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26章 争辩,谁胜一筹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慕容宛如刁难韩芸汐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至于穆琉月,徐夫人隐隐听韩若雪的意思好像是韩芸汐和穆琉月赌约来者,具体的她也不清楚。

有这两位身份高贵的小姐作保,徐夫人当然敢放开手脚大闹一场了。

毕竟是大户人家出身,虽然事情闹成这样,但是,宜太妃等人出来,徐夫人还是恭恭敬敬欠身行礼,“民妇韩家徐氏,参见宜太妃,参见秦王妃。”

宜太妃恨不得一脚踹飞了这个刁妇,然而,她还是忍着怒意保持着一贯的修养,居高临下,睥睨下来,质问道,“徐氏,你聚众在秦王府门口闹事,你可知罪?”

一听宜太妃的质问,徐夫人立马就双膝跪了下去,动作之大,发出一声巨响,在寂静中显得尤其响亮。

“冤枉啊!宜太妃,民妇是走投无路,伸冤无门,迫不及待才到王府门口来的求助的,民妇不是故意的!”

徐夫人大声高呼,话音一落,身旁几个老妇人全都跟着跪下,齐刷刷求起来。

求助?

这帮人刁妇刚刚分明是恶语中伤,诬陷诋毁,煽动民众,这就叫做求助?

“徐夫人,你刚刚明明……”

韩芸汐正要反驳,谁知道宜太妃却厉声打断,“求什么,非得到我秦王府大门口来这么求?”

宜太妃一说出这句话,周遭众人便都诧异了,不少人窃窃私语起来,难不成宜太妃还不知道徐夫人来干什么呢?

如此看来,大家是误会宜太妃了,争夺娘家家产的事情,看样子是韩芸汐一个人的事情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慕容宛如眼底闪过一抹冷笑,她连忙开口,没有贵族小姐的趾高气扬,而是平易近人,和颜悦色,“徐夫人,你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必定是有大事才会到王府门口来闹腾,既然都来了,那就说出来,我母妃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再听慕容宛如这么一说,大家更加相信宜太妃不是教唆韩芸汐的幕后使者了,而慕容宛如也将自己的嫌疑洗得干干净净。

好似是韩芸汐一个人犯的打错,宜太妃和慕容宛如都什么也不清楚。

慕容宛如一边说着,一边往人群里使了几个眼色,立马就有人大喊。

“宜太妃,徐夫人是为韩家的家产而来的,一定要秉公办理!”

“宜太妃,早就听说你为人处事公正公平,得先帝多次赞誉,今天你一定要替徐夫人做主呀!”

……

宜太妃没有一出门就踹飞徐夫人,反倒忍着怒气质问徐夫人为何喊冤,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呀!

韩家的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名声、她的清白,怎么说也得先把自己的嫌疑洗清了。

慕容宛如那一席话,再加上人群里这几声奉承,宜太妃的形象立马高大起来,而她对徐夫人的怒气总算是消了一些。

先赢得民众的认可之后, 宜太妃当然要开始“秉公”办事。

“韩家家产?怎么回事呢?”她明知故问。

徐夫人连忙回禀,“太妃娘娘,我韩家有一把库房钥匙,得库房钥匙之人便为家主,掌管韩家的一切家产,包括韩家最珍贵的医药典籍。我家老爷不幸入狱,库房钥匙本该传给少爷保管,另立家主。钥匙在老爷身上,民妇和几个姊妹三番两次想到大理寺探监,和老爷商讨另立家主一事,可偏偏不得见,大理寺的人说了,上头有人不让我们见老爷。”

话到这里,慕容宛如插了嘴,她一脸愤怒,“为什么呀?就算是纵身监禁的囚犯,一年也是可以申请见个一两回的!上头是什么人,如此枉法,滥用职权?”

慕容宛如这一说,又一次洗清了之前民众对宜太妃的怀疑,宜太妃趁热打铁,厉声质问,“你说,是什么人?”

徐夫人低下了头,故意欲言又止,“民妇不知道,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尽管说出来,这件事本宫替你做主了!”宜太妃大义凛然。

徐夫人抬头看了韩芸汐一眼,才怯怯道,“民妇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韩家的库房钥匙就在……就在……”

话到这里,所有人都安静了,甚至屏住呼吸等着徐夫人把“韩芸汐”供出来。

毕竟法不责众,秦王府大门关着,大家聚在一起都敢囔囔,激动起来说什么都没顾忌,但是,如今宜太妃、秦王妃都站在大门口,就没人敢闲言闲语了。

要当着秦王妃的面子指认她,还是需要点勇气的。

随着徐夫人的视线,宜太妃缓缓朝韩芸汐看去,虚伪地问道,“怎么,难不成韩家的钥匙落在秦王妃手上了?”

