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24章 归来,大事不妙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将六颗解药吃下去,药效出来之后,龙非夜就输了三道真气给她。

每一道真气灌入的瞬间,韩芸汐都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似乎一下子就原地满血,可惜,她终究是太疲惫了,这种感觉就只持续了片刻而已。

三道真气之后,她的脉象不那么弱了,身体却依旧没有多少力气,她瘫在龙非夜的臂弯中,眼皮子都懒得动一下子,龙非夜也没动,就一个手臂承受了她所有的力量。

周遭一片寂静,火堆的火苗跳跃着,大树下的风不大,却听得远处呼啸的风声。

今夜,看样子是得在这里过夜了。

过了半晌,龙非夜俊朗的眉头恢复了一贯的平静,他看着侧躺在他臂弯里的韩芸汐,眼底闪过着丝丝复杂,似乎在想着什么。

而韩芸汐,体内的毒一解,她就放心地将自己完全交给龙非夜,她的睫毛轻轻颤了几下,眼睛慢慢地合上。

睡了……

至于顾七少的事情,似乎被他们俩遗忘了,从下午至今谁都没有主动提起过。

夜渐深,龙非夜从自己的世界里缓过神来,见韩芸汐睡得那么安静,他下意识伸手,想锊开落在她脸颊上的发丝。

只是,当触碰到她的发丝时,他的手指突然僵住了,顿了半晌,终究没有继续,而是收了回来。

他不喜欢这种失控的陌生感。

手一收回,他就将韩芸汐放下,让她靠在树干上睡,他也正困倦着,可没有跟女人同眠的习惯!

正要上树却又停住,想起了一件事,他检查了下韩芸汐的脚踝,发现纱布上有干掉的血迹。

“麻烦!”

这都不知道是龙非夜今晚上第几次拧眉了,刚从医疗包里倒出了跌打药,他拿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替韩芸汐又换了一次药。

处理好之后,已是三更半夜,韩芸汐裹着披风,睡得可香可香了。

见状,龙非夜轻轻一笑,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就一点警觉性都没有呢?就不怕他将她丢在这荒郊野外吗?

他瞧不上这么没心眼的女人!

翌日清晨,当韩芸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靠在大树干上,前面的火堆早就灭了,她身上披着龙非夜的披风,却不见龙非夜。

人呢?

她的脑袋还是有些昏沉沉的,昨晚上呕出那六颗药丸之后,基本是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她就记得龙非夜后来输了三道真气给她。

至于六颗解药是怎么吃下去的,后来又怎么睡着的,她基本是忘光了。

她试着伸展双臂,这才发现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也被处理了,还处理得不错。

好吧,服药之前的事,她似乎也记得不太清楚了。

她的身体恢复得还不错,看样子昨夜那三道真气还是有用的,只是生效得比较慢。

一边站起来活动筋骨,一边观望周遭,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脚踝,此时已经全好了,怎么踩都不疼。

龙非夜双手枕着后脑勺,斜躺在树干上,荒郊野岭的树下睡了这个女人,他能睡得安稳吗?

他一宿都没睡,见天亮了才刚闭眼了一会儿就被吵醒了。

他冷冷地斜视下来,就是不出声。

韩芸汐活动好筋骨,确定自己没事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抬头往树上看,立马就看到龙非夜盯着她看呢。

这个女人怎么就知道他在树上?

龙非夜始料未及,同她对视了片刻,才冷冷道,“醒了?”

韩芸汐点了点头,她料定这家伙不会混账到丢下她,他不是在树上,就是在附近。

“昨夜……谢了。”

虽然被折腾得要死,但是,终究还是这个家伙救了她。

龙非夜并没有理睬她的答谢,从树上优雅落地,冷冷道,“回帝都。”

是该回帝都了。

虽然这一回没有直捣内奸的老巢,但是,至少在天香茶庄也审问出了一罐茶叶。

龙非夜还是很期待检查的结果。

这话,提醒了韩芸汐,她陡然大惊,激动地揪住龙非夜,“今日是什么时候了?”

天啊!

她怎么可以把赌约都忘了呢?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山洞里昏迷了多久,更记不清楚自己被劫持几天了。

她和穆清武去天香茶庄那日,距离和穆琉月的赌约还剩十二日,如今到底过了多少日,她不会因为失约而输了吧?

龙非夜蹙眉看向韩芸汐的手,陡然厉声,“放开!”

好凶!

韩芸汐立马就松手,她才不喜欢跟这个家伙拉拉扯扯呢,她是太着急了,一时手贱。

“今日十四了。”龙非夜还是回答了她。

一听十四,韩芸汐就大大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吓死她了都。

和穆琉月的赌约最后一日是十九,今日才十四,头尾算起来,还有六天。

昨天龙非夜疯了一样在山林里急速穿梭,以他的速度,一两日内应该可以回到帝都的。

韩芸汐默默算着时间,龙非夜却不耐烦道,“你走不走?”

