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23章 喂药,失控边缘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这个女人,为一个素不相识的顾七少逞什么强?

龙非夜满脸的不爽,却还是一手揽住韩芸汐,一手脱去披风铺在地上,这才让她缓缓躺下去。

疲惫至极的韩芸汐一沾地,就像是沾了床一样,不顾一切闭上了眼睛,似睡,似乎昏迷!

“喂!”

“韩芸汐!”

龙非夜推了她好几下,她还是没反应,他俊朗的眉头不自觉拢了起来,顾不上那么多,先替她止血。

虽然脸色不怎么好看,可是龙非夜手上的动作却小心翼翼的,很温柔。

没有人知道,孤傲冷酷的秦王殿下替你疗伤的时候这样温柔。

如果韩芸汐没有昏厥的话,一定会像上一次被揉脚一样,紧张得无法呼吸的,可惜,此时她已经不醒人事了。

手臂上的鞭伤不浅,衣服都卷到伤口里去,和血肉模糊在一起,看着怵目惊心,可是,这种伤对龙非夜来说,并不算什么。

然而,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挑开卷在血肉里的衣裳,似乎害怕韩芸汐疼,时不时看了她几眼,见她一脸安静,他才继续。

处理好伤口,上药包扎止血,总算是赶在天黑之前搞定了。

本就寒冬,这深山老林里里,一入夜就更冷,龙非夜生了火,迟疑了许久,还是将韩芸汐抱起来,让她躺在他怀中睡。

地上虽然铺了披风,终究是凉的。

原本蜷缩着的韩芸汐一窝进温暖的怀抱,竟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龙非夜高高在上俯瞰下来,语气冰冷得没一丝温度,“醒了?”

韩芸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周遭,只觉得脑袋沉沉的,脑门抽痛抽痛的,半晌才缓过神来,明白怎么回事。

她一明白过来,便挣扎着要起,龙非夜却一把按住,冷声,“弱成这样,还想找死吗?”

韩芸汐瞥了自己手臂一眼,轻轻笑了笑,“不想。”

“不想死就乖乖躺着。”龙非夜没好脸色,别开视线看向了前面的黑暗。

谁知,韩芸汐却突然“哇”一声,喷出一口黑血,随即重重咳嗽起来。

“你中毒了!”

龙非夜大惊,怎么都没想到韩芸汐这个解毒高手也会中毒,可是,自己之前中毒的症状也是喷出黑血,他很确定这是中毒。

韩芸汐本就惨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整个人弱得像是一张薄薄的纸,如果不是被龙非夜按在怀中,估计早就被风吹走了吧。

她是解毒高手,中毒了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可以解毒,可是,她把那个“第一时间”给了他,把自己给忘了。

“药……把我的医疗包拿过来。”韩芸汐无力地说。

龙非夜立马将医疗包拿过来,将里头所有药都倒出来,沉声问道,“哪一种?”

哪一种?

看着满地瓶瓶罐罐,韩芸汐突然好想哭呀!

医疗包里根本没有解药,她只是想借用医疗包做掩护,伸手到解毒系统那个空间里去拿,这家伙把药全都倒出来了,她怎么拿?

混蛋!

真心不想遇到你!

韩芸汐正欲哭无泪着,龙非夜却怒声凶她,“到底哪一种!快说!”

愤怒中难掩的是那一抹焦急,韩芸汐躺在他臂弯里仰望他的冷毅的俊脸,晕晕乎乎的,突然没头没脑就问了句,“龙非夜,你拿我当鱼饵诱敌,万一被咬走了,怎么办?”

他来救她,她欣喜雀跃。

他来若是将她当鱼饵钓大鱼的话,她宁可他不要来,反正那时候她都以为他不会来了。

这个世界上最可恶的事情,莫过于给人希望,然后再令人失望吧!

龙非夜没想到韩芸汐会这么问,他看着她,微微怔了下,只是,很快就缓过神来,淡淡道,“不会。”

“不会什么?”韩芸汐又问,惺忪眼睛蒙着一层雾水,可怜兮兮,楚楚动人。

龙非夜看着她,看着看着却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冷不丁怒声,“解药在哪里?”

韩芸汐吓了一跳,眼底的朦胧立马消失不见,整个人都被吓醒了七分。

该死!

她刚刚问的什么问题呀?

“解药呢?”龙非夜沉声再问,已经濒临发飙的边缘了。

“你容我想一想……”韩芸汐怯怯地回答,好似中毒的不是自己,而是他,所以急着要解药。

她所谓的想想,当然是在启动解毒系统。

韩芸汐想着想着,努力集中精神,若是平常,这也不过是耗费些心力罢了,然而,此时筋疲力尽的她做起来却吃力极了。

她不得不闭上眼睛,而见状,龙非夜又急了,“怎么了?”

