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06章 追问,锁定目标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穆琉月这些年来,经常邀穆清武去天香茶庄喝茶,但是频率也不高,和下毒的频率不相符合。

然而,喝茶的人大多都会从茶庄买茶喝,买回来的茶叶自然是每日都会泡饮的。

本就把焦点放在茶叶上,听穆清武这么一说,韩芸汐更加关注了。

穆清武回忆了片刻,认真道,“一般过去都会带不少茶叶回来,那里的茶叶比别的地方要好,而且还有不少独一无二的品种。”

韩芸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之前查过穆清武留在家中的和军营里送过来的茶叶,都没有毒素。

“上一回,我查看的那些茶叶,也是从天香茶庄买回来的吗?”韩芸汐再问。

韩芸汐都问到这份上了,穆清武如果还没意识到茶叶有问题,他就是笨蛋了。

“王妃娘娘,你怀疑她们在茶叶上下毒?”穆清武狐疑地问。

“只能说茶叶不能排除,比其他东西嫌疑大很多。”韩芸汐如实以告。

穆清武蹙起俊朗的眉头,认真琢磨起来,半晌,他才详细交待,“我对茶叶还是颇为挑剔的。军中的茶都是自家带过去的,家里的茶,有一部分是朋友送的,有一部分是琉月拿过来的。”

穆清武说着,笑了笑,“我自己买的倒是不多。”

韩芸汐亦笑,一般来说,喝茶人不买茶,买茶人不喝茶,穆清武贵为少将军,多少人排着队送他好茶呀?

如果这万蛇毒不是慢性毒,要长时间慢慢的下,估计他们要在这么多人送的茶叶里找线索,就没那么简单了。幸好,这下毒有频率,他们可以循着频率这一线索去找。

不用韩芸汐问,穆清武也清楚,他又道,“外人送的茶,倒不固定,基本可以排除……”

他说到这里,自己都惊了,猛地朝韩芸汐看去,声音都不自觉大了不少,“难道是琉月那边?”

韩芸汐早有怀疑,只是有些说不出口而已。

既然穆清武自己都说出来了,她也就不客气了,“如果问题真出在茶叶上,她的嫌疑是最大的。”

这话一出,穆清武的脸色就一下子煞白了,只是,他并没有否定什么。

韩芸汐理解他的为难,淡淡道,“少将军,如今都只是推测而已,一切还得等确定了茶叶有毒,才能做进一步的推测。当然,我相信令妹绝对没有谋害你的心,就怕……她被人利用了。”

毕竟是亲妹妹,穆清武再光明磊落之人,也是有感情的,听韩芸汐这么一说,他才重新抬起头来,“王妃娘娘放心,在下会尽力配合你调查。”

有这句话,韩芸汐还是放心的,她亲自为穆清武倒上茶,继续问,“少将军,你认真想想,家中是否还有没有检查过的茶叶?”

穆清武并没有想,他很肯定,“没有。”

“那之前喝完的茶叶,罐子还留着吗?”韩芸汐再问,清秀的眉头始终微微锁着,一如她解毒的表情,很严谨。

穆清武依旧是摇头,他对茶叶的要求颇高,大多时候茶叶还没喝完就会被丢掉,因为即便保存得很好,茶叶放久了,还是会变味的。

“那,一罐茶叶,少将军会喝多久?”韩芸汐好奇道。

“这个不一定,茶叶不同,保存的方式和时间也不同,最长两个月的时候,最短就十多天。”穆清武如实回答。

韩芸汐点了点头,记在心中,接着提问,“那少将军可记得令妹送过来的茶叶,大多都是些什么茶,都是怎么来的?”

既然确定了这个线条,当然要严密地追查下去,不放过任何可能性。

穆清武一边回忆,一边回答,“送过来的茶品种颇多,但凡有春夏秋三季新茶她都会送来,偶尔也会送一些花茶过来。”

“花茶?”韩芸汐不解,一般女子才会喝花茶的呀,严格意义上花茶并不属于茶。

见韩芸汐狐疑,穆清武知道她误会了,连忙解释,“应该说是花香绿茶吧,用花的天然香气熏茶叶,使得茶叶上带有花的香味,冲泡起来就多了花香。”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警觉了,无疑,这种花香茶的香味可以隐藏不少毒药的气味。

“少将军记得常喝的有哪些品种吗?”韩芸汐追问。

穆清武想了想,讨了纸笔,将穆琉月送过的,他记得的茶叶品种全都写下来,这一写就一目了然。

穆琉月送的茶叶里,最多的是绿茶,其次就是花香绿茶,红茶是最少的,白茶黑茶只有一两回。

“绿茶和花香绿茶,一般能保存多久?”韩芸汐继续追问。

“绿茶一个多月,保存得好的话,一个半月吧,花香绿茶可以达到两个月。”穆清武答道。

如此看来,就下毒的频率来推测,目标就锁定在绿茶和花香绿茶上了。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笑意,问说,“令妹这些茶,都是从天香茶庄买的吗?”

