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44章 药罐子太医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愣愣地站着,任由路人怎么问,她都没反应。

直到前面那个熟悉的背影消失不见,她才从自己的世界里缓过神来,此时,路人都散了。

只是,即便缓过神来,心口还是堵着,难受着。

龙非夜和端木瑶之间,师兄和师妹之间,难不成真有点什么?

否则,那个一贯不会给予任何人例外的家伙,为什么会放下身段,陪端木瑶逛街呢?这太不像他的风格了。

在对付毒巨蟒较量的时候,龙非夜那样心急护端木瑶性命,可是,在药鬼谷的时候龙非夜却没有任何偏袒,反倒更偏向于她。

只是,当初之所以偏向她,不过是因为他和她有共同的目的,为了生血丹。

如果当初,他没有肩负皇命,他还会不会站在她这边了?

韩芸汐想着,想着,自己都笑了,自嘲的地轻笑起来。

她这是怎么了?

她不过是龙非夜名义上的王妃而已,他和他的小师妹之间有什么关系,与她何干呢?

师兄师妹本来就相亲相爱的,有什么好奇怪的?

思及此,韩芸汐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她甚至还努力地扯动嘴角,露出释怀豁达的笑容。

她保持着笑容,猛地就转身,才不跟他们同一方向走呢!

谁知,这一转身,动作太大直接撞了后面的人,韩芸汐正要道歉,谁知那人却狠狠推了她一把,“找死啊,敢撞本少爷!”

韩芸汐定神一看,只见对方是个富家大少,身材臃肿,脑后斜插了一把折扇,一脸纨绔。

见韩芸汐长得标志,胖大少起了歹心,冷冷道,“看什么看,走路不长眼吗!没看到后面有人吗?”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眼睛长在后脑勺吗?”韩芸汐还是笑着。

“哎呦,这小娘子嘴巴还挺厉害的嘛!”

胖大少说着,取下折扇朝韩芸汐下巴伸来,可谁知道,还没触到,韩芸汐就扬手一把打开折扇,就在扬手之际,也不知道她往胖大少脸上洒了什么东西,胖大少闻到一阵幽香,下意识用力嗅了一下。

谁知,这一嗅,他竟然傻笑起来,原地站着,开始脱衣服。

而此时,韩芸汐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沉,她看都没有多看胖大少一眼,转身就走。

正一肚子的火,这个不长眼的东西,没见她心情非常不好吗,居然敢在这个时候招惹她,简直是找死!

好吧,她承认自己心情糟透了。

背对龙非夜远去的方向,韩芸汐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走,直到旁晚时分,听到远处护国寺传来暮鼓声,她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

下午和顾北月有约!

距离约定的时间足足有两个一个半时辰了,韩芸汐没有多想,直接往茗香茶楼飞奔,一进雅座,竟然看到顾北月还在等她。

她立马就道歉,“抱歉,我来迟了。”

,顾北月非但没有责怪,还连忙倒了一杯水给她,“王妃娘娘能来,已是在下的荣幸,先喝杯水,不急。”

不急,她都迟到了这么久,这个家伙还说不急,这脾气未免太好了吧。

哪怕身份地位有别,可是,她真真从他温柔的眼睛里看不出一丁点儿抱怨。

每每看到他温柔的眼睛,韩芸汐总会想,也不知道天下会有那个福气爆表的姑娘,能嫁给这个家伙。

韩芸汐喝了几口水,很快就发现顾北月的脸色不对劲,虽然是偏科的毒医,但是,终究也算是个大夫,就顾北月这脸色看,似乎是大病了一场,刚刚才恢复了些许,极需要修养。

“顾北月,你怎么了?”韩芸汐急了,脱口而出直接喊了姓名。

“前些日子太过劳累,一出宫就染了大风寒,大病了一场。”顾北月淡淡答道。

“大风寒?”韩芸汐狐疑着,虽说医者不自医,可是像大风寒这种普通的病症,怎么可能难得到顾北月呀?

而且就他这脸色看,分明很不对劲,这家伙不会隐瞒了什么了吧?

韩芸汐心下狐疑着,示意顾北月伸手,要替他把脉,“我瞧瞧。”

“多谢王妃娘娘关心,风寒而已,并不碍事。”顾北月客气地婉拒。

“手,我瞧瞧。”韩芸汐很认真。

顾北月无奈之下,只能撩起衣袖,将手臂放在桌上,韩芸汐认真把脉,秀丽的眉头紧紧锁了起来。

脉象好弱好弱,甚至有些元气大伤,可是确实也如顾北月所说,寒邪入体,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脉象。

怪了……

韩芸汐又认真看了一眼他一眼,这种虚弱的病容,更像是中毒治愈之后的状态。

“顾太医,一个大风寒就让你如此虚弱?你这身子底子未免也太弱了吧?”韩芸汐好奇地问。

谁知,顾北月竟点了点头,“下官自小就是个药罐子,如今这身子骨还算是好的了,要是小时候三天两头大病一场也是家常便饭,前些日子在宫中伺奉皇上,连着几日不休不眠的,这寒邪一入体,便是病来如山倒了。”

居然是药罐子!

