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31章 幕后,就差一步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我……嫂子,我不是这个意思,韩家是你娘家,你……”

慕容宛如正要解释,韩芸汐却不给机会,继续道,“宛如妹妹说得也没错,韩家是我娘家,这些事情也算是我娘家的事情,可是,秦王府是我夫家,我怎么能偏袒娘家,损了夫家呢?宛如妹妹,你说是吧?”

慕容宛如连忙点头,“这是当然,只是……”

韩芸汐又打断,“我都不打算袒护娘家了,宛如妹妹就不必给我面子替我娘家求情了?”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的脸色就绿了!

她还想假惺惺地送好心,说她是为了韩芸汐着想,才替她娘家求情呢!

谁知道,她的话还未说出口,韩芸汐就拒绝了。

慕容宛如往下面瞥了一眼去,只见徐夫人一动不动瘫坐着,也不知道是傻了,还是在听她们说话呢。

这个徐夫人,真是麻烦!

慕容宛如正不知所措,韩芸汐却又继续,“当然啦,如果宛如妹妹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是看在某些人的面子上为韩家求情的,我也就不拦着你了。”

“我没有!”慕容宛如一着急,脱口而出。

宜太妃不是笨蛋,不用多想都听出了端倪,她蹙眉朝慕容宛如看过去,慕容宛如心头大惊,坐回去,哪里敢再劝,连忙解释,“既然嫂子如此公正不偏,我也就不多说了,如何处置,还是听凭母妃发落吧。”

宜太妃对慕容宛如那是完全的信任,所以她也没多想,一手放在桌上,一手拧着眉头。

谁知,这时候,徐夫人的目光突然亮起来,雪亮雪亮的,好似能穿过人的眼睛看到人心里去,而此时此刻,她看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慕容宛如!

见状,心虚的慕容宛如的心跳都漏了一大拍,浑身的毛孔都束了起来,这个徐氏,她什么意思?她想做什么?

这一幕,韩芸汐全都看在眼中,今日,她势必要一箭三雕,不仅仅要向整个帝都老百姓证明,她没有觊觎韩家家产的心,还要为小逸儿除掉徐氏母子,当然,更重要的是,她要揪出教唆徐夫人闹事的幕后真凶来!

慕容宛如,这一回,你终于落在本王妃手里了!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狡黠,问道,“宛如妹妹,我看母妃烦恼着,要不你帮母妃出个主意,看看该怎么严惩徐夫人,以儆效尤?”

严惩徐夫人,以儆效尤?

慕容宛如无法帮徐夫人说情,已经够让她心虚的了,如今韩芸汐居然抛来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是将她往火坑里推的节奏呀!

只见徐夫人那凌厉的目光宛如刀刃一样程亮程亮的,慕容宛如都不敢直视,顾不上那么多连忙又劝,“嫂子,母妃是信佛之人,向来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看这事终究是你娘家的事情,又是误会,要不……”

“宛如妹妹,我不是说了不必给我面子的。”韩芸汐好心提醒。

“嫂子,我知道你是公正之人,也知道你的心在咱们府上,不好替娘家人求饶,不如这样,今日这事情……”

慕容宛如还未说完呢,韩芸汐就笑了,“宛如妹妹这么向着韩家,怎么对得起母妃呢?徐夫人污蔑我不打紧,可是,她怎么能在秦王府大门口闹腾呢?这闹得满城风雨的,不知道还以为母妃怎么了……”

韩芸汐说着,故作思索状,又道,“之前外头那些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外头那帮人都怀疑有人收买了大理寺,贪图韩家的家产呢!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收买大理寺呀,他们分明是怀疑到母妃头上了。还说什么韩家库房里的药材,那可是真正让人稀罕的东西。”

这话一出,一直拧着眉头的宜太妃就立马抬起头,朝韩芸汐射来一道凌厉的目光。

然而,韩芸汐并不畏惧,又道,“母妃,现在真相大白了,你不必给臣妾面子,徐夫人罪大恶极,必要严惩,以儆效尤,否则,外头的流传也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呢。”

宜太妃今日没能揪住韩芸汐的,憋了一肚子的火,各种不甘心,但是,不得不承认,韩芸汐说的话很有道理,也正是她方才至今,一直在琢磨的。

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怎样才能将这场残局收拾好,收拾得漂亮,不留把柄呢?

放过韩芸汐,那是情非得已的;至于徐夫人,其实不用韩芸汐说,她都绝对不会轻饶!

她琢磨着是该如何处理此事,才能既挽回自己的面子,也让等在大理寺门口的那帮老百姓信服。

要知道,那帮老百姓都和她之前一样,坚信韩芸汐想霸占韩家财产呢。

如果不想好如何处理,冒然就把对质审问的结论丢出去,虽然事情结束了,但是,总是难以说服外人的呀。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秦王府的人在大理寺里如何严刑逼迫韩家人了。

宜太妃毕竟是掌事多年的上位者,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得冷静下来,考虑到方方面面。

宜太妃看了韩芸汐许久,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直接回答韩芸汐,无疑是向韩芸汐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她太讨厌这种感觉了。

她朝欧阳大人看去,淡淡道“欧阳大人,如今真相大白了,徐夫人污蔑秦王妃,侮辱秦王府名誉,这个两项罪名,该如何判决?”

