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40章 心动,容得下你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宜太妃认真地打量起韩芸汐来。

这个丫头的母亲是太后的救命恩人,如今,她倒成了她的救命恩人了。

这算是造化弄人吗?

宜太妃在后宫摸爬滚打了一辈子,怎么说也都不是省油的灯,慕容宛如让人去请韩芸汐,虽然没有说明什么事情,但是,以韩芸汐的聪明,也应该猜得到。

即便慕容宛如亲自去了,她都还担心这丫头会记仇,得寸进尺刁难着不来,谁知道,慕容宛如才刚走,她就主动过来了。

其实,这丫头大可晚一步过来,甚至刚刚在解毒的时候,可以怠慢一下,那么多毒医都查不出毒来,万一她真不小心毒发身亡了,这丫头也没有什么罪过。

要知道,她一死,这丫头就是秦王府的女主人了呀。

可是,她非但不计前嫌主动赶来了,而且还尽心尽力,一过来就马上施针开药,至少说明她没有歹心。

宜太妃在心下暗暗感慨着,心想,韩芸汐啊韩芸汐,如果你不和太后搀和在一起,本宫倒也不是容不下你的,你这高明的毒术,或许还能助非夜一臂之力呢!

韩芸汐把了脉之后,又认真做了检查,确定毒素已经开始退了,这才取下宜太妃穴位上的金针。

“母妃真是吉人自有天相。毒素已经退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些残留,需要针灸排解,明日开始,臣妾每日过来为母妃针灸,连续三日便可痊愈,这些日子,还请母妃饮食尽量清淡,多吃润喉之物。”韩芸汐认真交待。

宜太妃自是开心,只是如今没了性命之忧,她也冷静了不像之前那么激动。

她点了点头,“甚好甚好……”

韩芸汐心下暗笑,“那母妃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情,随时传臣妾过来。”

宜太妃姿态慵懒地挥了挥手,然而,迟疑了片刻,还是开了口,“这次……多亏了你。”

韩芸汐很意外,总算有点救人的成就感了,她笑道,“这是臣妾该做的,臣妾告退。”

谁知,她还没出门呢,慕容宛如就猛地推门进来,“母妃!母妃,我找不到……”

一见韩芸汐,慕容宛如就目瞪口呆了,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她满韩家找,谁都不知道韩芸汐去哪里了。

她后悔了,生怕迟了救不了母妃的性命,谁知道,韩芸汐居然在这里!

“宛如,日后不管遇到什么大事,你直说便是,否则,后果都不是你我能担当得起的。”韩芸汐淡淡说罢,从慕容宛如身旁走过,径自出门去。

当“咿呀”一声房门关上之后,慕容宛如才惊醒,见宜太妃正眯眼盯着她看。

“母妃,我……”

“你?本宫的性命险些毁在你手上!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敢跟你嫂子怄气?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了?”宜太妃怒声质问。

慕容宛如算的好好的,她亲自过去请,即便韩芸汐不来,再让母妃强行召她回来,那也还是有时间的呀。

她哪里知道韩芸汐居然会主动过来。

“母妃,我不是……我……我以为她知道的,那个时间去请,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出什么事了?”慕容宛如只能这么辩解。

这里头厉害关系宜太妃怎么会不明白,她更生气,“够了,你少辩解,你分明是拿本宫的性命在冒险,别以为本宫看不出来!”

慕容宛如对韩芸汐的真正态度,宜太妃还会不清楚?宜太妃可以纵容她对韩芸汐耍心眼儿,但是,绝对不允许她在自己这里耍心眼。

宜太妃的脾气,慕容宛如又怎么会不了解,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辩解的余地了,她只是太意外了,没想到韩芸汐能在最疼爱她的母妃这里,打她个措手不及。

韩芸汐,不除掉你,我慕容宛如绝不甘休!

她跪了下去,楚楚可怜的,哽咽道,“女儿错了,女儿大错特错,请母妃重罚!”

宜太妃的怒火岂那么容易消,她指向大门,“你马上出去!给本宫去闭门思过,没有本宫的命令,不许出门!”

韩芸汐在门口听到这里,险些扑哧笑出来,幸好她及时忍住。

她心满意足,心情大好,这才真正离去。

一到芙蓉园,韩芸汐就知道龙非夜一宿都没有回来,这家伙果然没心呀,母妃中毒性命攸关的,他居然露个面都没有。

她一边吃早餐,一边问,“楚西风也不在吗?”

“昨天下午出去了就没回来过,王妃娘娘,昨天的事情,府上全都知道了,你真厉害!”赵嬷嬷笑着束竖起大拇指。

昨晚上的事情,势必会轰动几日的,韩芸汐也不是第一次登上帝都头条了,她并不在意那么多,只是,赵嬷嬷这么一说,她忍不住想起了李氏死前说的那句话。

世人皆知天宁有秦王,却不识天徽皇帝;世人皆知秦王妃毒术高明,却不知道擅解毒更擅下毒!

