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41章 芸汐被调戏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一听韩芸汐问起自己,顾七少邪惑地舔了舔唇,也不马上回答,而是极有耐性地坐回暖塌,甚至慵懒懒半倚下去,一手支着脑袋,饶有兴致看着韩芸汐。

这家伙,什么意思?

韩芸汐靠在一旁柜子上,双臂环胸,蹙眉看去。

谁知,顾七少居然眨巴起他那双魅惑人心的眼睛,冲她一眨一眨的,长长的睫毛随之颤动,看似天真无害,实则魅惑到骨子里去。

这真是只磨人的妖孽!

韩芸汐愣了下,看得都有些移不开眼,险些被蛊惑了,幸好她定力还算可以,毅然移开视线,随手拿来茶杯就砸过去,可惜,被顾七少接个正着。

“你到底想怎样?”

这个无赖,韩芸汐都快败给他了,她好困好困,真的很想睡觉呢。

“回答我的问题。你自小为废材,韩家又无毒术可学,你娘天心夫人医术高明却非毒术高手,你上花轿时脸上还有毒疤,落轿就已解毒,你几岁开始偷学毒术的?你从没离开过帝都,鲜少离开韩家,谁教你的?”

一听顾七少这话,韩芸汐就眯起了双眼,冷冷而笑,“你调查得很清楚嘛。”

顾七少一点儿都不谦虚,“当然,我还知道你……”

谁知,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韩芸汐就突然高声大喊,“啊……来人啊,有刺客!”

既然问不出来,她就不想跟这家伙浪费宝贵的睡眠时间了!

顾七少始料未及,猛地弹起来,“你!”

韩芸汐更加卖命,“来人啊,快来,刺客就在这里!”

很快,四面八方的脚步声就传来了,顾七少能进到这里来,其实也是蛮拼的。

他双眸微眯,舔了舔唇,冲韩芸汐竖起了大拇指,浑身上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你不怕我真拿你当人质吗?”

可谁知道,韩芸汐却一点儿都不畏惧,慵懒懒往暖塌上一趟,一副你自便的样子,居然还闭上了眼睛。

她才不怕他,这家伙如果真是危险人物,她早就不安全了。

顾七少微微一怔,随即失声大笑,这个女人,真是太有意思了,他喜欢!

即便外头的脚步声已经临近了,顾七少竟还是没有逃的打算,他身影一掠,无声凑近韩芸汐。

韩芸汐只觉得一阵风迎面扑来,下意识睁开眼睛,谁知道……

就在韩芸汐睁开眼睛的时候,顾七少倾身而下,吻轻轻落在她额头上,就碰了一下,痒痒的、酥酥的,比洒落在她脸上的鼻息还轻。

这瞬间,她看到了他弧度完美的下巴,还有滑动了一下的喉结,一切都离她那么近,原来这个比女人还美的男人,也有如此男人刚性的一面。

韩芸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僵了,就剩下一颗慌张惊恐的心,控制不住噗通噗通的狂跳!

天啊,这只妖孽吻了她!

不,是非礼她了!

就这么轻轻的一个啄吻,顾七少退开来,妖娆而笑,“看啥?做个记号而已,本公子瞧上你了。”

他话音一落,都不等韩芸汐回答,身影一幻,便凭空消失不见了,几乎是同时,三名侍卫冲了进来,赵嬷嬷也赶到。

一见王妃娘娘躺在榻上,屋内空荡荡的,赵嬷嬷着急开了口,“王妃娘娘,刺客呢?刺客在哪里?”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忙不迭坐起来,“刺客?刺客……”

“刺客呢?”赵嬷嬷急呀,真怕王妃娘娘吓坏了。

“我刚刚梦到刺客了!好多刺客,好可怕!”韩芸汐撒了个谎,就顾七少的能耐,估计这会儿追也是追不到了。

一时间,无比紧张的赵嬷嬷和侍卫们全都放松了戒备,不知道说这位主子什么好了,做梦都能喊那么大声?

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多怀疑,毕竟芙蓉院防守森严,一般不会有刺客进得来的。

赵嬷嬷让侍卫退下去,连忙倒来一杯热茶,“王妃娘娘,赶紧喝一口茶,压压惊。”

韩芸汐确实需要压压惊,她真的被吓到了!顾七少那个混蛋!流氓!居然趁她不备调戏她。

她一边喝水,一边使劲擦额头。

她纠结了,啄了她额头一下,算是吻吗?算是初吻没了吗?

“王妃娘娘,你的额头……怎么了?”赵嬷嬷狐疑地问。

韩芸汐立马就放手,“没……没什么。”

顾七少,万恶的家伙!她决定将他列入黑名单,他最好别再来,否则见他一回,她喊一回!

不,见一回,她毒他一回!

