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28章 激烈,真实情况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徐夫人在她大门口那样闹腾,虽然最后她的名誉和形象是挽回了,可是,并不代表她不介意?

没刁难徐夫人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赐坐呢?

宜太妃看了一眼,心思又落在文卷上,见状,徐夫人万万没想到一到大理寺,宜太妃的态度会这么冷,她又惊又怒,朝慕容宛如投去了质问的目光。

这个徐夫人,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介意一个座位不成?

慕容宛如气急,又恶狠狠蹬了徐夫人一眼,以示警告,然而,就这三番两次眉来眼去的,全都被韩芸汐看到了。

韩芸汐缓缓眯起了双眸,好啊,这一回又是慕容宛如,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

今日,她一定会让她明白什么叫做后悔的滋味的。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是侍卫传来通报,“禀……囚犯韩从安带到。”

一听这话,在场众人全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什么位置不位置的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宜太妃坐直了身子,也认真了起来,冷冷道,“押进来!”

韩从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并不知道谁要见他,只是听说来大堂,他便猜测着要见他的必定是身份非常尊贵之人。

然而,除了韩芸汐,他想不出来还会有谁记得他,愿意来见他。只是,韩芸汐要见他,都是到牢房去的呀!

韩从安一边狐疑着,一边走上前,迈过高高的门槛。

这瞬间,一见到满堂的人,尤其是韩家人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容后,韩从安立马就僵在了门口,目瞪口呆。

这……怎么回事?

他还愣着,小逸儿却突然大哭一声,跳下高高的椅子扑过去,“爹爹!”

这一声“爹爹”是那样真实,那么动情,幼稚的声音一点儿也不矫揉造作,虚情假意,充满了思念和依赖,再铁石心肠的人都会为之动容,赤子之心莫过于此吧?

小逸儿扑到父亲怀中,就不顾一切哭了起来,“爹爹,你什么时候回家!呜呜……孩儿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小逸儿再聪明早熟,也终究只是个孩子呀。

小逸儿听好多人说过,父亲被判的是终身监禁,永远都回不了家了,可是,他就是倔强地不相信。

他还等着爹爹回家去,教他认药,教他看病救人呢。

韩从安囚衣褴褛、长发凌乱、一身狼狈,他看着怀中的小儿子,深凹进去的眼眶都忍不住红了一圈,张了张口,却不知道如何回答儿子的问题。

韩芸汐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向来爱恨分明的她第一次对韩从安有了愧疚感。

不,确切的说,这一份愧疚感是对小逸儿的,她暗暗下了决心,无论如何她都要护着小逸儿平平安安,顺顺利利长大。

这个时候,韩玉骐也突然大喊一声,“父亲”,随即也扑过来,而韩若雪紧随其后。

宜太妃原本还因为小逸儿稚嫩真实的真情而动容,一见韩玉骐和韩若雪假惺惺的样子,她没由来的恼火,不耐烦厉声,“今儿个本宫是来替韩家主持公道的,不是来看你们一家人团聚的!”

这话一出,韩玉骐和韩若雪都吓到了,立马退开,而小逸儿却死死的抱着爹爹不放手,生怕爹爹再被带走。

“七姨娘,还不把你儿子拉开,宜太妃面前,这成何体统?”徐夫人不悦训斥。

老爷都被永远监禁了,再博取老爷的好感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横竖老爷不会笨到把库房钥匙交给外嫁的女儿,而不管老爷把库房钥匙交给韩家中的谁,她都有办法替儿子争取回来。

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库房钥匙从韩芸汐手里抢回来。

一旁,七姨娘看到老爷,整个人都愣了,眼眶是湿了一圈又一圈,被徐夫人这么一提醒,她才缓过神来,连忙上前拉小逸儿,“逸儿乖,太妃娘娘生气了,你别害了你爹爹。”

七姨娘总是知道如何哄骗小逸儿,她这话一出,小逸儿吓得立马放手,七姨娘连忙将他抱走,后退到一边去也不敢再坐原来的椅子了。

韩从安看着怯弱的七姨娘,十分无奈,欲言又止,但凡七姨娘强一些,他也不用煞费苦心的求韩芸汐了。

韩从安也算是个人物,稍稍整理下情绪,立马上前行礼,“罪民韩从安参见太妃娘娘,参见王妃娘娘。”

“韩从安,你府上徐夫人为韩家库房钥匙一事,到秦王府门口大闹讨要。本宫现在问你,韩家库房钥匙究竟在何处?”宜太妃迫不及待质问道。

一听“库房钥匙”这四个字,聪明如韩从安立马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当初把库房钥匙托付给韩芸汐,最主要的目的也正是提防徐夫人呀!

