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57章 生米煮成熟饭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虽然长孙澈并真没有把慕容宛如怎么样了,但是,屋里那一幕可是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也让所有人都羞红了脸。

换句话说,慕容宛如的贞节算是被长孙澈夺了,长孙澈自然是罪不可恕的,宜太妃岂能轻饶得了?就算杀了他都不够解气!

可是,慕容宛如还是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失贞于长孙澈,长孙澈死了,慕容宛如怎么办?她还能嫁给谁?

还会高于平北侯府的人家肯娶她吗?估计她肯降低要求,都未必会有正经人家想娶她了。

聪明人都知道,如今能唯一的挽回慕容宛如下半辈子的办法,就是把她嫁给长孙澈!

一室寂静,宜太妃迟迟没有开口。

平北侯自然也是聪明人,虽然对儿子的行为非常愤怒,但是,他也早将事情的厉害关系分析得很透彻。

见宜太妃迟迟都没有开口,平北侯抬起头来,主动开了口,“太妃娘娘,孽子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实在罪不可恕,子不教父子过,不管太妃娘娘做什么决定,下官夫妇二人都绝无怨言,只是,还求太妃娘娘为了宛如小姐的将来着想,网开一面,让孽子对宛如小姐负责到底吧!”

平北侯说完,宜太妃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垂了好几下桌子,却没有作声。

平北侯偷偷撞了身旁的儿子一下,长孙澈已经彻底醒酒了,当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被父亲这一提醒,他硬着头皮抬起头来。

幸好宜太妃没有看着他,否则他必定没有这个胆量的。

他双手作揖,一脸认真,“太妃娘娘,请把宛如小姐下嫁于我吧,我一定会负责到底,一辈子好好待她的!”

“嘭!”

宜太妃狠狠一拍案,怒目瞪过来,长孙澈吓得立马就低头,一声都不敢吭了。

见他这么胆小如鼠的样子,宜太妃越发的愤怒,不甘!

她当然知道,如今最好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慕容宛如下嫁于长孙澈,可是,她实在太不甘心了,接受不了。

就宛如是秦王府养女的身份,嫁给平北侯嫡子倒也不算下嫁,可是,平北侯府的北公子风流成性,连父亲的小妾都有染指,这种风流成性,败坏门风的东西,怎么能嫁?

嫁过去了,岂不等于葬送了宛如一辈子的幸福吗?

再说了,宜太妃可就从来没有想让慕容宛如嫁出去呀!

即便之前韩芸汐提过一回婚事,但是,宜太妃不过是敷衍地答应而已,宜太妃心里还是舍不得这个女儿,希望有朝一日她能成为秦王的侧妃,一直留在府上跟她做伴的。

如今倒好,非但不得不嫁,而且还不得不嫁给这么个混账东西!

平北侯还是不断地扯着儿子的衣角,让儿子有担当一下,可是,长孙澈看似风流倜傥,纨绔自大,却也是个外强中干,没有任何担当的男人,被宜太妃那么一吓,他就不敢再抬头了。

再说了,他心里也不乐意娶慕容宛如呀,慕容宛如端着宜太妃养女的身份嫁入平北侯府,他还不的被管得死死的?日后能有好日子过?

催不动儿子,平北侯又一次开口,语重心长,“太妃娘娘,事已至此,请为了宛如小姐的将来……三思呀!”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韩芸汐也开了口,她低声道,“母妃,你没瞧见现场那情形,但凡参加梅花宴的人,男男女女,包括那些下人们全都瞧见了,这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明早天一亮,还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子呢?势必会被好事之徒添油加醋的,到时候中伤了宛如,她岂不更……”

宜太妃拧紧眉头看过来,韩芸汐又压低了声音,“母妃,事到如今,臣妾知道你不甘心,宛如也不肯,可是,总比让宛如一辈子背着一份骂名,一辈子躲在府上见不得人好呀。”

其实,不用韩芸汐说那么多,宜太妃都懂,她就是咽不下这一口气呀!

长孙澈犯了事情,非但没有收到惩罚,倒是白白得了一个媳妇!

见宜太妃还是不松口,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继续道,“母妃,趁今夜还有时间,不如就答应了这门婚事,明儿个一早,让平北侯府大张旗鼓来订婚,把流言也盖下去,咱们对外放出话,就说宛如和长孙澈两情相悦,彼此倾心已久了,如此一来,不管外人信不信,至少,也挽回些颜面,不是?”

这话一出,宜太妃终于认真看向韩芸汐,“订婚?”

“正是,先订婚将外头的传言压一压,也让宛如有些时间冷静冷静,至于成婚……待双方都冷静下来,再说打算。”

韩芸汐说出这话时,自己都觉得可笑,大张旗鼓的订婚了,相当于是生米煮成熟米饭,成婚就势在必行了,也没什么好再打算了。

可是,此时此刻,对于郁结烦躁的宜太妃来说,这话却如同三伏天里的一杯凉茶,总算是把堵在她心口上的那一把怒火给压了下去!

