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38章 被打击到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看着侍卫远去的背影,在场众人都还沉浸在方才的紧张和激烈之中,心情迟迟无法平静,也还有些意犹未尽,感觉似乎少了什么。

“殿下,咱们赶紧送母妃回去,母妃你身上还有毒呢,得找大夫瞧瞧!”慕容宛如很焦急。

只是,这话却让韩芸汐难堪了,明明她就是毒医,慕容宛如把她当空气了吗?

谁知道,宜太妃竟也点了头,“非夜,咱们回去吧,赶紧给母妃找个厉害点的毒医,母妃喉咙好难受。”

龙非夜没回答,搀着宜太妃就要走,韩芸汐冷冷看着,她并不介意宜太妃和慕容宛如,只是,看着龙非夜的背影,只觉得自己就是彻头彻尾的外人,一抹难以名状的失落感偷偷泛上心头。

好吧,他们一直都是一家人,她是外来者。

李氏下毒的时候,她的解毒系统并没有提醒,要么李氏忽悠人的,要么就是下的毒真是的独门密毒。如果是独门密毒,韩芸汐倒要瞧瞧宜太妃能在帝都找到什么厉害的毒医来解毒。

宜太妃,慕容宛如,韩家的事情和赌约一事,你们可没少对我落井下石,你们最好别有求我的一日!

就在韩芸汐眯眼目送他们的时候,谁知,龙非夜突然转头看来,冷冷问,“韩芸汐,你还不走?”

韩芸汐心跳一咯噔,这句话好熟悉呀!

明明他就只对她说过一次,入宫里给太后请安的时候说过一次,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偏偏就觉得熟悉得不得了,有种没有被抛弃的感觉。

韩芸汐愣了一下,突然就笑了,“殿下,臣妾还有赌约没处理呢,暂时走不了。”

这话一出,一直痴愣愣看着龙非夜的穆琉月突然惊醒,猛地朝韩芸汐看来。

赌约!

对呀,还有赌约!

而意犹未尽的众人也终于想起来了,还有赌约,刚刚都被李氏吓坏了,都忽略了这件事,怪不得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韩芸汐承认自己很坏,穆琉月,一报还一报,你对我不仁就休怪我对你不义!

生怕龙非夜走了,韩芸汐连忙补充,“殿下,琉月小姐和臣妾打赌,她输了得兑现赌约。”

“殿下,回去吧,母妃的身体要紧。”慕容宛如低声劝,毕竟在这件事上她和穆琉月是盟友。

然而,龙非夜却似乎没听到她说的话,低声吩咐楚西风把宜太妃送回去,自己转身走了过去。

慕容宛如纳闷着,殿下一般不喜欢凑这种热闹的,今日怎么有兴趣了?

不过,看着穆琉月,她也爱莫能助,只能和宜太妃先走。

见龙非夜走来,穆琉月一颗心渐渐地往下沉,整个人都不好了!

曾经,多么希望见到这个男人,哪怕多一秒也好,可是如今,她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打什么赌?”龙非夜淡淡问,终于正眼朝穆琉月看去。

这话一出,一旁的穆清武一把拍住脑门,知道妹妹要完蛋,秦王殿下早就说过对这个赌约感兴趣了,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穆琉月的脑袋低得不能再低,脸上火辣辣,像是有火在烧。

能得秦王殿下关注,一直都是她梦寐以求的,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她都精心保养,打扮。多年来严格要求自己,只希望秦王殿下正眼看自己的时候,能留下好印象,能记住她。

可是……可是,如今却是她最狼狈,最糗的时候。

她不仅仅愚蠢到被凶手利用,而且还笨到和韩芸汐打这种赌,这……让她呕血身亡算了吧!

她怎么就这么窝囊,这么愚蠢,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天啊,秦王殿下会怎么看她,怎么想她呀?

“赌臣妾能不能在一个月里揪出下毒真凶,距离一月之期还有三日,臣妾赢了。”韩芸汐笑得特得瑟。

好不容易才赢,她当然要笑得痛快些。

穆琉月听着,双手在袖中都握成了拳头,她在心里暗骂,“韩芸汐,你这个贱人!”

谁知,韩芸汐还是乐着,又笑道,“殿下,如果输的人,就要脱了外衣在玄武大街上跑一圈。”

呜呜……

穆琉月终于忍不住了,伸手扯了扯穆清武的衣袖求救。“哥……”

穆清武的眉头都锁成了“川”字,虽然他在查案的时候并不偏袒自己的妹妹,非常公正,然而,面对这样的赌约,他终究还是犹豫了。

脱了外衣跑街这事情实在是太过了,这一脱一跑,名节就全丢了呀,琉月如果真这么做了,她还怎么做人?还怎么立足于帝都交际圈,还怎么嫁出去呀?

