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01章 揭秘,幕后强者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牢房里一片寂静,韩芸汐认真盯着眼前的米汤看,那严谨的表情让周遭好奇的人都不自觉沉下心来,跟她一起等。

龙非夜的视线落在韩芸汐的脸上,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个女人认真、专业的一面了。

如果把她留下身旁,当一个御用毒师,会不会是一个理智的选择呢?

就在龙非夜琢磨着,韩芸汐沉寂的眸光突然一亮,惊声,“果然是!”

龙非夜急急朝米汤看去,竟见原本白色清澈的米汤突然变得浑浊起来,不一会儿就变黑了!

“所以,她们的血液里有毒?”龙非夜自是聪明之人,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

米汤没有毒,会让米汤变黑的无疑就是囚犯的鲜血。

韩芸汐点了点头,“对!他们的血液里有毒,这种毒就是米毒。”

“此话怎讲?”龙非夜问道,血液里有毒,这些囚犯为何还能活到至今,为何他之前请的毒医都查不出她们中毒的迹象?

虽然对毒素并不了解,但是,龙非夜也知道,毒素一旦弥散到血液里,那中毒的程度就不算轻了,甚至会无法救治。

刚刚他令人从囚犯手指上取血,不过是随意的几滴血而已,这么一试就有毒了,这毒估计在囚犯血液里已经完全弥散开了吧。

一身的血都是毒血,竟还和正常人一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龙非夜未必会相信。

“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毒。之所以名为米毒,正是因为这种毒素只有遇到大米类的食品,才会显现出毒素来。”韩芸汐顿了下,又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中毒的人,在中毒之前必定都喝过米汤。”

龙非夜立马朝一旁的侍卫看去。

“禀殿下,确实如此,牢里三餐都是米汤,都强行灌入,有的会喝下去,有的一小口就都吐出来。”侍卫连忙禀告。

“也就是说,如果不食和大米有关的食物,她们就永远不会中毒?”龙非夜认真地问。

韩芸汐点了点头,“对,永远都不会中毒,而且再厉害的毒医,都检查不出她们的血液里带有毒素。”

她说着又随手将米汤倒入另一杯鲜血里,没多久,也出现了一样的情况,白色的米汤渐渐变黑了。

无疑,两个囚犯的血液里都有毒。

“原来如此。”龙非夜唇畔泛起一抹冷笑,怪不得他怎么查都查不出来,没想到对方竟将毒藏得那么深。

“继续想饿死,为何不喝了米汤,中毒而死?”龙非夜问道。

他想不通,这帮内奸一个个都不招供,都想死,为何还不吃不喝?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无奈的笑意,“殿下,米毒这名字听起来一般,但是一旦毒发,那可非常人可以承受,如果换成我,我也宁可饿死,也不毒发而亡。”

龙非夜这才明白,看样子这些人中毒,都是因为侍卫灌她们米汤,不小心喝下去的。

“殿下,她们背后的主子……绝对不一般!”韩芸汐眉宇间透出了担忧,认真提醒。这么厉害的下毒高手,可不好对付呀。

到了这里见了这些人,她当然知道这里囚禁的就是北历国的内奸。上一回她和龙非夜下深渊,遇到那个可以超控毒蚊子群的人,也是北历国的内奸。这些内奸个个都是用毒高手,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帮人背后还有一个首领,而米毒就是这个首领下的。

且不说米毒并不好配制出来,就说知晓这米毒的人都少之甚少,韩芸汐敢保证,天下十个毒医里,至少有九个人不知道这种毒药的存在。

她手上也没有这种毒药,因为这种毒药在现代已经失传了,而依据古籍记载,这种毒药的配方在古代也失传已久,没想到竟能在这里给撞上了。

如果不是解毒系统里有史料记载,韩芸汐想,她就算琢磨上几年,也未必琢磨得出来呀。

“如此精心埋毒,确实不一般!”

龙非夜冷哼,随即下令,“来人,备刑具,本王现在就审!本王要让她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米毒发作更可怕的事情!”

韩芸汐没有米毒解药,但是,也算帮龙非夜解开了谜底,她正要催促他该去韩家了,听他这么冷冷一说,她不由得有些心怯。

看着他线条冷毅,棱角分明的侧脸,韩芸汐不自觉后退了几步,决定还是忍了,先等他把事情办完吧。

见过这家伙冷冰冰的样子,还没见过这家伙如此严肃的模样,看样子北历国内奸一事,烦了他很久了。

当然,韩芸汐也好奇着,在云空大陆毒医属旁门别类,并非主流,研究毒素的少之又少,就算是云空医学院也没有将毒医当作主要的课程,在整个片大陆上,用毒高手应该不多呀!

这帮内奸背后藏着的是怎样一个人呢?

这个人是身在北历国,还是和这帮内奸一样,也隐身在天宁帝都呢?这些内奸都是女子,背后之人难不成也会是个女人?

