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47章 缄默,谁都不问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这一天,已是李氏死后的第四天,虽然不知道韩家的命运如何,但是,韩芸汐还是花了不少心思在韩家,将一切事务处理得妥妥当当的。

龙非夜昨夜一宿未归,今日一整日都又没见到人,韩芸汐并没有刻意地询问他的下落,只是缄默地等着。

只要韩家一日不出事,她大可随他去一日。

在韩家用过了晚膳,韩芸汐才回来,竟发现寝宫的灯亮了,这意味着龙非夜回来了。

本就是他承诺的事情,该他来跟她一个交待,而非她一而再去追问他。

驻足了片刻,韩芸汐便大步往云闲阁走,她拿了一本医书,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看。

赵嬷嬷端来茶,低声道,“王妃娘娘,王爷回来了。”

“嗯。”韩芸汐淡淡应了一声,没有其他反应。

赵嬷嬷越发的狐疑了,这两日来,这女主子的心情似乎都很低落,她琢磨着是不是和主子有关系,可如今看来,她似乎也没怎么把主子放心上呀!

此时,龙非夜就在寝宫外的院子里,一样是坐在摇椅上,看的是刚刚送到的几封密报,他很忙,忙的不单单的北历内奸的事情。

整个芙蓉园寂静极了,没多久,空中就飘起了薄薄的雪花,他倒不介意,任由雪花飘落在他发上,身上。

没多久,楚西风就到了。

“主子,天香茶庄全封了,地契也都缴了,只是,顾七少没露面,全权交给上官执事处理了。”楚西风如实禀告。

原本殿下和王妃娘娘回来之后,忙着检测万蛇毒的事情,并没有再提起天香茶庄的事情,可是,昨夜也不知道怎么的,殿下在入宫之前,居然特意交待他马上去封了天香茶庄。

龙非夜面无表情,看完一封密函之后,才淡淡道,“查清楚顾七少在帝都所有产业,以通敌嫌疑,全都暂时查封。”

这……

难不成顾七少那小子触了殿下的逆鳞?

只是,殿下的逆鳞是什么呀?楚西风伺候了这么多年,都还不知道呢。

楚西风可不敢多问,点了点头,“属下明白。”

正要走,龙非夜却又开口,“顺便查一查顾北月最近是不是很闲。”

呃……

楚西风更加纳闷了,查顾太医做什么?难不成内奸案又有什么新的进展了,牵扯到顾太医?只是,不太可能吧。

“殿下,请说前些日子顾太医宫里住了一阵子,回去之后就大病了一场,依属下看,他怕是在养病吧。”楚西风认真回禀。

然而,龙非夜却丢了三个字给他,“查清楚。”

“是。”楚西风悻悻的,就殿下这态度,他知道,就算他斗胆询问,殿下也是不会告诉他的。

雪,越下越大。

龙非夜起身来,挥去身上和发上的雪花,撑了一把油纸伞便往云闲阁方向去,他天生是缄默之人,在这静寂的雪夜里,颀长的身影显得孤独、寂寥。

还没走多远,他便止步了,只见韩芸汐迎面走来,一身单薄的衣裳,并没有披风,任由雪花堆满双肩。

她这是要来找他吗?

远远的,她也看到他的身影,停下了脚步。

他这是打算去云闲阁,找她?

很快,他就走入长廊,冷冷看着她,见她还不动,他终是出声,很大声,隐隐透着怒意,“还不过来?”

她没回答,垂敛着双眸,倒是吓跑了过去,一身雪花,狼狈极了。

他冷眼打量她,只见她冷得唇色都白了,脸色紫青紫青的。

他脱掉狐裘披风,递给她,霸道地命令,“披上!”

“多谢殿下,臣妾马上就回去了,不用了。”她很客气地拒绝。

他眸光一寒,将随手将狐裘披风丢给过去,她不得不接住,只是,就只是接住而已。

然而,不得不承认,哪怕就接住而已,她冰冷的双手都一下子温暖了,这奢华的狐裘披风上满是他的体温。

她确实是来找他,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就想来找他问个清楚,韩家到底是生、是死?

只是,见到了人,却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特别不想说话了。

而他确实也是去找她说韩家的事情,他向来不轻易承诺别人,尤其是女人,既然承诺了,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多少例外,他都会兑现。

“李氏一案明日就会结案,大理寺会出告示,不会牵扯到韩云逸,也不会牵扯到韩家任何人。”他特别干脆,之前只答应过她保住韩云逸,如今,他把整个韩家都保了下来。

听了这话,一直出于低落状态的韩芸汐猛地抬起头来,迎上龙非夜冷漠而又深邃的双眸,她非常意外,脱口而出,“当真?”

“本王说到做到,保韩家,是赏你验毒有功。”龙非夜冷冷解释。

韩芸汐大喜,徐氏和李氏都同韩家没有关系了,如今保住韩家,就相当于是保住小逸儿的家呀!

她立马欠身行礼,“臣妾代韩家上下,谢殿下恩典!”