而且,就连大将军府的颜面也都会被她丢光了的。

穆清武犹豫了片刻,认真开了口,“王妃娘娘,殿下,琉月年纪还小不懂事,此事事关女儿家的名节,关系到她一辈子,还望网开一面,饶了她这一回。”

韩芸汐就知道穆清武会求情,她冷冷看着穆琉月那紧紧揪住穆清武衣角的小手,唇畔泛起了一抹不屑。

有些人,骨气得很,有些人能屈能伸。

如果穆琉月勇敢一些,担当一些,倔强地履行承诺,她其实也会网开一面的;如果穆琉月不依赖穆清武,而是自己求她,她或许也会心软的,可是这丫头没骨气履行承诺,却也屈不了,放不下身段求她。

这样的丫头,真不知道平素骄傲些什么呢。

这场赌约,韩芸汐赢得漂亮,却并不容易,因为穆清武说情而轻易饶了穆琉月,她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要知道,今日如果不是她赢了,连个帮她求情的人都不会有,她的下场必定比穆琉月还惨。

穆琉月敢把场子整这么大,就必须付出代价!

“赌约便是赌约,岂能当儿戏?”韩芸汐无情地反问。

哥哥都求了,她还想怎样呀!穆琉月气急了,正要反驳,却被穆清武压住手,穆清武咬了咬牙,道,“王妃娘娘……”

谁知,话刚开个头,韩芸汐就打断了,质问道,“少将军,难不成你们将军府的人,就这样言而无信吗?”

穆清武如此耿直的人,怎么受得了这种质问,他真想坦荡荡回答韩芸汐,“不是”,如果是他自己,不管赌约是什么,不管后果是什么,他也一定会履行到底的,可是,这是妹妹的事情,为了妹妹的命运,他只能忍住。

迟疑了片刻,他豁出去了,忽视了韩芸汐,看向龙非夜,“秦王殿下,琉月还是黄花大闺女,万万不可呀!微臣求殿下三思!”

穆琉月一听这话,心头微微一喜,她知道哥哥这是用将军府的面子来求秦王的,怎么说她将军府在朝中的地位也不容小视,至少比起其他人,秦王应该会多给点面子的。

终于看到了点希望,她也不那么慌了,有了点小期待,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在秦王诸多爱慕者中,算是最有机会得到秦王另眼相看的。

龙非夜若有所思地看了穆清武一眼,淡淡道,“脱了外衣跑街?这是谁提出来的?”

一听这话,穆琉月就大喜了,天啊,秦王殿下这么问,一定是有戏了吧?要不,以他的性子应该会马上回绝的。

穆琉月像是获得了新生一样,连忙抬头,满脸春风,“殿下,是王妃娘娘提出来的,不是我!”

谁知,龙非夜却不屑的瞥了她一眼,冷冷反问,“那愿赌服输,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

这瞬间,穆琉月立马跌坐在脚后跟上,浑身像是被抽干了气一样,软了,瘫了,眼泪无法控制一下子就全涌了出来。

秦王殿下居然……居然这样不屑她,居然这样不给将军府留情面。

愿赌服输,他这是要她履行承诺脱了衣服满街跑吗?他这是要眼睁睁看她清白毁掉吗?

原来,她在他眼中,根本就不足一提,可有可无;原来她最引以为豪的出身,将军府,在他眼中也微不足道。

“呜呜……”

终于,穆琉月哭出了声,所有的幻想,所有的希望全都被击碎。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暗恋了多年的男人视如草芥来得可悲的呢?

这样的打击,她怎么都承受不住!

“不!我不要!不要!”她哭着喊着,疯狂着拽着穆清武的衣服。

然而,龙非夜却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琉月小姐,当着秦王殿下的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可别耍赖呀,还有三日,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韩芸汐愉快地留下这句话,连忙转身去追龙非夜,留穆琉月在背后哭天喊地……

别说,龙非夜真心无情啊,把人伤得那么深,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径自离开。

韩芸汐忍不住想,是不是所有喜欢上他的人,都会被他的冰冷无情所伤呢?

好不容易追上了,韩芸汐乖乖地走在他身旁,正想开口道谢,然而,龙非夜却淡淡道,“你还不回去?”

呃……韩芸汐这才发现这是背离秦王府的方向。

“你……不回去吗?”韩芸汐没头没脑就这么一问。

谁知,龙非夜驻足看了她一眼,一声不吭,身影一闪就给不见了。

这家伙!

好吧,他去哪里,怎么可能跟她交待呢?想必他要去孤苑审韩若雪和处理李氏的尸体吧?

韩芸汐回头看了一眼还没有散去的人群,这才想起七姨娘和小逸儿来,她连忙往大理寺后门跑去,七姨娘呀,你可千万别有事呀,如今韩家两房都没了,就剩下你和小逸儿了!

幸好七姨娘的伤势并不严重,只是轻微的脑震荡。

韩芸汐亲自送七姨娘和小逸儿回韩家,处理了韩家一些事情,一宿没睡,正打算休息呢,秦王府就来人了,说慕容宛如急着找她回去。

这个时间点上慕容宛如急着找,那必然是宜太妃真中毒了,而且毒医解不了。

韩芸汐乐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