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32章 高调,为她正名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慕容宛如本就惊恐,再特意夸张一下子,让人看得就更真了,病弱惊恐的样子让谁见了都会心生保护欲。

她急急走到宜太妃身旁去,泪眼楚楚,“母妃,我没想到她真……她太放肆了!吓死我了!”

说着,她就低低地抽泣了起来,宜太妃拉着她的手臂察看,见只是抓痕,没有大伤,这才放心的,将她揽入怀中在自己身旁坐,“没事了没事了,不怕!”

此时,韩芸汐可顾不上看慕容宛如做戏,她蹙眉朝徐夫人看去,只见徐夫人双眸无神,一脸绝望。

这……这是怎么回事?

徐夫人刚刚明明就要爆发了,怎么突然就蔫了呢?刚刚那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定是慕容宛如动了什么手脚的,否则以徐夫人的性子,绝对不可能轻易就这样算了的!

韩芸汐猛地转头朝慕容宛如看去,只见慕容宛如就像个吓坏了的孩子一样,可怜兮兮地窝在宜太妃怀中。

显然,慕容宛如已经不把徐夫人放在心上,她靠在宜太妃肩上微微闭眼。

韩芸汐看得怒火顿生,不由得握紧了双拳,她不清楚慕容宛如刚刚做了什么,就徐夫人这种反应看来,想必是被慕容宛如吃得死死的了。

可恶……徐夫人没戏了!

这一回又被慕容宛如逃过了一劫。

韩芸汐好不甘心,可是无凭无据的,徐夫人不指认,她就没办法揭穿慕容宛如,真是心塞!

这朵恶心的白莲花,她一定要想办法将她尽早嫁出去,否则,留在府上必会夜长梦多的。

徐夫人的行为无疑更加惹恼了宜太妃,她怒声,“来人,把这个贱妇押下去,年后问斩!”

欧阳大人那五官都簇成一团了,但是,面对宜太妃的盛怒,也不敢多劝,立马令人押下去。

徐夫人倒是没有反抗,也没有再多看慕容宛如和韩芸汐,反倒是看向跪坐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韩从安。

那目光就像是淬了毒一样,怨恨毒辣!

是呀,她真正该怨该恨的,不是别人,而是韩从安,是韩从安的选择导致这一切的!

然而,可悲的是,韩从安并没有看她,甚至都不知道她此时正怨恨地看着自己。

一日夫妻百日恩,韩从安的心情异常沉重,但是,他终究不后悔。

其实,即便没有小逸儿和七姨娘,他一样会选择韩芸汐,他看得出来宜太妃对他示好,无疑是要对付韩芸汐,一旦除掉韩芸汐,韩家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宜太妃怎么还可能瞧得起韩家,会扶持韩家呢?

而韩芸汐,才是真正能重振韩家之人,尘不染玉,韩芸汐的医术精湛,潜力惊人。

他相信,只要韩芸汐的心在韩家,愿意扶持新家主,就一定能让韩家在医学界重新占据一席之地。

何况,韩芸汐的生母天心夫人,韩芸汐神秘的生父,极有可能都是医学界大有来头的人物,将来韩家如果能通过韩芸汐攀上关系,那就更不得了了。

为了韩家的将来,韩从安可以牺牲一切……

徐夫人离开之后,慕容宛如才缓缓从宜太妃怀中起身,低声道,“母妃,宛如给你丢脸了。”

“说的什么话呢?你有护着母妃的心,就是最勇敢的!”宜太妃很认真,她不是眼拙之人,或许是因为太相信慕容宛如了,才看不透吧。

慕容宛如一脸谦虚,道,“母妃,真相大白了,也该还嫂子一个清白了吧,更应该还母妃一个清白,平白无故的招惹上这种骂名,真是晦气呀!”

啧啧啧!

慕容宛如这个白莲婊现在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韩芸汐真心气不过,冷嘲热讽地问,“怎么,宛如妹妹现在不为韩家求情了吗?知道体谅我和母妃了呀?”

“嫂子,我原本是看你面子,没想到那徐氏那么放肆,我怎么还能为她求情?”慕容宛如立马反问,那气呼呼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对徐夫人有多失望呢。

宜太妃之前一直拧着眉头,没怎么认真听韩芸汐和慕容宛如的对话,这个时候认真听了几句,倒也多少听出了点不对劲。

她眨了眨眼,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宛如妹妹别这么激动嘛,我也就随口问问,哎呀,这徐氏确实也真够大胆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给了她如此包天之胆,居然敢到王府门口来闹腾,这个时候,她应该很后悔吧?”韩芸汐说得特不经意。

虽然知道没什么用,但是,好歹也算是提醒提醒宜太妃,让她回去好好琢磨琢磨这里头的怪异才是呀。

果然,宜太妃并非吃素的,冷冷道,“呵呵,本宫也好奇着,这胆子确实大。”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抿了抿唇,又一次暗自庆幸自己没被捅出来,她连忙岔口话题,“母妃,外头还有老百姓等着呢,这事得给个交待了呀。”

