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55章 愤怒,将计就计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紧紧地握住金针,目不转睛看着长孙澈一步一步逼近,她紧张得都屏住了呼吸,这一刻决定生死!

“呵呵,小娘子,大爷我看你往哪里跑……”

长孙澈淫笑着,一把摸住韩芸汐的脚踝,韩芸汐顿时一个激灵,她忍!

谁知,长孙澈并没有继续逼近,反倒是冷不丁将她拽到身下去,随即要压下!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她相中了长孙澈腹部的穴位,立马就刺入两针,刹那间,长孙澈的下压的身体戛然而止,他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僵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韩芸汐猛地从他身下滚开,滚到了一边去,就在韩芸汐停下来的时候,长孙澈无力瘫了下去!

时间就差一点点,好险好险!

然而,韩芸汐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金针,又看了看僵硬的长孙澈,突然有种想撞墙的感觉!

她太紧张了,刺是刺了两针,但是,力道不够呀!

长孙澈醉得不醒人事,体内的媚药是他身体充满力量的源头,此时,他虽然瘫软下去,但是,媚药没有完全解开,他很快就会躁动起来的。

韩芸汐大口喘息着,立马利用这个时间从解毒系统里取出了一针兴奋剂,这算是她应急药物里最有效的一种了。

虽然酒后用这种药伤害非常大,但是,她也顾不上那么多。

一针下去,她立马恢复了体力,正想要过去给长孙澈补上两针,只是,转念一想,就又觉得不妥。

长平公主把这个中了药的家伙塞给她,必定还有后续动作的,万一有人闯进来见到这一幕,那她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思及此,韩芸汐彻底惊了,对,她现在最迫切的就是逃!

只是,很快,韩芸汐就发现房门从外头反锁了,这帮人,一定是算计得好好的!

韩芸汐立马寻找窗户,不幸中的万幸,窗户并没有被封死,她搬来椅子踮脚,急急逾窗而逃。

顺手将窗户关上后,她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呼吸,虽然安全逃了出来,可是,心还是砰砰砰地狂跳,后怕不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两个熟悉的声音却从一旁传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慕容宛如和李公公。

“进去多久了?”

“有一会儿了吧,宛如小姐,是时候把人叫过来吧?”

“再等等,呵呵,生米煮成熟饭才有意思。”慕容宛如笑了。

“呵呵,宛如小姐,奴才下的药可是足量的,这会儿一定正在煮呢!”李公公亦笑。

“成,那你去叫人吧,我就在这等着。”

“好嘞,宛如小姐就等着领赏吧,你出了这么个好主意,事成之后,长平公主一定会重赏你的!”

这话音一落,韩芸汐就听到李公公远去的脚步声。

她缓缓地眯起了眼睛,双手早就握成了拳头,怒意滔天!

好个慕容宛如,平素诸多算计就罢了,没想到这一回居然还是你,而且,玩的居然是这种肮脏的手段!

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人毁我一粟,我夺人三斗,白莲花呀白莲花,这一回本王妃就不记仇了,有仇现在就报!

韩芸汐沿着墙壁,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只见慕容宛如就躲在一旁的小树下,她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气定神闲地走出来。

走近了,韩芸汐冷不丁开口,“宛如,你怎么在这里?”

“啊!”

慕容宛如尖叫一声,猛地转头看来,一脸不可思议。

韩芸汐!没错,是韩芸汐,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在醉晕了,再屋里吗?

“怎么,不想看到我,是吗?”韩芸汐冷冷质问道。

“不……我……你……”

慕容宛如紧张了,谁知韩芸汐毫无预兆地就冲她脸上狠狠撒去一把毒粉,慕容宛如下意识低头,揉着眼睛,“你……”

话还未出口,人便瘫了下去,昏迷不醒。

韩芸汐冷冷看着慕容宛如乖静的小脸,怎么都无法想象她能干出那样的事情来。

很好,今日这一计既然是慕容宛如献给长平公主的,那么,她就将计就计,让这朵白莲花尝一尝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的滋味!

韩芸汐果断搀扶慕容宛如朝厢房走去,她开了房门,将慕容宛如丢进去,一个晕了一个药性也该又要发作了,想必很快就会有好戏的。

很快,韩芸汐就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想必是李公公带人来看戏了!

她急急退到一旁去,躲在角落里,整理自己凌乱的衣裳和头发,袖口被撕碎了一边,她便将另一边也撕碎,伪装成蝴蝶结。

果不其然,很快一大群人就都到了,为首的正是长平公主。

“人呢!在哪里?”长平公主气呼呼的,一路跑过来,小脸红红的。

她太期待了,巴不得马上就让所有人看到韩芸汐被侮辱的样子。

韩芸汐,看这一回你还有什么本事翻身!

