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49章 秘密,心情畅快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三日之后,梅花宴如期举行。

城郊的皇家梅园,花香满园,梅花映雪盛开,一大片一大片的红和粉,远远望去,就好似花海一般,梦幻极了。

今年的梅花,开得特别早,也特别盛。

梅海之下,宴席早就摆开了,长平公主和太子龙天墨一左一右坐在主位上,太子左侧的第一位便是西周荣乐公主,端木瑶。

这宴会虽然也有不少风流才子参加,只是还是女子居多,龙天墨本不想来,可谁知道昨晚上才收到父皇的命令,让他作陪。

前几日也不知道谁传的谣言,说秦皇叔一直陪着荣乐公主,看样子,谣言是假的了。

无情最是帝王家,皇族里的女人,不管是妻还是妾,哪一个不是工具?有用的时候,被捧上天人人争得头破血流,没用的时候,被弃之如敝履,何况是他这位太子的女人呢?

如果端木瑶想嫁给他,他眼睛眨都不会眨一下,马上会娶。可惜,谁都知道,端木瑶的心在秦王那里。

西周和天宁虽然是姻亲盟国,却终究各自有各自的算盘,父皇迫切地希望荣乐公主能尽快和亲过来,两国能够进一步合作,尤其是在东北边界的军师防守上面,能早日达成共识,一致对抗天历。

无奈,西周皇帝却早就放话了,要荣乐公主自己来寻觅如意郎君再嫁。

如意郎君,除了秦皇叔还有谁呢?

只是,这个公开的秘密端木瑶至今迟迟都没有公开表态过,而秦皇叔的态度更是谁不敢擅自揣摩,于是,事情就这么拖着。

“瑶瑶,尝尝这梅花茶,也就在天宁才喝得到?”

龙天墨寻了话题,一句“瑶瑶”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可谁知道,端木瑶却并不给他面子,一句“太子殿下”,保持了距离,“太子殿下,叫我荣乐比较合适?”

龙天墨眼底闪过一抹愠怒,却隐藏得非常好。

这个女人很美,也确实貌文武三全,可是他却打心底真瞧不上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西周嫡公主,他看都不会多看她一眼的。

虽然怒,龙天墨的语气还是温和,“听说秦皇叔年后会出行,荣乐公主可知道他会去哪里?”

这话一出,端木瑶就正眼看过来了,一脸震惊。

她没有和皇兄一同回去而是留在天宁过年,正是希望年后能想办法把婚事订下来的,没想到师兄居然要出行!

天徽皇帝暗地里口口声声说保证她能找到如意郎君,这话还算不算数了?

见端木瑶的反应,龙天墨很满意。

“荣乐公主似乎还不知道此事,看样子得等秦皇婶来了,再问她了。”他说着,端起茶来啜饮,也不多聊。

可是,端木瑶的脸色却全都变了!韩芸汐?韩芸汐居能知道师兄的行踪吗?这怎么可能?

此时,受邀人大多已经到了,正三三两两闲聊着,当然,大家聊得最热的莫过于韩芸汐了。

韩芸汐会来吗?

梅花宴不仅仅是比拼人际关系的场合,更是比拼才艺的场合,韩芸汐的人际关系就不说了,她在圈子里基本是一个闺蜜好友都没有,至于才艺……那可是今日最大的看点!

韩芸汐一个出身一般的平民之女,医学世家岂能和皇族贵族相提并论?

而且她还自小不得宠,没有接受过什么栽培,能有什么才艺?她有什么底气参加梅花宴?梅花宴可不是来吃吃饭聊聊天赏赏花这么简单的。

据说,宫里宫外都不少人摆了赌局,就赌韩芸汐今日敢不敢出席。

然而,就在一片窃窃私语中,太监传来了高声通报,“秦王妃驾到……宛如小姐到……”

来了?

她还真敢来?

一时间,众人全都循声看去,只见韩芸汐一袭清丽脱俗的胜雪白裙,通身雪白,只在腰间点缀了一条梅花玉石腰带,白裙红玉,这是多简单的搭配呀,却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秒杀了在场所有奢华打扮的女子。

当然,走在她身旁的慕容宛如亦暗淡无光。

碍着韩芸汐的身份,众人即便不情愿,却还是纷纷起身相迎,偏偏,端木瑶气定神闲地坐着,在一群站着的人中,显得特别明显。

韩芸汐都走近了,才慵懒懒起身来,连个称呼都没有,“好久不见了。”

她讨厌称呼她王妃娘娘,更讨厌称呼她“秦王妃”!

韩芸汐非但不生气,反而笑得一脸无害,“荣乐公主来了好几日了吧,我原以为你师兄会带你到家里喝茶,谁知道一等再等都等不到你。”

随即,摆出了女主人的姿态,“要不,等这宴会结束了,同我一道回去,到我们院里去喝茶。”

她才不管端木瑶会不会真的和亲到秦王府吗?才不管龙非夜是什么态度。

反正,她就铁了心,不管谁要欺负她,要给她脸色看,都没门!

