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18章 意外,主上现身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穆清武和上官执事两人追到悬崖边上,一下子就看到北方山林那边有一片黑压压的黑影,

,像是一团黑云。

怎么回事?

两人像二丈和尚摸不着脑袋,看着秦王殿下的身影渐渐远去,两人犹豫不决,追还是不追呢?

谁知,就在他们犹豫到时候,北方那一大片椭圆形的黑云突然发现了变化,渐渐被拉长,变成了一个长条形,而且大有朝北方蔓延去的迹象。

怎么回事?

这毒瘴难不成还会变化形状,就算是因为风而变化形状也不可能变得这么快,这么齐整呀?

而且,风是从北边吹过来的呀。

怪了。

“少将军,这……这真的是毒瘴吗?”上官执事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穆清武紧紧盯着那条黑雾看,只见那黑雾居然流动了起来,远远看去吗,在阳光下如同一条黑色的绸缎,在空中漂流向北方,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再笨的人都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毒瘴!

“追!”

穆清武说着,飞跃而下,直追而去,上官执事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紧随其后。

此时,龙非夜距离那条形的蚊子群非常之近。

他落在一旁的树上,看得清清楚楚,毒蚊子似乎在争夺空气中的什么东西,一边争夺,一边争先恐后往前飞。

沿着这个方向追过去,是不是就可以追到韩芸汐了呢?

龙非夜并没有追到前面去,他始终跟在毒蚊群后面。他知道,只要跟上这群蚊子,就不会把人跟丢的,蚊子的嗅觉可比人灵敏多了。

毒蚊群的速度并不快,要跟上它们也不是什么费力的事情。

就在距离毒蚊群一里路左右的前方,青衣劫持着韩芸汐正在全速疾驰,距离有些远,而且毒蚊群无声无息的,她们并没有察觉到背后的异样。

一来,她必须全力逃走,以保证安全;二来,主上说了,要将这个女人带到她们潜伏在天宁国的总部去,只要她把事情办妥了,她就可以回去了。她也是奸细,身份敏感、身负重任,离开太久会引起怀疑的。

青衣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然而,就在她身后不远处,一道红影,犹如一道利箭一样窜梭在草丛里,紧随其后。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突然,那红影戛然而止,身影一闪躲在一颗大树干后面。

此人,除了顾七少,还会是谁呢?

见青衣她们远去,他才站起来的,仰头在空气中嗅了嗅,随即伸手摊开手掌逆着风向停了片刻。

他放下手来,轻轻嗅了嗅手心,先是一愣,随即就笑了。

“毒丫头……你好本事呀!”

那狭长的双眸一笑起来,说有多好看就有多好看,他回头看了一眼,玩索地舔了舔舌头,一转身,立马又急速追上。

毒蚊子和青衣她们原本就间隔了两座大山,毒蚊子一边追一边争夺空气中的药散颗粒,速度自然不是非常快,再加上青衣的速度很快,直到翌日清晨,毒蚊子还是没有追到药散的源头,韩芸汐的手。

彼此之间,还间隔着一座山。

而此时,穆清武和上官执事已经追上了龙非夜。

“殿下,怎么回事?”穆清武认真问,他隐隐有猜测却不敢肯定。

龙非夜一说明情况,穆清武和上官执事便都目瞪口呆了。

“这么说,刺客就在前面,殿下,为何不追?”上官执事非常激动。

“本王很好奇她们想带韩芸汐去哪。”

龙非夜饶有兴致,并不心急,他如果要追,这个时候早就救下韩芸汐了吧?他不追,这是放长线钓大鱼呢。

这话一出,穆清武和上官执事立马明白,只是,很快上官执事就又纳闷了,秦王殿下如果真担心王妃娘娘,第一反应必定是救人要紧吧?

而如今,他的做法无疑是拿王妃娘娘当诱饵想直捣贼人老巢,搞不好劫匪会撕票的呀!

看着秦王殿下冷毅的面容,上官执事很肯定,穆清武昨天是弄错了。

牺牲一个韩芸汐,揪出一窝贼,这对秦王殿下来说可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的事情,韩芸汐因公牺牲,秦王府脸上还有光呢。

秦王殿下都这么说了,穆清武和上官执事也不敢催促,只能紧随其后。

青衣她们在前,顾七少在后,毒蚊群在其后,龙非夜在最后,这场追踪,犹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究竟谁会成为最后的黄雀呢?

时间流失,眼看就过了几日,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空气中的蚊香药散颗粒也越来越多,毒蚊群流动的速度也渐渐放慢下来。

这日清晨,韩芸汐果断得停止释放蚊香药散。

这么些天过去了,一路上青衣都不言不语,但是韩芸汐感觉得出来,她们的目的地就快要到了。

她在后背引起了那么大的毒蚊群,持续了那么多天,难不成还没有人发现山林里的异样吗?

