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369章 除夕夜特辑上篇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除夕夜。

万家烟火,热闹非凡。

大秦皇宫亦张灯结彩,处处烟火。

龙非夜夫妻俩和那一双儿女离开之后,这偌大的皇宫就不再幽静,而是冷清。

幸好,顾北月有心,早把一切都安排好。

即便睿儿离开之前已经把该赏下去的红包都准备好了,顾北月还是替龙非夜和韩芸汐做了一些事情。。

比如,他以龙非夜的名义,赏了朝堂的大臣们,边关的将士们。以韩芸汐的名义,给宫中的仆奴,帝都里的命妇都准备好了红包,令人大年初一就送出去。

比如,他以韩芸汐名义令人从南方运了一堆东西进宫,如剪纸灯笼,鲜花还有不少显示心影的烟花爆竹。

正因这件事,今夜的皇宫从会这般热闹,也正因为如此,就连宫里头的仆人都怀疑太上皇和太后早秘密回宫了,何况是宫外头的人呢?

此时,距离子时已经越来越近了,新的一年马上就要开始。

外头的炮竹声此起彼伏,越来越热闹。而秦敏,却蜷缩在顾北月怀中安睡。或许是初尝人事累着了,或许是这个怀抱太过于温暖,炮竹声再大,也都没有把她吵醒。

反倒是顾北月还未眠,他一手让秦敏枕着,另一手枕在自己脑后,眼睛睁得大大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静了许久许久,只听他轻声叹息,“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原本平静的眸子竟泛起了些许泪光,他正要起身,这时候秦敏却呢喃了几声,像是呓语,听不出说了什么。

他转头看去,秦敏就动了,在他身旁蹭了几下便伸手抱住他。

他似乎有些不适应,但是,嘴角很快就泛起浅笑,三分无奈,七分宠溺。

他动不了了,也就不动了。只是小心翼翼地替她锊起落在脸上的发丝,再没有起身的打算。

他无眠。

听着宫中的热闹,无眠……

此时此刻,留宿宫中的唐离和宁静,金子和沐灵儿两对夫妻都也还未入眠。

唐离和宁静坐在门槛上,宁静正细嚼慢咽着唐离亲自去煮来的红豆粥,唐离歪着脑袋看着她的吃相,嘴角勾着的浅笑怕是比这碗红豆粥还要甜蜜。

宁静吃了几口,便喂一口到唐离嘴边来。

唐离笑得更甜了,“夫人,长进了。”

宁静面无表情地问,“什么意思?”

唐离笑道,“知道为夫的辛苦,懂得要犒劳为夫了。”

宁静淡淡说,“糖糖不在,喂不着她还怪不习惯的,只能将就一下喂喂你,以慰本夫人思女之情。”

唐离特别不屑,“我女儿三岁起就开始自己吃饭,从不让人喂。宁静,你不能趁女儿不在,背后诋毁她。”

宁静在心里嘀咕,“吃口粥还废话那么多!”

她不悦白了唐离一眼,冷冷说,“我吃不完而已,你吃不吃?”

唐离脱口而出,“你食量那么大,明明能吃掉一大碗!”

这话一出,宁静的表情就僵硬了,但是,她很快就堆出一脸皮笑肉不笑来,“不吃,拉到!”

于是,已经到唐离嘴边的红豆粥立被宁静收回去,一大口吃掉!

原本静好甜蜜的画风忽变,宁静不再细嚼慢咽,大口大口把剩下的红豆粥全吃了,唐离别说吃,想看都看不到了。

宁静吃完了,碗筷丢到唐离手里去,“洗洗睡吧。”

她慵懒懒伸展了个懒腰,便进屋去了。唐离盯着手里的碗筷看了许久才喃喃自语,“洗洗睡吧?”

洗洗睡吧,什么时候成了这个意思了?

唐离自是把碗筷交给仆从处理的,他回屋之后,却见宁静并没有睡觉,而是在收拾行李。

唐离连忙凑过去,笑着问,“真生气了呀?”

“阿离,咱们也去冰海吧。”宁静认真说。

终究还是思念女儿了,或许却了冰海能遇到顾七少,问一问糖糖的近况。虽然糖糖他们三人被送到玄空大陆之后,便改名换姓,隐瞒身份,但是,这一年来,顾七少还是替孩子们报了几次平安,让他们也能放心。

唐离收敛了嘻笑样,淡淡道,“好,赶不上除夕夜,元宵节应该也能遇上小七。”

顾七少和小东西留在冰海岸,充当了两片大陆的信使,就他那性子,逢年过节必是要去烦龙非夜和韩芸汐的。

除夕夜他一定会在冰海,元宵节也一定会在。

唐离和宁静说走就走,他们也没有当面和顾北月辞行,而是留下字条,唐离还特意留下了给小影子的红包,让秦敏代收。

然而,唐离和宁静出宫没多久,就听到一男一女在吵架,声音是他们非常熟悉的。

女的气呼呼的质问,“你走慢点会死吗?”

