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43章 偶遇,擦肩而过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见薛公公那神秘兮兮的表情,长平公主心下窃喜,“有戏?”

薛公公笑了下,不说话,长平公主心中更确定,大喜不已,比起穆琉月那个赌约来,荣乐这件事她更加有兴趣了,当然,闺蜜大难临头,她还是要帮忙的,何况,这闺蜜还是她心上人的亲妹子。

“薛公公,我今日一定要见到父皇,你帮我想想办法吧。”长平公主焦急地说。

要知道,不管穆琉月是耍赖不履行赌约,还是出门脱衣跑街,过了今日,一切都晚了,穆琉月的名誉必定会毁了的!

谁知道,薛公公正为难着,霜红却神色慌张的跑来,也不知道低声在长平公主耳畔说了什么,只见长平公主的脸色大变,“啊”一声大叫,顾不上和薛公公多说,转身就跑了。

霜红说大将军府开门了!

有人站出来了!不是别人,正是穆琉月的哥哥,少将军穆清武!

当长平公主火急火燎赶到大将军府的时候,整个大将军府被看客们围得水泄不通,穆清武就站在大门口,正准备脱掉外衣。

他刚刚给了大家一个交待,说穆琉月从那日回来之后,一病不起,所以无法履行赌约,今日期限已到就由他来代替穆琉月脱衣跑街。

即便是个大男人,这样站在大门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衣服,那都是件很侮辱的事情呀!

全场像是炸开锅一样议论,甚至不少人大声抗议。

“穆琉月出来!出来!不守信用的丫头,有什么资格当大将军的女儿?”

“穆琉月一定是装病的,凭什么让人代替,不算!”

“大将军,军中无戏言,难不成你就是这样纵容你的女儿的吗?太假了吧!”

“言而不信,赌不起就别赌嘛!”

……

渐渐的抗议的矛头指向了穆清武。

“少将军,你甭跑了,你跑了也不算数!”

“呵呵,少将军,你也别脱了,你脱……没人看呢!”

“少将军,令妹那种人,不值得你这么做,你醒醒吧!”

……

长平公主听了这些话,又看到久违了的清武哥哥,她心疼得都快无法呼吸了,她远远地站着,眼泪一直掉一直掉,真真恨透了韩芸汐!

都是韩芸汐,没有韩芸汐就没有那个赌约,清武哥哥就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议论声冲天,此时,韩芸汐也在人群里,她眉头紧锁,不知何时都默默咬了唇,她猜得到穆琉月会继续装病,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穆清武会出面代替穆琉月履行赌约。

穆琉月的秉性就不提了,其实不管她跑不跑,名声是败坏掉了。如今,就冲着穆清武这份气节,或许,赌约也该结束了。

韩芸汐正要上前去,谁知道,长平公主突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穆清武的手臂。

“清武哥哥,我不许你这么做!不许!不许!”

长平,回来了?

韩芸汐很意外,退回了脚步。

穆清武也很意外,只是,他很快就不着痕迹地推开了长平公主的手臂,低声,“公主,男女授受不亲,请自重。”

长平公主天不怕天不怕,就怕穆清武,谁的话不听,就听穆清武的。

她不敢再乱动,却泪眼楚楚地看着穆清武,“我不许你这样,不许!”

长平公主的出现,让全场都安静下来,穆清武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压低声音,非常认真道,“公主,大家都看着呢,不要胡闹。”

“我没有胡闹,李氏是韩家的人,指不定韩芸汐他……”

然而,长平公主的话还未说完,穆清武的目光陡得凌厉了起来,吓得她后面的话越来越笑声,甚至都不敢往下说了。

她还从来没有看过清武哥哥这么凶的样子,好像她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大错。

赌约就到此为止吧,再纠缠下去把内奸的事情捅出来,影响更大,秦王和皇上那边就更难办了,如今众目睽睽之下,穆清武不得不较真。

见长平公主闭嘴,穆清武才抬头目视前方,他的目光炯炯,坦坦荡荡,“诸位,都看清楚了,我大将军府的人做到做到。”

他说罢,便毫不犹豫解开衣扣、衣带,干干脆脆脱掉了外衣。

白底衣、黑长靴,身材颀长、清瘦,站如劲松的军姿给人一种光明磊落的感觉,一时间令人所有嘲讽、奚落的声音,所有质疑,讥讽的目光都变成了崇敬。

穆清武,真男人也!

长平公主捂着嘴,怔怔地看着,这一刻,她心如刀割,可是,心疼之余,竟也无端地有种骄傲感,她更加坚定了决心,这辈子非穆清武不嫁!

韩芸汐无声无息看着,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出面阻止了,任何人来阻止都没有用。

穆清武一步一步走下台阶,围观的众人主动让开了一条道,穆清武走下最后一阶台阶之后,立马跑起来,穿过三重人群,跑入玄武大街。

一路上,两边围观百姓不计其数,所有人都驻足,注视这一幕,甚至有不少人追着着穆清武的脚步,跟在后面跑,一时间偌大的天宁帝都,万人空巷!

