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22章 赌气,王妃赦罪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原本紧张的气氛因为顾七少的到来而变得轻松,只是,龙非夜这一声质问又将众人变得紧张兮兮起来。

龙非夜没有错怪,正是因为霍阳勾结内奸,才让那帮人刺客能够那么轻而易举把秦王妃劫走。

“秦王殿下……”

长官执事正要开口解释,顾七少却笑着打断,“秦王殿下,在下从南山一路追到这里,确保王妃娘娘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不知道能否能功过相抵?”

上官执事连忙附和,“秦王殿下,刚刚多亏了我们庄主,否则,咱们就迟了一步。”

这话,分明有跟秦王抢功劳的嫌疑呀。

上官执事平素也是个伶俐之人,可在秦王殿下面前是这一紧张,就老是说实话。

在这个时候,大实话无疑就等于错话,龙非夜并不爱听,他那本就冷沉的眸光又冷了几分。

当然,实话是龙非夜无法反驳的。

但是,他可以忽视。

“她手臂的伤是怎么回事?”龙非夜立马质问。。

如果不是他提醒,韩芸汐都忘了自己手臂上有伤,这是刚刚被顾七少抽的,也正是这一鞭子,顾七少才有机会从面具黑衣人手里抢到她。

这鞭子,其实挨得特别值。

“那是在下为救人,不小心伤到的。”顾七少很诚实。

“伤就是伤了,没有理由。”龙非夜一句话否定了一切。

顾七少却也无所谓,笑了笑,一副随便你怎么着的样子。

可是,长官执事不甘心呀,连忙又道,“秦王殿下,求你看在我家主子救人的份上,将功抵过,免了天香茶庄的罪吧。”

顾七少一脸无所谓,倒也没有阻止上官执事求饶。

谁知,龙非夜又一句话堵得上官执事无话可说,他说,“营救秦王妃是应该的,并不算功劳,如何抵过?”

穆清武在一旁听着,有帮着上官执事的心,却也不敢开口,他总觉得秦王殿下似乎被上官执事刚刚的大实话惹恼了,心情不怎么好呀。

终于,顾七少那爱笑的桃花眼闪过一抹阴鸷,却即现即隐,他依旧笑靥如花,“殿下说得及是,天香茶庄愿意听凭发落?”

他追踪韩芸汐,救韩芸汐,一来是对这个女人很有兴趣,想结交结交;二来则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在他天香茶庄里埋伏内奸。

至于将功抵过什么的,他可从来没有想过,也不需要。

天香茶庄是他在天宁国各大产业中最喜欢的一处,没有之一,说他不心疼,那是假的。

只是,再喜欢也不过就是一座茶庄而已,他败得起。

可是,上官执事一听这话,却连连大呼,“秦王殿下大人大量,求秦王殿下从轻发落!”

内奸致使秦王妃被劫持,这罪名足以让天香茶庄关门大吉,整座庄园所有的一切收缴国库。

庄主买地投了钱,经营的可都是他呀,上官执事的心都在流血了。

岂料,龙非夜冷冷道,“本王不追究你主仆二人的过错已经是宽宏大量了,除此之外,天香茶园任何一物,任何一人,本王都会追查到底!”

这话一出,顾七少终于眯起了双眸,龙非夜不查他,却查茶庄和茶庄里的人,这无疑是要查他老底。

他最讨厌别人查他的底!

顾七少正要开口,谁知,韩芸汐抢了先,“殿下,如果不是顾七少出手及时,臣妾这条命早没了。臣妾没有怪罪少将军,也不想怪罪茶庄任何人。何况,顾七少方才舍命相救,英勇无惧,就冲这一点,臣妾愿意赦免他的罪。”

韩芸汐特意强调了“舍命相救”这一点,清明的目光直勾勾看入龙非夜的眼眸,态度坚定。

谁都没想到韩芸汐会开口求情。

不,确切的说她不是求情,她直接说要赦罪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激怒了龙非夜,他的鼻翼轻轻颤着,冷声,“你并没有赦罪的资格。”

“臣妾有,被劫持的是臣妾,不是殿下!”

韩芸汐当场叫板,听得穆清武和上官执事双双目瞪口呆,而顾七少嘴角微扬,一脸幸灾乐祸起来。

即便是天徽皇帝也不曾这么跟当面龙非夜叫板过,韩芸汐这是当众拔龙须触逆鳞吗?

够胆量!

如果认真听,必定能听到龙非夜袖中那拳头握紧的咯咯声。

他还是面无表情,一字一字,冷冷提醒,“韩芸汐,你一切都属于本王,你的权力也属于本王,在本王面前,你什么资格都没有!”

韩芸汐怕龙非夜,但是,每每在气头上,她就忘了害怕,她寸步不让,针锋相对,同是一字一字反驳回去,“臣妾不服!此事,臣妾要进宫面圣,请皇上定夺!”

天啊!

这不是威胁,还会是什么?

穆清武和上官执事齐刷刷地倒抽了好一大口凉气,都忍不住担心起来,这个女人会不会还没进宫,甚至还没走出这片大山就没命了呢?

