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56章 哑巴吃黄连的滋味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被韩芸汐这么一凶,慕容宛如先是一愣,随即就起身来,捂着脸狠狠撞开了韩芸汐跑了出去。

长平公主吓了一跳,连忙大喊,“来人,快!快追上,她可别想不开呀!”

“长平公主,你的人是怎么办事的,连个醉汉都看不住,出了这种事情,你自己押上长孙澈跟宜太妃交待去吧!”

韩芸汐怒声训斥,她可不担心慕容宛如会寻短见,就慕容宛如的性子,还不至于。

她说罢,狠狠拂袖就走。

人都走远了,长平公主才反应过来,脱口而出,“这不是你的房间吗?”

只可惜,没人回答她。

闹出这种事情来,梅花宴自然是进行不下去的,众人纷纷告退离场,不敢多管闲事。

长平公主做贼心虚,不敢多耽搁,替长孙澈解开了媚药之后,就押着人赶往秦王府去负荆请罪。

长孙澈是最无辜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中了媚药,得知自己犯下的事情,只当是酒后乱性,后悔得肠子都绿了,早知如此,就不该斗酒了。

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长平公主刚刚到秦王府,就发现平北候长孙仲德和正室薛夫人双双跪在宜太妃门内,那脑袋低得都快触到底板。

“父亲,母亲……”长孙澈大喊了一声。

长孙天策和薛夫人一见闯祸儿子,气得起身追过来,揪着长孙澈就打。

“你这个畜生,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平素老夫的话你都耳边风了,如今闯出了大祸,看你怎么收拾!”

“澈儿啊,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宛如小姐金枝玉叶的,也你是碰得了的,你……你这是,你这是要了我和你爹爹的命吗?”

……

长平公主各种心虚,躲着得远远的,看着,一句话都不敢说。

却突然,“啪”一声响亮的拍桌声响起,长平公主下意识回头看去,只见宜太妃端坐在主位上,那张一贯精致到极致的脸,此时阴沉得好似狂风暴雨来临前的天空,好可怕!

平北侯和薛夫人连忙跪回去,长孙澈也噗通一声下跪,吓得瑟瑟发颤,看都不敢多看宜太妃一眼。

长平公主都不自觉哆嗦了下,悻悻地走过去也跪了下去,“太妃娘娘,长平……长平带长孙澈来向你负荆请罪了。”

宜太妃的手重重落在桌子上,握成了拳头,她真真气得都说不出话,冷不丁重重槌了三下桌子,“嘭嘭嘭”的,听得在场众人都心惊胆战,心跳无不跟着“砰砰砰”加速。

一室寂静,长平的脑袋也低得更低了。

这时候,端坐在一旁的韩芸汐开了口,“长平,到底怎么回事,你还不赶紧如实禀来!”

慕容宛如一回来就冲到房间里哭,任由宜太妃怎么问,怎么哄都什么也不说,宜太妃都气炸了,当场就把那屋里东西全给摔碎了。

宜太妃疼慕容宛如,那就像疼亲女儿一样,发生这样的事情,慕容宛如自己受不了,宜太妃更受不了,而且,这件事还是被参加梅花宴的所有人都撞见的,想隐瞒都隐瞒不了,想必此时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了吧。

秦王府这一回的脸,可是丟大了。

最可怕的是,慕容宛如这辈子算是毁了!

“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啊,我一直都在宴会上,是李公公来说长孙澈耍酒疯,我才赶过去的,可谁知道……”

长平公主说着,看了韩芸汐一眼,继续道,“秦皇婶,这事情我还想问一问你呢,明明是你在那房间里休息,怎么……宛如怎么会在里头?怎么给晕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韩芸汐立马怒声反问,继而解释道,“我歇了一会儿就如厕去了,一回来便撞见那样的事情,厢房那里可都是你的人在把守,你的人怎么当差的?长孙澈耍酒疯,李公公知道去禀,难不成就没让人看着他吗?”

韩芸汐生气地站起来,继续问“你还敢问我,幸好我如厕去了,要不……天知道今日秦王府的脸要丢到哪里去!”

这话一出,宜太妃的脸色更是难看,终是出声,厉声骇人,“把李公公给本宫叫进来!”