一时间,众人都朝欧阳大人看去,就连大堂下的徐夫人,也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

站在一旁的韩若雪满手心全都是虚汗,事到如今,她也知道事情定型了,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一旦出去外面澄清,穆琉月看到了还不得扫兴至极?

不行,她得好好想想待会该怎么说好话。

“你怎么了,手里那么多汗?”李氏低声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生气,爹爹真不应该。”

韩若雪连忙回答,她不敢告诉娘亲穆琉月在外头,更不敢说韩芸汐和穆琉月的赌约,之前送茶叶之后,娘亲就告诉过她,别再跟穆琉月往来的了,毕竟韩芸汐和穆琉月的关系不好,她怎么说也是韩芸汐的妹妹,要避讳。

一室中,就属徐夫人最沉默,这让慕容宛如禁不住毛骨悚然起来,她只觉得徐夫人像是在等待,等待一个结果,然后大爆发跟她同归于尽。

慕容宛如握紧了拳头,后背全都是冷汗,她该怎么办?她还能做些什么阻止徐夫人吗?

欧阳大人也不敢看徐夫人,别过头去,为难地说出来,“按律法……当斩!”

这话一出,一直跪着的徐夫人冷不丁就站了起来。

见状,慕容宛如浑身一个激灵,再也忍不住了,起身惊呼,“徐夫人,你想做什么?”

“二姨娘,散布谣言还罪不至死,没想到你不仅仅散布谣言,还闹到秦王府大门口去,煽动百姓,你是老糊涂了吗?居然干出这种事情来!”韩芸汐冷冷说道。

这话听着像是训斥,然而却是在提醒徐夫人,散布谣言罪不至死,她是被人怂恿利用了,才落得今日这种下场的!

狗急了还会跳墙,何况是人呢?

儿子已经被叛监禁三年,自己又是死罪,韩家的家主一位也无望了,徐夫人已经到了破罐子破摔的地步了。

当一个人处于破罐子破摔的境地,她还会顾及什么吗?她此时就像是落水的人,抓住谁都会往下拉的!

韩芸汐话音一落,徐夫人冷冷地看着慕容宛如,突然上前去。

慕容宛如吓坏了,箭步冲下来拦在徐夫人面前,一副要保护宜太妃的架势,怒声,“你要做什么,你放肆,惊扰了太妃娘娘,你就罪不可恕了!”

徐夫人后退了一步,让自己将慕容宛如的嘴脸看得更清楚,她渐渐冷笑了起来,唇畔噙满了讥讽。

这个慕容宛如当初可是跟她保证过了,即便宜太妃发怒,也有办法摆平,要不她怎么会不知道闹秦王府如同闹皇宫,那是死罪呀!

慕容宛如背对着宜太妃,一脸难掩的慌忙,她计划得好好的,一旦扳倒了韩芸汐,母妃的心情就会大好,到时候她再劝上几句,徐夫人也有功劳必定会没事的!她哪里会想到韩芸汐能逆转全局,能得到韩从安的支持!

“宛如,你赶紧过来,来人啊,把徐夫人给我拿下!”宜太妃急了,担忧慕容宛如的安全。

韩芸汐在一旁冷眼看着,就等着慕容宛如乖乖坐回来,等着徐夫人把一切都捅出来。

可是,谁知道,就在衙役上前的时候,徐夫人却突然逼近慕容宛如,死死揪住她的手臂,正要怒骂,谁知慕容宛如却低声,“徐氏,你别忘了你还有父亲!你要敢把我捅出来,无凭无据的,我母妃绝对不会相信你,而且,我保证你徐氏一门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话一出,徐夫人就怔住了,是呀,她还有父亲,还有娘家的兄弟姐妹们,无凭无据的,万一宜太妃不相信她,慕容宛如又记仇了,那徐家将来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徐夫人双手一僵,立马就松了,慕容宛如逃一样退回来,吓得脸色煞白煞白的,连连拍了好几下心口,大口呼吸。

外人都以为她是被徐夫人吓着了,其实,她是庆幸着及时找到机会警告徐夫人,否则,她今日真真不知道如何收场了。

虽然无凭无据的,但是,母妃心里一定会有想法的,要知道,这一回她是拿着母妃的声誉做赌注呀!

就单单这一点母妃就一定不会饶过她了,她再怎么说终究也只是个养女。

见衙役将徐夫人押住,宜太妃才松了一口气,站起来连忙冲慕容宛如招手,“宛如,过来,快!让母妃瞧瞧,伤着没有?吓着没有?”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