原本浑身乏力,被顾七少这么一吓,韩芸汐彻底精神了,她坐了好久才溜去龙非夜寝宫里泡了个温泉澡。

终究是体力有限,一泡回来后,她躺在榻上一边琢磨着顾七少的来头,一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这一睡,可谓是昏天暗地,直接睡过了下午、晚上,直到翌日中午才醒来。

韩芸汐一醒来就听到了帝都各种传言,无一例外都和昨夜的事情有关系,关于李氏母女的倒是不多,穆琉月茶余饭后的笑料却很多,所有人都等着看她是否会履行赌约,将军府里传出消息,穆琉月一回去就病了,高烧不断,不醒人事。

这个节骨眼上病了,还病得真巧。

这消息一出,就让帝都里的议论更盛,大小赌坊甚至公开开赌局,赌穆琉月会不会履行赌约,赌韩芸汐会不会放穆琉月一马,赌秦王是否会干涉此事,总之,各种赌局都有。

关于李氏母女的讨论不多,关于李氏临时前说的话,也似乎没有多少人谈起,也不知道是有人主导了舆论,还是赌约的事情实在太火了,掩盖了一切。

韩家是否安全,在没有得到龙非夜一个肯定的回答之前,韩芸汐始终不放心。

翌日晚上,韩芸汐刚出宜太妃那边过来,终于看到龙非夜寝宫的灯是亮着的。

她一激动,立马就过去敲门“咚咚咚!”

龙非夜躺着在摇椅上,俊朗的眉头上布满了倦色,令人忍不住怀疑他这几日到底干什么去了。

龙非夜拧了拧眉头,起身到书桌那边去,这才开口,“进来。”

韩芸汐推门进去,一路到书房,龙非夜径自提笔写折子,抬都没抬眼看她。

韩芸汐站到他面前来,隔着书桌直接问,“李氏就是青衣吧?”

“嗯。”龙非夜淡淡而应。

李氏既是青衣,便是这批内奸的头儿,揪住李氏,这批内奸必能一网打尽。

“那……那天那个青面獠牙面具呢?”韩芸汐又问,那个面具男是真正的下毒高手,不铲除了,估计日后还会有大麻烦的。

“除了李氏,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龙非夜的语气依旧很平淡,可是韩芸汐脑海里浮现出李氏那张缄默的脸,她想不通,那个面具男到底有何本事,让李氏如此衷心耿耿呢?

问了李氏的事情,韩芸汐迟疑了一下,又问,“天香茶庄庄主,你可有追查到他的来头?”

这时候,龙非夜却抬起头来,冷冷问道,“找本王有事?”

也不知道是距离太近了,还是他的眼睛太冰冷了,韩芸汐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没事就不能找吗?

她这不是正问事情着吗?顾七少调戏了她耶!

好吧,这不是她主要想问的,她还是直话直说吧。

“内奸一案,韩家真要连罪吗?”

这件事,对外公开的只是李氏母女对少将军下毒,但是,实质上李氏是北历国的内奸首领,如罪大恶极,危害极大,直接威胁到天宁的安危,李氏出自韩家,韩家必是有责任的。

“我现在无法给你明确的答复。”龙非夜淡淡说道。

一听这话,韩芸汐就激动了,“那逸儿呢?你答应过我要保住逸儿的!”

这是龙非夜第一次看到韩芸汐这么在意一个人,韩云逸,是她的弱点吗?

他讨厌这个女人有弱点!

内奸的事情都在他掌控中,他权力极大,原本也确实有把握保住韩云逸,可是,那天晚上李氏临时前的话,激怒了天徽皇帝。

韩芸汐并不知道,如今不仅仅韩家充满了嫌疑,连她自己也都惹了一身腥。

擅解毒者正是最擅下毒之人,就李氏这句话,天徽皇帝怎么可能会没想法?是提拔重用,还是提防铲除,这对于生性多疑的天徽皇帝来说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而且,韩芸汐还是他龙非夜的妻,他能不头疼吗?

这件事,想必得跟天徽皇帝周旋一番了。

“本王现在也没办法给你明确的答复。”龙非夜还是淡淡地回答。

什么?

韩芸汐很震惊,激动地倾身而前,大声道,“你明明答应过我的!”

之前答应过她的,所以她带他去李氏屋里找证据,为何现在又说不确定?他什么意思?他保不住逸儿了吗?

这还得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近对他大声说话,龙非夜厉声,“韩家和韩云逸不还都是好端端的吗?你急什么?”

韩芸汐立马退回来,却不甘心,“我……我……那你这么说到底什么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没事你可以出去了。”龙非夜心烦着,见这个女人激动的样子,他更烦。

他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保她,横竖是天徽皇帝指给他的女人,天徽皇帝要,就收回去呗!他操的什么心?

韩芸汐始料未及,这家伙怎么可以这样!

她也上火了,一拍桌子,“你答应过我的,你要做到!”

龙非夜的视线落在她的手上,缓缓上移,同她直视,很好,这个女人又破了一个纪录,不仅仅跟他大声说话,而且还拍了他的桌子。

“本王最后说一遍,你,出去!”龙非夜的声音冰冷至极。

韩芸汐毫不畏惧,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拂袖就走!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