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59章 发威,你自找的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介意不介意?

介意又能怎样,韩芸汐可以说不答应吗?端木瑶这分明是明知故问,耀武扬威呢!

韩芸汐缄默得整个人显得特别安静。

见状,端木瑶唇畔的笑意越发的轻蔑了,她今日一定要让这个女人说出“不介意”三个字来,让她知道即便她现在是秦王妃,在这个家里也说不上半句话!算不上什么东西!

端木瑶继续逼问,“王妃娘娘,你不说话……这是介意吗?”

可谁知道,韩芸汐冷厉的目光突然直逼端木瑶,冷声回答,“当然介意!”

这……

端木瑶始料未及,愣得硬是说不出话来,而宜太妃和龙非夜也齐齐朝韩芸汐看过来,非常意外。

就在这一室寂静中,韩芸汐唇畔泛起了一抹笑意,又说,“荣乐公主,我开玩笑呢,没吓着你吧?”

这……

端木瑶又一次猝不及防,看着韩芸汐那嬉笑的样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幸好宜太妃出声圆场,“芸汐就是爱开玩笑,瑶瑶你别介意。”

“不会……当然不会,我也知道她是开玩笑的。”端木瑶讪讪而笑,这才有台阶下。

可谁知道,韩芸汐居然又继续问,“荣乐公主,梅花宴上,我赢了你,你不会介意吧?”

这话一出,又震惊了一把。

端木瑶脸色一黑,她今早还庆幸着,慕容宛如的事情会压过昨日梅花宴上的一切,至少,消息不会传得那么快。

谁知道,韩芸汐居然在宜太妃和师兄面前提,这摆明了是要让她难堪,她怎么回答呀?

“荣乐公主,你不说话……不会是真介意了吧?”韩芸汐这问的正是刚刚端木瑶质问她的原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看这个女人还敢挑衅,今日就让她明白什么叫做不作不死!

她都缄默了那么久,都摆出了不让她的姿态,谁知道这个女人还得寸进尺人,继续挑衅。

她韩芸汐虽然不喜欢争强好胜,可是,她也是有脾气的,不发威还当她是病猫呀!

端木瑶还没回答,宜太妃就好奇了,“梅花宴赢了?怎么回事呢?”

“母妃,你还不知道吧,昨日梅花苑咏梅,荣乐公主和臣妾打赌,输了就永远不再作诗词歌赋,臣妾……不小心就赢了。”

韩芸汐说得特别轻松,就好像是小事一桩,可是,宜太妃却诧异了,“你赢了?”

韩芸汐笑着点头,一脸无害。

宜太妃怎么会相信呢?在她眼中,韩芸汐唯一的一技之长就是毒术了,至于诗词歌赋、琴棋书法这些高雅的东西,她一个小家小户出身又是不懂宠的小姐,怎么可能懂吗?去梅花宴,她就只求韩芸汐不给她丢脸而已!

何况,瑶瑶的诗词歌赋,那可是整个云空大陆都有名的呀!

“瑶瑶,这事情……当真?”宜太妃不可思议地问。

这一问,端木瑶越发的丢脸,却不得不故作大方,堆出笑容来,“嗯,秦王妃好才学,瑶瑶甘拜下风,又怎么会介意呢?”

宜太妃这才相信事情是真的,不由得朝韩芸汐投去异样的目光。

端木瑶看得,着实不甘心,正想岔口话题,可是,她万万没想到,韩芸汐居然还继续发问。

她说,“荣乐公主,上一回在药鬼谷,我也不小心赢了你,你不会介意吧?”

这……

端木瑶险些被她这话给呛到,韩芸汐她什么意思?接二连三的,跟她翻旧帐吗?

一想到上一回药谷歌寻药的事情,端木瑶就觉得耻辱,那一回她还沾沾自喜着,谁知道倒头来却被韩芸汐给耍了,弄得自己狼狈不堪。

这下,宜太妃又纳闷了,“上一回寻药,你们就遇到了?”

韩芸汐言简意赅地将上一回药谷歌比试寻药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端木瑶险些发作让她闭嘴。

宜太妃震惊、自豪之后,这才意识到韩芸汐这是在羞辱端木瑶呢。

她眼底闪过一抹愠怒,笑了笑圆场,“你俩倒是有缘分呀,待会用膳的时候,可得好好聊聊。”

可谁知道,韩芸汐却起身来,认真道,“母妃,臣妾晚上早约了人,不好推辞,实在无法作陪,如果荣乐公主不介意的话,臣妾就先告退了。”

她虽然问的是宜太妃,可是看的却是端木瑶,眸中的挑衅,并不输端木瑶刚刚的轻蔑。

这位金贵的公主,还没进门呢,就想把她踩在脚底下,门都没有!

她不作声就罢了,一旦出声,那势必要她好看的!

