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25章 大闹秦王府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虽然距离大门还有些距离,但是明显听到门外嘈杂的声音,徐夫人似乎说了什么引起了周遭围观群众的呼应,外头闹哄哄的一片。

韩芸汐听到了,宜太妃和慕容宛如自然也是听到了。

虽然心急着,韩芸汐还是扯了扯嘴角,欠身行礼,“母妃吉祥。”

宜太妃并不清楚外头怎么回事,夏管家本要过去禀的,一撞见秦王殿下和王妃回来了,他就先禀了他们,还没来得及禀宜太妃。

见韩芸汐神色匆匆往这边赶,宜太妃正要问,慕容宛如却开了口,“嫂子,你这几天是不是出远门了,怎么天天都没看到你?我找了你几次了,都见不着人。”

“出远门?”宜太妃很意外,韩芸汐好歹也是秦王府的人了,出远门不跟她报备吗?

不会是去太后宫里了吧?

打从上一回韩芸汐从太后宫里回来后,宜太妃心里总多了一份戒备,暗地里交待了慕容宛如多盯着点。

慕容宛如一直关注着韩芸汐的动态,那天她和穆清武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少将军府的事情,慕容宛如查不到,也不敢查太多。但是韩家的事情,她可是一直都关注着,早就派人去韩家打听得清清楚楚了。

韩芸汐答应带韩家几位夫人和小姐去大理寺天牢见韩从安,本该昨日就去了,可惜昨日韩芸汐并不在府上,徐夫人昨天傍晚上门来找,正是她接待的。

劫持的事情牵扯了内奸一事,韩芸汐可不好说,她随口扯了个谎,“这几天染了风寒,一直没下榻,今儿个才刚好些。”

一听这话,慕容宛如连忙过来,一脸关切,“这么些天都没下榻,是大风寒吧,那嫂子怎么不多休息?”

韩芸汐着急着处理门口的事情,可没时间跟慕容宛如在这里虚情假意。

她直接不理睬慕容宛如,淡淡道,“母妃,门外有点事,我去处理一下。”

说着,就大步要走,然而,宜太妃却冷声,“韩芸汐,这些天你明明不在府上,你干什么去?门口这么闹腾,难不成是冲着你来的?”

一听这话,韩芸汐有些意外,宜太妃还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看样子,徐夫人背后的人不太可能是慕容宛如了。

韩芸汐心下虽狐疑,却老实承认,“是,不过是有些误会,母妃放心,臣妾一定会处理妥当。”

“嫂子,这声响不小呢,好像是在骂人呢?敢到咱们秦王府大门口来闹,看样子来头不小呀,你这是招惹了什么人,自己一人出去,成吗?”

慕容宛如这朵白莲花的嘴巴真真够厉害的,这话听着像关心,实际上却轻而易举挑拨起宜太妃的好奇和愤怒。

韩芸汐还未开口,宜太妃就冷冷道,“韩芸汐,本宫倒想瞧瞧你招惹了什么人物,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闹到本宫大门口来?”

她说着,狠狠拂袖,大步往大门走去。

这个该死的慕容宛如,每次见面不恶心人,不挑拨离间会死吗?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怒意,箭步追上。

她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徐夫人就算有胆量闹到秦王府大门口来,也已经是极限了吧,也不过是讨个库房钥匙,不敢真怎么闹的吧?

横竖就是想见她,想她兑现当初十日之约的承诺,她马上出去带韩家人见韩从安不就得了!

然而,当韩芸汐走到大门边上,听清楚外头的声音之后,她才发现自己远远低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徐夫人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好几个大嗓门的“三姑六婆”式老妇人,就在大门口大声囔囔。

“大家说说,嫁出去的女儿还回来干涉娘家的事情,安的什么好心呀?”

“我们韩家的库房钥匙,那可是家主的象征,我韩家几位少爷摆着呢,她韩芸汐凭什么霸占着库房钥匙呢?”

“说什么我家老爷把库房钥匙交待给她,让她暂时保管,将来在几位少爷里选出一位家主来?大家想一想,这有可能吗?能信吗?韩芸汐又不是韩家的家母,我家老爷难不成是老糊涂了吗?”

“依我看,老爷不是老糊涂了,而是迫不得已吧!否则,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交给一个嫁出去的女儿呢?”

……

徐夫人和三姑六婆在人群里囔囔着,引来了不少质问声和支援声。

“没道理,就算韩大小姐贵为秦王妃,那也没有权力干涉娘家的事情,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外嫁的女儿,呵呵,这难不成是要回娘家争夺家产吗?”

“不至于吧,秦王府会稀罕韩家那点家产?”

“那怎么回事?哎呦,敢情是宜太妃克扣了韩芸汐的例钱,这位王妃娘娘没银子花了吧?”

……

慕容宛如搀着宜太妃也站在门后,宜太妃越听,脸色越是难看。

韩芸汐倒抽了口凉气,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地步,她原以为徐夫人就是来讨库房钥匙的,再放肆一点就是就污蔑她贪图韩家家产而已,谁知道她居然敢将事情牵扯到宜太妃头上。

这不是污蔑宜太妃吗?

这位太妃娘娘,最丢不起的就是面子了!

