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02章 审讯,狼性手腕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以为侍卫会将女囚犯丢到铁笼子里面,让食肉老鼠啃噬,可是,结果却完全出人意料。

就连女囚犯自己都没想到会是这样!

侍卫揪着女囚犯,将她押到铁笼子侧面,手脚麻利地打开那人脸大的小窗口,在食肉老鼠还没有扑过来的时候,揪住女囚犯的脑袋,竟将女囚犯的脑袋挡住了那个小窗口!

天啊!

韩芸汐顿时倒抽了口凉气,后知后觉,原来得罪龙非夜的下场,这么恐怖!

女囚犯的脑袋一挡住那小窗口,饿坏了的食肉老鼠就瞬间扑了过来,后脚抓住铁网,稳住身体,前爪就像是铁钩子一样,穿过女囚犯的头发一下子就钩住了她的脑皮,尖尖的嘴巴露出了獠牙,冲着女囚犯的脑袋啃了下去!

“呜呜……呜呜呜……”

女囚犯当然知道后脑勺发生了什么,她脸色煞白,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像铜铃一样,充满了恐惧,她使劲挣扎,使劲地挪动身体,被堵住的嘴里发出呜咽的声音,像是在求饶。

龙非夜并没有理睬,然而,女囚犯却呜咽不断,朝龙非夜看过来,恐惧的双眸里露出了明显的哀求色彩。

任谁都看得出来,她求饶了。

这个时候,龙非夜轻轻抬手,侍卫才丢了一块肉进铁笼子,食肉老鼠立马转移目标,放开女囚犯的后脑勺,朝那快肉扑过去,而侍卫立马利用这个机会,拉开女囚犯,将小窗孔关上。

女囚犯眼睛一闭,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整个人的力气似乎被抽光了,吓得瑟瑟发抖,惊魂未定。

韩芸汐眉头紧锁,朝她的后脑勺看去,只见长发凌乱,一片血肉模糊。

她再看向铁笼子里那只大老鼠,顿时有种恶心的感觉,不想再多看。

“现在,你可以决定要不要把名册写出来了吗?”龙非夜冷冷问道,他要的东西就是所有内奸的花名册,一旦拿到这东西,北历国这场游戏也将彻底结束了!

女囚犯低着头,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吓傻了,至少在韩芸汐看来,她是吓傻了。

然而,事实证明韩芸汐太低估这帮内奸了。

半晌,只见那女子缓缓抬起头来,刚刚还哀求着看着龙非夜,此时却恶狠狠地瞪了龙非夜一眼,别过头看向别处,不回答他的问题。

既然这么有骨气,刚刚为何呜咽求饶呢?

韩芸汐陡然蹙眉,欣赏不了这种人。

龙非夜可没那么好的耐性,眯起了双眸,冷冷道,“继续!”

侍卫立马又将女囚犯揪起来,女囚犯眼底闪过一抹恐惧,却始终没有求饶,她想,龙非夜手上就剩下两个人了,一定不会轻易让她们死的,只要熬过这一劫就没事了。

可谁知道,这一回侍卫并没有揪着她的脑袋去挡铁笼子的小窗口,而是猛地将她拽过来,让她的脸面对小窗户!

“不……”

女囚犯立马明白侍卫要做什么了,她在心底大声咆哮,瞪大眼睛,“不要……”

这是让食肉老鼠啃噬她的脸呢!

她后悔了,她吓疯了一样剧烈的挣扎,发出呜呜呜的哭泣声,眼泪一下子就泛滥了下来,可是,这一回,龙非夜并没有喊停,竟真要她死!

“嘭!”

一声巨响,侍卫揪着她迎面撞上小窗口,她的脸就抵在小窗口上,直面大老鼠!

此时,那只食肉大老鼠还在不远处啃噬侍卫丢过去的肉,一边贪婪急切地撕咬着,一边还不忘瞥一眼过来。

“呜呜……呜呜……”

女囚犯企图摇头,企图后退,都无济于事,侍卫将她掐得死死的。

终于,食肉大老鼠吃完了侍卫丢过去的肉,它缓缓转过身,直面她的脸!

“呜……”

女囚犯吓得眼眶都裂开了,眼睛像是要凸出来一样恐怖,而很快,食肉大老鼠就迎面扑了过来!

韩芸汐别过头,不敢看,却很快就听到残忍撕咬的声音。

龙非夜眸光冰冷,无情到了极点,他缓缓转头朝被绑在一旁的另一个女囚犯看去,冷冷道,“你呢?”

韩芸汐这才想起一旁还有一个女囚犯,恍然大悟,龙非夜原本就打算杀掉那人,他这是杀鸡儆猴呀!

他真正想审问的是那个被绑在一旁的女囚犯!

看着这个男人线条冷峻的侧脸,韩芸汐突然觉得他就像是一匹狼,对待敌人,永远都那样冷静、果断,甚至残忍!

此时,那个女囚犯正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同伴,她怎么都没想到龙非夜会杀了她的同伴,要知道,龙非夜抓到的内奸就剩下她们两个人了。

一旦她们死,龙非夜的线索就全都断了!

