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39章 求人,玩你一把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虽然李氏不是个好东西,但是韩芸汐还是很佩服她的毒术,她下的毒,岂是一般人随便能解的。

也不知道宜太妃和慕容宛如脑袋里是哪根筋搭错了,明明知道李氏下毒能耐那么好,居然还放着她这么一尊大佛不拜,找什么毒医?

“这天还没亮呢,宛如小姐找我做什么?”韩芸汐明知故问。

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随便打发个婢女来找,连什么事情都不说,这算什么?

这婢女翠萍是慕容宛如的心腹,当然知道什么事情,只是,宛如小姐只交待她来找人回去,其他的什么都没说,她也不好擅自主张呀。

“禀王妃娘娘,奴婢不清楚,只是,宛如小姐很急,必定是大事,耽误不得,轿子就在外头侯着,咱们赶紧走吧。”翠萍很聪明。

韩芸汐却笑了笑,“她能有什么大事,你回去告诉她,我这里一堆急事要处理抽不开身,晚点再过去。”

一听这话,翠萍就急了,“王妃娘娘,小姐一定是有急事的,还是先回府吧。”

宛如小姐当然没有什么大事,有大事的是宜太妃呀,昨夜太妃娘娘一回府就咳个不停,找了不下十个毒医,全都没查出什么毒来,也找几个太医,却都一口咬定咳嗽是中毒引起的,急得太妃娘娘都快杀人了。

太妃娘娘是最害怕生病的人,平素一个小风寒就能让她脾气暴涨,何况是这么严重的事情?

所有毒医太医全都被骂得狗血淋头,跪了一地,就连宛如小姐也不能幸免。

这不,宛如小姐也抗不住,只能拉下脸来找王妃娘娘回去。

“成成成,你先回去,我把手上的事情处理完了,随后就到,行……吗?”韩芸汐煞是客气的反问。

翠萍终究是婢女,一听这语气哪敢再说不行,只能急匆匆地回去了。

韩芸汐瞥了一眼天色,再过个半个时辰,天就该亮了,李氏昨晚上说了,要让宜太妃见不到明日的太阳,毒在喉咙,这会儿宜太妃该咳血了吧?

宜太妃要是真死了,她就能名正言顺升格为秦王府的女主人,哪怕就个是名号,也总比现在的日子强,无奈,她还是狠不下心。

何况,宜太妃虽然可恶,却不像慕容宛如那样歹毒,她只是落井下石,慕容宛如却没少主动算计。

再说了,她是个大夫,见死不救无异于杀人犯。

她慵懒懒地伸展了个懒腰,起身来,交待了小沉香几句,便慢悠悠地出门了……

此时,秦王府牡丹园都乱成了一团,宜太妃咳血了,咳出了一大口黑血!

“太医,太医!快传太医进来!快!”

慕容宛如吓得脸色都白了,惊慌大喊,宜太妃要是没了,她还不得被扫地出门?

太医和毒医全都进来,也都被吓到了,毒医连忙采毒血检查,所有人都紧张兮兮地等着,就连坏脾气的宜太妃也都忍着喉咙的瘙痒感,不敢出声,眼巴巴地看着。

可谁知道,毒医只能确定中毒了,却检测不出什么毒药。

宜太妃暴怒,抓不到东西,随手就抓了头上的发簪砸过去,“废物!一群废物,统统给本宫滚出去!滚!”

宜太妃这一激动就咳嗽得更厉害,很快又咳出了一口黑血,她吓得脸色全青了,“韩芸汐来了吗?来了吗?”

她当然知道韩芸汐比这帮毒医厉害多了,可是,她是死要面子的人,怎么可能屈尊去求韩芸汐呢,但是,这种事情,她不出声,慕容宛如也该代替她去做呀!

这都生死关头了!

“找了!她在韩家不来,我刚又差人去找了!嫂子她怎么能这样啊?”慕容宛如连忙回答。

慕容宛如真不甘心去求,不甘心给韩芸汐一个立功的机会,她就等着宜太妃生气,等着她下令把韩芸汐强行召回来。

可谁知道,宜太妃却恶狠狠地瞪她,怒斥道,“还不都是你!昨晚上好端端的让她一起回来,本宫能遭这份罪?你给我亲自去,马上去!说话给我客气点!”

宜太妃又不是没见识过韩芸汐那吃软不吃硬的性子,那丫头倔起来,就算她强行召她回来,她也未必会医治。

眼看天就要亮了,她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呀!她真是后悔,昨晚上秦王也在,一起回来顺水推舟让韩芸汐解了毒,那不就没事了?

慕容宛如非常震惊,这么多年来,母妃还是第一次这么指责她。

“母妃,我……我也不知道……”

“够了,你还不去,你要害死本宫吗?”

宜太妃狠狠推了她一把,吓得慕容宛不敢再废话,急急就出门。

就在慕容宛如出门的同时,韩芸汐却自个从后门回来了。

她直奔牡丹院,也没通报就冲到了宜太妃屋里,“母妃!母妃!”

