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30章 下场,绝不轻饶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老爷,你想清楚了!”徐夫人实在是紧张,忍不住又一次打断。

而韩芸汐,她选择了闭眼,她最讨厌没有信用的人,最讨厌背叛!哪怕听到徐夫人打断的声音,她都没有睁开眼睛。

谁知,这一回韩从安没有迟疑,非常果断地回答,“草民是心甘情愿的!”

这话一出,全场瞬间寂静了下来,每个人都目瞪口呆着,就像是中了魔咒,瞬间变成了雕像,无法动弹,尤其是徐夫人,就跟千年冰雕一样连呼吸都似乎没有了。

独独就只有七姨娘,胆怯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浅浅淡淡的。

“不!老爷,你不可以这样!你不可以!”

僵硬得最严重的徐夫人第一个缓过神来,扑过来,一个不小心就给摔了,顿是哭天喊地起来,“老爷,你怎么可以说谎?你怎么可以这么偏心,这么狠心!”

“天心夫人都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韩芸汐也已经嫁出去了呀,你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呀?”

“老爷,我委曲求全下嫁于你,偏居侧室这么多年无怨无悔,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老爷,你说话啊!你回答我!

怎么会这样?

韩若雪震惊得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一样,直直摇头,满心的期待,却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穆琉月还在门口等着呢,还等着韩家为她拖住韩芸汐,为三日后的赌约预热呢!如今,她该拿什么跟穆琉月交待呀?

而韩玉骐看着哭天喊地的母亲,渐渐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冷不丁就推了韩从安一把,“父亲,你说谎!你就是被逼的,你就是!”

韩从安被推到在地上,眸光坚定,甚至散发出大义灭亲的残忍来,他爬起来,面对宜太妃,又重复了一次,“宜太妃,我是心甘情愿的,秦王妃并没有逼迫我!韩家的库房钥匙暂由秦王妃代为保管,韩家家主人选,将来也由秦王妃提名,通过考核决定。”

宜太妃震惊得脸色都发白了,自信满满的她怎么都没想到韩从安会拒绝她的示好,而选择韩芸汐。

她不自觉摇着头,迟迟都说不出话来。

谁知,这个时候韩玉骐突然暴躁地怒吼,“我不答应!”说着就抡起一拳头朝韩从安打去。

“住手!”

韩芸汐惊呼,顾不上那么多立马冲下来要拦,可惜距离太远根本来不及。

谁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旁的七姨娘猛地冲过去,拦在了韩从安身前。

“嘭!”

一声巨响,韩玉骐的拳头正正打在七姨娘的后脑勺上,七姨娘只觉得整个大脑剧烈一震,眼前一黑,随即便晕厥在韩从安身上了。

见状,暴躁的韩玉骐才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闯祸了。

“逆子!”

韩从安暴怒,抱着七姨娘,气得怒发冲冠,浑身发颤,小逸儿吓傻了,愣了下才扑过来,嚎啕大哭,“娘!娘!”

韩芸汐正好赶到,狠狠地一把揪住韩玉骐的手,将他甩到一旁去,怒意滔天,“来人,把韩玉骐给本王妃绑了!”

见秦王妃怒成这样,大理寺的衙役哪里还敢怠慢,哪里还顾得上请示宜太妃?

两个衙役立马上前拿人,韩玉骐吓傻了,都忘了反抗,很快就被五花大绑起来。

韩芸汐焦急地给七姨娘检查伤势,只见七姨娘已经完全昏迷,一点儿意识都没有,整个后脑勺都肿了,韩芸汐是毒医,这种伤她不熟悉呀!

而韩从安也吓懵了,都忘了自己就是大夫,是神医,看着昏迷的七姨娘,满脸心疼,满脸惶恐,一时间不知所措。

“来人,快,把七姨娘搀下去,找大夫!快!”韩芸汐大喊。

几个仆从连忙过来帮忙,将七姨娘抬出去,小逸儿哭着喊着,追在后面跑。

韩芸汐特想跟去,只是,大堂里的事情还没完呢!

徐氏这对可恶的母子,她今日不好好收拾他们,她就不信韩了!

一切发生得太过于突然,徐夫人看得心惊肉跳,直到七姨娘被带出去,韩玉骐被五花大绑,押跪在地的时候,她才缓过劲来。

她连忙下跪哀求,“太妃娘娘,饶命啊!饶命啊!玉骐不过是年少不懂事,性格鲁莽,万万,没有做歹行凶之心呀!你们放过他这一回吧!”

宜太妃还没从韩从安的选择中缓过劲来呢,又被韩玉骐这一举动惊吓到,此时,脸色惨白惨白的,看着大堂下众人,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乱了!乱了!

原本胜券在握的事情,如今已经完全脱离了她的掌控,她的脑海一片混乱。

“徐氏,你还好意思求情?”

韩芸汐冷声反问,实在是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韩玉琪年已二八,并非三岁小儿,公然在大堂之上行凶,藐视太妃娘娘,无视本王妃,此为不敬、胆大包天;对父出手,伤及姨娘,此为不孝、大逆不道!这种不敬不孝的畜生,留着何用?”

