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29章 选择,紧张时刻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从安愤怒的瞪了韩玉骐一眼,这才继续又对宜太妃道,“大少爷不学无术,纨绔败家,其他少爷天资愚钝,而且在危难之时弃韩家而逃,七少爷天资聪慧,却尚且年幼,韩家子嗣中尚无可继承家主一位之人,所以,罪臣才决定将库房钥匙暂时交由韩家唯一外嫁的秦王妃代为保管。”

“父亲,还有我呢!我不想嫁人,我就想学韩家医术!”韩若雪急得都快哭了,她的天资是最好的,为什么父亲就从来没有考虑过她呢。

韩玉骐一听父亲骂自己,就又要发怒,徐夫人狠狠掐着了他一把拦住,也连忙道,“老爷,你怎么能这么说玉骐?他可是你的大儿子呀!他年纪还轻,还贪玩,可再过几年就懂事了呀?再说了,你现在不选家主,好歹也得把库房钥匙交由我保管呀!我可是你的夫人呀!”

谁知,韩从安居然聪明地顺着她们的话说下去,当然,他还是看着宜太妃,禀道,“宜太妃,韩家的情形你也瞧见了,正是因为如此,罪民才出此下策,想再考验考验这帮孩子们几年,而把库房钥匙交给秦王妃,也是最公正的。”

一听这话,韩芸汐就乐了,韩从安不愧是老狐狸,真聪明,没把话说死,倒是令人无话反驳。

可谁知,一直不做声的宜太妃却冷笑起来。

“韩从安你好好想一想,你确定你说的是真话?如果秦王妃逼你了,你尽管说出来,本宫今日既然来了必定会替你做主,而韩家日后的发展,本宫也会放在心上的!”

这话一出,韩芸汐的心就狠狠地咯了一大下,宜太妃说这话未免说得太直白了点吧。

宜太妃意味深长地瞥了她一眼,视线又冷冷扫过韩家众人,这才继续又道,“当然,如果秦王妃没有逼你,这一切也都是你心甘情愿的,本宫绝不再插手。但是,本宫要提醒你一点,你韩家人到处喊冤,污蔑秦王妃贪图韩家家产,干涉韩家家事,闹得满城风风雨雨,就算秦王妃不跟你们计较,本宫也绝对不会轻饶的!”

宜太妃说到这里,整个大堂已经安静得掉落一枚针的声音都听得到了。

对于这份寂静,她似乎很满意,气定神闲地喝了一杯茶,又继续开口,“当然,如果让本宫发现你今日有半句假话,本宫连你……都不会放过!”

话音一落,茶盏也放落下来,“铿”得一声响亮,惊醒了在场众人。

宜太妃这话中有示好之意,也有警告之意。

别说韩家众人,就是韩芸汐都听得心惊胆战的!

示好之意,如果韩从安承认自己是被逼的才把库房钥匙交给韩芸汐,那宜太妃就会把韩家的前程记在心上,会为韩家的重振出一把力。

警告之意就再明显不过了,如果韩从安承认自己不是被逼的,那么大闹秦王府大门,诬陷秦王妃的徐氏,可是要完蛋了!

在场大多是聪明人,都听得出来宜太妃意思,尤其是韩从安,他知道,今日宜太妃既然到这里来了,就不管真相如何,必定要揪出韩芸汐的把柄来的。

宜太妃这是要他承认被逼迫,污蔑韩芸汐呢!

他,该如何选择呢?

是呀,韩从安会如何选择呢?

所有人都朝韩从安看过来,徐夫人吓得脸色铁青铁青的,大闹秦王府大门, 闹得满城风风雨雨的正是她呀!

一旦老爷选择了韩芸汐,那么她就完蛋了,彻底地完蛋了!

思及此,徐夫人的双手无法抑制地颤了起来,谁都没出声,她第一个出声,“老爷,你可千万想清楚了再回答呀!”

而此时此刻,韩芸汐看着韩从安,目光也尤其凝重。

不得不说,她心里没底。

她和韩从安的约定,那都是口头的君子之约,没有任何凭证,一旦韩从安污蔑她,她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其实,此时韩从安面对的,不是选择她还是选择徐氏;他面对是选择她,还是选择宜太妃!

宜太妃都把话说得那么白了,会把韩家日后的发展放在心上,韩从安所作的一切,不正是为了韩家的将来吗?

把韩家的将来系在位高权重,神通广大的宜太妃手上,总比系在她一个无权无势的秦王妃手上,来得好吧!

这个时候韩从安为讨好宜太妃,大可反咬她一口的!

怎么办?

“韩从安,你到底是被逼的,还是心甘情愿的?本宫这是问你最后一次了。”宜太妃高高在上的提醒,给韩从安下达最后的通缉。

“老爷!你千万千万想清楚啊!”徐夫人险些哭出来,天晓得她有多害怕。

一贯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的韩玉骐也紧张起来,母亲一旦活罪,他就会跟着完蛋的,他箭步冲到韩从安面前去,单膝跪在他面前,大声道,“父亲,你赶紧回答宜太妃,你是被逼呀!你就是被逼的!”

