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42章 闷气,很不对劲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气冲冲地离开寝宫,回到云闲阁险些把迎面过来的赵嬷嬷给撞了。

“王妃娘娘,你……你这是怎么了?”赵嬷嬷关切地问,她当然知道王妃娘娘刚从殿下那过来。

韩芸汐一肚子的火,什么都没说就要上楼,赵嬷嬷却连忙拦住,“王妃娘娘,有你的信呢!”

这时候,韩芸汐止步了。

信?

谁给她写信呢?在这个世界上,她貌似没有什么书信往来的朋友。

“王妃娘娘,是哪位朋友来信呀?”赵嬷嬷好奇地问,这封信是让一个孩子送过来的,信封上就只有“秦王妃亲启”五个字,其他的信息什么都没留下。

赵嬷嬷是好奇心很重的老太太,可是,她终究还是没那么大的胆子私拆的。

见赵嬷嬷的好奇,韩芸汐随手就夺过来,还是一声不吭,径自上楼去。

到底是什么人来信呢?

韩芸汐好奇不已,谁知,打开一看,却发现是顾北月,约她明日下午在茗香茶楼见面。

那家伙应该出宫了吧!

以那家伙的性子,如果不是什么公事的话,要约她,还真是会用这种方式。只是,他约她有什么私事吗?

好吧,明日去了就知道,此时的韩芸汐并没有那么多心思多想,她走到窗户边,看着灯火通明的寝宫,心口又一次发堵。

可恶的龙非夜,他凶什么凶呢?等了他三天了,就等来一顿凶,明明是他答应的事情,难不成就不许她多问几句弄清楚吗?

现在韩家确实是好端端的,他最好能保证韩家一直好下去,否则,她迟早会凶回去的。

这一夜,韩芸汐注定是失眠的。

翌日,她天刚亮就起,坐在院子里泡茶,没多久就看到龙非夜要出门。

“咳咳!”

她故意轻咳了几声,龙非夜还真止步,回头看了她一眼。

“殿下,过来喝杯茶?”她很平静地问,好似昨夜的不愉快并没有发生过。

然而,龙非夜想也没想就回绝,“不必了。”

他说罢,披上披风,匆匆出门了,似乎有什么急事。

韩芸汐还是保持着悠然自得的表情,只是,龙非夜的背影一消失,她的眼睛就缓缓眯了起来。

这家伙!

她都主动让步了,这家伙还想怎样?难不成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跟她谈一谈吗?韩家的事情,如果真的有难处理,她也是可以理解的,也可以一起想办法不是?

内奸的事情她都清楚,还有什么事情非要瞒她呢?他如匆匆出门,还是为内奸一案吗?

韩芸汐一贯心理强大,估计也就龙非夜能气到她吧。

正气呼呼的,却见楚西风从一旁路过,韩芸汐立马叫住,“楚西风,你过来。”

楚西风立马就到面前,“王妃娘娘,有何吩咐。”

“殿下这些日子,是在孤苑还是在宫里?内奸的事情,进展如何?”韩芸汐认真问道。

这话一出,楚西风就为难了,虽然他的秦王殿下的近身侍卫,可是,他并不清楚殿下所有的事情,何况,就算清楚了,他也不能乱说呀!

守口如瓶,是当下人最重要的职业水准。

“禀王妃娘娘,属下并不清楚。”楚西风很认真地回答。

“还在孤苑审?韩若雪也审了吗?下毒的事情,我看她应该不知情吧。”韩芸汐又问。

“王妃娘娘,属下真的不知道,要不,等王爷回来了,你再问他,属下还有……”

楚西风想溜,韩芸汐却慵懒懒说,“殿下会不会是去面圣了?我正要也打算进宫,顺道过去看看吧。”

这话一出,楚西风就站住了,神色有些慌张“王妃娘娘,殿下今天不会进宫的,你还是别去了。”

“所以他就是在孤苑喽?”韩芸汐继续追问。

楚西风目光闪躲着,连忙借口,“王妃娘娘,今日可是赌约到期的日子,你不关注关注将军府的情况?”

这还用楚西风提醒?韩芸汐当然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韩芸汐继续追问。

“王妃娘娘,属下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楚西风实在抗不住,话还未说完,人就先不见了。

韩芸汐当然知道楚西风的嘴巴严,可是,她问的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有必要这么遮遮掩掩的吗?

韩芸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着实想不明白。

早饭后,她歇了一会儿就出门,路过将军府的时候,竟看到了将军府大门口围满了人,里里外外足足有三大圈,正议论纷纷,喧闹一片。

而将军府大门紧闭,就连平素开着出入的侧门也都关了。

韩芸汐倒抽了口凉气,虽然知道今日穆琉月会被“全城瞩目”,可是,也不至于这样啊!

然而,她转念一想,穆琉月那种娇纵傲慢的脾气,平素得罪的人应该不少,落井下石的人多了去了,必定有人借着这机会煽风点火,落井下石的吧。

事情闹得风风雨雨,这都围观到大门口来了,穆琉月会不会出来呢?大将军难不成真要这样包庇穆琉月了?