如果没有解毒系统的辅助,较量起来,她会输吗?韩芸汐越想就越好奇,还真想会一会这个幕后首领。

见龙非夜往牢房深处走去,她迟疑了片刻,便一瘸一拐跟过去。

韩芸汐进门一看,犯人还没有被带过来,侍卫们还在准备刑具,龙非夜坐在一旁角落里,幽暗的火光笼罩在他面容上,他就如同隐身在黑暗里审视世间万物的统御者,神秘、冷峻、威严、眉宇间充满了狂妄霸气!

白衣的他如仙,黑衣的他却是魔。

韩芸汐单脚而立,看得都有些移不开眼,这个男人明明距离她没几步远,却好似远在天边一样。

龙非夜瞥了她一眼,没说话,下巴微抬,示意她右边不远处有位置坐。

韩芸汐也没说话,点了点头,一瘸一拐地走过去,一坐下来,顿时感觉双腿都解放了。

一坐下来,韩芸汐才注意到这间刑房里并没有刑具,只有一个大铁笼,铁网密而扎实,在侧面有一个圆形的开口,也就普通人脸那么大。

这就是刑具吗?

韩芸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这刑具该怎么用,更想不通这种刑具怎么会比米毒发作还可怕?

很快,侍卫提来了一个老鼠笼子,里头关着一只可怕的黑老鼠,头和尾巴加起来,足足有成人手臂那么长,而且这老鼠的嘴还特别尖锐。

韩芸汐猜不出这老鼠是做什么用的,只是,看了几眼就不自觉一阵阵寒颤,毛骨悚然起来。

似乎连侍卫都很惧怕这黑老鼠,并不敢直接用手去抓,而是打开老鼠笼子,将黑老鼠倒入大铁笼里去,随即关上大铁笼的开口。

大黑老鼠一落入大铁笼里,立马疯了一样上下左右狂窜,似乎被关久了,很长时间没有活动过,又似乎急着想逃出这个铁笼子,总之,这只老鼠特别兴奋。

韩芸汐是越看越纳闷了,就在这个时候,侍卫丢了一小块拇指大的生肉进去,丢在大黑老鼠背后,可是大黑老鼠的嗅觉非常灵敏,一下子就转身扑过来,几乎是一口吞了那生肉,咬都没咬!

韩芸汐不自觉坐直了身体,惊声,“这老鼠是用生肉养的!”

龙非夜没回答,侍卫很恭敬,“禀王妃娘娘,是。”

韩芸汐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禁不住一个激灵,双臂抱紧了在一起,太恐怖了!

这吃肉的老鼠分明饿了好几天呢,饿得上串下跳找吃的,而且,它应该是进过这个铁笼子好几次了,知道一进来就会有肉吃,才会这么兴奋乱窜。

如果龙非夜把囚犯关到铁笼子里去,那岂不是……

韩芸汐想都不敢想,不自觉转头朝龙非夜看去,只见龙非夜面无表情,双眸冰冷无情,就如同夜里的修罗。

这酷刑,果然比米毒发作还要恐怖,面对这种酷刑,还会有人不招供吗?

很快,两个女囚犯都被带了过来,双手被缚在背后,都披头散发,形容槁枯的样子,估计是饿了好几天了。

一个女囚犯被押到一旁绑着,另一个被押到铁笼子这边来,堵在嘴里的毛巾一被拿下来,她就冲着龙非夜大声怒骂,“龙非夜,你别白费力气了,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的!”

“我奉劝你别再白费力气了,没用的!”

龙非夜唇畔勾起一抹讥讽,没有回答,一个凌厉的眼色,侍卫就将女囚犯押了过去。

女囚犯的脑袋狠狠撞在铁笼子上,而里头的大黑老鼠一嗅到了“食物”的气息,猛地就从里面扑过来,锋利的爪子隔着密铁网,疯了一样狂抓,似乎要将铁网抓破。

韩芸汐看得心惊胆战,如果不是密铁网拦住,天晓得这女囚犯的脑袋会被抓挠成什么样子呀!

饥肠辘辘的食肉大老鼠,才不管你是谁,只要有肉,它一定吃!

女囚犯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回的酷刑和之前的不一样,她猛地挣扎起来,可是,侍卫却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让她的脑袋抵在铁网上。

女囚犯大声咆哮,“龙非夜,虐待女人,你还算是个男人吗?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龙非夜,你听到没有,你这个冷血无情的东西,你不是人!”

“你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一刀杀了我!”

……

龙非夜没说话,侍卫猛地就拉开女囚犯,拿毛巾堵了她的嘴。

一室立马安静下来,这个时候,龙非夜才幽幽开了口,声音幽冷得让周遭的温度都降了好几度。

“这些年来,死在你手上的有十多口人,包括一个六岁的孩子,和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你也配跟本王谈做人?

韩芸汐原本还有些同情这个女囚犯,听龙非夜这么一说,她就愤怒了,这些内奸,干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就算了,居然连孩子都不放过,简直太可恶了,活该她有今日!

女囚犯不满地挣扎扭头,然而,龙非夜却冷冷道,“执刑。”

执刑?在把人丢进去吗?还是……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