“我想……我在想……”韩芸汐有苦说不出呀。

龙非夜眉头紧锁着,不敢再打扰她,韩芸汐想了好一会儿,终于集中注意力启动解毒系统,将几小瓶药丸送到她手心里,顺势藏入袖中。

要知道,这可是几瓶药丸,不是几颗,天晓得韩芸汐得耗费多少精力,总之,东西一到手,她险些又陷入昏迷。

见她缓缓睁开眼睛,一贯强势,耐心有限的龙非夜居然没有催促,关切地看着她,没说话。

看到这样的他,韩芸汐都忍不住笑了,觉得自己累坏了,脑子也跟着坏了吧,居然出现了幻象,居然在这个冷血的家伙眼里看到了焦急和关切的色彩。

“药……药都藏在我袖里,一瓶……一颗。”她疲惫地说道。

龙非夜连忙找药,真从她袖中掏出了几个小瓷瓶,藏要袖中是很正常的事情,龙非夜并没有多怀疑,按照她说的一瓶倒出了一颗来,一共六颗。

龙非夜的手挨到了韩芸汐嘴边,他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柔了不少,“张口。”

韩芸汐晕乎乎的,也没有多想就张开,谁知,龙非夜竟急急将六颗药丸全往她嘴里倒。韩芸汐不怕药苦,却最害怕吞药。她吞药的能力比三岁小孩子还要弱,每每吃药都必须是一颗一颗,全神贯注吞下的。

原本就不擅长,再加上此时连呼吸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六颗药丸这么一起送入口中,一时间哪能吞得下去?

药丸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她脸色一紫,突然就剧烈咳嗽起来,连连干呕。

龙非夜始料未及,连忙让她侧趴下,急拍她的后背。

韩芸汐难受得眼泪都掉下来,要知道,这六颗药丸的大小相当于六个现代胶囊的大小呀!

她使劲地干呕,简直是用生命在呕吐,好一会儿,总算是在噎死之前把六颗药丸全呕了出来。

呼……

松了一口气后,韩芸汐的眼泪也啪嗒啪嗒一颗一颗掉了下来。

这下子,她算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感觉自己是个气球,气被抽得一干二净。

她侧趴在龙非夜臂弯里,垂着脑袋,垂着眼睛,双眸都空洞了。

真的好难受!

龙非夜,你这个混蛋,你这是救人还是谋杀呀?你就没有喂病人吃过药吗?

谁知,就在这时候,耳畔居然传来龙非夜不悦的嫌弃,“怎么这么笨?”

筋疲力尽的韩芸汐恨不得用目光杀了这家伙,可惜,此时她连瞪人的力气也没有了。

就这么趴着,垂着。

龙非夜从来没有照顾过人,尤其的女人,哪里知道女人身体的娇弱呀?

他轻轻拍了拍韩芸汐的后背,见她不呕了,这才又重新倒来六颗药丸,“起来,一颗一颗吞。”

可是,韩芸汐一动不动,软软的连抬头的力气也没有。

龙非夜捞起她的脑袋,“再不吃药,毒发身亡了,别怪本王没救你。”

谁知,韩芸汐的小脑袋却软绵绵地从他手里缓缓地滑落,这个时候,龙非夜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这个女人虚弱得可怕!

龙非夜心头闪过一抹连他自己都陌生的恐惧感,一着急的,立马运出一掌真气从韩芸汐后背灌入。

可谁知,这一掌真气灌入之后,韩芸汐竟连连喷出三口黑血。

龙非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这个女人本就中毒,如果真气灌入,加速血液运行,那无疑是加速毒发!

一贯冷静的他从来就没有这么慌中出错过,这一回到底是怎么了?

要输真气给她,必须先解了她体内的毒。

俊脸上闪过一丝烦躁,龙非夜终究还是耐着性子,拿了一颗药要往韩芸汐嘴里里塞,只是,很快他又停住了,生怕自己力气太大,这个女人再呕出来。

无奈之下,他只能将药丸放在手心里,挨近她嘴边,“你自己吃吧,一颗一颗来。”

那一掌真气,让毒素在韩芸汐体内乱串,同时也让她精神了不少。

她看着龙非夜手心里的药,缓缓抬头,见状,龙非夜立马小心翼翼来扶。

解药啊,她的救命的解药呀。

韩芸汐其实比龙非夜还急呢,只是,刚刚真的被吓到了,不敢再让龙非夜喂。

她勉强撑着,侧着脑袋,贴近他的手,兰气倾吐在他手心中,软软绵绵的,说不出来的舒服。

接着,韩芸汐伸出小舌来轻轻地卷走一颗药丸,不经意间那软糯的舌尖扫到龙非夜的手心。

龙非夜禁不住身心一荡,之觉得一股酥麻感从手心一下子传遍了全身。

韩芸汐勉强吞了一颗药,又凑过来,软糯的小舌又一次卷过龙非夜的手心,龙非夜不自觉绷紧了身体,有种无法言语的失控感。

当韩芸汐第三次卷走药丸的时候,龙非夜早已濒临自制力崩溃的边缘,这简直就是折磨,可是,他竟该死的有那么点着迷这种感觉。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再这么下去,他多年来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必定会崩盘的,终于,他忍不住了,收回掌心,沉声道,“我喂你。”

韩芸汐看着他,眸中满是恐惧。

“一颗一颗来,你自己吃下去。”龙非夜耐着性子道,说着,也不管韩芸汐愿不愿意,霸道就拿了药丸塞入她紧闭的双唇之间。

韩芸汐见他额头青筋爆出,以为这个没耐性的家伙又生气了,也不敢拒绝,乖乖地吃下药。

一颗一颗,这下总算是顺利把六颗药丸都吃下去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