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00章 霸道,名下之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缓过神来的韩芸汐触电一样连忙把脚缩回裙摆中,再看龙非夜那眼神,她的脸顿时绯红了一片!

这家伙不会以为她水性杨花吧?或者以为她在勾引他吧?

次奥!

丢人丢到家了!

“殿下,臣妾自己上药便可,你先出去吧。”韩芸汐勉强镇定地开口。

然而,龙非夜非但没走,反而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在她面前,径自打开跌打药油。

这是要帮她上药的节奏吗?

一想到他刚刚那眼神,韩芸汐就不自在,勉强堆出笑容,“殿下,我……可以自己来。”

“王妃娘娘都把鞋袜拖了,本王自然要效劳。”龙非夜冰冷的声音里透出了丝丝讥讽。

韩芸汐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语气不对劲,再说了,她也不相信这家伙真会那么好心,亲自替她上药,伤筋动骨的事情,万一他不留神手劲大了点,那她岂不得痛死?

“殿下,你我虽为夫妻,但是……但是……”

韩芸汐迟疑了片刻,索性直接说,“殿下,男女授受不亲,你还是先出去吧。”

龙非夜唇畔泛起一抹冷邪,霸道的目光玩索地上下打量起她来,“秦王妃,你确定要跟本王讨论非礼勿视的问题吗?”

韩芸汐莫名有些心虚,却还是理直气壮回答,“秦王殿下,你我有名无实,我不过是个挂名王妃,我为什么不可以跟你讨论非礼勿视的问题?请你认真点!”

谁知,龙非夜却反问,“韩芸汐,本王什么时候说过你是挂名王妃?你进了我秦王府的大门,就是我龙非夜名下的人。”

他说着,瞥了一旁的鞋袜一眼,冷冷警告,“请你记住自己已经是个有夫之妇,守好你的妇道!”

“你!”韩芸汐气结,这家伙明摆着就是羞辱她不守妇道呢!

不过是脱个鞋袜,她哪里想过那么多,是他自己心术不正,想太多想歪了吧!

气归气,可是,该死的,韩芸汐发现自己居然无话反驳。

看着龙非夜那冷冰冰的目光,韩芸汐豁出去了,索性将脚伸出去,直接伸到龙非夜面前,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踹到他脸上了。

“那就有劳殿下了!”她一字一字,说得咬牙切齿。

龙非夜一动不动地坐着,那双冷眸,却深得渗人,他抬手一把抓住韩芸汐的小脚,猛得一用力,拉下!

“啊!”

韩芸汐疼叫在心中,这家伙的手正正用力握在她扭伤红肿的地方,能不疼吗?

可是,她就是倔强着,眉头皱都不皱一下,再恐怖的疼痛她都承受过,这点伤痛算什么?

龙非夜抬眼看了她一眼,脸上阴沉沉的,另一只手伸来,从下面托住她的脚,从下往上又捏住她的脚踝伤处。

“你他娘的魂淡!”

韩芸汐在心里痛骂,暗暗咬着牙关,依旧不出声。

龙非夜唇畔噙着一抹冷毅的弧度,拿来跌打药油往韩芸汐伤处上倒。

这药水冰凉凉的,一碰到伤处,韩芸汐那火辣辣的疼痛立马减少了不少,她都不自觉暗暗松了一口气。

可谁知道,她紧绷的神经才刚刚放下,龙非夜的手指就伸过来,食指和中指并列开始涂抹!

涂、抹!

确实是名副其实的涂抹,男人的手劲本来就大,再加上他有意而为,一会儿往上,一会往下,用力将药水在她伤口处涂抹开。

疼!

每一下都好疼,而且,随着他用力涂抹,药水的冰凉感很快就没了,取而代之是火辣辣的感觉,别说皮肤了,就连筋骨都有种灼烧感!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是在血肉模糊的伤口里剜肉!无法忍受!

才一会儿,韩芸汐后背早就湿透,鬓边冒出了豆大的汗水,然而,她依旧紧紧咬住牙关,始终低着头,死死地盯着伤口看,一动不动,任由龙非夜折腾。

死不了,疼就疼吧!

龙非夜以为她会求饶了,可谁知道,许久,他的手都有些发酸,这个女人居然还不声不响。

龙非夜下意识抬头看去,见她还好端端的没晕倒,他才松了口气,连自己都没察觉。

认真一看,只见韩芸汐低着头,满头大汗,他想,这个女人快受不了了,该投降了吧?

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韩芸汐抬头看来,一点儿要投降的样子都没有,反倒是一脸倔强。她无所畏惧的目光,直勾勾地看入他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心虚。

龙非夜心头微微一怔,不由得蹙了眉头,也看入了她的眼睛。

四目相对,八方无声,一个倔强,一个冷漠,他们像是仇敌一样,谁都不先眨眼,谁都寸步不让。

可是龙非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停了手,而韩芸汐一样没意识到,脚已经不疼了。

时间于寂静中流逝,天地都不知不觉寂静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砰砰砰”敲门声传来,随即就听到侍卫焦急的禀告,“殿下,地牢里又死了一人!”