一直跪在门口的李公公连滚带爬的进来,急急跪在长平公主身旁,“禀太妃娘娘,长孙澈耍酒疯见了姑娘就要轻薄调戏,老奴也拦不住,一时慌张也没多交待就去禀公主了,谁知道……谁知道那些丫头片子居然全都躲了,没人看着长孙澈。”

李公公只能这么解释了,这件事毕竟见不得光,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当时他屏退了所有下人,就他自己和慕容宛如知晓真相。

李公公是皇后派过来辅佐长平公主主持梅花宴的,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太监,虽然看上去惶恐紧张,可答起话来,却比长平公主厉害多了。

反正事情都发生了,长孙澈的媚药也已经解了,他自己全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慕容宛如再怎么受伤害也绝对不敢跳出来供出长平公主的,这件事相当于是死无对证。

“那宛如怎么昏迷的?怎么会在我屋里呢?她不是宴席上吗?长平,她离场应该有支会你一声吧?”韩芸汐一连抛出了几个问题,可谓是明知故问。

这话一出,宜太妃那怒目中闪过了一丝复杂,宜太妃也是在宫里摸爬滚打数年的人,什么阴谋诡计,手腕手段没见识过。

她原本还对韩芸汐有所怀疑,如今听韩芸汐这么一问,她倒是放了心。

“那会儿大家三三两两的闲聊,我也没注意到她,就是之前有听她说过不放心你,想过去看看。”长平公主连忙回答。

李公公迟疑了片刻,连忙补充,“太妃娘娘,长孙澈是醉得不醒人事,宛如小姐到底怎么到那屋里的,看样子只能问她本人了。”

宜太妃怒目朝长孙澈看去,那目光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子,恨不得剜了长孙澈的心!

长孙澈一家三口一直都沉默不语,脑袋也不敢抬起,平北侯府虽然也是权势之家,然而,在宜太妃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

平北侯惊恐之余,只在心里暗暗庆幸,庆幸这孽子欺的是慕容宛如,而非秦王妃,否则,今日怕是连审问都免了,平北侯府九族都不能幸免呀!

一室寂静,沉默了许久许久,宜太妃才冷冷开口,“宛如,你到底怎么进你嫂子的房间的,又怎么昏迷的?”

这话一出,众人才都震惊,没想到慕容宛如也在场,只是,人呢?

慕容宛如就躲在主座的大屏风后面,虽然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可是,那双泪眼却充满了阴鸷和怨恨。

她只记得自己在那房间旁的小花园里遇到韩芸汐,然后后面的记忆就都没有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昏迷,又为何会在那房间里的。

当然,她知道这一定和韩芸汐脱不了干系,可是,她现在没办法说!

她一旦把韩芸汐供出来,就韩芸汐的性子和能耐,必定会追查到底的,要知道,韩芸汐那天能离开那屋子,就证明她很清楚一切了!

要是事情真相被捅出来了,她岂不更加被人笑话了?到时候,指不定平北侯府还要反咬她一口呢!

至于长平公主,自身都难保了,又怎么可能会保她?

如今,她是哑巴吃黄连有苦就是说不出来呀哑巴吃黄连有苦就是说不出来呀,委屈、后悔、不甘、愤恨、耻辱,惊吓各种负面情绪全汇聚在一起,她恨透了韩芸汐,如果不是韩芸汐,她就不会沦落到今日这种田地,她的将来……没了!

思及此,慕容宛如紧紧咬着衣角,可是,哭声却还是传了出来。

一听到宜太妃背后传来低低的呜咽声,众人才知道原来慕容宛如在那里,宜太妃本就心烦气躁着,一听到这哭声,顿是更愤怒,冷不丁怒吼,“哭什么哭,你说话呀!丢脸到东西!”

被这么一吼,慕容宛如见识泪如雨下,委屈得连死的心都有了。

可是,她却不得不回答,她不想死,她不甘心呀!

“母妃,我……呜呜,我本要去看嫂子的,敲了门没人应,我就推了下,谁知道……谁知道门没锁,我就进去了,可谁知道……呜呜……我被那畜生吓晕了,后来发生什么,我……呜呜呜……”

慕容宛如没说完,就嚎啕哭了一声,起身跑走了。

敲门没人应,里头没锁她就推门进去,这和韩芸汐出门如厕正要对上,几个人的口供对起来,倒也是顺其自然没有什么破绽,最关键的是,慕容宛如怎么进那房间,怎么昏迷的都是她亲口解释了,当事人不会说谎,不是吗?

事情,算是有了个前因后果,罪魁祸首还是长孙澈!

慕容宛如的哭声远去,宜太妃一手支着脑袋,气得呼吸非常沉重,事情始末都清楚了,现在该开始追责了吧?

韩芸汐什么都没说,奉上一杯茶。

宜太妃瞥了一眼,仍旧是眉头紧锁,半晌,她才冷冷道,“长平,带上你的狗奴才滚回宫去,告诉你母妃,这件事她必须给本宫一个交待!”

别说长平了,就是皇后也忌惮着宜太妃,梅花宴是皇后授权给长平公主的,李公公也是皇后的人,自然要皇后来处置。

“是是!长平明白!”

长平公主一溜烟就给跑了,面对母后,总比面对这个奶奶级别的宜太妃好呀!

人一走,屋里就剩下平北侯府一家三口了。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慵懒的笑意,她知道,真正让宜太妃头疼的,正是这一家三口。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