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03章 意外,她最危险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龙非夜那表情,韩芸汐莫名不安起来,她接过名单,浏览了一眼,心跳险些停掉!

这名单上有二十个名字,居然有五个是小孩子,最大的都不超过十岁,全都是天宁贵胄之家的嫡孙,甚至还包括一个皇孙!

比起这帮人来,龙非夜方才的残忍又算得上什么呢?

但是,这并不是韩芸汐最震惊的,她最震惊的莫过于那个她熟悉的名字……穆清武!

天啊!

穆清武居然也在名单之内,是这帮女细作未来三年里要杀掉的人。

韩芸汐之前也怀疑对穆清武下毒的人可能会是北历国细作,只是,那不过是一个念头罢了,她并没有想那么多。毕竟穆大将军府在天宁国位高权重,掌控兵权,在国内的仇敌就不少。

没想到穆清武的体内的毒,还真是这帮女细作下的,如此说来这个下毒的细作已经潜伏在将军府周遭好几年了呀!

如果没有那一回偶然的机会,谁都发现不了穆清武体内潜藏的毒吧,按照女细作的计划,在将来三年的时间继续对穆清武下毒,一旦万蛇毒累积到一定分量,穆清武必定毒发身亡,大罗神仙都救不了。

韩芸汐猛地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朝龙非夜看去,而龙非夜唇角玩味的弧度越来越大,冷冷笑道,“韩芸汐,本王现在就带你去韩家,希望你别让本王失望。”

这话一出,韩芸汐心头一怔,脸色骤然煞白!

她后退了几步,眉头紧锁,“你什么意思?”

“是你告诉本王,你怀疑了韩家的三姨娘李氏,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这事了吗?”龙非夜问道。

今日审问的结果他非常满意,而韩芸汐带来的消息,他更加期待。

虽然他不懂毒,但是,他知道穆清武中的万蛇毒是最特殊的一种,能悄无声息对穆清武下毒下了那么多年,必定不是一般的女奸细。

或许,这一次去韩家,他们会有很大的收获!

龙非夜所考虑的,韩芸汐当然也想得明白,她立马辩解,“不是怀疑,只是可能会有线索而已,还请殿下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免得失望太大。”

她这并非是为三姨娘辩解,而是在为韩家辩解。

韩从安背负的罪名已经足以让韩氏灭族了,幸好之前的诊断没有公开,她也将功补过了。这一回,万一真在韩家查到什么,又万一真的查出来是韩家人里有北历国的奸细,那韩家上上下下就都难逃此劫!

要知道,通敌叛国是一个杀无赦的大罪,哪怕是大赦天下,也有明确的规定,不赦免这等罪名。

和穆琉月的赌约已经快到期限了,韩芸汐比任何人都希望能从李氏那里的线索中查出什么来,可是,此时此刻,她却也比任何人都不希望下毒真凶就在韩家。

且不说韩家那些无辜的人,就单单一个小逸儿,就让她舍不得了。

“即便只是有可能……”龙非夜挑了挑眉头,笑道,“本王一样也很有兴趣。”

韩芸汐看着他,眉头紧锁,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早知道龙非夜会审出这份名单来,她就不告诉他韩家的事情了,她自己先想办法去查一查,心中才有数,才知道如何应对呀。

“怎么,王妃娘娘想徇私舞弊?”龙非夜问道,难得见这个女人慌张的样子,他眼底的玩味又浓了三分。

“我没有!”韩芸汐立马否认,可是,迎上龙非夜审视的目光,她却还是避开了。

“趁天还没亮,走吧?”龙非夜步步紧逼。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韩芸汐知道一旦三姨娘真有什么嫌疑,必定逃不过这个家伙的眼睛,被查出来是迟早的事情,与其她现在隐瞒下来,还不如直接说了,防范于未然。

她咬了咬牙,认真说,“殿下,我保证不徇私舞弊,但是,也请你答应我一件事,如何?”

龙非夜有些意外,他坐了回去,玩索地询问,“王妃娘娘这是在跟本王谈条件吗?”

据他了解,韩芸汐自小在韩家被虐待,她对韩家可没什么情分可讲,她都能把韩从安送到天牢里去,对韩家其他人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她是为了什么人,如此介意?

这个想法,让原本心情不错的龙非夜突然有些不舒服。

韩芸汐很想回答他“是”,但是,她现在可没有这份底气了,她也不知道三姨娘是不是清白的。

“殿下,臣妾熟知毒理,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只要你答应臣妾一个小小的请求,臣妾一定尽力为殿下效劳,揪出所有细作!”

“所以,你不是在跟本王谈条件,而是在威胁本王?”龙非夜冷冷反问,难得有这么好的耐性。

“你!”韩芸汐气结,这家伙是存心跟她过不去吗?

