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58章 缄默,她有自知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端木瑶真来拜访了?

平北侯府上秦王府来订亲的事情,满城皆知,端木瑶选择在这个日子上门拜访,未免有失妥当?

然而,她倒是来得巧,偏偏在订亲的人都走了,她才上门来。

韩芸汐都忍不住怀疑这个女人是料定了龙非夜在府上,挑好时间来的,只是,她要见她师兄,至于这样吗?

“哎呦,瑶瑶这丫头终于来了!”

昨夜至今都没笑过的宜太妃总算是露出了笑容,一句“瑶瑶”足见她和端木瑶的关系之近。

韩芸汐忍不住想,端木瑶如果嫁入秦王府,那真是男才女貌,门当户对。

大婚之日,那会是怎样的场景呢?必定比今日平北侯府这排场还要大一倍吧,宜太妃和龙非夜一定会早早在门口迎接。

纵使她挖空了心思想和宜太妃缓和关系,然而,端木瑶一来,便可轻而易举毁了这一切,宜太妃喜欢让她脸上有光的媳妇。

想起自己当日进门时的场景,一抹苦涩便忍不住涌上心头。

宜太妃还未开口,龙非夜便挥了挥手示意桂嬷嬷却把人请进来。

韩芸汐看了他一眼,无声无息地便转身要走,说她是缩头乌龟也好,她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她只要一席之地,并不想争什么。

谁知道,还没来得及溜出门呢,宜太妃便唤住了,“芸汐,你去哪呢?”

“臣妾突然有些头晕,想回去休息。”韩芸汐甚至都不想回头,随意寻了个借口。

这时,龙非夜竟毫无预兆地开了口,“既然头疼,就下去休息,免得失礼。”

失礼?

韩芸汐微微一怔,无端的就笑了,他不想她以女主人的姿态来接待端木瑶,是吗?

他大可不必担心,她还是有自知,不会乱说话的。

宜太妃认真说,“瑶瑶又不是外人,没什么失礼不失礼的,再说了,将来那可是一家人,也该熟悉熟悉。”

这话一出,韩芸汐只觉得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脑袋懵懵的,真心有些缓不过神来。

端木瑶和亲秦王府的事情,难不成不是传言,宜太妃都默认了?

韩芸汐终于转身过来,朝龙非夜看去,而此时,龙非夜也正看着她,却只是看了她一眼而已,便移开了。

对于宜太妃的话,龙非夜并没有什么反应。

“芸汐,你过来。”宜太妃招着手,韩芸汐只能走过去,挨在她身旁坐。

“允许,瑶瑶是非夜的师妹,可是出了名的才女,日后你们相处的机会会很多,你可得多跟她学学。”宜太妃交待道。

韩芸汐心下冷笑着,宜太妃为被慕容宛如的事情操劳了一天一夜,估计还不知道梅花宴上发生的其他事情吧,竟要她跟一个手下败将多学习?

她笑在心中,什么都不解释。

她知道,宜太妃喜欢端木瑶,并非喜欢她的才学,而是喜欢她显赫的身世。

西周的嫡公主,天山剑宗的天才女弟子,这样一个媳妇,那是脸上多有光,从此就再也没人会说秦王取一个平民,一个废材。

好不容易搞定了慕容宛如那个白莲花,没想到端木瑶随后就到。

她不争,可是,别人能允许她在府上占一席之地吗?能允许她占了一半秦王正妃的名号吗?

很快,端木瑶就到了,她孤身一人来,桂嬷嬷恭恭敬敬跟在她后面,提着三份重礼,不知道的还以为桂嬷嬷是她带来的仆人呢。

今日的端木瑶还是一袭雪白长裙,裙角点缀着些许梅红色的碎花,本就生得出尘不染,貌若天仙,加上这真丝白裙,更显仙气。

她款步进来,立马就欠身给宜太妃行礼,浅笑道,“太妃娘娘万福。”

“免礼免礼,来来来,让本宫好好瞧瞧,这都几年没见了。”宜太妃心中阴霾一扫而光,足见她对端木瑶的喜爱。

端木瑶走过来,看都没看韩芸汐一眼,硬生生挤坐在她和宜太妃之间,主座最多容纳两人,韩芸汐正要让,宜太妃随口说了句,“芸汐,你坐边上。”

韩芸汐暗暗翻白眼,她想离开的好不好?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得瑟的笑意,问道,“师兄,上一回我让你代我和太妃娘娘问个好,你不会忘了吧?”

“忘了。”龙非夜淡淡答道。

“从小到大你都这样!”端木瑶睨了他一眼,立马对宜太妃解释,“太妃娘娘,瑶瑶一到帝都就想过来请安,可惜有事耽搁了,拖到今日才来。瑶瑶这一回来可是专程给你带了好东西的!”

她说着,桂嬷嬷就将大礼呈上来。

“这是天山今年采到的最大何首乌,乌发、安神,只要每日服用些许,保准十年后,你还是一头青丝。”

宜太妃喜欢不得了,“你这丫头就是有心呀!”

“知道我的好吧?”端木瑶撒着娇,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宜太妃的女儿呢。

“还有,这一份是给宛如的,她的事……”端木瑶欲言又止,迟疑了片刻,才又说,“哎,她也是关心她嫂子才会去厢房,可惜……”

这话一出,韩芸汐立马抬头看来,好个端木瑶,都还没嫁进来呢,就开始挑拨离间,将来那还了得?