她认真看了韩芸汐一眼,终是吐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韩芸汐心下大喜,又善解人意地说,“母妃,臣妾也算是宛如的嫂子,订婚的具体情况,还是臣妾来跟平北侯夫妇谈吧。”

宜太妃看都不想多看长孙澈一眼,更别说详谈了,她无奈地答应了。

下了决定之后,宜太妃总算是从这打击里缓过神来,她冷冷平北侯看去,趾高气扬,“长孙仲德,既然宛如和令公子两情相悦,情投意合,你夫妇又连夜来求娶,本宫也不多难你,明日一早且把婚事订下来,至于何时成婚,日后再议!”

这,是命令,而不是商量。

宜太妃说完,便起身拂袖而去,留平北侯府一家三口怔怔地跪在原地。

两情相悦,情投意合?

“我和慕容宛如什么时候……”

长孙澈怎么都想不通,正要问,却被平北侯恶狠狠地瞪闭了嘴。

韩芸汐笑着看过来,“长孙侯爷,有什么意见不成?”

平北侯连忙道百兽,“没!没!犬子和宛如姑娘情投意合,两情相悦那是大家都知晓的,多谢太妃娘娘垂爱,舍得将宛如小姐下嫁平北侯府,我夫妻二人感激不尽!明日一早必定备上聘礼,亲自上门下聘订亲!”

平北侯果然是聪明人,一点就透,韩芸汐省去了不少口舌,她很满意地笑了笑,“宛如小姐虽然是秦王府的养女,可也算是我秦王府的人,订亲不算小事,长孙侯爷可莫要寒碜了,到时候惹了太妃娘娘不高兴……”

韩芸汐没有把话说满,平北侯就连连点头,“多谢王妃娘娘提醒,一切……下官心中有数!有数!”

很好!

韩芸汐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她相信明日订婚的排场必定会非常浩大,不输迎亲的。

她并没有多为难他们,又交待了两句之后,就放人回去了。

此时,兰苑里,宜太妃正在劝说慕容宛如,站在院子门口都能隐隐听到慕容宛如的抽泣声,和宜太妃时不时控制不住的怒斥。

韩芸汐看了一眼,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白莲花呀白莲花,怕是连你自己都没想到你最后会栽在自己挖的坑里吧!

明日婚事一订下来,等年过了,白莲花就该出嫁了,思及此,韩芸汐都忍不住憧憬起来未来的日子。

白莲花不在府上住,如今她又和宜太妃关系颇为融洽,她的日子必定能安稳不少的,也不用偏居于芙蓉园中的一隅了。

走到芙蓉园门口,远远望了那黑灯瞎火的寝宫一眼,韩芸汐想,到时候她如果想搬出芙蓉园,龙非夜那厮应该不会拒绝吧?

他还巴不得她远离他的领地,不是吗?

韩芸汐想着想着,又不自觉站了很久,已经好几日不见人影了,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忙什么……

翌日,一大早玄武大街就传来噼里啪啦的礼炮声,人家是十里红妆嫁女儿,平北侯府竟是十里聘礼来订婚。

两个红衣小厮抬一箱聘礼,一对对排下去,居然在玄武大街上排成了长龙,浩浩荡荡,热闹非凡。平北侯夫妇二人携长孙澈,还有一个喜婆走在最前面,除了长孙澈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之外,其他人都是喜笑颜开,满面春风。

从平北侯府到秦王府并不远,但是,这队伍故意绕了路,引来了无数人围观,可谓是万人空巷。

一听说平北侯这是要上秦王府订婚,众人便都议论开了,再加上平北侯在人群里安排了不少人,于是,慕容宛如和长孙澈两情相悦,偷来暗往许久的事情也传开了,昨日梅花宴的事情,虽然也被传开,却并不占上风。

也不知道宜太妃是怎么说服慕容宛如的,总之,她还是出席订婚礼了,红着一双眼睛,死命地瞪韩芸汐,之前的楚楚可怜全然不见了,想必,她是知晓了订婚这个主意是韩芸汐出的。

韩芸汐任由她看,心情很好,然而,让她意外的是,龙非夜居然也出席了,不过,转念一想,他这个当兄长的也确实该出席。

订婚礼结束之后,人都散了。

宜太妃才吐了口长气,淡淡道,“非夜,宛如的婚事……你怎么看?”

一听这话,慕容宛如就连忙看过来,可谁知,龙非夜冷冷回答,“年内成婚时间太仓促,定在年后吧。”

宜太妃要的不是这样的回答呀,慕容宛如更不要!

想到自己这辈子都和秦王无缘了,慕容宛如顿是悲从心生,眼眶一红就捂着嘴跑了……

这一切都是韩芸汐害的,都是韩芸汐,她在心里暗暗发誓,即便是出嫁了,她也不会轻易放过韩芸汐的!

见慕容宛如那样子,又见儿子的冷漠,宜太妃不由得拧起眉头,烦死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桂嬷嬷却来报,“太妃娘娘,殿下,荣乐公主上门拜访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