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05章 茶庄,线索再现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

居然是龙非夜,三姨娘从来都没有见过龙非夜本人,但是,却已经结仇很深了!

这两个多月来,龙非夜杀了她多少手下,连她最引以为豪,可以操控毒蚊群的大弟子都死在他手上。

她能不恨吗?

三姨娘恨不得冲出去,和龙非夜拼死一决,可是,天生理智的她很清楚,她不可以,她杀不了这个男人,她一暴露,北历这么多年的心血就全白费了。

她刚刚还纳闷着,韩芸汐闯进来,隐藏在暗中的守卫为何没有动静,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原来是龙非夜来了!

守卫不动是对的,一旦动,她就再也摆脱不了嫌疑。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龙非夜为何会跟韩芸汐在一起,他不是特瞧不起这女人吗?

难不成,从韩芸汐解了穆清武的毒开始,她就得到龙非夜的认可了?

甚至,谙熟毒术的韩芸汐在调查内奸一事上,帮了龙非夜?所以,对毒术一窍不通的龙非夜才能杀掉她最得意的大弟子?所以,罪魁祸首是韩芸汐?

思及此,三姨娘手中的匕首握得更紧了!

北历国花了数年的时间,专门训练出这批内奸就是为了提防龙非夜的,没想到她们潜伏多年,正要开始收获的时候,韩芸汐居然一脚cha进来,将她们所有计划全都打乱了!

而现在,居然还查到她这里来了。

韩芸汐,不杀了你,我李明月誓不为人!

形势所迫,李明月一肚子火却不得不全压下去,她悄无声息地收回匕首,侧躺了回去。

“快了!”

韩芸汐回了龙非夜一句,猛地一把掀起垂帘,她将床榻都检测了一遍,又靠近三姨娘检测了下她的手,解毒系统还是没有提醒。

“呼……”

大大松了一口气,韩芸汐一晚上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都没有,太好了。”

隔着被褥,她轻轻拍了拍李明月,笑道,“三姨娘,冒犯了。”

说罢,小心翼翼的替李明月掖好被子,放下垂帘,这才离开。

然而,一听到关门声,李明月就睁开了眼睛,一脸阴沉得骇人,“太好了?呵呵,韩芸汐,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好!”

韩芸汐一出门,龙非夜见她的表情,也猜到了大概,只是,他还是问了,“怎样?”

“什么都没有,殿下,我想我们是误会了。”韩芸汐笑道,心情大好。

“查不到其他残迹,并不能完全证明没有嫌疑。”龙非夜的声音又沉了几分,他很不满意。

“木屋里那三味蛇毒是最常见的,出现在这里也不足为奇。”韩芸汐立马辩解,随即又道,“当然,殿下如果还质疑的话,大可招三姨娘问一问,是否放过蛇毒,为何而放!”

之前来喝茶的时候,韩芸汐就想直接问三姨娘了,只是,考虑到可能会打草惊蛇,所以她才决定先来检测一番。

如今,什么都没检测出来,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龙非夜正要开口,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水声,像是下人起床了。

“走!”

龙非夜二话不说,立马揽住韩芸汐跃上屋顶,片刻而已,人影便消失在昏暗的天色中,无声无息。

当龙非夜和韩芸汐回到秦王府芙蓉院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龙非夜虽然一路上都不怎么高兴,却还是一直记着韩芸汐脚上的伤,他将韩芸汐送到云闲阁,放在客厅内,让她坐在桌上。

此时,赵嬷嬷正打了水过来,见了这场景,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只是,迟疑了片刻,她还是笑着走了进来,欠身行礼,“奴婢问殿下和娘娘安好。”

龙非夜点了点头,示意她平身。

赵嬷嬷起身来,连忙沏了两杯茶过来,眼角朝阁楼上瞥去,笑道,“殿下和娘娘起得真早。”

这话一出,韩芸汐含在嘴里的茶险些喷出来,赵嬷嬷这话什么意思呢?

误会龙非夜昨夜留宿这里了吗?

显然,龙非夜也听懂了这话的意思,他轻咳了几声,低头喝茶,居然没说话。

“殿下,娘娘稍等,奴婢这就准备早膳去。”赵嬷嬷连忙道,说着就要走。

然而,这个时候龙非夜才开口,“不必了,本王还有事。”

“殿下再忙,也得用了早膳,别饿坏了身子。”赵嬷嬷劝道。

龙非夜却起身来,也没多理睬赵嬷嬷,对韩芸汐道,“那件事你别打草惊蛇,本王自有安排,明白吗?”

“其实……”其实韩芸汐一路上没少劝说,可是龙非夜却还是要查。

“你,到此作为。”龙非夜的声音沉了,一路上背这个女人回来,听她在耳边聒噪,他的耐性基本是用光了。

韩芸汐撇了撇嘴,只能沉默。

龙非夜似乎怕她乱来,又意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转身离去。

人一走,韩芸汐就翻了几个白眼,虽然情绪上接受不了龙非夜的决定,但是,理智上说,她还是认同要追查下去的,毕竟内奸本就隐藏得深,只要有一点点嫌疑都不能放过。

韩家韩家……唉,她也不知道韩家的命运将会如何呀!

