办法,他立马就想到了韩芸汐。

龙非夜强硬的命令语气让韩芸汐很不爽,又想到他刚刚嫌弃她脏,她便慵懒懒地回答, “殿下,臣妾乏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对于韩芸汐的拒绝,龙非夜并不意外,刚要迈出的步子戛然而止,他并没有回头,不屑地轻轻一笑,随手往后丢来了一袋银子,准确无误落在韩芸汐身旁的茶几上,“嘭”的一声闷响,听声音就知道里头的银子不少。

或许在以前,韩芸汐会稀罕这银子,毕竟她需要银子过日子,买药材。

但是,有了天徽皇帝的赏赐,只要她不奢侈挥霍,并建造屋舍宅邸,库存的银子足够她花一辈子了。

如今她可以任性地说,对本王妃来说钱不是问题。

当然,在真正大财主龙非夜面前,她还是没这个底气的。

她没动,淡淡道,“殿下,臣妾这几日都很疲,会影响诊断的正确性,还请殿下另请高明,免得误事。”

这话一出,龙非夜傲岸的身体微微一僵,明显没料到韩芸汐会再次拒绝,他缓缓拢起俊朗的眉头,转头看来。

韩芸汐立马感觉到一道黑黝冷冰的视线射了过来,说不心虚是不可能的,可是,她今日就是跟这家伙杠上了!

不去就是不去,她倒要看看,这家伙能拿她怎么样?

韩芸汐低头敛眸,缄默着,而龙非夜冷冷得看着她,也不言不语。

一室寂静,紧张的因子拥挤在空气中,时间似乎都凝固住了,好似这份死寂永远不会被打破。

如此僵持,谁会先开口呢?

许久之后,韩芸汐不自觉抿了抿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神经绷得太紧了,物极必反,她突然放松了下来,莫名其妙的特想抬头看一看龙非夜此时此刻的表情。

会不会可怕呢?

难得这家伙也有办不到的事情,也有吃瘪的时候呀!

只是,她正小心翼翼要抬头的时候,龙非夜却突然回过头,冷敛了下眼眸,一声不吭大步就走了。

韩芸汐始料未及,急急抬头看去,并没有看到他那俊冷得人神共愤的脸,只看到一个冷漠的背影。

最终,谁都没有打破沉默,可是,沉默不再。

因为,他走了。

莫名地,一抹失落涌上心上,韩芸汐真有些缓不过神来,事情似乎不该是这样子的,似乎还要发生很多呢。

只是,韩芸汐也不知道事情该是怎样子的。

她明明不想去,如今也不用去了,为什么一点庆幸的感觉都没有呢?

她明明想见他吃一次瘪,如今,也算把他气走了,可是,为什么她一点报复的爽感都没有呢?

就那个家伙的性子,被拒绝一次,以后应该不会再来找她解毒了吧?

她该高兴的呀!

韩芸汐吐了口气,耸了耸肩,少搀和那家伙的事情,就少一份麻烦,挺好的。

想通了,韩芸汐才伸展了下懒腰,坐下来倒水喝。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屋内的变化。

其实也说不上变化,只是整洁干净了许多,底板、桌椅全都擦得蹭亮蹭亮的,能照出人影。

原本书房里传出来的恶臭味,早就消失不见,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药草香,似乎连空气都是被净化过的。

“这么干净?赵嬷嬷不会有严重的洁癖吧?”韩芸汐惊叹着,自言自语往书房走去,只见书房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书桌上原本那些毒药茶水全都不见了。

她放在桌上的全都是不重要的东西,不怕丢,但是,不得不说韩芸汐并不喜欢别人乱动她书房里的东西。

眼底闪过一抹不悦,她走近,一一检查,发现丢掉的都是该丢的,尚且有用的全都被留下,还擦洗得特干净,井然有序的摆放在一起。

而且,在书桌的中央,还放了一盆水养铜钱草,绿油油的生长得十分茂密,为这灰色书房增添了一抹生机,看起来特赏心悦目。

好吧,韩芸汐承认她挺满意的,就这整洁的程度,她是可以不计较赵嬷嬷乱动她东西的。

这时候,赵嬷嬷正从外头回来,见韩芸汐在书房,她连忙过来,“王妃娘娘,秦王殿下走了?”

“嗯。”韩芸汐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日后他在,你得告知我一声,还有,以后我书房里的东西,你还是别动,我自己会收拾。”

赵嬷嬷并没有解释她刚刚其实想说,要不要留秦王殿下吃饭的,是这主子自己走太快了,她只恭敬回答,“是。”

眼看这天就黑了,她原以为秦王殿下会留下来用膳的,谁知道就走了呢?

“王妃娘娘,晚膳喜欢吃什么?老奴去吩咐火房的人做。”赵嬷嬷问道。

韩芸汐正要回答,却突然想起龙非夜刚刚的话,于是,她挑眉打量了赵嬷嬷一眼,玩味地笑道,“赵嬷嬷,你不是只负责云闲阁的清洁工作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