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50章 本王妃就是嚣张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这主意好?

韩芸汐有些被雷到了,她很清楚女子之间,最基础的争斗是就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只是,这帮女人从小斗到大,不烦吗?

她光看宫斗小说就看烦了,这主意,好在哪了呀?

韩芸汐是兴意阑珊,可是,在场众人的兴奋点却被点燃了,她们一下子就激动了。

“咏梅正是应景应情,不辜负这满园花色。”

“我也正想说呢,大家都来作一首,让公主殿下挑几首好的,做成册子,回头送到皇后娘娘那去。”

“好好好,这主意妙极了!”

……

这帮人女子们,从一开始就等着这种机会了,不管是咏梅,还是画梅,又或者斗琴,她们都准备充足,怎么会难得到她们呢?

但是,韩芸汐就惨了,一个自小被抛弃的废材嫡女,她懂什么呀?看她平素的行为,还有说出来的话就知道她是粗俗之人。

她的表现,太令人期待了!

长平公主笑呵呵地朝韩芸汐看去,“秦皇婶,你觉得咏梅怎么样?”

韩芸汐嘴角抽搐了,还没回答,在场众人便七嘴八舌起来。

“还没见识过秦王妃作诗呢?今日大家要有福气了!”

“秦王妃,听说你可是个大才女,秦王最欣赏你的才学了。”

“王妃娘娘,你今日可别藏着掖着,一定要让大家开开眼界,让大家瞧瞧,到底是何等才学才能入了秦王殿下的眼呀!”

……

这一声声听着是奉承,其实是讥讽,挖苦,捧杀!

韩芸汐将众人的嫉妒,不甘看在眼中,却并不放在心上,任你们羡慕嫉妒恨,我自清风朗明月。

然而,这个时候,她身旁的端木瑶也坐不住了,笑了笑,“本公主就纳闷了,王妃娘娘是怎么嫁入秦王府的,原来王妃娘娘是因为才学好才入了秦王殿下的眼,还真令人……不可思议呀,不如,王妃娘娘先来作诗一首?”

这话一出,热闹的现场便有些安静了,端木瑶这话说得真心刻薄,谁都知道韩芸汐和秦王的婚约,她却偏偏这么说,这简直就是狠狠地打韩芸汐的脸嘛。

谁知,这时候长平公主居然还添油加醋,她一脸震惊,“咦……秦皇婶,是以为你才学好秦皇叔才娶你的呀?我之前都还不知道呢!是不是呀?”

韩芸汐该怎么回答?

如果她回答是,又证明不了自己的才学,岂不得被笑惨了?

如果她回答不是,端木瑶和长平公主必定会用她的婚约,还有她自己走入秦王府的事情来羞辱她的。

话一说完,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就全朝韩芸汐看过来了,无不幸灾乐祸地等着她回答。

“难道不是吗?王妃娘娘,你给个话呗。”端木瑶冷冷笑道。

就在所有人等得看韩芸汐不知所措的时候,韩芸汐竟淡淡笑了,特好看,特自信,她慢悠悠地说,“才学,也算是一个原因吧。”

这个女人,口气不小呀!

“呵呵,看样子大家都猜对了,秦皇婶的才学绝不一般,今日大家就都拭目以待吧!”长平公主的语调都变了。

端木瑶一脸不屑,“那就请秦王妃先来咏梅一首吧?”

“对,必须先来一首!赶紧的!”长平公主迫不及待地催促。

紧张了!

众人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韩芸汐,就连在场几位男士,包括龙天墨也看了过来。

韩芸汐这下一定是骑虎难下了,口气居然敢那么大,看她现在如何收场。

可谁知道,韩芸汐却煞是认真地反问,“长平公主,你确定要我先来?”

长平公主一愣,随即就点头,“这还有什么好确定不确定的,秦皇婶你就别再磨蹭了,又不是本事,磨蹭什么呢?没瞧见大家都等着吗?很期待哦!”

端木瑶高傲一笑,“王妃娘娘,你就别……谦虚了!开始吧。”

韩芸汐今日本公主一定要见识见识,你怎么开这个口!

全场寂静下来,大家都等待着,空气中紧张的因子渐渐弥散开……

可是,韩芸汐又一次朝端木瑶看过来,“荣乐公主可客,还是让她先来吧。”

借口!推托之词!

韩芸汐,你完蛋了,就知道你作不出来!

端木瑶还未回答呢,长平公主便道,“秦皇婶,你真会开玩笑,荣乐公主可是云空大陆最有名的女诗人,都出了好几本诗集了,咱们皇家学院的课本里,也收录了她的诗,我们都会背上几首呢!她当然得压轴,还是你先来吧!”

端木瑶一脸骄傲,好不心虚承下长平公主这份夸张。

韩芸汐皮笑肉不笑,长平她怎么就不说她是读着端木瑶的诗歌长大的涅?