“王妃娘娘,你怎么不留殿下用膳呢?”赵嬷嬷问道。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想也没想就回答,“为什么留他?”

呃……

赵嬷嬷突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没……没为什么,奴婢这就去准备早膳。”赵嬷嬷说着,连忙退下,她心下感慨着,这两主子的心思太难琢磨了!

看着赵嬷嬷的背影,韩芸汐的肚子突然咕噜叫了起来,饿肚子这种事情就是提醒不得,一提醒肚子立马就饿,屡试不爽。

韩芸汐狐疑着,小心翼翼从桌上跳下来,脚一落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鞋袜还留在孤苑呢。

她一瘸一拐地往暖塌上去,慵懒懒倚躺下来,松了一口气。

昨夜一宿,似乎做了很多事情,只是,又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不得不说,她现在都还有些缓不过神来呢。

也不知道那家伙饿不饿,一大早的,有什么事情忙呢?是去保护昨夜那份名单上的人吗?印象中,昨夜那份名单还有不少活口呢。

再忙,吃饭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吧,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连自己都没察觉的失落感,撇了撇嘴,懒得想那家伙了。

这北历国的内奸之首到底是什么人,会不会是他们认识的,就潜伏在他们身旁呢?

韩芸汐琢磨着琢磨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赵嬷嬷送来早膳,一见她那疲惫的模样也没敢打扰,于是,韩芸汐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午后,直到穆清武上门求见。

穆清武的办事效率还是不错,几日的时间,就调查并整理出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上面详细纪录了这三年来经常和他往来的人,以及往来的事情。

韩芸汐睡了一觉,整个人原地满血般清醒,她静默地看着调查报告,每一条信息都没有错过。这份报告上面记载的人物不少,有五个穆清武的好友,四个穆清武的堂兄,两个堂妹,还有被放在最后一个,也是最显眼的一个,穆琉月!

虽然韩芸汐从来没有刻意把穆琉月排除掉,但是,当她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自觉莞尔一笑,不得不说穆清武真是个妙人。

“你还真把你亲妹妹也写上去了?”韩芸汐打趣地问。

“王妃娘娘说过,下毒之人极有可能借他人之手,别说亲妹妹,就是有必要,我也会把我父亲的名字写上去的。”穆清武浓眉大眼,眼睛炯炯有神,认真起来特严肃。

韩芸汐心下佩服,点了点头,继续看。

资料上,每个人名后面都有详细的批注,记载了和穆清武往来的频率,会面的地点,还有具体发生的事情。

韩芸汐看完了人名之后,才从第一条开始,一条一条详细看下去,她一边看,一边打趣地问,“少将军这可是你的隐私呀。”

“只要能帮助查出内奸,王妃娘娘就是想要看军机秘密,也是可以向皇上申请的。”穆清武还是那么较真。

“别!我不想知道。”韩芸汐连忙拒绝,知道越多越危险的道理她懂。

韩芸汐看着看着,就渐渐认真起来,穆清武在一旁侯着,不敢出声,不经意抬头看到韩芸汐认真的侧脸,他都有些移不开视线。

打从第一次在秦王府门口见到这个女人,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有那么多交集。他总会想,如果她不嫁入秦王府,或许他们就连交集都不会有吧。

韩芸汐专注在资料上,哪里知道穆清武在一旁盯着她看呢。

她将所有纪录一条条的看下来,大多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朋友邀约,多是喝酒,万蛇毒这玩意绝对不能下在酒中,这一点她可以肯定,而且喝酒的频率也不算高。

而几个堂兄妹往来,虽然频繁,却没有什么规律,大多是到府上拜访而已。

最后,韩芸汐的视线落在穆琉月的资料上,不得不说穆琉月和穆清武的互动是最频繁的,基本上穆清武回到大将军府就会见到妹妹,这一切都很正常。

只是,有一条纪录,引起了韩芸汐的警觉。

茶!

穆琉月居然时不时会邀穆清武到郊外天香茶庄喝茶!

韩芸汐猛地抬头朝穆清武看去,而穆清武此时正盯着她看呢,这一下子,四目相撞,目光相触。

穆清武像是做贼被抓现场,心虚得立马低头,可是韩芸汐心惊着,哪里察觉到他的异样,急急问,“少将军,你妹妹经常邀你去喝茶?”

穆清武耳根子都有些发烫,这辈子还从没这么狼狈过吧,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他勉强抬起头来,答道,“是,每个月都会去一两回吧,郊外的天香茶庄,琉月是那里的常客。”

“每月一两回?”韩芸汐狐疑着,每月一两回,这个频率和下毒的频率并不一样,差太远了。

“你们从那里买茶吗?”韩芸汐又问,去茶庄的人,大多会买茶叶回来,这事情她还是了解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