徐夫人娘家后盾强大,他一走,韩家必定会沦为徐夫人的天下,这其实也无可厚非,可是,偏偏大少爷不争气。

韩家落在徐夫人手上,无异于落在大少爷手上,就大少爷那秉性,不出三年必定败光韩家的一切。

韩从安的目光突然变得冷厉深邃,朝徐夫人看过去。

徐夫人心头大怔,莫名地不安了起来,她连忙说,“老爷,你怎么不回答宜太妃的问题?”

韩从安没说话,冷冷的视线转移到韩玉骐身上,韩玉骐始料未及,脱口而出,“父亲,韩芸汐说你把库房钥匙交给她了,这怎么可能?那库房钥匙是她抢的,对吧对吧?”

“就是就是,老爷,我们把宜太妃请来了,你不必忌惮韩芸汐,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出来。”徐夫人急急又说。

这个时候,韩若雪也按耐不住了,连忙跟着劝,“父亲,库房钥匙怎么会有传给外嫁之女的道理?你在狱中一定是吃了苦头了吧?女儿这些日子四处通融都见不着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出来,宜太妃要给咱们韩家做主呢!”

韩家人着急,宜太妃也着急,她又一次质问,“韩从安,韩芸汐说库房钥匙是你交待给她的,此事当真?”

宜太妃这话一说完,慕容宛如就连忙补充,“韩从安,今儿个我母妃既然来了,有什么你就说什么,切莫隐瞒。你可是心甘情愿把库房钥匙交给秦王妃的?”

小逸儿和七姨娘在一旁看着,听着,母子俩的手紧紧握着,心急如焚,要知道,父亲的回答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命运呀!

终于,在众人的催促中,韩从安平静地朝宜太妃看去,这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屏住呼吸等他开口。

他到底会怎么回答呢?

徐夫人忍不住按住心口,因为激动心跳都砰砰砰快了起来,只要老爷一否定,韩芸汐就完了!

慕容宛如瞥了徐夫人一眼,特别满意,一样期待着韩从安一句话宣布韩芸汐的罪状。

可是,韩从安唇畔掠过一抹轻笑,像是无奈,像是自嘲,看得所有人都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他淡淡道,“禀太妃娘娘,库房钥匙是罪民心甘情愿,亲手交给韩家嫡女,也正是秦王妃的……”

什么?

这平静的一句话,好似一颗石子,在寂静的大堂里激起了千层浪!

“不!不可能!”徐夫人立马惊吼。

“父亲,你老糊涂了吗?你说什么话呢?”

韩玉骐不可思议极了,凶恶地上前直逼到韩从安面前去,如果韩从安不是他父亲,他估计早动手了吧?

“父亲,一定是秦王妃逼你的对不对?你有苦衷的对不对?父亲,宜太妃说了要给我们主持公道的……”

韩若雪也急了,即便三姨娘李氏狠狠拽了她一下,她还是忽视了,激动地继续,“父亲,你什么都不用怕,秦王妃怎么威胁你的,你说呀!说出来!”

韩芸汐冷冷看着,视线掠过三姨娘纠扯韩若雪衣角的手,继续不动声色。

除了三姨娘和七姨娘母子,韩家人都围着韩从安,一声声询问,与其说询问,还如说逼问呢。

宜太妃不可思议地直摇头,她也无法相信韩从安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韩从安没理由这么做呀!

且不说韩芸汐是已经外嫁的女儿了,就是韩从安入狱一事,据她了解,也跟韩芸汐脱不了干系,说白了,韩从安之所以入狱都是拜韩芸汐所赐。

韩从安恨韩芸汐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将库房钥匙托付于她,将韩家的未来托付于她?

“母妃,我看这里头一定有隐情。”慕容宛如终于也按耐不住了,难得说出这么直接的话来。

韩芸汐意味深长地朝她看去,唇畔泛起一抹冷笑,似有似无。

慕容宛如心头不由得一怔,顿时很不安,韩芸汐这么对她笑,难不成怀疑什么了?

不!

昨日徐夫人来韩家的事情,她保密得很好,除了徐夫人之外,谁都不会知道她给徐夫人出了什么主意的。

“韩从安,有什么隐情,你尽管说出来,本宫替你做主!”宜太妃亦是非常直接,事情闹成这样,如果还治不了韩芸汐,今日她岂不白来了?

然而,韩从安却认真道,“太妃娘娘,这是韩家的家事,罪臣之所以选择将钥匙暂时交由王妃娘娘保管,自有罪臣的考量……”

这话还未说完,韩玉骐就怒声打断了,“我看你是老糊涂了,有什么考量也都不关韩芸汐的事,她都已经嫁出去了!”

“逆子!”韩从安立马训斥,怒声道,“老夫虽然身处囹圄,但还没死呢,还是韩家的家主,还有权利决定库房钥匙的归属,决定韩家家主的候选人!”

韩玉骐才不管那么多,在他看来,这个父亲已经没用了,正要怒骂,徐夫人急急拉住了,生怕冲动鲁莽的儿子坏了大事。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