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48章 婚事,好心塞呀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接连下了好几日的雪,今日终于放晴,天空像是洗过一样,湛蓝湛蓝的,很美。

那个赌约之后,穆琉月就再也没有出席过圈子里的聚会,终日躲在闺房中郁郁寡欢,脾气也越来越大。

“嘭”一声,又一个名贵的花瓶被砸碎,婢女在门口围了一圈,却没人敢进去。

一开始穆大将军和穆清武还会过来瞧一瞧,如今也都麻木了,他们更担忧的是这丫头名声搞得这么臭,日后要嫁个好人家必成大问题。

“来人!来人!”

穆琉月气呼呼的大喊,一个婢女怯怯地小跑过去,都不敢靠太近。

“长平公主来过没?是不是来了我不知道?”穆琉月质问道。

她唯一的希望就是长平公主,可是从出事之后,长平公主居然来都没来过一次,眼看梅花宴就快到了,她却迟迟都没有收到请柬,这是完全被遗弃的节奏吗?

“没……”婢女小心翼翼回答,立马就安慰,“小姐,可能是公主忙吧,过些日子就过来了。”

“忙什么?梅花宴吗?她邀了谁?邀了韩芸汐没?”穆琉月急急质问。

她早就听说今年的梅花宴是长平公主主持的,要邀请什么人,那便都是长平公主说的算了。

婢女哪里知道那么多,立马借口逃了,“小姐稍等稍等,婢女这就去打听!”

穆琉月名声那么臭,长平公主自然不会来,此时她确实是忙着梅花宴的事情,第一封请柬就送入了秦王府,邀的正是韩芸汐。

韩芸汐这几日来,在韩家和秦王府之间来回,忙着处理韩家一些善后的事情,那天晚上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龙非夜。阁楼的窗户早就被她锁上,所以,那家伙夜里有没有回来过,她也一无所知,他到底忙不忙,她也不清楚。

至于西周公主什么消息,她也没刻意去打听,日子就这么过着,偶尔去宜太妃那伺候她“排毒养颜”,闲聊几句,关系虽然不算非常近,比之前却好太多了。

期间,顾七少找人送了几罐精品南山红茶叶来,全被她丢了,谁都不知道她当初去南山采红茶并非自己想喝。

这时,她刚回来,夏管家就找来了,“王妃娘娘,太妃娘娘让你过去一趟。”

“什么事?”韩芸汐不解,她今早才给宜太妃做的针灸,除了针灸,宜太妃从来不会找她的呀。

“属下不清楚,太妃等着呢,王妃娘娘赶紧过去吧”夏管家答道。

会不会是徐夫人那边有情况了?几次旁敲侧击问这件事,宜太妃都不理睬,而她在大理寺也打听不到消息,径自揣摩着,韩芸汐连忙赶过去。

谁知,一进门就见到了一个意外之人……慕容宛如!

什么情况,这朵白莲花居然出来了!

宜太妃是从来没有怀疑过慕容宛如,还是……明知实情却包庇了她呢?不过是个养女,至于吗?

“嫂子,你终于来了,外头冷,赶紧喝杯热茶。”

慕容宛如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特殷勤、热情,又是拉韩芸汐坐,又是倒茶,韩芸汐客套地说不用,认真问,“母妃,夏管家说你急着找我?”

宜太妃拧着眉头,递来了一份粉红色请柬,双层雕花镂空,雕着一支瘦骨寒梅,精致极了。

韩芸汐接来看了一眼,立马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是梅花宴的邀请函,不像其他受邀人那样欣喜,她都有些哭笑不得。

宴无好宴,席无好席。

这类事情她是最不感冒的,所谓梅花宴,宴请的对象非富即贵,而且大多都是年轻的女子,说是赏梅花,其实是一群女人在那里争奇斗艳,拉帮结派,相互踩扁。

每次梅花宴上发生的事情,都会被传出来,成为贵族妇人圈的谈资,真是无聊透了。

韩芸汐迟疑了一下,说道,“母妃,臣妾身子不适,不知道这宴会能不能……”

谁知道这话还未说完,慕容宛如就开口了,“嫂子,你可千万别不去呀!皇后身体抱恙,这一回是长平公主主持的,你若不去,长平公主会怎么想?”

韩芸汐微惊,没想到会是这样。

如此一来,这宴就更不是好宴了,韩芸汐还记得上一回在大将军府门口的场景,穆清武跑街的事情,估计长平是全记恨在她身上,天晓得这一回准备了什么陷阱让她跳呢!

“母妃……臣妾粗人一个,毫无才学,又恰好身子不适,就怕去了会给你丢脸。”韩芸汐又拒绝。

她要拒绝长平公主太容易了,直接不赏脸便可,可是,这事影响不小,得先过宜太妃这道坎。

宜太妃还是没说话,慕容宛如又一次出声,“嫂子太谦虚了,不过是赏梅而已,需要什么才学,嫂子如果不去,宛如岂不得落单了?何况,嫂子可是代表咱们秦王府去的,你若不去,那宛如就干脆也不去算了。”

这下,韩芸汐总算明白为什么一点预兆都没有,慕容宛如就被解禁了,原来她也被邀请了。

她打开请柬一看,只见日期正是三日之后。

韩芸汐拧着眉头,迟迟没说话,这时,一直沉默的宜太妃却出声了,“芸汐,你不去本宫就更没脸,前几日她们就开始在议论长平会不会邀你去,你敢不敢去了?”

