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51章 斗酒,麻烦不小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天墨不可思议地地看着韩芸汐,这是他第二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她,第一次是她治他怪病,救他性命的时候。

这一回的感觉,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即便他一而再的忽视,然而,终究还是骗不过自己,他喜欢这个女子,而且,他也知道,这个女子同端木瑶不一样,端木瑶可以辅佐他稳坐太子之位,将来稳坐帝位;而韩芸汐,却可以让他的人生达到另一个高度。

只是,他时刻提醒着自己一个事实,这个女人背后的男人,同样可以将他扶上帝位,却更加可以轻而易举地毁了他如今拥有的一切。

他,惹不起!

蚍蜉岂能撼树?孤星如何同耀月争辉?

他只能暗暗地在心中期待,或许,秦王还没有发现这个女人的不一样,或许,孤傲的秦王会错过这个女人,或许,将来的某一日,他还会有希望的。

龙天墨的掌声,让沉浸在震撼中的众人陆陆续续缓过神来,不少人也跟着鼓掌。

“妙哉,立意高远,豁达大度,这一词,必定成经典!”

“王妃娘娘果真深藏不露,秦王殿下……好眼光!呵呵!”

“不愧是秦王妃,在下服了!心服口服!”

“没有一定的气度,绝对做不成这样的词来,王妃娘娘,我们确实不用再作了!”

……

刚刚那些等着看韩芸汐笑话的人,不少都大大方方地赞许韩芸汐,心甘情愿自叹不如。

当你达到一定的高度时,很多人会嫉妒;可是,当你达到真正的高度,嫉妒你的人就只会仰视你了。

韩芸汐并不喜欢剽窃,但是,这个办法如果能让堵上这帮人的嘴,能让这帮自以为是的女人们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人,她还是很乐意当一回雷锋的。

而现在,该是她报仇的时候了。

她朝端木瑶看过来,淡淡而笑,“荣乐公主,该你了。”

这时候,端木瑶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心跳猛地一咯,身子禁不住颤了下。

该她表现了。

可是,如果她没有作出更好的来,那就是陪衬,就是丢人现眼呀!

何况,韩芸汐刚刚就说过,怕自己作出来的诗词太好了,她会不好意思再作了。

如今,她要是真作了,对比之下没她的好,岂不真应了她的话,让自己更没面子?

她该怎么办?

原本是要让韩芸汐丢脸的,可如今自己却落得被众人围观,进退两难的境地,随着时间的流失,全场越来越安静,端木瑶的脸也渐渐红了起来,她就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众人都等着,刚刚那几个出头的,几个被长平公主点名到的,无不庆幸,幸好自己没有上场,否则,如今难堪的就是自己了!

韩芸汐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太深藏不露了,看样子,日后还是少跟她直接起什么冲突,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不得不说,此时,就连长平公主也都在庆幸,幸好和韩芸汐打赌的是端木瑶,如果换成是她,那今日最大的笑话就会是她了!

韩芸汐的耐性可是有限的,她笑了笑,好心提醒,“荣乐公主,你可是想很久了哦,你都出了那么多本诗集了,就咏梅而已,不必思考这么久吧?”

端木瑶猛地抬头朝她看去,见她眸光熠熠神彩,真是恨不得一剑杀了这个女人,她深吸了几口气,最后还是认输了,咬牙切齿道,“王妃娘娘厉害,本公主自认不如!”

韩芸汐这丫头那绝对是有仇必报的,她毫不谦虚,笑呵呵道,“哎呀,我不是早提醒过你了,你还硬是要我先,硬要打赌,这下,你得履行赌约了吧?”

端木瑶气得血腥味都涌上喉咙了,天晓得她有多憋屈呀,她压低了声音,恨恨道,“当然,愿赌服输,本公主从此不再作诗词歌赋!”

韩芸汐很满意,笑得无害而灿烂,她回头朝长平公主看去,“长平,咱们还斗别的吗?作画?琴艺?还是来下盘棋呢?”

长平公主哪里还敢答应,连忙拒绝,“年年都是那些玩意,多没意思,我看不必了吧!”

如今,谁都不知道韩芸汐底子有多厚,谁还敢跟她斗呀?

长平公主真是后悔死了!

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她就不折腾什么斗诗了,不仅仅没斗死韩芸汐,反倒让她踩了荣乐公主,惊艳了一把。

就刚刚那首词,一流传出去,必定是要引起整个天宁帝都轰动的,而就韩芸汐击败荣乐公主,让荣乐公主一辈子放弃诗词歌赋,这消息传出去,那就不是轰动天宁帝都了,估计要轰动整个云空大陆了。

要知道,荣乐公主可是云空出了名的才女,击败一个荣乐公主,不出名都难!

要知道,荣乐之所以名冠云空大陆,除了真才实学之外,也花了不少心思,时间和金钱在舆论的营造上,而韩芸汐简直就是用一首词,捡了一个大便宜嘛!