又或者说,昨日毒蚊群爆发后,搜山的人就全撤了,一个都没有留下,所以荒郊野外的,没人发现重新汇聚的毒蚊群?

就算穆清武和上官执事疏忽了,龙非夜也不可能这么快放弃的,他该想得到她有办法利用毒蚊群的呀!

就算他想不到,好歹以他的性子,也不可能一遇阻碍就后退的吧?

还是,那家伙真的没有来?

可是,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那家伙真的没有来,山林里大批量的毒蚊群早就散了,穆清武和上官执事早该派人重新入山搜寻才是呀!

就时间上来看,怎么着也给发现流动的毒蚊群了?

为什么这么多天,背后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难不成……穆清武他们放弃了追踪?

秦王妃被劫持是大事,谁能让穆清武和上官执事放弃追踪?唯有龙非夜。

他自己不来,他甚至都不管她了,借机要她死吗?

思及此,韩芸汐原本神采奕奕的眸光渐渐就暗淡了下来,她愣了许久许久,才扯了扯嘴角,泛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龙非夜,凭什么来呀?凭什么救她呀?

这么冷的天,他大可坐在温室里火炉边,耐性地等待这帮劫匪自己找上门去。

又或者,他可以任由劫匪撕票,不被劫匪所威胁。

太后指婚,皇帝逼婚,如果没有非常充分的理由,他不可以休妻。哪怕她死,秦王府也得给出一个足以说服所有人的理由。

这一回,不正是最好的时机吗?

就在这个时候,青衣突然毫无预兆地落地,韩芸汐的脚重重踩在地上,还没有痊愈的右脚被这么一撞击,脚踝骤然疼得她一身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这一痛,韩芸汐唇畔那一抹自嘲的弧度化作了一声轻笑,那家伙不过是替她揉了几下脚,她怎能能忘了自己尴尬的身份,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呢?

上什么南山,采什么南山红?

“你笑什么?”青衣警惕地质问。

韩芸汐看了她一眼,笑意转冷,没有回答。

这个女人的笑,透着决绝,透着连男人都比不上的狠意,让青衣无端的恐惧起来,她一把揪住了韩芸汐的衣领,“你笑什么?”

青衣,沉默了那么多日终于开了口。

韩芸汐冷冷看着她,唇畔的笑意又浓了三分,就是不说话。

青衣更急,揪着她的衣领狠狠地推搡,“说,你到底笑什么?”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凌厉阴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青衣,你这个愚蠢的女人,你被人跟踪了!”

青衣一愣,随即转头看去,只见背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身材高大伟岸,宽大的玄黑披风被风吹得咧咧作响,他脸上带着一定青面獠牙面具,只露出嘴巴,他的目光凶狠得足以令人忽视他的恐怖面具,只关注他的眼睛。

“主上!”青衣脱口而出。

主上!

韩芸汐心头大怔,她知道,眼前这个面具黑衣人,一定就是北历国这批内奸的正主了,也正是她一直好奇的那位养毒高手。

忽然之间,面具黑衣人逼近,神秘的黑,凶煞般的眼,直勾勾地盯着韩芸汐看,韩芸汐吓了一跳,下意识想后退,这才发现自己被青衣禁锢住,动弹不得。

“蚊香是你放的吧?”黑衣人问道,声音低沉得如同从地狱深处传出来的。

韩芸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只是,虽然恐惧,但是,她更关心的是他刚刚说的那句话,他说青衣被人跟踪了?

难不成,真的有人追着毒蚊群过来了吗?

会是谁呢?

见韩芸汐不答,面具黑衣人冷不丁一把撅起她的下巴,那力道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韩芸汐只觉得下巴都快碎了。

“回答本尊的问题!”他的声音充满了杀意,一旁的青衣都怯了。

谁知,韩芸汐却狠狠地别下巴,冷声,“是又怎么样?”

面具黑衣人的手分明有些僵,只是一现即隐,他正要发怒,岂料,韩芸汐又冷冷道,“你跟龙非夜之间的较量各凭本事,劫持我一个弱女子威胁人,你也不害臊?”

“大胆!”青衣怒声,随手扬起了一巴掌,还从来没人敢对尊上这么放肆。

然而,面具黑衣人却随手甩开青衣,冷声,“没用的东西,你可以滚了。”

他说着,大手一扯,竟硬生生将韩芸汐从青衣手中扯入自己怀中,韩芸汐的脸重重撞击在他胸膛上,五官疼得她想哭。

这个怀抱,充满了霸道的阳刚之气,陌生得可怕,韩芸汐愤怒地仰起头来,怒吼,“放开我!”

面具黑衣人却冷冷而笑,“韩芸汐,你弄错了,本尊劫持你并没打算威胁龙非夜,本尊……只是想要你而已!”

只想要她而已?

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但是,从他如子夜般黑漆漆的双眸里,韩芸汐分明看到了强势的占有欲。

她,真的害怕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