这未免也太大胆包天了吧?她本就是太后指婚,皇帝逼婚硬塞给秦王殿下的,如今居然还敢拿皇帝来威胁秦王殿下。

这个女人,疯了吗?

不得不说,就连在一旁幸灾乐祸的顾七少都挑了挑眉,表情怪异地看着韩芸汐。

这个女人,也是蛮拼的呀,她心里真有那么感激他吗?

终于,龙非夜额头的青筋暴跳了出来,那脸色阴沉得都可以滴出水来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发怒的时候,他竟二话不说,一把拉住韩芸汐,身影一掠就走了。

顾七少眼底闪过一抹复杂,正要追,穆清武却一把拦下,“顾七少,殿下正在气头上,你好自为之吧。”

顾七少呵呵一笑,嘲讽道,“怎么?少将军被赦免了,站着说话就不腰疼了?”

这妖孽真够毒舌的,一句话直到穆清武的痛楚。

此事,穆清武其实是祸首,如果不是他上门去求,带王妃娘娘到茶庄,王妃娘娘不会牵扯到万蛇毒一案来,也不会被刺客们盯上了。

穆清武自己心下过意不去,悻悻的放开手,什么都没说话。

然而,顾七少也没打算再追,瞥了上官执事一眼,媚眼如丝,慵懒懒道,“上官,咱们回吧。”

“庄主,这可怎么办?”

“万一秦王殿下真的封庄,那可怎么办?”

“庄主,这事就没得商量了吗?”

“庄主大人,要不你追过去瞧瞧?”

……

任由上官执事一路劝,顾七少好似没听到一样,嘴角带笑,慵懒华贵,走了一会儿,他便足尖轻点,优雅地飞起来,宽大的红衣裙摆轻扬,好似一尾红色鸢尾远远而去。

“主子!”

上官执事急了,连忙追上,穆清武看着他们远去才轻轻吐了口浊气。

这件事到底会如何处理,他心里也没底,他更担心的是王妃娘娘呀。

这些日子都没细数追过多少座大山,回去估计也得几日的时间,穆清武想去找秦王殿下,却终究没有那个胆子。

龙非夜擒着韩芸汐,在山林中急速穿梭着,面无表情,不言不语。

他的大手正好揽在韩芸汐手臂上的鞭伤上,韩芸汐疼得眉头紧皱,却一声疼都不喊,她的脸色比之前还苍白了好几分,垂着眼角,也不知道是赌气,还是真的没力气,她靠在龙非夜怀中,整个人的重量都丢给他去承受。

终于,在日落时候,盛怒的龙非夜察觉到了手上黏糊糊的感觉,他这才放慢速度,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手就紧紧地抱握在韩芸汐手臂的鞭伤上,不管是她的手臂,还是他的手掌,早已全都是血。

“该死!”

龙非夜低吼,随即就在一颗大树下落下来,他放开韩芸汐,冷声命令,“马上把伤口处理了。”

谁知,他一放手,韩芸汐就往树干上靠去,根本就站不稳,缓缓倾身朝一旁倒去。

连续几日的奔波,她困倦得要命都不敢阖眼,再加上刚刚中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毒,全积聚在体内没有解,又加上手臂的疼痛,她孱弱的身子骨哪里受得了呀!

一直依靠精神力量倔强地支撑着,如今,真的好疲惫好疲惫,此时此刻她都顾不上疼了,也顾不上顾七少了。只想躺下来,好好睡上一觉,永远不用醒来更好。

见韩芸汐没理睬,缓缓倾身而下,龙非夜不悦催促,“你听到没有。”

谁知,话音一落,韩芸汐真就往地上栽去,龙非夜大惊,这才发现这个女人很不对劲,他箭步上前一把捞住。

韩芸汐微微抬眼看了他一眼,苍白的唇畔勾起一抹轻笑,似自嘲又似轻蔑,看得龙非夜非常不舒服。

“你怎么了?”

龙非夜搀着她坐下,语气还是冰凉凉的,韩芸汐靠在他臂弯里,眼睛垂敛着,都快闭上了,任由他问,她也不看他,不说话。

不知道是不理睬,还是没力气理睬了。

“韩芸汐,你说话!”龙非夜冰冷的语气里透出了些许焦急。

可是,韩芸汐就是没有反应,在昏暗的属下,脸色惨白得像个将死之人。

龙非夜连忙替她把脉,基础的脉象他还是懂的,这一把,才发现这个女人虚弱得可怕。

这种情况下,再失血,那可是很致命的。

方才滔天的怒气早就暂时抛到脑后去了,他连忙拿来她的医疗包。

一翻开,才发现这看似万能的医疗包里其实并没有多少东西,除了一些他不认识的药品之外,就只有一些金针和纱布。

幸好,他的习武之人,金创药还是随身携带的。

龙非夜将让韩芸汐靠在树干上坐稳,这才好帮她之血包扎伤口,可是,韩芸汐疲得根本坐不住,龙非夜一放手,她就又往一旁倾倒。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