徐夫人这才连忙解释,“禀太妃娘娘,我韩家的库房钥匙,确实就在秦王妃手里呀!民妇三番五次求钥匙,秦王妃都不给。她说钥匙是老爷交给她的,她答应民妇昨日带韩家几位少爷却见我家老爷,可是,韩家上上下下昨日等了她一整日,她却没有出现,民妇昨日到府上来,也见不到人,民妇是万不得已才求到这里来的。”

她说着,连连跪拜高喊,“宜太妃娘娘,民妇万万没有闹事的胆,民妇是冤枉的,有苦衷的,求宜太妃娘娘替韩家做主呀!民妇就想见一见我家老爷而已。”

宜太妃抬手让徐夫人闭嘴,这才冷冷朝韩芸汐看去,“韩芸汐,徐夫人所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一句不假。”韩芸汐落落大方承认。

这话一出,众人都倒抽了口凉气,没想到她会这么轻易承认了。

韩芸汐嘴角抽搐着,徐夫人说的都是实话,大实话,她能说有假吗?

“徐夫人,本王妃这些日子来染了风寒,卧病不起,迟了你一日,你就这么不相信本王妃吗?”韩芸汐反问道。

这帮人唱戏唱完了,该她开腔了吧?

这话一出,徐夫人立马便辩解,谁知道,韩芸汐却先声夺人,她轻蔑地说,“不就是晚了一天,本王妃又没有说不带你去。徐夫人,你至于闹到大门口来吗?你别以为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我和母妃在门后没听到,我告诉你,我们听得一清二楚!”

这话……

不得了!

韩芸汐这一句话把宜太妃都出卖了,原来宜太妃听到了刚刚那些话呀?

一时间,周遭众人一脸哗然,没想到会这样,宜太妃知道了事情真相,刚刚居然还能那样审问?

这未免也太假了吧?这里头到底藏着什么猫腻呢?

徐夫人没想到韩芸汐敢当众再把宜太妃拉下水,她目瞪口呆着,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慕容宛如也愣了,她看不透,韩芸汐不是很聪明吗?她不知道这么做得罪了母妃,下场很惨的吗?

难不成她要很徐夫人同归于尽了?

思及此,慕容宛如恐惧起来,一旦徐夫人捞不到好处,必定会把她供出去的。

天啊,太可怕了!

一片哗然声中,宜太妃的脸色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那阴狠的目光简直要把韩芸汐生吞活剥了,她好不容易才挽回的形象,就这么毁了,而且还毁得更加彻底。

岂料,就在众人都不可思议之时,韩芸汐却又大声道,“徐夫人,我母妃是信佛之人,一贯宽容大量,慈悲为怀。她听到了却当作什么都没听到,不跟你多计较,听你诉苦。可是,这件事我可不会这么算了的!”

有些人,一句话说出来没人听,可是,有些人一句话却足以扭转乾坤。

韩芸汐这话一出,神奇地改变了整个局面,瞬间又为宜太妃洗白了,还顺带吹捧了她一回。

宜太妃定了定神,脑袋都有些空白,但是总算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韩芸汐话锋偏转给她留了一条后路,否则今日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圆场了。

徐夫人吓呆了,没想到韩芸汐会这么厉害,以退为进,用这样的方式拉拢宜太妃。

慕容宛如也后知后觉韩芸汐的用意,她连忙好奇地问,“嫂子,不是说上头的人不让韩家人探监吗?你怎么能带他们去大理寺见韩神医?你怎么办得到的呀?”

此时此刻,慕容宛如的表情多么天真呀,可是,她揪住了事情的关键。

话说得那么好听,却让傻瓜都听得出来,这是在质疑韩芸汐呢,韩芸汐就是那位“上头的人”。

韩芸汐该怎么回答?

她确实对大理寺下令过,不许韩家人探监,那是因为韩从安交待她的事情,她并不知道韩云逸是个怎样的孩子,她不希望韩家人过早知道韩从安的选择。

然而,当她了解韩云逸之后,她当然不怕韩家人去见韩从安,因为她和韩从安一样看好韩云逸。

然而,这个理由说出来,谁都不会相信她的。

韩芸汐想都没有想,淡淡道,“确实是本王妃不许韩家人探监的,只是,这并非我的意思,而是我父亲的意思!”

有种解释,叫做越描越黑,她解释不清楚索性把一切都推给韩从安,韩从安既然有心要她扶持韩云逸,重振韩家,就一定会站在她这一边。

在这个关键问题上,韩芸汐还是底气十足的。

可谁知道,她话刚说完,徐夫人急急问说,“为什么?老爷为什么要这么做?王妃娘娘,你可是外嫁的女儿呀,韩家的事务,你……你不好干涉呀?”

徐夫人虽然说得委婉,却透着十足的怀疑意味。

韩芸汐并不介意,如实回答,“因为父亲犯了大罪,愧对韩家列祖列宗,无颜面对韩家上下,那日我去探望他,他忧心韩家少爷要么天资平平,不学无术,要么年纪尚小,担不起家主一职,便将库房钥匙交待于我,暂时保管,待有家主人选,再将库房钥匙拿出来。”

话一说完,徐夫人就笑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