“母妃,都是误会,我这就出去澄清。”韩芸汐说着,急急要去打开门。

可是,宜太妃却拦住,气得牙齿都发抖,“听,继续听!”

“母妃,还是……”韩芸汐想解释,谁知,宜太妃陡然厉声,“韩芸汐,你给闭嘴!”

韩芸汐怔了下,只能悻悻闭嘴,事情都闹成这样了,也只能继续了。

谁知,门外却又传来了个过分的话。

“哎呀,虽然说秦王府财大气粗,不稀罕韩家那屁点家产,可是韩家库房里的药材可稀罕得很,人家相中的不是银子,是药材呢!这年头,有银子也买不到好药材。”

“呵呵,这到有可能,听说那天王妃娘娘去韩家,还特意去了一趟库房,也不知道是不是带走了什么宝贝。”

“啧啧,一个外嫁的女儿,有什么资格进娘家库房?秦王府也欺人太甚了吧!我看一定是秦王府有人出面买通了大理寺的人吧?要不,韩老爷没那么糊涂!”

“徐夫人,新上任的大理寺卿不正是你父亲提拔的,大理寺里发生了什么,你也不清楚吗?”

徐夫人立马哽咽了,“打从老爷入狱之后,我们韩家人就没一个能探监的,大理寺卿是我父亲提拔的又有何用,人家背后有高人不让我们见老爷呢!”

这话一出,立马引来一阵唏嘘声,大家都不知道韩芸汐是救太子的功臣,当然不相信韩芸汐在大理寺有特权,所以,大多都认定了这背后高人就是宜太妃。

偏偏,就有人刻意开口,“背后有什么人呢!秦王妃不至于能号令大理寺吧?听说她至今还没得过宠呢!”

“哎呀,这么一说,难不成是有人教唆秦王妃回娘家争家产的喽?”不知道是谁,又故意大声喊。

……

傻瓜都听得出来,这些冷嘲热讽,暗有所指的话,矛头全都指向了宜太妃。

宜太妃听得身子骨都发颤了,眼前一阵黑一阵白的,险些晕倒,幸好慕容宛如及时搀住。

宜太妃自小就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长大的,多么清高的人呀,从来就不曾寒碜过,当年先帝留她这么多赏赐,她一样没带,全都丢在宫里头。

别说韩家的东西,就是天家的东西,她都不曾觊觎过。

如今,竟被人这般污蔑!

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她还是头一回丢这么大的脸,而且还是在帝都的老百姓面前丢脸,日后还怎么在帝都混啊?

这件事要传到宫里头去,传到太后皇后耳朵里,传到那些贵妇耳朵里去,她日后还怎么见人呀?

是可忍孰不可忍?

宜太妃一手被慕容宛如搀着,一手抚着额头,定了定神,凤眸凌厉直逼韩芸汐,那目光简直要将韩芸汐凌迟了。

韩芸汐第一次看到宜太妃这么狠绝的目光,禁不住一个激灵,她顾不上那么多猛地转身要开门。

可是,宜太妃却怒吼,“来人,把她给本宫押出去!”

宜太妃如今大可下令,将门口的人全都轰走,再敢非议者全都以犯上之罪论处,但是,她这么做的话,名声就真毁了,天晓得接下来事情会被谣传成什么样子呀?

既然事情是冲着韩芸汐来的,那帮刁妇是来讨库房钥匙的,她当然得把韩芸汐交出去,把库房钥匙交出去。

大门缓缓打开,门外闹哄哄的人群就立马安静了下来,不得不说围观者真心很多,里三圈外三圈都不足以形容。

徐夫人和几个老妇人就站在人群之中,并没有面对着秦王府大门,而是面对老百姓,这明显就是煽动民众来闹事的。

然而,在皇权社会了,皇权毕竟有足够的威慑力,门一开,众人全都安静,徐夫人和几个老妇人也连忙转身过来。

一直隐身在人群里看热闹的穆琉月一见到韩芸汐出来,唇畔就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随着赌约的临近,她当然很关心案情的进展,可惜从父亲和哥哥那打听不到消息,但是,她从慕容宛如那了解到韩芸汐这段时间都没在府上,敢情是为案情忙得晕头转向了,还有三日就到了约定的时间,她当然得想办法找点茬,拖住韩芸汐查案的时间。

就三日而已,她等着韩芸汐臭名昭著,人人皆骂的时候给她雪上添一把霜,到时候让她脱了外衣满街跑,一定会引来更多围观者的。

这一回,韩芸汐死定了!

见韩芸汐出来,徐夫人倒是意外,她一直都在等,等着见韩从安,可谁知道十日之期都过了,韩芸汐还是不出现。

她当然计划好了要把事情散布出去,传得满城风雨,毁了韩芸汐的名声,让她自己坐不住。

谁知,韩若雪却帮她穿针引线,勾搭上穆琉月和慕容宛如,给她出了这个主意,并且向她保证,要马上拿到库房钥匙,就得到大门口来闹,而且还得把脏水泼到宜太妃身上才更有效果。

徐夫人哪里敢这么做呀,但是,慕容宛如和穆琉月却都发誓承诺保她没事。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