宜太妃方才琢磨那么久,也琢磨好了,她朝韩从安看去,冷冷道,“韩从安,这件事因你韩家而起,既然你选择了秦王妃,是不是该出去给那帮刁民一个交待呢?要不,这韩家库房钥匙秦王妃也管不起。”

其实,不用宜太妃要求,韩从安也想这么做。

他早就料到韩芸汐接受库房钥匙会引起不少误会,惹来不少闲话,本就想找个机会提醒韩芸汐了,现在也好,趁着这个机会,让韩芸汐名正言顺掌管库房钥匙,免得日后插手韩家的事情再遇到什么麻烦。

“是!草民遵命。”

韩从安正起身,这时候,三姨娘李氏拉着韩若雪走过来,哀婉地唤了一声,“老爷……”

韩芸汐看去,心下暗笑,李明媚啊李明媚,你够能忍的,等到现在才出声,虽然性子恬淡不争,可是,这个时候出声,未免太晚了,反倒更显得刻意。等着吧,你的嘴脸很快就会被揭露了!

韩从安看过去,轻叹一声,“明媚,这件事……”

韩从安话还未说完,李氏便连忙欠身:“一切都听老爷的,库房钥匙交给王妃娘娘,总比落在那些叔公手里好,妾身明白的。”

韩从安当年纳这位三姨娘,一来是因为三姨娘喜读医书,和他能谈得来,二来也是因为三姨娘这不软弱,却又与世无争的性子。

母亲很恬静,韩若雪却一脸惨白惨白的,都不怎么愿意出门。

“欧阳大人,摆驾!”

宜太妃慵懒懒起身来的,看都没多看韩从安他们一眼,从一旁走过,韩芸汐走在最后,她朝韩从安投去了感激的目光,才匆匆跟上宜太妃。

过了那么久,围在大理寺门口的人依旧不少,此时,还在议论纷纷呢,能等这么久的,大多也都是些好事之徒,喜欢背后议论别人的人。

当然,穆琉月也没有走,她满心期待着韩芸汐被五花大绑出来的那一刻。

一见慕容宛如搀着宜太妃出来,全场立马就安静了。

而一看到韩芸汐独自一人走出来时,众人就都震惊了,穆琉月那明亮的大眼睛立马眯起来,写满了狐疑,韩芸汐怎么可能还好好的呢?

一时间,全场各种猜忌,就秦王妃这样子看来,似乎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呀!结果到底怎么样?

当三姨娘搀着韩从安走出来时,全场便一片哗然,穆琉月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心知大事不好。

“徐夫人呢?”

“韩神医怎么亲自出来了?”

“天啊,我还以为永远都见不到韩神医了呢?”

“七姨娘呢?还有那位小少爷呢?”

“到底怎么回事呀?这是想做什么?”

……

听着一片哗然,宜太妃也听不清楚这帮刁民到底在讨论些什么,但是听得出来他们都在质疑,宜太妃虽然保持着端庄得体的表情,但是,心下厌烦极了。

这就是一帮没有教养的低俗刁民!

如果不是怕影响到她的名誉,她才不会站在这里成为这帮人观摩议论的对象呢!她早就一声令下,把这帮人全都治罪了,统统关牢房里去。

要知道,她可是天宁国最尊贵的太妃,唯一的太妃,更是最尊贵的秦王的母妃,唯一一位皇叔的母妃呀!普通人要见她哪里那么容易呀?

宜太妃简直是一刻都不想多待,她不悦地朝欧阳大人使了个眼色,欧阳大人立马上前,一抬手,众人便都安静了下来。

“诸位,经审讯,秦王妃觊觎韩家家产,抢夺韩家库房钥匙一案,纯属虚构、诬陷!徐夫人散布谣言,恶意诬陷清白,聚众大闹王府,不仅仅损害了秦王妃的名誉,也损害了宜太妃的名誉,按我天宁律法,已被判死刑,节后问斩……”

欧阳大人的话说到这里,全场顿时全安静了下来,寂静得连大家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天啊!

怎么会这样!

徐夫人居然是诬陷秦王妃的,被判了死罪?

一时间,徐夫人带来的那几个老妇人,还有那些声援过徐夫人的人,全都惶恐起来,吓得腿都软了,呼吸都屏住了,生怕自己被发现,被牵连其中。

当然,说大家不质疑是不可能的,只是,这个时候谁还敢公然提出质疑呀!

宜太妃看着安静的众人,又一个冰冷的眼神使过去,欧阳大人连忙暗中推了韩从安一把。

韩从安深吸了一口气,站出来,大声道,“诸位,韩家库房钥匙是韩某人心甘情愿,亲自交给秦王妃,恳请其代为保管。将来协助家族长辈,共同选举家主,秦王妃贪图韩家家产一事,纯属子虚乌有,望今日诸位不要再妄自非议我韩家家务事,更告诫某些有心人士,莫要挑拨秦王妃和我韩家的关系!”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