宜太妃当然是感觉到这两人之间紧张的气氛,她朝龙非夜看了一眼,却见龙非夜正低着头径自喝茶,一副置身事外的闲适姿态。

儿子对荣乐公主的始终态度不明,宜太妃也不敢太过自作主张,她不悦地瞪了韩芸汐一眼,见韩芸汐无动于衷,碍着面子,她也不好发作,只能继续给端木瑶台阶下,“瑶瑶,芸汐既然约了人,你们就改日在聊吧,你不介意的对吧?”

“介意”二字,端木瑶已经听得快发疯了,可是,宜太妃这么好声好气地问,她即便不乐意,却还是得端出大方的姿态,笑道,“当然……不介意!”

韩芸汐非常满意,她笑了笑,“那芸汐先行告退了。”

说罢,她便优雅地转身离开,那步伐,那走姿有种说出来的潇洒味道,谁都没发现,一直沉默的龙非夜早已抬头,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满意的弧度。

韩芸汐根本就没有约人,她回到云闲阁,赵嬷嬷早就准备了一大桌饭菜,色香味俱全。

她明明饿了,可是拿起筷子来,却突然好没胃口,不知道要吃什么好。

“王妃娘娘,晚上火房那边备了好些菜色,奴婢偷偷给你分了好几样过来,赶紧尝尝。”赵嬷嬷劝道。

她当然知道殿下的小师妹来了,见王妃娘娘没过去作陪,也不敢多问。

“那边开宴了吗?”韩芸汐淡淡问。

“刚刚开了。”赵嬷嬷如实回答。

韩芸汐想,这会儿那坛封存了十年的雪酒,也该开封了吧,龙非夜必定很喜欢那酒,才会记得那么清楚吧。

她拿着筷子挑拨了几根青菜,想将就吃点,却终究是没胃口,索性不吃了,换了一身衣裳,打算出门透透气。

可谁知,她刚要出门,竟然看到龙非夜坐在她院子里,面对屋门。

韩芸汐脚一顿,下意识就后退了一步,这家伙什么时候来的,不去陪贵客,来这里做什么?难不成替端木瑶找她算账吗?

见她后退,龙非夜唇畔的玩索又浓了几分,他淡淡问,“和什么人约了?”

韩芸汐没再往前,看着他,如实回答,“臣妾没胃口,所以寻了个借口离开。”

“打算去哪?”龙非夜又问。

关你什么事呀?韩芸汐在心里嘀咕,只是,正常情况下,对这个家伙她还是有点忌惮的,她乖乖回答,“就想出透透气。”

“心情不好?”龙非夜再问。

韩芸汐直接避开,反问道,“殿下这个时候不去陪贵客,不妥当吧?”

谁知,龙非夜却道,“本王也没胃口,正想出去透透气,走吧。”

他说着,便起身来,往院外走。

韩芸汐却愣了,这家伙什么意思?丢下小师妹的节奏?不是还要开封那坛雪酒吗?这样……好吗?

龙非夜都走到院子门口了,韩芸汐还在原地站着,看着他傲岸如山的背影,有种特不真实的感觉。

龙非夜回头看来,冷冷问,“韩芸汐,你还不走?”

韩芸汐正迟疑着,谁知道赵嬷嬷却在背后用力推了她一把,直接把她推出了门。

龙非夜见她出来了,唇畔掠过一抹笑,没有再作声转身就走。

韩芸汐见状,回头恶狠狠地要瞪赵嬷嬷,谁知道背后却早没人影了。

她又看了看龙非夜远去的背影,纠结了一下下,便快步追上了。

龙非夜走在前面,韩芸汐距离他三步之远,跟在后头,两人一路都沉默。

路过花园的时候,韩芸汐朝宜太妃的牡丹院看去,见那边灯火通明的,很难想象被放鸽子的端木瑶会是什么心情,但是,她知道,一定是很糟糕的。

思及此,她还是忍不住窃喜了。

一边往那边看,一边往前走,谁知道却突然撞到龙非夜身上,韩芸汐立马就后退,以为是撞他后背了,谁知道抬头一看,竟发现这家伙居然是正面面对着她。

他……什么时候转身过来的呀?

“你看什么?”龙非夜问道。

好奇害死猫什么的,早就被韩芸汐抛到脑后去了,她试探地问,“殿下还是过去陪一会儿吧?”

“那酒菜,不对本王的胃口。”龙非夜似乎不耐烦了。

这一回,他说完就真没有再等她了,走得特别快,韩芸汐不得不小跑才能追上。

那酒菜不对胃口?

韩芸汐琢磨着这话,总觉得这话里有话,却又不明白龙非夜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这家伙对端木瑶和亲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态度?

她思来想去,最后怀疑了,难不成这家伙是被逼的,就像当初娶她一样,被天徽皇帝逼的?

已是年关,大街上十分热闹,张灯结彩的,人人都在为过年置备年货,小摊小贩的生意也特别火。

出了秦王府,两人的身影很快就融入大街上的人群中,韩芸汐始终走在龙非夜身后,龙非夜也没回头看她一眼,却明显放慢了脚步,似乎怕这个女人跟丢了。

韩芸汐真不知道这家伙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地跟着,只是,走着走着她突然停了下来,发现前不久才来过的的茗香茶楼居然被查封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