面对韩芸汐的质问,徐夫人吓得更急了,一下子眼泪就流出来。

她知道此时此刻求韩芸汐根本没用,又见宜太妃没反应,她立马朝慕容宛如投去求救的目光。

慕容宛如啊慕容宛如,是你说好了,这件事万无一失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你答应我的,宜太妃一定会站在我这一边的。

你倒是帮忙说个好话呀!

无奈,慕容宛如和宜太妃一样,都还没有从韩从安的打击中缓过来呢,又被韩玉骐一吓,都没注意到徐夫人那么明显的暗示。

“欧阳大人,你说,韩玉骐如此大逆不道,按律该如何处置?”韩芸汐质问道。

被吓得不轻的欧阳大人连忙站起来,看了看宜太妃,又看了看徐夫人,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说啊!”韩芸汐怒声,很凶。

欧阳大人吓了一跳,哪敢再耽搁,连忙回答,公堂上公然行凶,按律当……当……当判刑三年!”

“不!”

韩玉骐突然如野兽般咆哮,疯了一样挣扎,幸好衙役将他死死地压住。

这一吼,还有些发懵的宜太妃下意识就后退。

她从来还没面对过这么激烈恐怖的场面,她真的被吓到了,才不管韩玉骐是谁,她连忙出声,“来人!快!快把他拉出去!关……关到天牢里去!太可怕了,太目无王法了!”

太妃娘娘一开口,衙役就拖着人往外走,徐夫人却扑上来,拦住了,“太妃娘娘,饶命啊!饶命啊!太妃娘娘,求求你……”

“徐氏,你有什么资格求太妃娘娘?”韩芸汐厉声打断,质问道。

徐夫人一愣,却也不敢回答韩芸汐,只一味继续求宜太妃,“太妃娘娘,开恩啊!开恩啊!玉骐他不过是……”

谁知,韩芸汐却又一次无情打断,“徐氏,你污蔑本王妃,大闹秦王府,败坏秦王府名声,你可知罪?”

这个徐夫人,不提醒,她还真忘了自己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呢?

这话一出,激动的徐夫人突然间就冷静了下来,她果然忘了自己的处境。

她的罪可比韩玉骐大多了,她缓缓转头朝韩芸汐看来,迎上韩芸汐那狠绝的目光,立马双腿一软,跌坐下去,而衙役立马将韩玉骐押出去。

“母亲,救我!救我!”

“母亲,找外公救我,我不是故意的!母亲!”

……

一室寂静,韩玉骐可笑的求救声是那样明显,那样充满讽刺意味。

他的外公,吏部尚书若是知晓了今日发生的事情,自保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救他们?

韩玉骐犯的罪,自己承担便好。

徐夫人犯的罪,那就可大可小了,搞不好,吏部尚书都会被拖累。

随着韩玉骐求救声的远处,偌大的大堂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徐夫人跪坐在地上,不甘心的韩若雪早就被三姨娘李氏拉着,退得远远的,不敢再乱出声,而韩从安,心灰意冷地跪着,始终低着头。

一切终于平静了下来了,恰恰是一这份平静意识着更大的暴风雨来临。

韩芸汐深吸一口气,回到宜太妃身旁的位置,整理下衣裳,端正地坐下。

只要韩从安没有污蔑她,站在她这一边,她就什么都不怕!

她看向宜太妃,一字一字,认真说,“母妃,真相已经大白,如何发落徐氏,请你做主。”

宜太妃定了定神,半晌才缓缓转头朝韩芸汐看过去。

她知道,自己又输了!

韩芸汐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丫头片子,没有任何后台,没有任何倚仗,怎么就那么难对付呢?

韩从安凭什么把韩家的将来交付在韩芸汐手上,而拒绝了她的好意?

难不成,真的是她小看了韩芸汐吗?

宜太妃的心,第一次有了动摇,只是,正要开口,慕容宛如却连忙道,“母妃,我看这件事是误会了!误会了才会变成这样的呀!”

这个时候,即便徐夫人不提醒,慕容宛如也该开口了,这件事说白了是她一手策划出来的,徐夫人不过是给她一个机会罢了。

如果她不做点什么,就徐夫人的性子,极有可能会破罐子破摔的呀,到时候把她捅出来,她就完蛋了!

“被污蔑的不是宛如妹妹,宛如妹妹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韩芸汐冷笑地反问。

慕容宛如立马大急,起身来,“嫂子,你别这么说呀,我怎么会有那个意思,我也是为了你们韩家考虑不是?你们毕竟是一家人。”

啧啧啧!

韩芸汐在心下感慨,这个慕容宛如简直就是把白莲花的精髓都表现出来了。

然而,韩芸汐从来就不是笨嘴笨舌的人,她懒懒反问回去,“宛如妹妹这么说,秦王府的事情就不算是我的家事了?宛如妹妹就没把我当作一家人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