“要不,那位徐小姐先来?”韩芸汐又推辞,看向徐有容。

长平公主立马又道,“秦皇婶,她一年里也就只有五六首诗能收录到年度诗集中,你就别让她献丑了。你们不是一个档次的。”

“那你们谁能先来呀?”韩芸汐感慨了一声。

长平公主乐了,就知道韩芸汐会着急,她气定神闲地介绍起来,“秦皇婶,那位,礼部尚书家的千金上官晴,三岁就能作诗,七岁名冠帝都。那位,国公府的七小姐苏英雪,她的诗那可是帝都老百姓都耳熟能详的。还有还有,这位,更了不得,她的诗让大学士都自叹不如……”

长平公主炫耀了一番,最后笑道,“当然,他们都入不了秦皇叔的眼,不如你,你就别再推辞了,来一首吧!”

韩芸汐真的有些被吓到,没想到高手这么多,只是,长平公主要用这种手段将她捧高,然后让她摔得更惨,那就大错特错了!

她慵懒懒的伸展了下腰身,看了众人一眼,笑道,“长平,你的意思是她们都不如我,我先作了,她们就都不必多浪费时间了是吗?”

这话一出,全场皆是大怔,长平公主倒抽了口凉气,韩芸汐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口气比刚刚的还要大呢!

“长平,是吗?”韩芸汐又问。

长平公主简直不可思议,但是,她还是毅然地点头了,“是!”

韩芸汐,既然你要找死,那就让你死得更惨一点吧!

韩芸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她还真不想听一大把女人在这里文绉绉的作诗。

这时候,端木瑶实在忍不住,反问道,“王妃娘娘的意思,是想跟本公主单独比试吗?”

似乎生怕韩芸汐不回答,她学着韩芸汐刚刚追问长平公主的语气,又问了一句,“是吗?”

谁知,韩芸汐想都没想,直接回答,“当然是。”

这……

端木瑶始料未及,立马道,“那别磨蹭了,你开始吧!”

可是,韩芸汐轻轻叹息一声,道,“唉,我怕我作出来的诗太好了,你会不好意思再作了,还是给你个机会,你先吧。”

她的声音不大,却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女人,好嚣张!

这简直就是嚣张到无知的程度呀,居然敢这么挑衅荣乐公主这个公认的大才女?

端木瑶怒得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眼睛冷冷看着韩芸汐,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在用自己的无知侮辱她!

她忍无可忍了,直呼姓名,“韩芸汐,今日,如果你能赢得了本公主,本公主从此不再作任何诗词歌赋!”

可是,韩芸汐竟还是想也没想就回答,特别爽快,“没问题!”

“你!”端木瑶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韩芸汐眼中那无所畏惧的光芒,她突然有些莫名的恐惧,只是,她很快就忽略了,且不说这个女人没有受到什么教育,根本不会作诗,就算她会,也绝对不可能赢过她的!

“如果你输了,主动离开秦王府!”端木瑶一字一字说得极重,响彻全场。

“好。”韩芸汐淡淡道,语气特轻,却让所有人都莫名一震。

“你先!”端木瑶紧逼不放。

这一回,韩芸汐并没有拒绝,她喝了一口茶,便慢悠悠地吟出毛爷爷的经典绝句。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吟到这里时候,全场早已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似乎都被勾了魂,认真听着,等着韩芸汐继续,而长平公主和端木瑶面面相觑,脸色渐变。

韩芸汐顿了顿,微微一笑,才又继续,“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她一吟完,长平公主是愣了,而端木瑶,她只觉得整个世界都随着韩芸汐那最后“丛中笑”三个字的结束而寂静了下来,寂静得她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

天啊!

她……她有没有听错?她……是不是在做梦?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词?

好到,即便是出自韩芸汐之口,她都不得不心甘情愿它的好,它的妙!

咏梅,在赞美梅花品格之余,大多都是表达的是诗人的清高离群,孤芳自赏,可是,韩芸汐这首词却完全不一样,那一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简直秒杀了所有佳作,表达出谦逊脱俗、又豁达大度的气度来!

端木瑶不可思议地看着韩芸汐,重重跌坐了下来,花容失色。

此时,全场众人都还在细细品味韩芸汐刚刚的那两句词,无比意外,无不震撼!

寂静了许久许久,突然,龙天墨大声鼓起掌来,“好!极好!极妙!秦皇婶,你真是深藏不露,今日,总算让大家大开眼界了!”

龙天墨太意外了,即便是男子,也没有方才那诗词中的气节、气度呀!

字如其人,诗亦如其人。

这个女人确实很嚣张,可是,她就是有嚣张的资本。

她真是个奇女子,她身上还有多少惊艳没有展现出来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