“公主,北公子耍酒疯,见人就调戏,谁都不敢靠近,这……这也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李公公大声回答。

韩芸汐一听就懂,这分明是套好的台词。

“混账,不知道秦皇婶也在这里休息吗?万一闹到秦皇婶那去,怎么办?”长平公主故意提高声调,兴奋都有些藏不住。

“公主,秦王妃就在这间房里,应该……应该不会出事吧?”李公公一脸夸张的担忧。

他朝一旁树丛看了几眼,心下纳闷着,慕容宛如怎么还不出来,该她上场了呀!该她来敲王妃娘娘的门了呀!

只是,慕容宛如不来也没关系,只要屋子里有好戏看就成!

“不会吧!赶紧去瞧瞧!”

长平公主都等不及慕容宛如出来,箭步冲到前面那房门口,众人被长平公主搞得紧张兮兮的,也都纷纷跟上。

“咚咚咚!”长平公主重重敲门,“秦皇婶,你醒了吗?”

“秦皇婶,我是长平呀,你醒了吗?”

“秦皇婶,你开开门吧。”

长平公主假惺惺的唤了几句,眼底闪过一抹狡猾,不着痕迹地一推,竟一下子就把房门给推开了一小缝。

“哎呀,怎么没锁门呀!”长平公主大声提出疑问。

话音一落,全场便一片寂静了,在场可都不是笨人,纷纷意识到不对劲了。

“秦皇婶……”

长平公主小心翼翼地喊,背对着众人,嘴角上扬。

很快,她就迫不及待走进去,可谁知道,才进去没多久就立马尖叫起来,“啊……啊……”

一听她尖叫,李公公大喜,知道事情成了!

“怎么回事?”

“秦王妃,公主殿下,你们怎么了!”

李公公急急将房门完全推开,一时间,众人全都围观过来,几乎是同时,李公公也尖叫出声,“啊……”

怎么会这样?

天啊,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呀!

只见,屋子的屏风早被推倒了,长平公主就站在屏风旁目瞪口呆,脸色铁青铁青的,而屏风不远处,长孙澈就穿一条亵裤,压在一个昏迷的女子身上,正要解开她的衣裳,而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慕容宛如!

房门大开,所有人都瞧见了,所有人都不可思议极了,怎么都不会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这样的事情。

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慕容宛如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秦王妃休息的房间吗?

长孙澈被药性所控制,即便被围观了,手里的动作却还是猴急得继续,而在场所有人都吓呆了,一时间竟无人阻止。

这个时候,韩芸汐从一旁走了出来,推开人群,“怎么了?怎么回事呢?”

她一到门口,见了里头的场景,立马怒斥,“大胆长孙澈,还不住手!”

这话一出,愣成雕像的众人才纷纷缓过神来,女子们全都退开,一个个羞红了脸,而长孙澈却还是无动于衷。

“淫贼!”

韩芸汐见一旁一盆水,立马端过来,往长孙澈和慕容宛如身上泼去。

这冷水一泼,长孙澈才停下动作,而与此同时,昏迷的慕容宛如也一下子醒了过来,她一见欺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又低头见自己的衣裳都被撕碎了,顿时尖叫,“啊……”

这一声尖叫,真心可以划破长空,刺耳得令人难受。

慕容宛如慌了,花容失色,惊恐万分!

怎么会这样!

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滚开!滚开!啊……救命在!来人啊!救命啊……”

她狠狠地推长孙澈,疯了一样大哭大叫。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怒声,“来人,还不赶紧把人拉开!”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才注意到周遭众人的存在,也发现韩芸汐的存在,她都傻眼了,怎么会……

人群里冲出了两个男子,急急将长孙澈拉开,长孙澈的神志还是不清晰,开始挣扎,口出秽语!

“放开我,小娘子等着我呢!”

“你们放开我,大爷我要好好爽一爽!”

……

慕容宛如听得这污秽之言,羞辱得整张脸都扭曲了,濒临发疯,她已经顾不上多想为什么韩芸汐会安然无恙,为什么自己会沦落到这地步。

她不想听,她捂住耳朵,发疯一样哭叫起来,“啊……啊……啊……”

一个口出秽语,一个尖叫不止,场面濒临失控,长平公主至今还愣在原地,其他人谁都不敢乱出声。

要知道,这件事可不是小事。

慕容宛如虽然是养女,却也是宜太妃手心上的宝呀,事情,闹大了!

韩芸汐冷冷看着慕容宛如,并没有任何同情,今日如果不是解毒系统提醒她,此时濒临崩溃的就是她了。

“李公公,堵上那畜生的嘴,押下去解酒!”韩芸汐终于开了口。

李公公使劲给长平公主使眼色,可惜,长平公主吓坏了,无动于衷,李公公只能硬着头皮把人带走。

“慕容宛如,你够了!到底怎么回事?秦王府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韩芸汐怒声,这下慕容宛如的尖叫戛然而止,与此同时,长平公主也缓过神,看了过来……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