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52章 定规矩,玩大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新人斗酒!

全场几乎所有人都在起哄,南北公子陆续站了起来,跃跃欲试。

刚刚被韩芸汐出尽了风头,如果他们在这一场斗酒上能赢掉韩芸汐,那他们的名气就算不比韩芸汐响亮,至少也会跟她齐平的。

参加梅花宴,为的不正是在宴上出名吗?女子出了名便可引来一群爱慕者,男子,其实一个道理的。

名利名利,名气大了,自然有利可图。

“王妃娘娘,既然大家如此盛情,你就别辜负了呀!”

北公子长孙澈一边笑着,一边轻摇折扇走了出来,风流倜傥之姿,蛊惑暧昧之笑,看得不少姑娘都移不开眼,当然见过顾七少那种骨灰级的真妖孽,韩芸汐正眼都不会瞧长孙澈一眼的。

北公子一出来,南公子李牧歌也不甘示弱,他踩着小碎步紧随其后,走到宴会中央。

折扇轻展半掩着那张比女子还清秀脸,娇嗔道,“王妃娘娘,能同你斗酒,小生三生有幸,你可别让小生失望,心伤呀!”

韩芸汐看得险些反胃呕吐,这南北公子两人,简直就是一妖一孽,绝配了!

“皇婶,你怎么这么不痛快嘛,斗一场又不会怎么样?没想到你这么怕输!”长平公主催促着,她都等不及了。

这时,韩芸汐才站起来,气定神闲,“当然可以斗一斗,只是,怎么个斗法,输了怎么样,赢了又怎么样,好歹得说清楚吧?”

是福不是福,是祸躲不过,她豁出去了,虽然比较麻烦,但是没有尝试过,她也未必会输。

今日,她必定要倾尽全力,让这帮人心服口服,成为梅花宴上最大的赢家,唯一的赢家,看看从此以后,还有谁敢找她的麻烦。

一见韩芸汐答应,长平公主大喜,也跟着站起来,“你们三个新人斗,赢的就是擂主,守擂台,接受其他人的挑战,输了的话就……”

长平公主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打断了,“输了的话,脱了裤子在玄武大街上跑一圈!”

咳!

咳咳!

这话一出,长平公主都被呛到了,接连咳了好几下,而周遭的众人全给愣住了,不少黄花大闺女的脸煞时通红通红,而就算是男子,也都面面相觑,很不可思议。

韩芸汐啊韩芸汐,上一回和穆琉月打赌是脱外衣,这一回居然是脱裤子,你丫还是不是女人了,真的够狠的呀!你就这么有把握赢吗?

谁知,韩芸汐又补充道,“这个规则,不仅仅限定于我们三个新人,随后挑战擂主的人也一样,赢了就是擂主,输了也是脱掉裤子去跑一圈!”

要么不玩,既然要玩就玩大点喽!

听到韩芸汐这一句补充,原本跃跃欲试的几个酒量好的女子,全都脸色煞白煞白的,纷纷在心里打了退堂鼓。

虽然输赢不一定,可是,规则这么定,一旦参加斗酒,就会有风险,在场谁敢让自己冒这种风险呀!

要知道,穆琉月那样身份显赫之人,又是长平公主的闺蜜,即便有人代跑都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她们万一输了,那岂不得比穆琉月还惨?

全场一片寂静,刚刚像花儿一样招摇的南北公子亦是噤声,一脸难以置信。

很好,刚刚大家都起哄催促,甚至是挑衅韩芸汐,现在,换成韩芸汐来挑衅了。

她挑眉朝南北公子看去,笑道,“二位公子,既然兴致都这么好,干脆完大点的,你们不会不敢吧?”

北公子长孙澈向来禁不起挑衅,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忍不住,他喜笑颜开,“怎么会不敢,只要王妃娘娘开口,在下一定奉陪到底!”

他想,韩芸汐充其量也不过是女人,虽然出身一般,但是也算是个规规矩矩的女子,她有多少拼酒的机会?酒量能好到哪里去呢?

她提出这么可怕的条件来,极有可能是想吓退大家,别人会中计,他才不会着了她的道!

她一个女人家玩得起,难不成他堂堂一个大男人还不敢玩了,这传出去别人怎么看?

男和女斗,谁怕谁呀!

而一听北公子答应,南公子李牧歌也不好拒绝了。

虽然,他心下百般不乐意,也没有这个胆量,可是,北公子都答应了,他如果退缩,被人一对比,岂不成笑话了?

“好,王妃娘娘,在下也奉陪到底。”李牧歌终于说出了一句有点男子气概的话来。

韩芸汐很满意,朝他们二人竖起了大拇指,那动作洒脱帅气,充满了自信的风采,看得周遭众人满心的不安,纷纷揣测,难不成这个女人的酒量很好,她又一次深藏不露了?

搞定南北公子,韩芸汐朝长平公主看去,“长平,还有谁要参加的,要不要先报上名字?”。

长平公主立马朝众人看去,可是,除了那么些一开始就不打算参加的男子之外,剩下的女子们,竟无一人抬头。

长平公主顿时好没面子,她一怒,点名道,“上官晴儿,你来?”