长平公主回绝之后,在场也没人敢再挑起什么事端,新一轮茶点送上来,大家都安静的品尝。

长平公主悻悻的低着头径自喝茶,太意外了,她需要点时间定一下神,重新审视下韩芸汐。

而端木瑶真心是被打击到了,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感到羞辱,都不敢抬头看别人,终于,她是坐不住了,以身子不舒服为理由,提前离席,她要走,龙天墨身负皇命,只能陪着离开。

韩芸汐一边有滋有味的品尝糕点,一边看着端木瑶的背影远去。

看着看着,她忍不住想起了龙非夜,好些日子没有看到那家伙了,其实她以为龙非夜今日也会作陪的,谁知道来的竟是龙天墨。

传言和亲的人选有三人,龙非夜、龙天墨还有穆清武,就长平公主的态度看,穆清武是不可能的,只会在龙非夜和龙天墨之间选择。

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说好不关心他的事的,只是,此时韩芸汐又不自觉纠结了起来。

再过些日子就是年节了,端木瑶想在天宁过年,那大年三十她打算跟谁过?待在哪里过呢?

和亲的事情,是不是年后就会有消息了呢?

龙非夜年后出行,这事情是真的吗?

不一会儿,梅花酒送了上来,长平公主这才抬起头来,一抬头这才发现慕容宛如一直都在朝她使眼色。

长平公主瞥了送上来的梅花酒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寒鸷,重新振作了起来,她朝慕容宛如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

上了梅花酒,梅花宴才过一半,虽然上半场被韩芸汐出尽了风头,但是,还有下半场呢。

长平公主这一回可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岂会轻易放过韩芸汐呢?

好戏,在下半场呢!

梅花酒,这是梅花宴上特有的,是去年的梅花和雪水酿成的。

这酒虽清香,却非常容易醉人,大家一般都浅尝则止,当然,也经常有贪杯之人,不小心醉了只能被送到远处的厢房去休息一宿,明日再独自归。

浅尝了几口之后,长平公主便开腔了,“年年都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多没意思,赏梅刚刚也赏够了,我看,咱们来点新花样!如何?”

“想必公主是有好主意了吧?”一直没出声的慕容宛如终于开了口。

而她身旁几个女子也纷纷附和,“是得来点新玩样,今年公主主持,公主说的算!”

“公主殿下,你有什么好主意就快说吧!”

……

长平公主呵呵一笑,“今年,母后不在,咱们玩点大的,怎么样?”

这话一出,韩芸汐心下一咯噔,她警觉了,可是,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是欣喜,纷纷赞同,气氛和热烈。

长平公主站了起来,“咱们来斗酒!就斗这梅花酒!”

“新鲜!就玩这个!”

“公主殿下,这主意好,咱们女子不输男,今日就斗一斗酒量!”

……

斗酒,可比斗诗好玩多了,尤其是对于在场不少女子来说,这可是难得放开束缚,展现真性情的好时机,众人兴致都很高,皇后又不在,长平公主主持,反正有长平公主撑腰,谁都不忌讳。

当然,不少男子都持观望状态,并没打算参加,毕竟,同女子斗酒多少有些胜之不武,而看女子斗酒倒是人生一大乐事,然而,坐在一起的那对南北公子,却都跃跃欲试,眸中的雀跃难藏。

公子澈轻摇折扇,笑容迷人,“长平公主,这要怎么个斗法呢?”

长平公主就等这句话呢,立马就回答,“往年的话,你们新人都要献艺一场的,我看今年就斗酒吧!敢不敢?”

新人,指的便是今年第一次参加宴会的人,也就是韩芸汐,南北公子三人了。

要他们斗酒?

这是什么意思?

韩芸汐蹙眉朝长平公主看去,“长平,把话说清楚了,你让本王妃和男人斗酒,什么意思?”

长平公主假装没明白韩芸汐话里的意思,煞是认真回答,“就是你们三位新人斗出一位擂主来,然后开始守擂呗。王妃娘娘你不会是不敢了吧?不敢也没事,认个输,你就退出吧。”

话音一落,慕容宛如就开口了,“嫂子,大家的兴致都那么高,你可别扫兴呀!”

“就是就是,王妃娘娘,我们很看好你哦!”

“王妃娘娘,你可得代表咱们女子,赢了他们两个,别丢脸了!”

“王妃娘娘,难得有那么好的酒,别辜负了呀!”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劝了起来,韩芸汐自己知道是逃不了的,她瞥了南北公子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真正的麻烦来了。

她的酒量不差,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南北公子她听说过,一个风流成性沉浸在窑子里,一个终日混迹伶人官,两个人可都是酒场里度日的呀!

不参加,不仅扫大家的兴,还会落人口实,可是参加嘛,真是一场硬仗!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