“走!”韩芸汐立马回答。

龙非夜不悦瞥了她一眼,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肢,如同昨日一样,带着她又一次在山林里穿梭起来。

韩芸汐感觉得到揽在腰上的力量颇重,她无法理解,前一刻还嫌恶地命令她放手的家伙,这一刻会这么紧地揽着她。

他这算什么古怪洁癖呀?

昨晚上,模模糊糊中,他似乎也没有那么凶呀?

真是块阴晴不定的大冰块!

偷偷瞄了一眼,见龙非夜那冷毅的侧脸,韩芸汐忍不住咬住了唇,顾七少的事情,还说不说呢?

昨天至今,他都没有再和她争辩,那他是什么意思呢?

是坚持降罪天香茶庄,还是顺了她的意思?

如果是坚持降罪天香茶庄,他应该会对她放几句狠话吧,毕竟她之前那说法确实威胁了他。

如果是顺了她的意思,好吧,这个念头一浮出脑袋就立马被韩芸汐否定掉了。

她宁可相信太阳会打西边出来,也不愿意相信这家伙会在她的威胁之下,还顺从她的意思。

虽然……他似乎顺从过一两次,可是,这一回的情况并不一样。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态度呢?

他在被威胁之后,一言不发地带她离开,又是什么意思?

不管他对天香茶庄是什么态度,就她当众拿天徽皇帝威胁他的一事,就够她吃不了兜着走。

这家伙没理由不跟她算账呀?

其实,韩芸汐昨日不过是因为他拿她当鱼饵而赌气罢了,聪明如她,当然也看得出来顾七少并非真心想救她的,一样是拿她当鱼饵想揪出幕后正主。

否则,顾七少早在山洞就出手相救了不是?

如今气消了,想想昨日那疯了一样的威胁,韩芸汐不仅后怕还后悔了。

她纠结着,又一次偷偷朝龙非夜看去,感觉到冷毅的面部轮廓散发出的森冷的气息,她终究还是低下了头。

这件事,他不提,她可不可以就当过去了呢?

至于天香茶庄,顾七少就自求多福去吧。

龙非夜的速度确实很快,两日后的下午,他们就回到了天宁帝都,从西城门乘马车进城。

龙非夜眯眼小憩,韩芸汐懒懒窝着,心想着回去之后什么事情都先不管,先吃点热食,然后在泡个舒舒服服热水澡,洗去一身倒霉气。

可谁知道,马车都还没有到秦王府大门口呢,就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龙非夜立马睁眼。

隔着垂帘,车夫的语气有些焦急,“殿下,前面好像出事了,一大群人都往前面跑。”

“绕道,走后面。”龙非夜最不喜的就是热闹,他说罢就又闭上了眼睛,纵使他是铁打的身体,也会疲呀。

车夫连忙掉转马车,绕道往秦王府后门去。

韩芸汐掀起车帘往外头看了一眼,只见大街上的老百姓都兴冲冲往前面跑,明显是去凑热闹。

她只看了一眼,也没放心上,偷瞄了龙非夜一眼,继续懒洋洋窝着。

可是,当他们到达秦王府后门的时候,才发现出事的正是秦王府!

龙非夜和韩芸汐才一进门呢,夏管家就过来了。

“殿下,王妃娘娘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夏管家焦急如焚的样子,看得韩芸汐的心忍不住噗通噗通跳起来。

“什么事,好好说。”龙非夜很冷静,不见情绪起伏。

夏管家看着韩芸汐,虽然很为难,却还是急急开了口,“韩家的徐氏徐夫人上门求见王妃娘娘,奴才说王妃娘娘不在府上,让她改日再来,可谁知道她就在门口闹腾了,说今日一定要见到王妃娘娘,怎么都不肯走,还说王妃娘娘她……”

夏管家这话还未说完,韩芸汐立马惊叫了一声,二话不说就往前门冲去!

她知道怎么回事了!

该死!这一回被劫持,身心俱疲,连赌约的事情都险些给忘了,怎么还会记得和徐夫人的十日之约呢?

当初她去韩家,徐夫人等人都不相信韩从安将库房钥匙交给她保管,让她选出家主继承人,一群人逼着她拿出库房钥匙,她就答应了他们,十日之后让他们见韩从安的。

其实,见韩从安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只是当初她不过是想让徐夫人那些人多等等罢了,谁知道,她会被劫持呢?

今日十六,超过了十日之约一天,她失约了!

只是,别说区区一个徐夫人,就是她父亲吏部尚书都不敢跑到秦王府门口来闹,这背后必定有大人物给她撑腰,否则她不会那么嚣张。

韩芸汐一时间也无暇多想这背后之人是谁,她必须马上去见徐夫人,否则事情闹腾下去,又该满城风雨了。

谁知,韩芸汐才刚出院子要往前门去,就看到慕容宛如搀着宜太妃从另一侧走过来,宜太妃那张保养有素的脸,拉得比马脸还要长……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