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98章 身在福中不知福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只负责清洁工作,秦王殿下没这么说过呀!

赵嬷嬷一愣,随即就认真说,“王妃娘娘,老奴……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这下,韩芸汐也狐疑了,“秦王殿下让你过来做什么呢?

赵嬷嬷不知道王妃娘娘为何会突然这么问,她又重复了之前自我介绍时说过的话,“王妃娘娘,秦王殿下让老奴过来伺候你,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老奴。”

一听这话,韩芸汐也愣了。

龙非夜那家伙,骗她!不对,那家伙就是故意借机说嫌她这里脏的!

她这里脏又碍不着他什么事情,他有必要这样毒舌说她吗?

无聊!

韩芸汐撇了撇嘴,正要开口,赵嬷嬷却又道,“王妃娘娘,你尽管放心,老奴虽老,但是比起现在那些年轻丫鬟来好使唤多了。打从秦王府建好,老奴就在这里伺候了。”

“这么早呀?那你也算元老级别的人物了吧?”韩芸汐很意外,小沉香是新来的,一点儿背景都没有,所以,她大可以放心的用。

这赵嬷嬷资历这么老,经历必定很复杂,不会和宜太妃她们有什么牵扯吧?

“呵呵,老奴确实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了。”赵嬷嬷特自豪,“王妃娘娘,老奴以前是宫里的,看着殿下长大的呢!殿下信任老奴,封王之后,就从宫里带了老奴一个奴婢出来,这芙蓉园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老奴在张罗的。”

这话一出,韩芸汐更加意外,原来这芙蓉园是有奴婢的,她就觉得嘛,这么大个院子没个奴婢使唤,就那些侍卫们能把平素清洁整理的事情做好?

“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当然,她最关心这个问题。

“几个月前回了趟南方老家,今儿个刚回来,殿下就把老奴叫过来了。”赵嬷嬷说道,生怕韩芸汐不相信,连忙又补充,“王妃娘娘,这院子里的侍卫老奴都认识,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

赵嬷嬷刚到,行李都还来不及收拾呢,就被殿下叫过来闲云阁收拾屋子了,尤其是那间书房。

赵嬷嬷一过来,知道是新来的秦王妃住的,她就意外了,怎么都没想到殿下会允许这个女人住到芙蓉园里。

之前不是非常排斥这桩婚事的吗?

当她看到书房里那又臭又乱的书桌,她都吓了一跳,要知道殿下有严重的洁癖,最讨厌脏乱杂的,他居然能允许王妃娘娘把这里弄成这样?

而当赵嬷嬷把一切收拾干净之后,殿下才进屋,在主位上坐了片刻,第一句话就是,“赵嬷嬷,日后你就留在这里伺候。”

赵嬷嬷自然是好奇的,试探地问了一句,“听说秦王妃长得很美。”

可是,殿下一声不吭,看都没看她一眼,赵嬷嬷自是不敢多问,心下怀疑着这位秦王妃是不是得宠了。

利用打扫院子的时间,她找了侍卫询问,无奈,侍卫也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赵嬷嬷百思不得其解,很不可思议,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既然殿下留秦王妃住在芙蓉园,还让她过来伺候,不管怎样,殿下心里是承认了这位王妃娘娘了。

自是殿下承认的女人,她当然要全心全意伺候。

听赵嬷嬷这么一说,韩芸汐淡淡问,“赵嬷嬷,如此说来,你是伺候殿下长大的吧?”

赵嬷嬷笑着点了点头,特慈祥,“这么多年了,殿下也就只习惯老奴伺候,他的脾气,老奴比宜太妃还清楚呢。”

“你过来了,那殿下那边……”韩芸汐试探地问。

“王妃娘娘,这不都是一个院子里的嘛。你放心,老奴不会偷懒的。”赵嬷嬷笑道。

韩芸汐愣了许久,才“哦”了一声,挥了挥手,“明白了,没别的事了,你先忙去吧。”

“王妃娘娘,晚上想吃什么,老奴这就去吩咐火房。”赵嬷嬷很尽职。

“你做主吧。”韩芸汐淡淡说,她整个脑袋乱乱的,哪里还顾得上想吃什么。

赵嬷嬷告退之后,她坐着一动不动。

龙非夜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一个奴婢送给她?

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呢?难不成是来监视她的?

很快,韩芸汐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她住在芙蓉园中,本来就在龙非夜的势力范围之内,要监视她还不容易?

真奇怪了!

那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呀?

这日晚上,赵嬷嬷吩咐火房做了不少菜,还特意给韩芸汐煲了参汤补身子。

不得不说,比起小沉香来,赵嬷嬷确实是个称职得没话说的下人,话不多,该做的事情做完了就主动退下去侯着,不会无故打扰。

韩芸汐并不知道,赵嬷嬷就在暗地里偷偷观察她呢。

虽然对这位王妃娘娘的印象不错,但是,赵嬷嬷还是怎么想都想不通呀,秦王殿下为什么会瞧上这个女人的?