这一日之后,穆清武成为人人敬仰的大丈夫,也就是从这一日开始,穆琉月的名声一落千丈,不少权贵之女纷纷不同她往来,当然,这是后话了……

韩芸汐混迹在人群里,也一直追着穆清武,可谁知道追着追着,她却戛然止步了。

她分明在路边的茶楼雅座窗口,看到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龙非夜!

虽然穿着刻意低调了,但是,韩芸汐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是他,没错!

原来这家伙在这里呀。

她还傻乎乎的以为,他不是在孤苑,就是在宫里,正在为内奸的事情忙碌,谁知道,他倒是清闲,跑到茶楼来喝茶了。

其实,内奸的事情也跟她没有多大关系,龙非夜就算从此不查那个面具男了,她也无所谓,她只关心韩家的连坐之罪,这家伙还不能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居然有这种闲情逸致,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韩芸汐认真看了下, 发现龙非夜似乎在说话,难不成,他对面有人。

雅座窗口在二楼,韩芸汐站在茶楼对面楼下,只能勉强看到龙非夜,她立马登上身后茶楼二楼看,确定龙非夜对面有人。

只可惜,她换了好几个窗口,却都看不到龙非夜对面的人是谁。

到底是谁呢?

能和龙非夜喝茶的,必定不是简单的人吧,难不成来了什么贵客,可是,如果是贵客的话,也不至于在大街上的茶楼里?

韩芸汐越发的狐疑,最后,她决定到对面茶楼去瞧瞧。

可是,她正要离开,却见龙非夜起身来,他们要走了。

这下子,韩芸汐紧张了,趴在窗台前一动不动,见龙非夜消失在窗口,她的视线立马移到楼下茶楼大门,绷住了呼吸,等着。

不一会儿,只见龙非夜走出来,而跟在他身后的竟是……

韩芸汐瞪大了眼睛,猛地抬手,“啪”一声捂住了嘴巴,震惊都说不出话来,太不可思议了,太出人意料的,龙非夜的“贵客”居然会是她……端木瑶!

西周的荣乐公主,端木瑶!

所以,龙非夜这是陪美人喝茶逛街的节奏吗?所以,龙非夜这几日才无暇理会韩家连坐之罪,没办法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吗?所以,今早她逼问楚西风的时候,他才会那样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吗?

走出茶楼大门,龙非夜和端木瑶就并肩而行,看得出来端木瑶打扮很精心,她满脸春风,说话带笑,似乎和龙非夜在讨论刚刚穆清武跑街的事情,而龙非夜倒也不像平素那么冷,一直有回应她。

两人沿着街边,往前面走去。

韩芸汐震惊之余,越看越愤怒,她想都没有想,直接就冲到楼下去,推开了好几个挡路的人要追过去。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又戛然止步,也不知道想了什么,突然就从一旁小巷子窜进去然后从龙非夜他们前面的小巷子回到玄武大街上。

她止步,深吸一口气,就这么站着,等着他们来。

其实,如果问韩芸汐她这是要做什么,她一定回答不出来,她想都没有多想,就这么做了。

虽然穆清武刚刚跑过去,大街上还人头攒动着,时不时被人碰撞,韩芸汐都无所谓,倔强地站着。

终于,她看到了龙非夜他们迎面走过来了,越来越近……

终于,到了面前,相距一步之远,面对面,龙非夜和端木瑶当然也看到了她。

可是,龙非夜的目光只在她脸上停了一秒钟,随即就收回,面无表情地从她身旁走了过去,如同一个路人。

这一刻,韩芸汐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有种猝不及防的感觉,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偶遇韩芸汐端木瑶很意外,只是,见龙非夜没打招呼,她便得瑟了。

她高抬下巴,挑衅地瞥了韩芸汐一眼,大步从她身旁走过,竟然故意狠狠撞了她一下。

端木瑶是习武之人,这一撞该有多用力?韩芸汐没站稳,酿跄了一步,就跌倒了,惊吓了周遭一圈人。

“姑娘,你没事吧!”

“姑娘,赶紧起来,你不打紧呀?”

……

听到后面的动静,龙非夜微微驻足,只是,很快却还是继续往前走,端木瑶快步追上,抱怨道,“师兄,你走慢点,人太多,待会我会走丢的。”

龙非夜没回应,也没有放慢脚步,可是,端木瑶还是笑靥如花,心情很好,卖力地跟上他。

师兄答应一整日都陪她,尽地主之谊,她真的不敢再奢求什么了。

韩芸汐被好心的路人搀扶起来,她看着远去的背影,心堵得特难受,她握了握手心,连手心都疼了。

龙非夜,你和端木瑶到底是什么关系?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