宜太妃蹙眉看了韩芸汐一眼,轻轻叹了一声气,没多说话。

“事已至此,太妃娘娘要多宽心,莫要伤了身子,好在平北侯府也是大家大户,宛如妹妹嫁过去,也不丢身份,有你和殿下撑腰,吃不了亏的!”

端木瑶真是会劝人,句句都解宜太妃的心结。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能来,我这心就宽了不少。”宜太妃淡淡笑道。

“那瑶瑶陪你过年,可好?”端木瑶趁机问。

宜太妃大喜,“你可别哄我开心。”

“那得看师兄答不答应。”端木瑶嗲声问,嘟着嘴朝龙非夜看了过去。

宜太妃也看了过去,就韩芸汐低着头,看着手里的茶杯。

龙非夜瞥了韩芸汐一眼,见她漠不关心的样子,无端的就恼火,冷冷回答,“母妃决定便可。”

宜太妃纳闷了,没想到儿子居然这么好商量,多年前她知道儿子有这么个小师妹,她就盼着两人的婚事了,只是瑶瑶的身份特殊,她不敢轻易提。

没想到如今西周居然有和亲的意思,而天徽皇帝迫于压力,在和亲的人选上也只能顺着西周的意思。

如此一来,一切就都顺顺当当的,只可惜,到了儿子这最后一关,并不好过。

她早就试探过几次了,儿子都是拒绝。

前阵子还听说儿子陪瑶瑶逛了一整日,宫里也有不少传言,如今看来,确实有戏呀!

宜太妃大喜,拉住端木瑶的手,“就这么说定了,今年你呀……就留在府上过年。”

端木瑶喜出望外,也没想到师兄会这么好商量。

龙非夜没反对,韩芸汐始终低着头,两人都缄默。

这时候,端木瑶走了下来,坐在龙非夜身旁,神秘兮兮地笑着,“师兄,最后一份礼物是给你的!你猜猜是什么?”

“不知道。”龙非夜的语气虽淡,却终究是回答了。

端木瑶又一次受宠若惊,要知道,这些年来,她总是找借口送师兄东西,可是,师兄从来只回她两个字,“不必”。

今日师兄这样回答她,难不成,师兄相通了,愿意试着接受她了?

要知道,打从那日师兄陪她之后,她就再也找不到他人,如果不是今日秦王府有喜事,估计她还是见不着他。

“师兄,你猜,这也是咱们天山的东西,师父他老人家见过,说你一定会喜欢的!”端木瑶开心地说。

“猜不到。”龙非夜还是淡淡回答。

端木瑶凑近,不依不饶撒娇,“师兄,你就猜一次,一次就好!”

这个时候,韩芸汐终于抬头看过来了,看着他们,一个缄默,一个撒娇;一个俊如神祗,一个貌若天仙,她真心觉得这两人非常般配,简直就是天造地设、一对璧人。

韩芸汐正愣愣地看着,龙非夜居真猜了,“雪酒。”

这话一出,端木瑶惊喜得都尖叫起来,立马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师兄,你!你居然记得!十年了,没想到你还记得!”

她说着,立马就放手,亲自取出那壶雪酒来,“十年前我特意为你埋下的,我以为你会忘记的。”

十年……

原来他们认识那么久了呀!

韩芸汐不自觉想起了一句话,人生就只有一次,少一秒遇见你,生命中便少了有你的一秒钟,下辈子,我们未必会再遇到彼此。

十多年前就认识,十年前就愿意记住,真好……

韩芸汐暗暗叹息,随手端起茶来啜饮。

龙非夜不过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么巧给说中了,他不经意看了韩芸汐一眼,又见韩芸汐径自低着头在喝茶,似乎很闲适。

终于,他那本就冷若冰霜的脸骤然冷了几分。

他不明白,韩芸汐这算什么,当初死皮赖脸,不惜自己踢轿门都要嫁给他,如今,却一副与世无争的姿态。

这个女人,把他当作什么了?

想高攀上来就高攀上来,不想玩了,就可以全身而退吗?她凭什么?秦王妃这个头衔,她就是占着玩的吗?

“师兄,要不要开封尝尝,十年哦!”端木瑶沉浸在幸福中。

“晚上再开封吧,你留下来用膳。”这是龙非夜第一次开口留客。

“好呀!”端木瑶立马就点头,生怕龙非夜后悔,她心潮都澎湃了,宜太妃更是大喜,立马就吩咐桂嬷嬷去安排晚膳。

然而,韩芸汐垂敛着双眸,心想,看这样子,龙非夜年后是不会出行的了,年后,秦王府应该会有两桩大喜事吧。

端木瑶见韩芸汐始终没出声,眼底闪过一抹不屑,却不打算轻易放过她。

“对了,王妃娘娘,我来得匆忙,没给你准备礼物,你不会怪我吧?”她认真问道。

韩芸汐这才抬头,一脸淡然自若,“不会。”

她不稀罕。

谁知,端木瑶却又挑衅,“王妃娘娘,刚刚忘了问你了,我在府上过年,你不会介意吧?”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