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54章 手段,肮脏低劣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时间到!

南公子第八坛酒没有喝完,而北公子第九坛酒也没有喝完,两人都醉趴下了,韩芸汐喝了整整九坛子酒,还毅然站着。

韩芸汐赢了!

在场所有人都非常不可思议,不相信亲眼所见的,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之前那些等着看韩芸汐输的人,还有那些事不关己的男人们,无一例外全都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

太强悍了!

真是……服了这个女人!

长平公主也被震撼到了,站在那里,看着满脸酡红,依旧高傲尊贵的韩芸汐,竟无端得生出了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这个时候,慕容宛如在她背后撞了她一下,“公主!”

长平公主这才缓过神来,明白机会来了,她立马堆出欢喜的笑容,大笑道,“就知道我秦皇婶不会输,不会给秦皇叔丢脸呢!这场斗酒,秦皇婶赢啦!”

心服口服的众人都以为长平公主也服气了,然而,韩芸汐却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其实,此时韩芸汐都有些站不稳脚了,她也醉了呀,但是她还是保持着一份清醒,她也不知道长平公主为何会邀南北公子来,总觉得这里头有什么不对劲,可却又具体说不上来。

只是,看到南北公子都醉成那样,她估计着这两个人也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来的。

“那还请长平公主事后要催一催南北公子,别忘了我们的赌约!”韩芸汐说道。

“那当然!必须的!”长平公主特开心。

确定斗酒结束之后,韩芸汐一身的戒备和紧张也都放松了下来,不得不承认,她喝太多了,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极限。

她缓缓坐了下来,一手扶在额头上,此时,脑袋晕沉沉的,胃里在翻江倒海,想吐却吐不出来,一身的力气在慢慢消失,想动都懒得动,就恨不得马上就趴下睡个不醒人事。

韩芸汐正想让婢女带她到厢房休息,一直低调的慕容宛如走了过来,“嫂子,我扶你下去休息吧,你喝太多了。”

“不用了,让宫女送我过去便可。”韩芸汐淡淡说,勉强让自己看上去清醒一些,这个时候让慕容宛如带她走,她可不放心。

“良辰美景,你们俩送王妃娘娘去厢房休息,小心伺候着!”

长平公主一开口,良辰美景两个宫女立马上来搀扶,慕容宛如假惺惺的,“嫂子,我跟你一道过去吧。”

“不必了,你们继续吧,我歇一会儿就没事了。”

韩芸汐看上去确实还是很清醒样子,但是,见她喝了那么多酒,大家都知道醉酒是迟早的事情。

慕容宛如跟了几步路,才折回来,冲长平公主微微一笑,便坐回原位了。

长平公主也气定神闲坐下,瞥了趴在一旁南北公子一眼,懒懒道,“李公公,把南北公子带下去醒酒,堂堂大男人居然输给女人,真是丢死人喽!”

“是,老奴遵命。”李公公扯着鸭嗓声回答。

很快,宴会又继续下去,长平公主的心情似乎好很多,和大家谈天说地,嬉笑怒骂,一派热闹。

厢房那边,韩芸汐让两个婢女都退下之后,亲自锁上门,一身的戒备才彻底放下了,这一放松,她便一屁股重重跌坐在椅子上,站都站不起来。

真是喝高了!

很想倒下睡觉,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可以,最快也是最健康的办法就是催吐,让喝下的酒都吐出来。

休息了一会儿,勉强撑开眼皮子,她趴在一旁上,用最残忍的办法催吐。

她用手指头压住舌头,迟疑了片刻,便抠了下喉咙口,这一抠,她就受不了呕了!

这一呕,便是不得了,没吃多少东西,吐出来的全都是水,酒水。

断断续续的,也不知道抠了几回,吐了多少,总之,到了最后,她的五脏六腑总算是舒服了,而人也比刚刚清醒了不少,就是浑身软软的,没有力气。

韩芸汐漱了口之后,从解毒系统里拿出了一些葡萄糖水来喝,免得自己虚脱。

虽然的毒医,可是她的解毒系统药库里还是准备了不少应急药物。

大醉过的人都知道,即便是催吐了喝了葡萄糖水,至少都要睡上几个小时才能恢复力气。

韩芸汐艰难地回到床榻上,几乎是栽倒下去的,再也没有力气挪位置了,栽下去是怎么样的姿势,就怎样睡了过去。

一室寂静,然而,没多久,紧闭的房门就传来动静,“吱呀吱呀”声响越来越大,这……分明是有人在撬门!