一听这声音,宜太妃猛地就从床榻上坐起来,只见韩芸汐神色匆匆跑进来。

“母妃,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的毒怎么还没解?怎么也不说一声!宛如也真是的,接连派了两个人去找我,神神秘秘的,任我怎么问都不知道说你出事。幸好赵嬷嬷告诉我了,哎呀,她这是怎么办事的,性命攸关的事情,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呀?这是拿你的性命开玩笑呢!”

韩芸汐一边抱怨,一边拉来宜太妃的手假装把脉,暗地里早就启动了解毒系统做深层扫描,李氏临时下的毒,再厉害也逃不过韩芸汐的高科技呀。

很快,韩芸汐就心中有数了。

听韩芸汐这么一“告状”,宜太妃的拳头都握了起来,慕容宛如没有亲自去请人,她就很生气了,谁知道她派人去了,居然还没有实话实话。

韩芸汐说得没有错,这简直就是拿她的命在开玩笑,这个不分轻重的丫头,看样子是被她宠坏了。

见宜太妃的呼吸重了不少的,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突然缩回手,惊呼,“坏了!”

宜太妃吓得险些摔下床,“怎么回事?没救了吗?”

“母妃,你这是毒入心肺了,来不及了!”韩芸汐急急说。

宜太妃只觉得眼前一黑,阵阵晕眩,她猛地握住韩芸汐的手,“芸汐,你一定要救我,一定要救我!母妃不想死呀!”

芸汐?

如果韩芸汐没有记错,这是宜太妃第一次这么亲切地唤她。

人之将死,什么架子,面子,什么恩怨情仇全都是浮云了。

“母妃,耽搁太久了!如果早一会儿,哪怕就一会儿,我就有十足的把握,可如今……我真不敢保证。”韩芸汐好为难。

“那……那怎么办?怎么办?”宜太妃慌得都六神无主了。

“母妃,我试试用金针压住毒素发作,让毒医马上去找药来,我一定会尽全力的,至于来不来得及……”

韩芸汐没说下去,宜太妃也不敢听后面的话,她连忙道,“快,快点!”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她不想死!

“那母妃赶紧躺下,我马上施针。”韩芸汐故作焦急。

宜太妃一躺下,她就取出金针来,认真在她脖子上寻穴施针,还一边口诉药方给毒医记。

那争分夺秒,倾尽全力的样子,任谁都没有怀疑她的装出来的。

其实,只要她一施针,就可以压住毒素的发作,至少可以争取到三天的时间,只是,她怎么能不借这个机会,好好地玩慕容宛如一把呢?

同一屋檐下,要除掉慕容宛如,就必须争取到宜太妃的心。

毒医确定好解药药方就马上分头行动,以最快的速度去抓药,熬药,好一会儿,韩芸汐才施针结束,她吐了口气,坐在旁边。

而此时,东边的天已经翻出了鱼肚白,天马上就要亮了。

宜太妃躺着在床榻上,浑身僵硬,动都不敢乱动。

“母妃,喉咙还痒吗?”韩芸汐关切地问。

“不,不那么痒了,芸汐,你说……你说来得及吗?”宜太妃好紧张。

韩芸汐故意轻叹了一声,“要是我早点知道,那……”

说到这里,她话锋一转,连忙安慰,“母妃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一定的!”

任何安慰的话,在生命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宜太妃眼眶都红了几圈,脑海一片空白,就盼着毒医赶紧送药过来。

她也不说话了,却拉住韩芸汐的手,紧紧地握住,似乎希望韩芸汐能给予她一些力量。

韩芸汐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将伸出另一手握住,“母妃,放心吧,喉咙一痒就马上告诉我。”

宜太妃点了点头,绷紧了一身的神经,注意力全集中在自己的喉咙上。

等待的时间是那样漫长。

突然,外头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来了!”宜太妃大喜。

果然见一个毒医亲自端着热滚滚的药进来,“太妃娘娘,这是按照王妃娘娘的药方熬出来的。”

药来了,她的喉咙都还没有痒过,时间来得及,她有救了,有救了!

宜太妃激动得都自己坐起来,韩芸汐接过药来,一口一口喂她喝下去,一口都没停,直到喝完最后一口,她才得以松口气,很激动,“芸汐,喝了药是不是没事了?”

哪怕是皇帝,面对死亡都是恐惧的,何况是宜太妃这个老太太呢?

韩芸汐见惯了这种恐惧,她点了点头,“恭喜母妃,如今已无性命之忧。不过药效得过会儿才能发挥,等等再帮你取针。”

宜太妃连连点头,高悬在半空中的心总算是收回来了,她后靠在高枕上,暗暗吐了口浊气。

韩芸汐静默地拉来她的手把脉,宜太妃冷静了下来,见韩芸汐认真的表情,她不自觉重新审视起这个丫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