穆清武点了点头,“大部分都是来自天香茶庄,茶罐上都有天香茶庄的标志。只是,也时常有一些没有标志的,应该是别人送给她的。”

别人送的?这事情就比较麻烦了。

韩芸汐不急,一条线索一条线索慢慢找,她往外头看了一眼,见天色已晚,这个时候出门到天香茶庄估计天就黑了。

“少将军,明早咱们去趟天香茶庄,如何?”

“一切听王妃娘娘安排。”穆清武还是很好商量的,即便军中事务不少,他也不敢耽搁这件事,一来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二来,秦王殿下盯得呢……

约了明日出发的时间,穆清武就告辞了,然而,韩芸汐并没有闲着。

“绿茶……花香绿茶……”

她喃喃自语着,一头钻入书房里,直到天黑了还没出来。

赵嬷嬷几回在书房门口徘徊,犹犹豫豫着要不要敲门,这位主子,可是早中午三餐都没吃呀!

天都黑了,眼看就快过饭点,赵嬷嬷实在忍不住,把饭菜端到门口来。

赵嬷嬷正要敲门,谁知,龙非夜进来了。

见状,赵嬷嬷将饭菜放在一旁,连忙快步过来,恭敬行礼,“殿下。”

龙非夜一身风尘仆仆,这一整天怕也是忙个不停,他扫了屋子一眼,语气冷漠,惜字如金,“人呢?”

赵嬷嬷明明知道他问的是谁,却故意装傻,“殿下问的……可是王妃娘娘?”

龙非夜的声音陡然冷了三分,却还是那简单的两个字,“人呢?”

赵嬷嬷哪里还敢装傻,连忙回答,“王妃娘娘在书房里。”

赵嬷嬷以为他会过去,正想说晚膳的事情,谁知道,龙非夜却随手丢来一包东西,语气很不善,“交给她,告诉她看管好,这不是能乱丢的东西。”

那是一块锦布包裹着一团小东西,赵嬷嬷拿在手里,偷偷摸了下也不知道里头包了什么。

当然,她也不敢多问,应了一声,“是”。

龙非夜似乎还想交待一些什么,只是,撇了撇嘴,终究什么都没说,起身就要走。

“殿下,留步!”赵嬷嬷连忙叫住。

龙非夜看过来,金口都不开,真心是惜字如金呀!

赵嬷嬷早就习惯了,她眼底闪过一抹窃笑,认真道,“殿下,时候不早了,不如在这里用膳?”

“不必。”龙非夜考虑都没考虑就拒绝,除了必要的宴会,他向来都没有和别人一起用膳的习惯,就算是宜太妃那边,他也经常婉拒。

然而,赵嬷嬷却轻轻叹息一声,无奈道,“殿下,王妃娘娘在书房里都呆了一整天了,这一日三餐可都没吃。老身是劝不了,或许,王爷的话,王妃娘娘听得进去吧。”

龙非夜那深邃的眼底闪过一抹不悦,朝房门紧闭的书房看了一眼。

赵嬷嬷伺候殿下多年,深知他的脾气,他必定是有想法的,否则早就一走了之了。

赵嬷嬷不自觉期待起来,可谁知道龙非夜看了半晌,竟冷冷道,“不吃饭是她的事,与本王无关,日后这件事就不必禀了。”

这……

好吧,赵嬷嬷不并意外,只是有些失望。

可谁知道,龙非夜话刚说完,突然“咿呀”一声,书房的门居然开了。

只见韩芸汐面无表情,大大方方走出来。

她哪里在书房里待了一整天了?今天大半天她都在睡觉好不好?

她哪里一日三餐都不吃了,是忙起来忘了好不好?

她从来都不是会亏待自己的人,一感觉到饿立马就出门要找吃的,谁知道刚要开门,就听到赵嬷嬷在“告状”,然后,就听到龙非夜那无情无义的话。

这个没有人情味的魂淡!

韩芸汐突然出来,赵嬷嬷和龙非夜都有些意外,赵嬷嬷尴尬极了,生怕刚刚的话被揭穿。

然而,韩芸汐才没有那么无聊呢,她的脚还有些疼,一瘸一拐走过来,欠了欠身,“殿下。”

“嗯。”

从僵硬的嘴角挤出这个字,龙非夜拧了拧眉头,都不知道自己在不自在些什么。

韩芸汐平身,转身问道,“赵嬷嬷,我饿了,传膳吧。”

她说着,就往一旁侧厅走去,看都没有多看龙非夜一眼。

龙非夜又一次拧了拧眉头,见状,赵嬷嬷忍不住吞了吞唾沫,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低头从一旁溜去送饭菜。

龙非夜就这么被晾在客厅中,无人招待。

赵嬷嬷端着香喷喷的饭菜,都不敢从他身旁路过,特意绕了路送到侧厅去。

韩芸汐饿坏了都,饭菜一送上来,她就大快朵颐起来。

谁知道,才吃了几口,一个锦布包裹的东西从外头丢过来,就砸在她面前。

她回头一看,只见龙非夜还是绷着那张冰块脸,走进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