韩芸汐很期待,她驻足了片刻,便转身先离开,她并没看发现,人群的另一侧停了一顶轿子,许久没有露面的长平公主就坐在里头。

长平公主一收到穆琉月的信函就往帝都赶,可惜路途太长今早才赶回来,原本打算回来和穆琉月一起收拾韩芸汐的,可谁知道,穆琉月居然输了!

此时,她掀起了一角帘子,看着前面的热闹,一脸阴晴不定。

她和穆琉月自小玩到大,可谓是闺蜜中的闺蜜,怎么能容许穆琉月被这么欺负了呢?何况,欺负穆琉月不是别人,还是她最痛恨的韩芸汐。

“公主,琉月小姐太可怜了,李氏是韩家的人,指不定韩芸汐早就知道了呢!她才故意跟琉月小姐打赌的。” 婢女霜红低声猜测,平素得了穆琉月不少好处,自然是要为她说话的。

“呵呵,琉月这个笨蛋就是被下套了!也不知道大理寺怎么审这个案子的,就本公主看,韩家的人,包括韩芸汐全都有嫌疑!”长平公主愤愤地说。

霜红大喜,连忙说,“公主,今日就是赌约的最后一日了,如果秦王妃有嫌疑的话,那这个赌约是不是就可以延期了?”

霜红一语惊醒梦中人,长平公主连忙让车夫掉头,往宫里赶去。

她要去求一求母后,不行的话,她就直接去见父皇说说情,或许,这件事还有戏!

长平公主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宫中,直奔皇后那儿。

“母后,你一定要帮一帮琉月,再说了,万一韩芸汐真的有嫌疑,可不能这么白白便宜了她!这是个好机会!”

“母后,这是咱们报仇的机会!你听到没有!”

长平公主简直是被宠坏了的孩子,使劲揪着皇后的衣袖,一点体统都没有。

“好了!她是你哥哥的救命恩人!”皇后不悦说道。

长平公主当然知晓这件事,只是,她才不会放在心上呢,在她看来,韩芸汐能救她的太子哥哥,那是韩芸汐的荣幸,要知道,太子哥哥将来可是天宁的皇帝。

“娘亲,难不成你还真把她当恩人了!”

如果韩芸汐能为太后所用,皇后自然会把她当恩人,只是,上一回太后抛出了橄榄枝,韩芸汐并不当一回事,如今,太后对那个丫头还持观望的态度,她自然也不好动手。

长平是守不住秘密的人,太后有心拉拢韩芸汐一事,皇后自然是不会说的。

“长平,后宫不涉政,李氏的案子不是你我可以非议的,你少搀和。还有,穆琉月这丫头就是个事精儿,你少跟她搅和在一起!”皇后认真告诫。

长平公主哪里听得进去,一跺脚,直接就给跑了。

她找父皇去!

谁知,长平公主一到御书房就被薛公公拦住了,“公主,陛下正在会客,有什么事情,改日再来吧。”

“改日就来不及了!让开!”连太子都要敬这薛公公几分,长平公主却嚣张得很。

薛公公也习以为常了,还是拦住,低声,“公主,那是西周的贵客……”

薛公公说着,将声音压得更低,“西周的……烨太子。”

这话一出,长平公主就惊了,脱口而出,“他妹妹也来了吗?为婚事而来?”

天宁和西周是姻亲盟国,历代都有联姻,但是之前都是天宁的公主郡主远嫁西周,长平公主听说这一回,西周的荣乐公主有意和亲到天宁国来,只是花落谁家,还不清楚。

这荣乐公主可不得了,她出身尊贵,是西周皇后之女,太子亲妹妹,而且,貌美如花,文武双全,被称之为云空大陆国唯一文武貌三全的奇女子。

如今朝中有两种猜测,有人猜测荣乐公主会嫁给太子龙天墨,成为天宁国下一任皇后,另一帮人则猜测,荣乐公主会嫁给她的同门师兄秦王殿下,秦王府会出现东西两位正妃。

不管这位公主嫁给谁,都会推动西周和天宁的进一步合作。

当然,就长平公主而言,她巴不得端木瑶马上嫁给秦皇叔,如此一来,韩芸汐的日子就难过了。和那么优秀的女子同为秦王正妃,那可不是件单单需要勇气的事情呀!

“荣乐公主也来了,这会儿应该是秦王殿下陪着,至于是不是为婚事来,老奴就不清楚喽。”薛公公笑道。

“秦皇叔陪着?”长平公主诧异了,从小到大,哪里听说过秦皇叔陪过哪个女人了?

薛公公一脸神秘地点头,这件事他也一直诧异着,昨天一天秦王殿下和皇上闭门密谈,似乎在谈论李氏一案,具体情况如何,他也不清楚。

谁知道,今日荣乐公主来面圣之后,就被秦王接走了,依他看,秦王和荣乐公主,有戏!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