“还有其他事吗?”龙非夜问道。

其他事情……还有吗?他想她问什么?她问了,他会回答吗?

韩芸汐想了一下,起身来,笑了笑,“就这件事,不打扰殿下了。”

她说罢,毅然转身就要走。

谁知,龙非夜却冷声,“站住!”

韩芸汐戛然止步,心跳咯了一下,险些停掉,叫她站住,他想做什么?问什么?

除了那天茗香客栈的事还有其他事情吗?

他又要那“检点”、“体统”之类来警告她了吗?她都还没有质问他端木瑶的事情呢,如果夫妻的名义是一种约束,那也不单单只约束她一个人吧?

她越想,唇咬得越重。

谁知,龙非夜什么都没有做,没有问,他撑起一旁的油纸伞来,从韩芸汐背后递过去,声音薄凉,“带走。”

他很高,也将油纸伞撑得很高,她一就抬眼就看他撑伞的手,他的手很大,包住了整个伞柄。

茶楼的事情,他就这样不过问了?

韩芸汐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不用了,臣妾……”

可是,她的话还未说完,他就陡然从背后逼近,霸道而强势,一时间,她只觉得背后全都是他的气息,自己仿佛被纳入了一个强势的力量范围,无法挣脱。

“带走!”他厉声,很凶。

韩芸汐撇了撇嘴,带走就带走!

她将手里的狐裘披风穿上,随即就接住油纸伞要夺走,龙非夜似乎没料到她会这么做,并没有马上放手。

韩芸汐又拽了一下,他才松手,于是,韩芸汐就穿着他的狐裘披风,撑着他玄黑是油纸伞,大步离开了。

龙非夜那俊朗的眉头缓缓拢了起来,直到韩芸汐的背影消失在风雪中,直到远处云闲阁楼上的灯亮了,他还是原地站着。

也不知道他站了多久,只见他眼底晦明晦暗,阴晴不定的。

韩芸汐回到阁楼上,连那把伞都带到楼上,被她狠狠丢在一旁,身上的狐裘披风已经脱下了,就丢在油纸伞旁边。

她恶狠狠地看着,突然冲上去,抬起一脚要踩,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却终究没踩下去。

可恶!

她骂了一声,重重往床上仰躺下去,她太讨厌这种感觉了,心里难受得要死,却不知道难受什么,想爆发出来,却也不知道要爆发什么。

那家伙不是履行承诺保住小逸儿了吗?他甚至连韩家都保住了,为什么她一点儿开心的感觉都没有呢?

韩芸汐拉来被子罩住自己的脑袋,拒绝深究下去,她告诉自己,北历内奸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关系了,他继续走他的阳关大道,她继续过她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

又是一个不眠夜,翌日,韩芸汐早早就起,去韩家的路上还真看到了大理寺贴出来的告示,李氏为主凶已经亡,韩若雪为帮凶,虽不知情,却也罪不可恕被判了无期。

如此一来,李氏母女一案便成了正常的案子,并没有牵扯到内奸,韩家也就名正言顺不用连坐。

至于龙非夜如何善后,是否有再追查那个面具男,那依旧是秘密,韩芸汐告诉自己,不要再跟他搀和在一起了。

韩芸汐到了韩家,总算是放心把韩氏医典交给小逸儿,这是韩家的东西,本就该归韩家后人,小逸儿是很有天赋的孩子,韩芸汐相信,只要给他一个良好的环境,终有一日,他会让韩家在医学界重新站起来的。

之前韩家一直都是徐夫人掌权管事,如今徐夫人没了,李氏也没了,其他姨娘也都逃了,担子便落到七姨娘肩上。

有韩芸汐撑腰,韩家宗族里那些虎视眈眈的人非但不敢刁难,反倒很是巴结七姨娘,带了不少重礼来探望了几回。

几日后,七姨娘痊愈了,韩芸汐把帐房师父和管家都找了来商量,虽然韩家库房里存银不少,就七姨娘和小逸儿一辈子是不愁吃穿用度的,只是,如今韩家家大业不大,所有医馆药房全都关闭,而开销却还同以往没多少差别,所以,缩减开销是必须的,

一番商量,韩芸汐发现七姨娘孱弱是孱弱,可却不是愚钝之人,在管事和理财方面都有不少独到的见解,她缺的是机会和胆量。

“小沉香,日后你就跟着七姨娘,七姨娘不敢做的,你就给她撑上。”韩芸汐打趣地说道。

小沉香嘟着小嘴儿看着自家主子,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都说不出是个什么味,她既舍不得主子,却也舍不得七姨娘和小逸儿,这么些天伺候下来,早就有了感情。

见小沉香没说话,小逸儿偷偷扯了扯她的衣角,小沉香立马就心软了,“主子,那我可以到王府去看你吗?”

韩芸汐乐了,“当然!”

七姨娘也离不开小沉香,一听这话,立马就要欠身谢恩,韩芸汐连忙拦住,“日后我回娘家,咱没那么多讲究。”

这娘家,虽然不强大,却舒心,一样是后盾!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