这话一出,端木瑶袖中的手就握成了拳头,无疑,韩芸汐的话戳中了她的要害,她在秦王心中到底是怎样一个地位,她自己最是冷暖自知,那日的作陪,不过是天徽皇帝的强逼。

那一日,师兄跟她说的话,都不超过五句!

“好呀,改日一定去找师兄玩!”端木瑶忍着性子回答,她想,韩芸汐你别得意得太早,待会就有你好看的!

韩芸汐在端木瑶和龙天墨之间落座,至于慕容宛如,她可没有这么高规格的待遇,只能坐在下头。

长平公主一直没出声,时不时瞥韩芸汐几眼,心下一直冷笑着,她今日这场宴会可都是为韩芸汐开的!

韩芸汐一定会是主角,但是,必定是献丑的主角!

比起长平公主,太子龙天墨显得有礼多了,韩芸汐一坐下,他就开腔,“秦皇婶,听说秦皇叔年后会出行?”

他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身旁的端木瑶听到,无疑,他是故意的,即便不喜欢,他还是要争取到端木瑶,而要争取到端木瑶,必先让她对秦王死心。

韩芸汐没想到龙天墨会突然问她龙非夜的事情,而且,这事她还真从来没听说过,好吧,其实他的事情,她知道的比任何人都要少的。

正要如实回答,却瞥见端木瑶投来敌意的目光。

韩芸汐承认自己很坏,她想也没想便道,“你听谁说的,这件事秦王可就只告诉我一人过。”

龙天墨笑道,“自然是从父皇那听来的。”

天徽皇帝!

端木瑶眯起了双眸,天徽皇帝明知道龙非夜要走,为什么没告诉她一声呢?可恶!

“秦皇婶,皇叔打算去哪呢?去多久?”龙天墨又问。

“你问你父皇去呗。”韩芸汐随口回答。

“父皇也不清楚,所以……让我才来问你呢!”龙天墨压低了声音。

韩芸汐笑了,一脸神秘,“秘密!”

虚虚实实的,她并不清楚龙墨问这些事情做什么,只是,看到端木瑶那阴得都快滴出水来的脸色,她就特别畅快。

她发现,端木瑶和龙非夜之间,似乎也没有那么近,至少,端木瑶和她一样,并不知道龙非夜年后要出行。

思及此,韩芸汐的心情就又舒畅了不少,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

就这闲聊的时候,太监的高声通报又一次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平北侯府,公子澈到……平南侯府,公子牧到!”

平北侯和平南候这两位公子,并称为南北公子,名气是不小,名声可不好。

平北侯一脉单传的嫡子长孙澈,人称北公子,一袭白衣,手持折扇,卓尔不凡,风流倜傥。他不仅仅以才学出名,而且更因风流成性而闻名,今年刚刚年满十八,就已经是十房妾侍,有传言他连父亲的小妾都有染指,简直就是人面兽性。

平南侯一脉单传的嫡子李牧歌,人称南公子,一袭紫衣,一样手持折扇,乍一看也出尘干净,谪仙之姿,可是,认真一看,却见他手拈莲花指,脚踩小碎步,阴柔得比女人还女人,他有龙阳之好早就是公开的秘密。

南北公子出场,引起不少躁动,风流倜傥的男人是女人的毒,而阴柔的男人则是女人最好的闺蜜,这两位公子的人气可一直居高不下。

这一回长平公主主持宴会,多邀了不少男子,只是,长平公主向来不同他们往来,这一回怎么也邀了他们呢?

不介意众人的怯怯议论,长平公主玩索地就朝慕容宛如看了一眼,慕容宛如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两人心照不宣,似乎藏了什么秘密。

韩芸汐心下也纳闷着,她打量了南北公子一眼,总感觉很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哪不对劲了。

很快人就都到齐了,开宴……

今年的梅花宴,以梅花茶点为主题,各式各样别出心裁的糕点和茶饮送上来,可惜,众人都

却无心品尝。

看着高高在上坐着的韩芸汐,她们可谓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呀,也各种跃跃欲试,巴不得赶紧看到韩芸汐出丑。

一个出身比她们低微的平民之女,简直就是侮辱“秦王妃”这三个字,她居然还敢那么气定神闲地坐在上头。

今日机会来了,她们要把这个女人打回原形,要折了她可笑的骄傲,盲目的自大;要让她知道,即便她真的把自己当根葱,也绝不会有人拿她蘸酱吃的!

这不,长平公主都还没出声,就有人按耐不住性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吏部尚书的小女儿,徐夫人的妹妹徐云容。

她起身来,恭敬道,“公主殿下,今年梅花开得那么盛,不如,咱们来咏梅吧!”

咏梅……

长平公主就等着有人开腔呢,她遂是大喜,兴奋得都站了起来,“徐小姐好雅致,这主意好!”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