如果说徐氏母子的紧张是心虚害怕,那么此时韩若雪的紧张则是一种期待。

她从穆琉月那里得知韩芸汐和穆琉月有个追查下毒真凶的赌约,就三日之后,如果输了就要脱了外衣满街跑。

如果能因为韩家的事情,拖住韩芸汐查案的脚步,拖过这三日,那韩芸汐就必输无疑了。

而且,如此一来她和穆琉月的“战友关系”就会更近一步,有穆琉月给她撑腰,再找机会攀上长平公主,她就不必忌惮徐夫人背后的势力了。

于是,她将穆琉月和慕容宛如介绍给了徐氏促成了这场闹剧,当然,这些小心思她娘亲并不知道。

她没有征询娘亲的意见,就冲过去跟韩玉琪一起跪,满腔激动,“父亲,韩家的前程,全都在你手上了!”

宜太妃闲适地欣赏韩家人的紧张,倒没有再催促,似乎对韩从安的选择很有信心。

身旁,慕容宛如也不担心韩从安,而是蹙眉看着徐夫人,眼底闪过一抹抹轻蔑冷笑,徐夫人好歹也是跟韩从安结发那么多年了,难不成还不了解丈夫吗?

宜太妃抛出了这么好的橄榄枝,韩从安怎么还可能选择韩芸汐嘛,他会如何选择,已经是很明显的事情了,还这么紧张做什么呢?

韩从安看着眼前一双儿女,浑浊的老眸垂帘着,看不清楚他眸中的色彩,但是,他迟迟都没有开口。

这一幕,让本就不安的韩芸汐越发的不安了,别说韩从安,换做是她,也一定会选择宜太妃的。

她的麻烦大了。

她暗暗的深呼吸着,而就在这个时候,韩从安终于抬起头来了,见状,所有人的心跳都砰砰砰加速起来,韩从安要回答了吗?

好紧张!

韩芸汐虽然心中有数了,但是,在没有出结果之前,她依旧不想放弃,她朝韩从安投去了一个质问的目光,可谁知道,韩从安立马就避开了,直接朝宜太妃看去。

这……

韩从安这是什么意思?!

韩芸汐不由得倒抽了口凉气,难不成他真的已经下定了决心真要污蔑她吗?

砰砰!砰砰!

韩芸汐的心跳无法抑制地加速起来。

“回太妃娘娘……”韩从安淡淡开了口。

这下子,就连宜太妃和慕容宛如也认真起来,不自觉坐直了身体,她期待着,期待着韩芸汐的罪名成立!

谁知,就在韩从安要说出选择的时候,突然,小逸儿从娘亲身前冷不丁扑了出来,重重摔在韩从安身旁。

“逸儿!”

韩从安一急,连忙转身去扶,然而,他一把将小逸儿抱起来的时候,小逸儿就哭了,“爹爹,芸汐姐姐是好人,芸汐姐姐不会逼你的,对不对?”

小逸儿毕竟还太小了,他不是非常明白宜太妃刚刚说的话,他只知道芸汐姐姐是不会说谎的,他正想开口呢,谁知道一贯软弱的娘亲突然一把将他推了出来。

有娘亲的支持,他就更大胆了,他一定要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爹爹,你不要污蔑芸汐姐姐好不好?”

“大哥欺负我,是芸汐姐姐救我的,芸汐姐姐还派人保护我和娘亲了。”

“爹爹,你不要……”

小逸儿的话触怒了宜太妃,她陡然怒声,“来人,把这孩子拖出去,大堂之上,岂容小儿哭闹?成何体统?”

这下,七姨娘连忙过来把小逸儿抱走,心惊胆战地求,“太妃娘娘息怒,息怒,小孩子不懂事,民妇这就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出声,民妇保证他不会再闹的!”

七姨娘说着,一把抱住小逸儿,一手竟真紧紧捂住了他的嘴,缩着身子,那惶恐胆怯的模样,又可怜又可笑。

对于这种怯弱的妇人,宜太妃是轻蔑到骨子里去了,她冷冷瞥了一眼,挥退侍从,倒也没有再为难。

韩芸汐看着,原本还以为小逸儿或许能帮她一把吧,毕竟韩从安最疼的,最看好的就是这个儿子。

可如今,她看着七姨娘那副可怜虫的样子,她真真是绝望得彻底呀!

可是!

谁都没有料想到,就在小逸儿闭嘴之后,七姨娘居然开了口,“老爷,我和逸儿都相信你不是被逼的。”

这哽咽的声音很小很小,听起来非常胆怯、软弱,可是,却不知道怎么的就透出了一股异常坚定的力量,令人很不可思议,只觉得这像是七姨娘说的,可是,却又不像。

韩芸汐诧异地看了过去,以她对七姨娘的了解,她真不敢相信,七姨娘会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

而众人,也都震惊地看去,都说人微言轻,可是,七姨娘这话却让所有人都莫名地不安起来。

就连宜太妃也不安了,冷声,“够了!韩从安,马上回答本宫的问题!”

“是!”

韩从安的视线从七姨娘母子身上移开,重新回到宜太妃那边,他轻轻地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迟疑,“禀太妃娘娘,草民是……”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