见韩芸汐愤怒了,龙非夜也不说话的,眸光深深,玩索地看着她。

韩芸汐迟疑了许久,才又开口,“殿下,你不妨先听听我的条件,再考虑不迟。”

龙非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

“万一真在韩家查出细作,臣妾恳求殿下放过韩家无辜的人。”韩芸汐很认真。

“哪些无辜的人?”龙非夜追问道。

“殿下,韩家如今虽只剩下三房妻妾,但是,上上下下加起来也几十口人命,臣妾坚信,即便细作真的在韩家,也非人人皆知,无辜的人还是很多的。”韩芸汐认真回答。

谁知,龙非夜却笑了,“呵呵”冷笑,“韩芸汐,你知不知道,如果细作真出自韩家,连你……都未必能逃过一劫!你与其帮别人想退路,还不如先想想自己的退路。”

这……

韩芸汐心跳一咯,脑海顿时一片空白。

龙非夜不提醒,韩芸汐还真把自己给忘了,她也是韩家人呀。即便她嫁入秦王府,也改变不了她的出身,娘家永远都跟她断不了关系。

而在韩家人中,她可是最有机会接近皇族,危害到皇族的,依天徽皇帝那宁可错杀也不错过的性子,一旦证明韩家有嫌疑,她就是韩家人中最危险的一个了!

见韩芸汐惨白惨白的脸色,龙非夜唇畔泛起一抹满意的笑意,却很快消失不见。

他还是那高高在上的语气,“王妃娘娘如果辅助本王找出所有内奸,本王可以考虑考虑,为你担保。”

见龙非夜那该死的无所谓表情,韩芸汐打人的心都有了,只是,她能怎样?

无情最是帝王家,兄弟都可以反目,骨肉血亲都可以自相残杀,无辜的外人,在他们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不是龙非夜残忍,而是这个朝代残忍,龙非夜只是好心地提醒了她这一点罢了。

同时,龙非夜也提醒了她,唯有至高无上的权势,才能能让自己幸存于这种残忍中。

权势,她依附着龙非夜,而韩家,早已无权无势!

如果韩家真有内奸,那怪就只能怪那个可恶的内奸拖累了一家无辜!

韩芸汐知道自己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她只能顺势而为。

她抬起头来,看了龙非夜一眼,怯怯道,“如果殿下要考虑,那……能不能考虑再多担保一个人呀?”

“什么人?”龙非夜立马追问。

“我弟弟,韩云逸,他不过六岁,什么都不懂。”韩芸汐连忙回答。

这话一出,龙非夜似乎有些意外,沉默了许久都没说话。

“殿下,你刚刚怒斥女细作谋杀幼儿,臣妾知道,殿下爱护幼弱,必是个心慈之人。”韩芸汐一拍起马屁来就觉得词穷。她向来不会说这种话,可是,为了逸儿,她豁出去了。

龙非夜没想到韩芸汐会说出这种话来,他心慈?这个女人拍马屁拍到马头上去了吧?

“是嘛?”龙非夜冷笑地反问。

“是……”韩芸汐自己都心虚了。

谁知,龙非夜竟欣然答应,“好,本王可以答应你!”

韩芸汐非常意外,这家伙就这样答应了吗?这么简单?她还以为他又会好好刁难她一番呢?

这家伙今日怎么了?难不成是因为审问出结果,心情不错?

“当真?”韩芸汐不得不确定一下。

龙非夜站起来,反问道,“你这是在质疑本王的诚信吗?”

韩芸汐立马摇头,哪里还敢多废话,“多谢秦王殿下!”

“现在可以走了吗?”龙非夜又问。

韩芸汐立马点头,急急转身要走,都忘了自己有伤在脚,猛地一脚踩地……

“啊!”

她痛叫了一声,小脸上五官都纠结在一起了,疼呀!

只觉得疼痛感从脚下一圈圈浮上来,疼得她头皮都发麻了。

龙非夜往下瞥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她的脚,他也没多问,还是像刚刚那样,在她前面微微蹲下身子。

这家伙精瘦健硕的身体,修长挺拔的身材哪怕是微微蹲着,都给人一种孤高傲岸,尊贵神秘的感觉。

韩芸汐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正小心翼翼要攀上去,谁知,龙非夜却冷冷道,“天快亮了,快点。”

无疑,这冰冷的催促打消了韩芸汐那莫名的安全感,她唇畔泛起一抹冷笑,大大咧咧就攀上去,死死抓在龙非夜肩膀上,才不管他疼不疼呢!

安全感?

笑话,这家伙不把她卖了,她就该偷笑了。

离开孤苑的时候,天色灰蒙蒙的已经不那么黑了,再过一个半时辰就应该天亮了。

龙非夜的速度特别快,快得韩芸汐都看不清楚周遭的一切,只觉得两边的屋舍犹如一道道黑影从旁掠过。

这个时候的风本来就凉,再加上龙非夜的速度快,韩芸汐只觉得风都是迎面呼啸过来的,刮在脸上特别疼。

无奈之下,她只能埋头在龙非夜后背,让他替她挡风。

她拿脑袋抵在他后颈上,正专心疾驰的龙非夜感觉后颈突然被撞了一下,特别不舒服,只是,他眉头蹙了蹙,什么都没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