她曾经还和楚西风打赌,楚西风赌殿下在三十岁之前不会对女人有兴趣,她则赌殿下这辈子都不会近女色了。

不过,既然芙蓉园来了女主子,赵嬷嬷还是很开心的,至少他们的秦王殿下不会孤独终老了。

赵嬷嬷想,她要多跟这位女主子taotao近乎,待熟悉了,再教她怎么照顾殿下。

韩芸汐在书房里忙完了,坐在院子里喝茶,朝赵嬷嬷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王妃娘娘有何吩咐?”赵嬷嬷很恭敬。

“赵嬷嬷,我这里没那么多礼数,别弄得那么复杂,坐吧。”韩芸汐说着,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王妃娘娘,尊卑有别,奴婢不能坐。”赵嬷嬷特认真。

韩芸汐暗叹,果然是宫里出来的,和小沉香就是不一样。

“那你坐矮凳吧。”韩芸汐说道。

“谢谢王妃娘娘。”赵嬷嬷这才在一旁坐下,低了韩芸汐一个头。

韩芸汐迟疑了片刻,便低声问,“殿下有个师妹,你知道吗?”

这话一出,赵嬷嬷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知道,是西周国的长乐公主,端木瑶。”

韩芸汐不过是试探罢了,没想到赵嬷嬷还真知道,而且还真回答她。

“那他们是哪个门派的呀?”韩芸汐又问。

“天山剑宗。”赵嬷嬷想也没想就回答。

韩芸汐惊了,居然就这样告诉她了。

天山剑宗,那可是武林三大势力之一,天下剑术之宗,据说那里的考核非常严格,一年才招一个弟子。

龙非夜能进去没什么好奇怪的,那个家伙本就是非人类般强悍,让韩芸汐意外的是,端木瑶居然也进得去,如此说来,她的武功不低呀。

当然,她现在无暇考虑这个问题,她好奇着赵嬷嬷真这么有问必答吗?

眼底闪过一抹狡黠,韩芸汐又道,“赵嬷嬷,殿下他经常夜不归宿,外头应该还有住的地儿吧?”

然而,这一回赵嬷嬷迟疑了,见状,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笑意,看样子她的试探是对的了。

谁知,赵嬷嬷的反应却出乎她的意料。

赵嬷嬷看了看周遭,把声音压得特低,“王妃娘娘,这是殿下的私事,老奴告诉你,你可别说是老奴说的,也别说出去。”

呃……

韩芸汐始料未及,瞪大了眼睛,赵嬷嬷正要说,韩芸汐拦住了,质疑道,“等等!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赵嬷嬷一愣,好无辜,“王妃娘娘,是你先问了呀。”

“我问了你就说呀?”韩芸汐反问。

赵嬷嬷看着她,突然就笑了,像个老顽童,“原来,王妃娘娘这是在试探奴婢。”

被识破的韩芸汐有些尴尬,她扯了扯嘴角,“赵嬷嬷你想太多了,没事了,你下去吧。”

然而,赵嬷嬷并没有走,而是笑道,“王妃娘娘的怀疑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这里是秦王府,王妃娘娘并不受欢迎。”

这话一出,韩芸汐的眸光顿冷,这个老嬷嬷果然不简单啊,是打算跟她摊牌了吗?

“你还想说什么?”她冷冷问道。

可是,赵嬷嬷却又一次出乎她的意料。

“王妃娘娘,你大可放心,老奴绝对是殿下的人。老奴是先帝赏给殿下的,和宜太妃并无关系。老奴对殿下忠心耿耿!”赵嬷嬷因为较真,脸上的皱纹变得紧绷。

韩芸汐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原来和宜太妃没关系呀!

但是,她还是不明白,质疑道,“既是忠心耿耿,你还如此轻易出卖他?”

“王妃娘娘是殿下的正妻,老奴回答你几个问题,怎么算是出卖殿下呢?”

赵嬷嬷这句话让韩芸汐无话可答,她只觉得特讽刺。

“赵嬷嬷,你这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我不过是摆设而已,你还真把我当回事了?你伺候殿下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殿下不是心甘情愿娶我的。”

正妻?

她连龙非夜身旁的下人都比不上吧,他们,连朋友都算不上,不过是有几次交易的陌路人。

正妻这头衔给她带来多少麻烦呀,思及此,韩芸汐一肚子都是火,又道,“赵嬷嬷,殿下不找我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至于正妻,他爱娶谁就娶谁去,我随时都准备让位。”

赵嬷嬷从来没听过哪个女人敢这么嫌弃殿下的!

要知道,别说这芙蓉园,想进秦王府大门的女子排队都能排到城郊去了,这位娘娘居然这么不屑。

赵嬷嬷特生气,想也没想就道,“王妃娘娘,殿下能留你在芙蓉园住,还让老奴过来伺候,怎么就不把你当回事了?再说了,之前宜太妃想跟殿下讨老奴过去,殿下都不肯呢!王妃娘娘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这话一出,韩芸汐陡然紧锁眉头,而赵嬷嬷也惊了,吓得连忙下跪,“奴婢糊涂!奴婢一时冲动口不择言冒犯了王妃娘娘,请王妃娘娘降罪!”

韩芸汐嘴角抽搐着,也不知道怎么的,心跳突然砰、砰、砰快了起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