这时候,两人才都回过神来,彼此定神看了看对方,立马双双避开。

韩芸汐低下了头,都想不起来自己刚刚怎么了,看他什么呢?

龙非夜眉目沉敛,少了几分一贯的冷静,他撇了撇嘴巴,将跌打药丢过去,冷冷道,“处理好马上出来,我在门口等你。”

他说着,转身就走,脚步分明有些快,也不知道是因为外头的事情紧急,还是其它原因。

韩芸汐这才抬头,见他关了门,她大大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混蛋!”她骂了一声,话音方落,龙非夜就在门口催促,“韩芸汐,你最好快点!”

“王八蛋!”

韩芸汐又骂了一句,利索地上药,裹着了一层白纱布,想穿上鞋袜,却发现这袜子和靴子都太复杂了,裹着白纱布的脚根本穿不下。

她迟疑了片刻,只能用白纱布将自己chiluo的脚全都裹上,裹得严严实实的好几层,这样,就不算是露脚了吧?

不得不说,龙非夜这跌打药很有用,不涂抹直接撒在伤口上面,冰凉凉的感觉特好,缓和了不少疼痛感。

然而,韩芸汐并不稀罕,随手将跌打药丢在桌子上,轻轻单脚跳下来,一瘸一拐地走出去。

龙非夜往她脚下瞥了一眼,什么都没看到,她的裙摆很长,走路的时候双脚大多也是藏在裙摆里的。

“中毒的人死了吗?”韩芸汐问道。

“死了一个人。”龙非夜说着,在她面前微微蹲下,要背她,“上来。”

韩芸汐迟疑了,然而龙非夜却不耐烦,“快,毒发了。”

一听这话,韩芸汐才知道他是急着去解毒呢,无奈之下,她连忙攀上去,双手搂住他脖子,曲起双腿。

韩芸汐很轻,龙非夜背着她一点儿都不吃力,韩芸汐都没感受一下被他背着是什么感觉呢,他身影一掠就消失在黑暗中。

他的速度很快,穿过花园,通过密道,片刻而已就抵达地牢,将韩芸汐放在停尸台后。

韩芸汐虽然是被背过来的,却感觉好像自己跑了限时四百米,急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站稳了,解毒系统就有警报了。

有毒!

其实,不用解毒系统警报,韩芸汐都看得出来,停尸台上的尸体是中毒而亡的。

死者的印堂、嘴唇、手指全都发黑,这是中了剧毒而死的现象。

韩芸汐暗暗喘了一口气,这才开口,“这个人应该死了一两天了吧?”

龙非夜点了点头,指向一旁另一具尸体,“那是刚刚死的。”

韩芸汐看过去,果然又见一具尸体,她走近一看,中毒迹象还没完全显现出来,但是唇色已经是黑了的。

她检查了死者的眼睛,嘴唇,又察看了指甲,淡淡道,“服毒自杀?”

“她没有服毒的机会。”龙非夜冷冷说。

被他囚禁在这地牢里的内奸,双手双脚全都被吊着,身上所有的武器和毒药也都被搜出来,而且,还是单人独间关押,一个个嘴里全都塞了毛巾,防止吵闹和咬舌自尽。

而且,鉴于这批内奸擅长使毒,在囚禁之前,龙非夜早就命令毒医检查了她们的口腔,并没有发现藏毒的迹象。

之前都是楚西风审问,这帮人什么都不说,也不吃不喝,想慢慢饿死,之前就饿死了几个。

而几日前,龙非夜亲自来审问,上了酷刑,就开始发现有人中毒而死。

地牢里不会有内奸,很明显是这些人承受不了酷刑,服毒而死。

如今,龙非夜弄不明白的就是她们哪来的毒药,如何服毒的?

如今就剩下两个内奸了,万一再陆续中毒而亡,他之前审问了那么久就都白费力气了。

韩芸汐一边用银针采集两具尸体的毒血检查,一边听龙非夜说明情况。

一开始她倒没什么兴趣,然而一听是这种情况,她就好奇了。

一般服毒自杀的人,大多会将毒药藏在牙齿里,轻轻一咬就会中毒,可是,这些犯人的口腔都被检查过的呀。

她们怎么服毒的?

韩芸汐借从医疗包里拿东西的机会,将血样放入解毒系统,几乎是秒出结果,是米毒!

“居然都是米毒!”韩芸汐震惊了,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龙非夜。

龙非夜不解,“米毒?”

韩芸汐特严肃,“还有活口吗?”

“还有两人。”龙非夜如实回答。

韩芸汐迟疑了片刻,认真道,“各取每人一滴血过来,还有,找一碗米汤来。”

龙非夜照做,很快,两个囚犯的鲜血,和一碗米汤都送到韩芸汐面前。

韩芸汐舀了一匙米汤放入一个囚犯的鲜血中,静默地看着。

许久,鲜血都没有变化,龙非夜不解,只是看着韩芸汐眉头紧锁的严肃表情,他始终没开口,而周遭两个侍卫都好奇不已,王妃娘娘这是在做什么呀?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