这话,会给龙非夜引来多少麻烦,会给她引来多少麻烦呢!

韩家出内奸连罪全家的事情,龙非夜还摆得平吗?

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宫里,还是在孤苑,只能等他回来才知道情况。

思及此,韩芸汐顿时没了胃口,一宿未眠疲得很,她交待了赵嬷嬷不要打扰,便上楼休息去了。

被劫持回来,直面徐氏的诬陷,紧接又是赌约的事情,韩芸汐至今都没好好睡上一觉,虽然满腹心事,却终究是疲惫。

都还没到床榻,她直接倒在暖塌上装死,躺了好一会儿才懒懒地翻身。

谁知,仰头,竟见屋梁上一双妖娆魅惑的双眸,正笑意盈盈地盯着她看。

“啊!”

韩芸汐尖叫一声,猛地做起来,吓得瞌睡虫全都没了,这家伙……这家伙不正是天香茶庄那个妖孽庄主顾七少吗?

“你这怎么进来的?”她惊呼出声。

秦王府防守森严,而这个芙蓉院更是密不透风,这家伙居然无声无息进来了。

见韩芸汐的反应,顾七少笑得更灿烂了,他双腿勾在屋梁上,像一只蝙蝠倒挂下来,冲韩芸汐呵呵笑道,“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这么胆小呀!”

韩芸汐翻了个白眼,警惕地问道,“你来做什么?”

“毒丫头,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顾七少煞是认真地问。

韩芸汐学着他那认真的模样,反问道,“救命恩人在哪呢?”

顾七少嚣张地用大拇指指着自己胸膛,“这呢!”

韩芸汐皮笑肉不笑,“我不认识你。”

“你……”

顾七少立马翻身下来,坐在韩芸汐身旁,“喂,怎么说我也算舍命救你,你真翻脸不认人了?”

韩芸汐就立马站起来,同他拉开安全距离,一脸嫌弃的瞥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不管这妖孽是什么来头,就他这风流成性,纨绔不羁的浪荡子模样,必定是个没底线没节操的坏东西,远离为妙。

“啧啧啧,没良心的丫头。”顾七少一脸失落。

“得了吧你!你如果早出手,用得着舍命相救吗?”

虽然韩芸汐为天香茶庄求情过,但那也不过是和龙非夜怄气罢了,顾七少救她和龙非夜救她的性质是一样,都是拖延到最后,不顾她的危险想引出幕后真凶,顾七少的武功绝对不在青衣之下,当初在山洞里大可救她走了。

被韩芸汐揭穿后,顾七少从耳后捋了一缕长发,慢悠悠顺着,倒也不狡辩。

韩芸汐挑眉看他,心下感慨万分,这家伙顺发的动作,怎么看起来比女人还要美三分呢?而且一点儿都不显得别捏呢?

难不成人长得美,一切都跟着美好起来了?

当然,韩芸汐不会被他的美貌所蛊惑,她毫不客气,“你到底找我做什么?”

她脱个鞋袜龙非夜都不高兴,万一让他知道有男人闯到她屋里来,天晓得那座保守的大冰山会是什么反应。

“有事。”顾七少立马回答。

“那说呗。”其实韩芸汐还是很好奇的,冒险闯到这里来找她,必定是真的有事。

顾七少嘿嘿而笑,起身凑过来,韩芸汐立马后退,“离我远点,否则我叫人了!”

这家伙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得寸进尺呀。

顾七少这才止步,倒也认真,低声问道,“丫头,你的毒术谁教的?谁告诉你用金鱼试万蛇毒的?”

昨夜,顾七少也在大理寺门口,将韩芸汐试毒的过程看得清清楚楚。

别说李氏,他都不知道金鱼可以试出万蛇毒,想必李氏背后那个面具男子也不知晓吧。

这个丫头,真的厉害!

她师父是谁?她的毒术是哪学的?

如果韩芸汐没有记错,这家伙在山洞里就问过她这个问题了。追到这里来,不会就只为了这个问题吧?

“我还以为你是来为天香茶庄求情的。”韩芸汐很意外。

“区区一个茶庄,本公子败得起。”顾七少笑得特潇洒,“本公子对你和你的毒术比较有兴趣。”

真是只豪妖孽!

韩芸汐其实蛮心疼那茶庄的,原本还想找机会和楚西风打听下龙非夜到底怎么处理了,如今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至于她的毒术,三分之一源于天赋,三分之一源于后天的勤奋,还有最后的三分之一则来自解毒系统的协助。

如果一定要问她的师父是谁,她只能说她的师父就是解毒系统,这个无形的系统里囊括了古今中外各种毒术知识,至今她都是边用,便学习呢。

当然,这是秘密,是她最大的秘密,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你的毒术又是谁教的?一个茶庄庄主,武功高强不说,毒术也不差,怪不得龙非夜会查你。”韩芸汐很聪明的将话题转移到顾七少身上。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