芸汐?天啊!

“嘭”一声,慕容宛如手里的茶杯应声落地,她吓到了!

母妃居然这么亲切的唤韩芸汐的名字,而且还这么好声好气地跟她商量?

慕容宛如的脸色煞白煞白的,太措手不及了,她还以为母妃会很生气的训斥韩芸汐,可谁知道,母妃居然是这种态度。

在她被关禁闭的这段时间,母妃和韩芸汐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也是刚刚才出来,都还没来得及跟心腹了解情况呢。

见状,宜太妃不悦看去,“你怎么回事?”

韩芸汐却在心里偷笑,慕容宛如出来了也不打紧,后面的日子有得让她哭的。

“母妃,臣妾听说未婚的女子只要在这梅花宴上得了赏,成了名,宴后家里的门槛就会被媒人踩烂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这么夸张?”韩芸汐认真问。

宜太妃笑了,“夸张了夸张了,不过,这事也不算假。”

只要在梅花宴惊艳一把,就会引来无数公子爱慕,求娶,所以这梅花宴可是帝都女子最梦寐以求的圣会。

“这样啊,那我还是陪宛如去吧,这丫头也到了出嫁的年纪了。”韩芸汐笑着说。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的心跳顿时咯噔了一大下!韩芸汐这个贱人居然真想把她嫁出去?她的婚事,还轮不上她来管呢!

“宛如,你可得好好表现,母妃,你回头可得让夏管家把咱家的门槛加厚些,呵呵。”韩芸汐打趣地说。

宜太妃眼底闪过一抹复杂,没说话。

韩芸汐却又道,“母妃,还是你心中早就替宛如相中了哪户人家?”

宜太妃立马摇头,“没有的事儿,你别造谣。”

“母妃,宛如的年纪可不小了,她不着急,难不成你也不替她着急?”韩芸汐又问。

慕容宛如在一旁听得肺都快炸了,母妃和她都不急,这个贱人着急什么呢?关她屁事呀?

谁知,宜太妃却淡淡回答,“当然着急,但这事也不是急得来的,一辈子的事总得慢慢考虑清楚吧?”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的心跳险些给停掉,母妃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她是养女,不是秦王亲妹妹,母妃之前还三番两次撮合过她和秦王呢?母妃说过,只要秦王点头,就立马把她立为秦王侧妃,这样就可以一辈子陪在她身旁了。

难不成母妃改变主意了?

她这么多年的努力,就为了留在秦王身旁,即便因为出身关系不能为正妃她都不介意,母妃最明白她的心的呀,怎么可以这样?

“确实该慢慢考虑清楚,母妃要是有什么人选可别偷偷藏着,臣妾也可以帮忙参考参考。”韩芸汐煞是认真。

宜太妃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可是,就单单这个点头的动作,便让慕容宛如心碎了。

她激动地拉住宜太妃的手,急了,“母妃,女儿不嫁!不嫁!女儿要留在府上,一辈子伺候你!”

这话分明是暗示宜太妃的,嫁给秦王也是留在秦王府呀,也能伺候一辈子呀。

然而宜太妃还未出声,韩芸汐便道,“真是傻丫头,母妃哪里能留你一辈子,你这是害了自己,也害了母妃呢!你都不小了,再不嫁,外头的人会怎么说你,怎么说母妃?”

慕容宛如幽怨地看了韩芸汐一眼,哭腔立马就出来了,“嫂子,你莫非是嫌弃宛如了?要赶宛如走?”

“这个家是母妃当的家,你说的什么话?嫂子是为你好。”韩芸汐很认真的解释,她又怎么会没感觉到慕容宛如对秦王的好感呢?

“母妃,我……”

慕容宛如还要说,宜太妃却挥了挥手打断,“好了好了,先说梅花宴的事要紧。”

她打量了韩芸汐一眼,认真道,“芸汐,你准备三套上得来台面的衣裳,一套当日穿,两套备用,这三日和宛如了解了解梅花宴的情况,你记住你是秦王妃,是长平的长辈,莫要给本宫丢脸了。”

韩芸汐认真看着宜太妃,她知道这一劫自己是躲不过了,难得宜太妃没有强横警告,还如此提醒。

好吧,这一回就冲着宜太妃这态度,她就去吧,别说梅花宴了,就算是鸿门宴,她也不怕!

“是,臣妾明白。”韩芸汐认真回答。

慕容宛如满心的惶恐,怎么都接受不了所见所听到的一切,当夜她就找了桂嬷嬷和几个婢女打听情况。

好个韩芸汐,这才几天呢,你居然能打消母妃对你的敌意,再留你下去,我慕容宛如还怎么在秦王府立足?

翌日,慕容宛如立马秘密约见了长平公主!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