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07章 手法,超级舒服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撩袍在韩芸汐对面坐下,冷冷道,“赵嬷嬷,添双碗筷,本王今晚在这里用膳。”

一听殿下要留下来用膳,赵嬷嬷自是欣喜的,立马添了碗筷,笑呵呵道,“殿下,娘娘,你们稍等,奴婢这就去让火房多添几个菜过来,再上一壶殿下最喜欢的葡萄酒。”

可惜,不管是龙非夜还是韩芸汐都没理睬她,两人正四目相对着呢,赵嬷嬷一见气氛不对,立马闭嘴,悻悻溜走。

韩芸汐看了龙非夜片刻,视线下移,落在桌上那团小包袱上。

她特意放下筷子,不悦问道,“殿下,你这东西乱丢……不好吧?”

不管是什么东西,就算要给她,也不能这么砸过来吧,真没礼貌。

“这确实不是可以随意乱丢的东西,你最好收好,别让本王再见到第二回。”龙非夜冷冷警告。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纳闷了,这里头包着的难不成是她的东西?

“我的东西?”她狐疑地问说。

龙非夜唇畔泛起一抹不屑,没回答。

韩芸汐连忙取过来,小心翼翼打开,谁知,映入眼帘的竟是……竟是她的鞋袜!

一只鞋还有一只袜子,正是昨夜她脱在孤苑里的。

昨夜脚上包扎了药,鼓鼓的都穿不下鞋袜,她只能赤脚了,她都忘了这东西,谁知道龙非夜居然给她带回来。

这东西虽然不是可以随便乱丢的,可是,也不至于让他黑着脸砸过来呀!

心下不满,韩芸汐还是很客气,“多谢殿下,臣妾记住了。”

谁知,龙非夜却冷冷问道,“所以,那天晚上你没有穿鞋,赤脚进地牢,又赤脚去了韩家?”

古人保守,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保守派中的老古董,管她赤脚不赤脚,又不是她真正的丈夫,未免管太宽了。

韩芸汐如实回答,“是!”

这话一出,龙非夜骤蹙眉,危险地眯起眼睛。

韩芸汐不想理他,只是,被他盯得有种周遭杀意顿起的感觉。

好女不跟古男斗!

她连忙解释,“臣妾脚上裹了厚厚的纱布,穿不下鞋袜。”

她说着,生怕这家伙不相信,连忙踢出一脚,撩起裙摆,“不信你看!”

龙非夜偏头看去,只见韩芸汐受伤的脚上裹了好几层厚厚的白纱布,从脚踝到脚指头全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打了石膏。

这样子,龙非夜似乎还是很满意的,他收回视线,也不追究了,轻咳了两声,淡淡问,“昨夜上了药,还没好?”

呵呵……

韩芸汐在心下冷笑,这家伙满意了,懂得要关心人了呀?

他满意了,她正不爽着呢。

韩芸汐抬头看,毫无预兆眯眼微微一笑,一脸无害。

龙非夜愣了,这个女人笑什么?

谁知,下一刻韩芸汐立马变脸,一脸阴沉沉的,一字一字冷冷说,“拜殿下所赐,没那么快好。”

其实也就是扭伤而已,加上龙非夜那跌打药效果不错,很快就能好。可是,昨晚上她却险些残在这家伙手上,就他那个上药拿捏的手劲,足以毁了她的脚。

韩芸汐翻脸跟翻书似的快,龙非夜始料未及,正沉默着,韩芸汐又笑了,“多谢殿下关心。”

龙非夜看着她,越发的沉默,那深邃的眸光深了又深。

韩芸汐最讨厌的就是在这个家伙面前低人一等的感觉,她哪怕有些怯意,却还是大大方方的迎上他的目光。

这时候,龙非夜突然站了起来。

要走?

韩芸汐立马垂敛下眸子,忽略了心底的失落,她大胆挑衅又怎样?这家伙不总是这样的吗?要么霸道得让她无话可说,要么就是不言不语的离开。

可谁知,龙非夜并没有走,而只是换了个位置,在韩芸汐身旁坐下。

“脚。”他声音冰冷,就说了一个字。

韩芸汐愣了,脱口而出,“你要干嘛?”

龙非夜没回答,而是伸手捞起她的脚来,放在自己大腿上。

“放开!”

韩芸汐凶凶的,正要挣扎,龙非夜却一把按住,沉声道,“别动。”

韩芸汐还是想挣脱,只是,怎么使劲都动弹不了,她蹙眉看着他,看不到他的正面,却发现这家伙的侧脸比正脸更好看,线条完美得就像雕刻出来,特别冷硬、俊朗。

韩芸汐看着看着,都不知不觉安静了下来。

龙非夜一手按着韩芸汐的脚,一手解开韩芸汐缠在脚上那一团团纱布,那纱布可多了,厚厚的至少有二十圈。

不同于昨夜,今夜的他动作轻柔了不少,一圈圈解开,耐性不输韩芸汐这个专业大夫。

韩芸汐静默地看着,见他动作小心翼翼,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心,也不自觉跟着小心翼翼了起来。

好一会儿,脚踝到脚指头缠着的纱布才全都解开。

昨夜这家伙粗暴的惩罚再加上受伤后她并没有好好休息,这脚踝比起昨夜刚受伤的时候,还红肿了三分。

龙非夜垂眼看着,眸光沉了沉。

“药。”他淡淡道。

韩芸汐愣住,脱口而出,“什么?”