男的语气冷冷的,“是你自己走不快,还要嫌我慢。”

女的又道,“你走一步能让我走三步,你好意思嫌我慢?”

男的道,“是你自己矮,还好意思嫌我腿长?”

女的似乎被气着了,半晌都没出声。

唐离和宁静狐疑地相互看了一眼,连忙牵着马走出巷子。果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两个熟悉的背影。

这二人不是沐灵儿和金子,又会是谁呢?

即便两人吵嘴吵得厉害,可是,金子还是紧紧牵着沐灵儿的手没有开放。

宁静看了那紧紧扣在一起的双手,忍不住噗呲笑出声来。

要知道,沐灵儿的个头确实矮了一些,而金子又是高个头,金子长腿一迈,沐灵儿还真得走上三步才能追上。

金子牵着沐灵儿走,可想而知,沐灵儿得跟得多辛苦了。

听到背后的动静,金子和沐灵儿同时回头。

“好巧,你们也要离开吗?”宁静问道。

“静姐姐,我们要去冰海,你们去吗?”沐灵儿连忙回答。

若不是为了陪睿儿过年,她和金子早就去冰海了,谁知道他们南下,睿儿却往被跑。

她想她的小灵儿,想姐姐姐夫,也想七哥哥和小东西了。

连夜饭后,她本想过去问静姐姐他们要不要一块走的,结果被金子拦了。金子说什么除夕夜满城烟火,想跟她散散步,看看烟火,一路走到城门去。

她当初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相信他的鬼话。就两人的身高差,这辈子注定是不能愉快地散步的!

“我们也去冰海,一……”

宁静的话还未说完,唐离就打断了,“我们也去冰海,我们先走了,你们……继续,继续哈!那个……金兄的腿确实很长。”

大过年的不劝假就算了,还让人继续吵架,除了唐离也没谁了……

就这样,唐离这嘴贱一句话就让场面尴尬了,谁都没出声。唐离就趁这机会立马翻身上马,顺道把宁静也拽上去,搂紧了。

“冰海见了!”

唐离扬鞭,带着娇妻离开。留金子和沐灵儿两人原地站着,相对无言。

“你什么意思呀?”宁静气愤地问。

她如今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找韩芸汐讨一些毒药来藏着,必要的时候就毒哑唐离这张嘴。

唐离笑着没回答,又挥了几鞭子让马跑得更快。

“唐离,你停下!等等他们!”宁静拉着了缰绳。

唐离却低头下来,下巴搁在她肩窝里,柔声说,“在城门口等他们吧。宁静,我不说话了,你也别说话,可好?”

宁静真不知道唐离想做什么,可是,她还是败在他的温柔的声音里。

她总嫌他话痨聒噪,可是,他一温柔起来,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她永远都听不烦听不腻。

宁静真的不出声了,安安静静的,任由唐离在背后紧搂着她。唐离也不再挥鞭,任马儿在漫天的烟火之下,漫步而行。

终于,宁静注意到了周遭热闹了许久的炮竹声,她下意识抬头看去,便见漫天烟火,在夜空中绽放出绚烂的花朵,她喃喃出声,“好美。”

唐离不看烟火,对于他来说,美的不是烟火,而是时间。

这一刻,好美!

这个时候,金子已经放开沐灵儿的手,他冷冷说,“算了,以后都不跟你散步了。”

沐灵儿一委屈,差点就哭了,谁知道金子却蹲下来,语气还是冷冷的,“腿长是截不了了,我以后都背你,可好?”

沐灵儿一愣,随即就扑过去,攀上金子的后背,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太好了,不许反悔!反悔是小狗!”

金子翻了个白眼后就站起来了,原本都不想说话的,可是,掂了掂沐灵儿的重量,他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瘦了,明儿起每顿多添半碗饭。”

“你当我是猪吗?”沐灵儿反问道。

“猪都走得比你快。”金子冷冷说。

“你还有完没完了?”沐灵儿又气了。

谁知道,金子居然回答说,“没完!”

“你到底想怎么样?”沐灵儿不再搂着金子的脖子,而是……掐住!

金子说,“没想怎样,就喜欢跟你吵架。”

沐灵儿愣了,但是,很快就狠狠地掐了他一下,“无聊!”

金子也不说话,低头看路,嘴角却悄无声息地勾起一抹及好看的弧度来。安静了一会儿,沐灵儿便抬头朝漫天的烟火看去,喃喃道,“你发誓以后跟我吵架都得让着我,要不,我再也不跟你吵架了。”

金子差点笑出声来,但是还是忍住了,冷冷回答,“成,那以后就都不吵了。”“你!”沐灵儿终于发现自己被坑了。

而金子也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