之前龙非夜不是还很担心她们会死掉吗?甚至还找毒医查过她们中为何有人突然中毒身亡了,可是,这一回他怎么这么狠?

见女囚犯没反应,龙非夜一个眼神,侍卫就拿开堵在女囚犯嘴上的毛巾,女囚犯陡然厉声,“龙非夜有种你也杀了我!我不会投降的!”

龙非夜唇畔勾起一抹冷笑,慵懒懒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铁笼子走去。

女囚犯眼底闪过一抹担忧,目光紧随,只见龙非夜猛地一把将脸贴铁笼子的那个女囚犯拉开,摔在地上,食肉老鼠似乎很畏惧龙非夜,立马躲得远远的,没敢追出来。

而那女囚犯摔在地上,四脚朝天,面容全毁,却没有死!整张脸都被撕咬碎了,也不会死的。

她不停地颤抖着,五官几乎是支离破碎,嘴巴也被咬烂了,说不出话。

龙非夜这才抬头朝那绑在一旁的女囚犯看去,冷笑道,“本王不会杀你们,但是,一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他说着,冷冷下令,“来人,带下去找大夫来上药,伤好了再继续执刑!下一个。”

“不……”

被绑的女囚犯不自觉吐口而出,亲眼目睹同伴受刑,她非常清楚这鼠刑的恐怖,她承认自己不敢面对,别说面对了,就是想一想都毛骨悚然。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龙非夜冷冷提醒。

女囚犯想也没多想,非常激动,“我答应!”

这么快就答应了?

韩芸汐正纳闷着,谁知道,女囚犯又道,“龙非夜,我答应你!但是,请让我先吃饱饭,平复一下心情。”

饿了几天几夜,一点儿力气都没了,既然要招供了,先讨口饭吃,那也是很正常的。

如果韩芸汐没有解开米毒之谜,或许,龙非夜会答应。

可是,女囚犯并不知道,龙非夜今日之所以会如此大动干戈,冒着刑死人的风险来审问,正是因为他知晓了米毒的秘密。

一旦囚犯被审得有马上自杀的心,但是,又死不了,那么,她们只能招供!

“米饭?”龙非夜冷冷而笑,“你觉得本王会帮你服毒自杀吗?”

这话一出,女囚犯的脸色骤变,龙非夜这么说,难不成他已经知道米毒的存在了?

不,这绝对不可能!

她们的主子下毒的手段那么隐蔽,米毒可是上古的毒药,知晓的人少之又少,龙非夜怎么会知道的?

女囚犯不可思议地看着龙非夜,龙非夜却没有耐性跟她耗着,“来人,执刑!”

死不了,慢慢折磨,一次不招供,二次不招供,第三次总会招供的!

她想死,只有等些日子,饿死!

但是,在饿死之前,她要承受的折磨可是无法想象的。

很快,侍卫就将女囚犯押了过来,女囚犯花容失色,心惊胆战,双腿发软,连路都有些走不了。

当她从自己同伴身旁经过,近距离看了她的脸一眼,顿时吓得六神无主,猛地就闭上眼睛,惊声,“我答应!龙非夜,我答应你!”

她若不招供,在她饿死之前,该承受多少次鼠刑呀?

不,她受不了,哪怕是一次都不受不了,无法服毒而死,她熬不到死亡!

“给她纸笔!”

龙非夜说着,坐了回来,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不可违逆的霸气。

女囚犯颤抖着,“我不知道同党有哪些人……我们都是彼此不认识的!”

龙非夜笑了,很轻很轻,可在寂静的牢房里显得特别可怕。

“我只知道我们未来三年里要杀的人是哪些,其他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女囚犯连忙招供。

看女囚犯吓成这样,不太像是说谎,侍卫很快就送来纸笔,女囚犯连拿笔的手都是颤抖着,许久许久,才写下一份名单来。

“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二十个人,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她的声音都哽咽了,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龙非夜拿来一看,似乎看到了什么,眼底立马闪过一抹复杂,只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他冷冷又问,“你主子是北历国的哪位?可也潜伏在天宁?”

这么严密的内奸组织,潜伏在天宁国长达三四年之久,甚至有些更久,这背后正主绝对不是一般人。

“我不知道!”女囚犯脱口而出,连忙又解释,“我们只听令于队长,我只见过队长,从来没见过上头的人。”

这种组织方式,倒是很像内奸组织,即便下面的人被发现,严刑拷打,一样出卖不了上头的人。

“你的队长是哪一位呢?”龙非夜饶有兴致地问道。

“她叫蚊姐,前不久就死在你手上了。”女囚犯如实回答,顿了顿,才补充,“她会操控毒蚊群……”

这话一出,龙非夜才想起来,原来是那个操控毒蚊子的女细作。

真没想到她竟是这些女奸细的队长,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身处山谷,怕有意外,真不该那么快杀了那个女人。

龙非夜又审问了女囚犯一些问题,才起身来示意侍卫把人都带下去继续监禁。

韩芸汐将一切看在眼中,一直沉默不语,只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么残忍的事情总算过去了,而这个时候,龙非夜却把那份名单递过来,眼底闪过一抹玩索,“你瞧瞧……”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