“公主,晴儿今日肚子不怎么舒服,连茶点都不敢多吃,还是下回吧。”上官晴儿低声回绝。

“苏英雪,算你一个?”长平公主又问。

苏英雪吓得连忙摆手,“公主,我酒量不好,你是知道的呀。”

长平公主特丢脸,她气呼呼的,又问了几个人,却无一例外全都拒绝,刚刚起哄的人,全给蔫了,躲了。

要知道,她们和南北公子又不一样,南北公子酒量是公认的好,和韩芸汐斗,胜算很大,可是她们,毕竟是女子呀!

如果韩芸汐当了擂主,见韩芸汐这么自信,也不知道她是酒量深浅,谁敢冒险?

如果南北公子其中一人当了擂主,那他们是输定了的!

退一万不说,就算她们能赢,一旦赢了,当了擂主,那还得接受其他人的挑战了,谁敢保证自己一直赢呢?

这完完全全就是一桩亏定本钱的买卖!

长平公主正还要问,韩芸汐却打住,“长平,你也参加的吧?”

呃……

这话一出,长平公主顿时紧张了,一直问别人,怎么就没想到自己呢?

她才不参加呢!怎么可能冒这种风险?

她尴尬了,故作不经意地看了天色一眼,“我还是算了吧,我看这天色也不早了,指不定你们三位斗完了,天也就黑了,这一回就先你们斗吧。”

长平公主想,韩芸汐简直太狂妄自大了,刚刚出了风头她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吗?居然敢提出这种赌约来。

南北公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否则,她也不会冒着被母后骂的风险,邀请这两个人来了。

别人都不斗也没关系,只要韩芸汐斗,只要韩芸汐醉了,一切都好办。

至于赌约,那只能说是韩芸汐自作孽,找死!

确定没有其他人参加,韩芸汐心下总算是松了口气,她提出这么大胆的赌约,要的就是让其他人怯步,如此一来,她的对手就只有南北公子两人。

赢了这个两个人,她的麻烦也就解决了!

三人斗,为了公平起见,避免有休息的时间,并不采用双输汰制,也不分谁先谁后,而是三人同时喝。

在规定的时间里,看谁喝的酒最多,就算是赢。

酒桌摆上来,好酒送上来,斗酒要开始啦!

确定自己不用参加之后,在场众人又一次雀跃了起来,气氛非常热烈,大家纷纷为他们三人加油助威,无疑,都是冲着南北公子的,韩芸汐泰然入座,并不受影响。

三人独自一桌一椅,桌上摆满了酒坛子,一旁还堆放了不少,各自身旁都站着一个宫女,随时准备送酒上桌。

主持者当然是长平公主,她意味深长地朝隐身在人群里的慕容宛如看了一眼,很快就兴奋地起身走出来,双手一抬,热闹的现场便安静了下来。

“一炷香的时间,谁的空酒坛多,谁就是赢家!在场所有人都是证人!”长平公主大声说道。

“没问题。”

“可以!”

南北公子太喜欢这种规定了,一炷香的时间以他们的平素的水平,再努力一些,估计在场没有谁能比得过吧!

他们瞥了韩芸汐一眼,皆是不屑,看向彼此,双眸却都眯了起来,他们很清楚,真正的对手是他们彼此。

“秦皇婶,再跟你确定一下,没问题吧?”长平公主特意问。

韩芸汐认真地看了南北公子一眼,视线似乎在扫描什么,耽搁了一会儿才道,“可以开始了。”

“好!”

长平公主亲自点燃了一旁的立好的香,“开始!”

话音一落,三人动作几乎是同时的,南北公子端起酒坛子就开始大口往嘴里灌,韩芸汐也不例外。

定时斗数量,没有什么捷径,只能争分夺秒的喝!

一开始是拼速度,到了最后,才是拼酒量,而前面喝得快也意味着喝得多,到了后面就越发考验酒量了!

喝喝喝!

三人动作非常迅速,一坛子酒一坛子酒地空掉,摔碎在一旁,才一开始,场面就非常激烈,让在场众人都不敢轻易出声,生怕打扰了他们。

没多久,距离就拉开了,南北公子摔掉的酒坛子几乎是数量相等的,都是五坛,而韩芸汐却落后了他们两坛。

虽然,这么短的时间里,韩芸汐喝掉了两坛,在女子的酒量中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但是,现在是比试,大家关心的输赢,谁都不会同情她。

“嘭!”北公子摔碎了第六个坛子,随即又是“嘭”一声,南公子紧随其后,而韩芸汐的第三坛酒却还在继续中。

“看样子秦王妃是赶不上了!”

“一开始就落后这么多,到后面一定会后落更多的!”

“可不是,后面才真正拼酒量的时候,这会儿她的酒劲估计还没上来,再过一会儿,就劲一上来,她估计是拼不动的。”

很快,议论声四起……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