“包袱里有药。”他没抬头,视线一直落在她脚踝上。

韩芸汐这才明白过来,连忙从那锦布包袱里找,还真摸到了一瓶药,正是昨夜用的那瓶。

这家伙还送药过来呀。

韩芸汐突然有些后悔,刚刚似乎不该这么小气量挖苦他,她没敢看他,低着头将跌打药递过去。

龙非夜打开药,倒了些许在手心里,先在双手手心揉开,然后一手像昨夜那样从下面托起韩芸汐的脚踝,只是,这一次,他的动作轻柔极了。

他的手心一覆上来,韩芸汐只觉得脚上的肌肤就像是触到冰块一样,一下子没了灼烧痛感,她下意识抬头朝他看去,此时,龙非夜也正要看过来。

四目相对,韩芸汐的耳根子竟一下子就烫起来,她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该死!

她在心里咒骂自己,生怕被龙非夜发现。

“这样会疼吗?”龙非夜淡淡问。

韩芸汐一紧张立马就摇头,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疼的。

龙非夜又覆上另一手,就轻轻覆在红肿的地方,又问,“这样呢?”

冰凉感一上一下覆上肌肤,渗透进去,让原本紧绷的肌肉都放松了,有种说不出的解脱感。

“不疼。”韩芸汐又摇头,这一回是真的不疼了。

龙非夜的手一上一下,温柔地轻轻揉开,然而,就这么轻轻一揉起,韩芸汐就如触电一样,禁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的手心是热的,药是冰凉的,一冷一热,随着手心轻轻揉过,这种感觉,美妙得说不出来,韩芸汐只觉得自己都快承受不住了。龙非夜还在继续,他的手法好得不得了,渐渐地动作扩大,力道也加重,韩芸汐却都不觉得疼,只觉得整只脚都放松了,这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她缓缓闭上了眼睛,禁不住在心中惊叹,“好舒服呀!”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口传来“嘭”一声巨响。

龙非夜和韩芸汐双双回头看去,只见赵嬷嬷尴尬地站在门口,脚下碎了一地的佳肴美酒。

赵嬷嬷这是被吓着了,她伺候秦王殿下这么久,就从来没有见过他亲手给人上药的,而且还是女人,而且还是揉nie推拿这种事儿。

见赵嬷嬷那错愕的表情,韩芸汐低着头,也尴尬了起来,只觉得自己和龙非夜似乎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然而,龙非夜却若无其事,冷冷道,“赵嬷嬷,去拿些纱布过来。”

赵嬷嬷一时间缓不过神,一动不动。

“还不去?”龙非夜不悦反问。

赵嬷嬷这才回魂儿,急急道,“是!是!奴婢这就去!”

“现在好些了吗?”龙非夜淡淡问道,深邃的眼眸里没有冰冷,却也没有关切,似乎在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韩芸汐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了解这个男人。

“好些了。”她如实回答。

接过赵嬷嬷送来的纱布,龙非夜利索地包扎起来,韩芸汐这才发现他连包扎伤口的手法都非常老练,看样子是经常干这事了。

是经常帮自己包扎?还是经常帮别人呢?

韩芸汐正走神呢,龙非夜已经包扎好,就薄薄的两层纱布。

“这样不妨碍穿鞋袜。”他面无表情的说,居然还惦记着这件事。

韩芸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龙非夜立马蹙眉,冷冷的,“有问题吗?”

“没,挺好的。”韩芸汐哪里敢说实话呀,她在想,日后谁要真嫁给这个保守的男人,成为他真正的妻子,还不得被他管得死死的?

指不定就金窝藏娇,养在深闺里,脸都不给人看了。

龙非夜也没有多问,将她的脚放下,跌打药丢给她,淡淡道,“没什么大碍,明日再换一次,别碰水,少走动。”

“嗯。”韩芸汐点了点头,一代名医瞬间变成乖顺的病人。

龙非夜起身来,并没有留下吃饭的意思,转身就要走。

“韩家那事,殿下调查得怎样了?”韩芸汐急急问。

“还没有。”龙非夜答道,并没有停下脚步。

韩芸汐没回头看去,也没多问,垂着眼,听着他远去的脚步声,一脸静默。

突然,龙非夜开了口,“茶叶的事,有进展了吗?”

韩芸汐立马就回头看去,只见他驻足在门口,正看着她这边。

“有点眉目了,明日要和少将军去一趟天香茶庄。”她连忙回答。

龙非夜点了点头,也没再多问,回过头就走了。

背影都消失了,韩芸汐才缓缓回过头,看着一桌饭菜,也不知道傻乐什么,又给扑哧笑了出来。

赵嬷嬷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王爷不留下吃饭,王妃娘娘还高兴了不成?

她怯怯问道,“王妃娘娘,这饭菜都凉了,要不老奴拿去热热?”

“不用了。”

韩芸汐拿起筷子,她的食欲似乎更好了,大口吃饭,大口喝汤。

这一夜,龙非夜寝宫的灯一直亮着,而韩芸汐倚在卧房窗边的贵妃椅上想问题,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