韩芸汐好意外,怎么都没想到天宁国的首席御医居然是个病秧子,顾北月不说,谁看得出来呀?

“莫非,年幼时犯了什么病?”韩芸汐问道。

顾北月眼底闪过一抹苦涩,淡淡道,“听爷爷说是早产,硬是用药养活的。”

这下,韩芸汐更是震惊了,却也释怀,难怪了,古代的早产儿存活的几率非常小,幸好这家伙投对胎,有一个神医爷爷,要不,就算是有药,也不知道怎么养呀。

韩芸汐只知道顾北月是他爷爷从医学院带到天宁帝都来的,至于他的父母,就不得而知了,当然,她也没有好奇到去过问人家的身世。

她打趣地笑道,“看样子你得跟皇上申请,减少工作量。”

顾北月淡淡而笑,即便脸上苍白,这笑容都如四月春风般温和,“王妃娘娘,上一回你托在下打听的事情……”

“如何?”韩芸汐激动了,这家伙约他来,原来就为了这件事。

她托他调查当年韩从安是怎么当上云空医学院理事的,其实就想调查调查,天心夫人和医学院是否有什么牵连。

见韩芸汐那么激动,顾北月有些迟疑,却还是继续道,“王妃娘娘,很抱歉,云空医学院的理事们都听说过天心夫人,但是并认识。”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惊了,天心夫人当年名满天宁帝都,还答应让韩从安当上云空医学院理事,她原本还以为天心夫人在云空医学院会有极好的人脉。

谁知道,竟是这样的结果。

理事在医学院,算是中层吧,再往上还有不少大人物,大职位,或许,他们会认识天心夫人,天心夫人有把握让韩从安当上理事,如果是找关系好歹也得找理事以上的人物吧?

“那长老会,还有院长可认识我娘?”韩芸汐急急问。

这话一出,顾北月就笑了,“王妃娘娘,在下能打听到的就只有这么多,我爷爷在世的时候,也就见过医学院长老几面。”

“王妃娘娘,或许,天心夫人真的和医学院没有什么关系,以天心夫人的势力,要辅佐韩从安其实不难的,韩从安当年的医术,确实也担得起理事一职。”顾北月客观地分析。

好吧,韩芸汐知道自己冲动了,只是,天心夫人的身份就只有这么一条线索,她心急呀。

静默地喝了几杯茶,韩芸汐也不再为难顾北月,毕竟这件事一时也急不来,她随口问道,“你约我来,就为了这件事?”

“还有一件事……”顾北月有些难为情。

韩芸汐就知道自己的直觉不会错,这家伙私下约她,一定还有其他事。

“这里又没有别人,说吧。”她淡淡笑道。

顾北月笑得腼腆极了,特别可爱。

虽然腼腆,可顾逸也是认真的,“王妃娘娘,在下听说了你和琉月小姐的赌约,所以……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用金鱼来试万蛇毒的?”

那天在场的看客们不懂,可是,顾北月是大夫,他懂,也正是因为他懂,所以看出不寻常来。

检测毒性,确切的说分为两种,一种是验毒,一种是试毒。

验毒是毒师的事情,通过嗅,尝,甚至是通过和其他毒药发生反应来检验,一般人无法明白其中原理。

而试毒,则是利用试毒石,或者人,动武来试毒,这是试给外行人看的。

万蛇毒很特殊,而且茶叶里的剂量分成之少,这个女人怎么就知道拿金鱼来试的?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笑了,前不久顾七少也专程去了一趟秦王府,问她这个问题呢,顾北月虽然不懂毒,却也不愧是神医级别的人物。

对于顾北月,韩芸汐就是莫名的少一份戒备,她很大方的回答,“曾经在一本古籍上见过,幸好记住了。”

“是天心夫人留下的古籍吧?”顾北月追问道。

呃……好吧,她拿天心夫人挡箭牌,挡了所有质疑她的人,索性就用到底吧。

“嗯,是我娘留下的。”

“如此看来,天心夫人也是毒术高手。”顾北月认真说。

说一个谎言,只能用无数个谎言来掩饰,韩芸汐嘴角抽搐了下,继续点头,“想必是吧,只是她没有机会表现。”

韩芸汐说着,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她揉了揉肚子,笑道,“今日我迟到,请你吃饭吧。”

顾北月立马要拒绝,然而韩芸汐却比他还快,大喊,“小二,小二,拿菜单过来!”

小二很快就开门进来,顾北月也不好拒绝。

茗香茶楼的茶点小吃种类繁多,完全可以当正餐吃,这还是韩芸汐第一次在外头吃饭,一口气点了好多小吃,顾北月看着,眼底闪过丝丝宠溺,并没有干涉。

很快,菜就送进来了,只是,送菜的人,让韩芸汐震惊得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

来者……何人也?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