床榻上,韩芸汐浑身无力,睡得不醒人事,压根就没听到那动静。

很快,“哐当”一声,门锁落了,房门就被外头的人小心翼翼地推开。

只听得一阵窃窃私语,不知道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具体说了什么,只见一个人被推了进来,“嘭”一声闷响瘫在地上,随后,房门就又缓缓关上了。

一切,恢复了原本的寂静,韩芸汐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门内,被推进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醉得不醒人事的北公子长孙澈,他在地上躺了一会儿,竟没有睡着,而是翻了个身,面朝天。

只见他满脸的红,耳朵脖子也全都红了,那种红,似乎比醉酒的红还要深一下,令人看了都觉替他燥热。

而此时,长孙澈确实也浑身燥热着,他全然没有意识,身体也暖绵绵的,只是,随着燥热感越来越明显,他似乎渐渐有了力气。

也不知道这力气是从哪里来,只觉得腹下憋得难受,恨不得马上发泄出来!

“真热!”

他喃喃自语,一边无意识地扯开领口,解开衣带,一边爬了起来,颠了几步,才扶住桌子站稳了。

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了床榻上的韩芸汐!

刹那间,一股燥火从下腹直窜而起,长孙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醉醺醺地笑了,“女人,呵呵!爷来了!”

他哪里认得那是秦王妃,脸色露出淫笑,一边宽衣解带,一边一步一颠地走过去,“小娘子,大爷我来了!”

眼看长孙澈就要靠近了,韩芸汐竟还一动不动,似全然不知道自己处境有多危险。

长孙澈焦急难耐地脱了上衣,居然已经开始在解裤头了,他分明是中药了!

天啊,韩芸汐竟还浑然不知。

太可怕了!

此时,长孙澈只距离床榻三步之遥,他站定了,就像是看着猎物一样看着韩芸汐,狂吞口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嘟嘟!嘟嘟嘟!”

韩芸汐脑海里突然传来急促的提醒声,有毒!

长期专业警惕性让基本的醉了睡了的韩芸汐,一听到这个提示声,立马就睁开眼睛,瞬间清醒,要知道,作为医生,哪怕三更半夜接到急救任务,都必须马上清醒。

然而,就在她清醒的瞬间,光着膀子的长孙澈突然就扑了过来。

“啊!”

韩芸汐惊叫一声,本能的闪开。

长孙澈就扑在她身旁的被耨上,而她,浑身无力,刚刚那一扑不过是应急的反应罢了,她也趴在一旁,不可思议地看着身旁男人,吓得脸色都青了。

居然是长孙澈,他怎么会在这里?

“嘟嘟嘟!嘟嘟嘟!”

脑海里,解毒系统还在不断提醒,韩芸汐定神一看,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家伙中了媚药!

媚药,虽然称之为药物,本质上就是一种毒,害人的毒!

她不是锁了门吗?这家伙怎么进来的。

韩芸汐朝房门看去,竟发现门栓居然被撬开了。

她顿是倒抽了口凉气,立马明白这是一场阴谋,长孙澈必定是被人下了药才丢进来的!

撬门这么大的动静,婢女和侍卫都是死人吗?没发现?这一定是长平公主干的!

可恶!

不,简直是恶心,居然用上这么卑劣这么肮脏的手段!

韩芸汐正愤怒着,谁知道,长孙澈突然翻了个身,朝她伸出来淫爪,“小娘子,别躲呀,大爷保证会让你很舒服了!”

韩芸汐闪躲开手臂,可是,长孙澈另一手却立马抓来,揪住了她的衣袖,冷不丁就将她拉近,狠狠的吸了一口,随即一腿就要跨上来。

韩芸汐吓坏了,她根本没有力气可以挣脱,可以躲,她想也没有多想,从解毒系统里一把金针当武器,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朝长孙澈大腿内侧刺下!

“啊……”

长孙澈闷哼了一声,疼得滚落在一旁,这时候,他的醉意也清醒了些,只是,药性和酒精相互作用下,他早就失去了理智,yu火难耐,恨不得马上要了这个女人。

“臭娘们!”

他怒吼一声,又一次扑过来,韩芸汐想要逃,然而,她实在很虚弱,一翻身不小心就从床榻上摔了下去。

可谁知道,长孙澈居然拉着了她的手臂,死死的不放,另一手猥琐地摸了过来。

“滚开!”

韩芸汐怒叫,金针又扎去,可是,她是真真没有力气呀,这一次扎下去,对于长孙澈来说,压根就是无关痛痒。

长孙澈猛地一扯,就扯碎了她的衣袖,这一扯,反倒是放开了韩芸汐,韩芸汐扑到在一旁,总算和长孙澈拉开了距离。

她吐了口长气,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可以下毒,也可以解毒!

该死!

她吓傻了这是?

她恨不得马上就毒死这个该死的东西,然而,她还是忍了,长平公主既然下了药,必定还有下一步计划的,长孙澈不能有事。

此时,长孙澈爬下了床榻,又一次朝韩芸汐逼过来,他中的媚药很常见,韩芸汐一扫描就知道怎么解毒。

她将金针握在手里,相中了长孙澈腹部的穴位,只要两针下去,媚药必解。

她战战兢兢地看着长孙澈逼近,她没有多少力气,所以只能在长孙澈靠近的时候下手,她的手心都出汗了,这辈子都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要知道,一失手,她就完蛋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