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60章 纠结,他的态度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明明背对韩芸汐,可是,她也停下脚步,他却立马就知道。

转身过来,见韩芸汐看着一旁被查封的茗香茶楼,他似欲言却又止,只是冷冷地看着。

韩芸汐琢磨着顾七少这茶楼不会又是被龙非夜封掉的吧?

因为上一回来吃饭,被龙非夜撞见了才封掉的?

她忍不住又替顾七少心疼了一把,天香茶庄有案底在,龙非夜随时都有理由查封他的产业的,那家伙怎么就不知道要低调一些呢?

韩芸汐正要走,这才发现龙非夜在看她,她立马避开视线。

“你跟顾七少很熟?”龙非夜淡淡问。

韩芸汐立马就摇头,“殿下查过他,应该比臣妾更了解他吧?”

龙非夜确实查过,却只查出顾七少是一介商贾,财大气中,产业遍布天下,至于这家伙毒术,武功师承何处,全都没有线索。

而就他这个年纪看,要做到家产万贯,背后势必有极大的靠山的。

只可惜,楚西风还没有查到太多信息。

“本王看你们倒是很熟。”龙非夜又说,分明是暗指了那天在茗天茶楼里撞见的事。

韩芸汐讨厌这种质问的口吻,她都没有过问他什么,他凭什么过问她的私生活呢?

“好歹也救过臣妾一命,也算是个朋友吧。”

韩芸汐这话倒有七分的真的,虽然顾七少没个正经,但是,至少没有敌意,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龙非夜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追问下去,转身继续往前走。

本来就沉默了,这之后,两人越发的沉默,然而,韩芸汐始终在后头跟着,而龙非夜也并没有走快,一前一后,倒是颇有默契。

韩芸汐一直低着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突然,龙非夜的声音似同天而降,“饿了吗?”

她抬头一看,发现这家伙就站在她面前,差一步,她得撞上了。

“有点。”她其实早就饿得饥肠辘辘的了,也算是个雷厉风行,干脆果断之人,可每每在这个家伙面前,就像变了个人似得,也不算上矜持,就是特别捏。

龙非夜没说话,进了一旁的酒家,韩芸汐连忙跟上。

龙非夜要了包厢雅座,两人向对面而坐,龙非夜将菜单推到她面前,示意她点菜。

韩芸汐倒没拒绝,点了几样自己喜欢吃的,也一声不吭,将菜单推送到他面前。

龙非夜瞥了一眼,只添了一壶酒,就传上菜。

等待时间里,两人的沉默将一室的寂静彰显出来,全世界似乎都寂静了。

韩芸汐有些受不了这种沉默,不经意抬头,却撞入龙非夜深邃的目光,她一愣,下意识要避开,决定找个话题。

于是,她淡淡问道,“殿下,上一回那个面具男子,可有什么消息?”

虽然李氏死了,天宁国中的使毒内奸也基本被肃清,可是,面具男子的存在,依旧是个极大的威胁。

就龙非夜的性子,岂能轻易算了。

“有了点眉目,还是追查。”龙非夜并不隐瞒,这些日子,他忙的也正是这件事,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个面子男子应该是北历皇族里的高层。

北历皇族的情况自然是不好调查的,他却可以从江湖上那些毒门毒派入手,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物,在圈子里必定小有名气。

一有了话题,韩芸汐整个人如遇大赦,自在多了。

“什么眉目?”她急急问。

其实,她也暗中打听过,顾北月也说了,毒术那么厉害的人,必定师出有门,顾北月还说了天下毒门毒派不少,但是,一开始都是从医学院里毒窟开枝散叶出去的,如今医学院的毒窟都关了,天下毒门毒派这两年来倒是兴旺了不少。

只是,毒毕竟是毒,解毒师同样也是下毒者,所以,这些门派大多不被正统医学界所接受,自成一个圈子,外人并不容易进入。

龙非夜并没有回答韩芸汐的问题,他更不会告诉这个女人,审讯李氏手下的时候,他得知当初那个神秘男子劫持韩芸汐,并非为了威胁他什么,而就是冲着韩芸汐本人来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韩芸汐这女人毒术如此高明,暗地里多少双眼睛盯着她看呢?

远的不说,近的,天徽皇帝就是一个大麻烦。

“天心夫人那些毒经医典是怎么来的?”龙非夜叉开了话题。

韩芸汐说自己的毒术是自学自母亲的毒经医术,虽然天衣无缝,死无对证,然而,他又岂会轻易相信?

天心夫人,他自是调查过,却发现天心夫人的娘家是伪造出来的,这个医术高明,让韩从安发迹的女人,简直就是个凭空出现的谜。

龙非夜早就去大理寺审过韩从安了,当然,韩芸汐不会知道。

“我也不知道,翻找她遗物的时候发现的。”韩芸汐继续扯谎,天心夫人到底会不会毒术,她还真的不知道。

很快,酒菜就上来了,龙非夜没有再多说,径自用膳,聊了一会儿之后,韩芸汐整个人都自在多了,吃起饭来也放得开很多。

筷子伸出去要夹菜,谁知道却撞了龙非夜的筷子,她立马就缩回来,龙非夜颇为绅士,夹了菜无声无息往她碗里放。

“谢了。”

韩芸汐瞄了他一眼,见他坐姿端正,一手端着碗,一手持筷,连吃饭的动作就那样优雅。她并不知道,这是秦王殿下第一次帮他母妃之外的人夹菜。

只是,忍不住想,那日他陪端木瑶逛街吃饭,也大致是这样的吗?

思及此,韩芸汐又一次不自觉陷入了纠结。

初见端木瑶,是斗毒巨蟒的时候,龙非夜拼了命保这个小师妹,药鬼谷的敌对,他却毫不客气,而如今……前一刻还收了端木瑶的礼物,下一刻却跑来找她逛街。

端木瑶在他心中,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呢?

万一,万一真被她猜中了,这一回又是天徽皇帝逼婚,他是不是也拒绝不了,年后就得娶端木瑶了呢?

看着龙非夜静默吃饭的样子,韩芸汐无端的冲动,突然好想好想直接问一问他,他愿意娶吗?

只是,想到自己也是被天徽皇帝强塞给他的,她就悻悻的低头,默默扒饭了。

一顿饭下来,基本是安静的。

韩芸汐发现如果自己不找话题的话,这家伙可以沉默一个晚上,当然他的沉默并非闷,而是一种冷漠,明明走得很近,却拒人于千里之外。

饭后,龙非夜也没说要多哪里,韩芸汐继续在后头跟着,兜了一圈,大街小巷的热闹都散去了,他们才回到秦王府。

很不巧,刚要进门,就看到宜太妃亲自送端木瑶走出来。

端木瑶被龙非夜放了鸽子,本就一肚子郁闷,一晚上都不在状态,却又不得不好声好气陪着宜太妃吃饭,聊天,就慕容宛如的婚事安慰宜太妃。

见到龙非夜这才回来,她立马上前,“师兄,你去哪了,人家还等着你来开那坛雪酒呢!”

“留给母后喝吧。”龙非夜冷冷道。

这……他之前那态度不是收下了吗?这是她封存了整整十年的心意呀!

端木瑶心口一堵,正要开口,谁知道却看到韩芸汐从龙非夜后头走来,难不成……师兄和这个女人一起出去了?

好个韩芸汐,不赏脸就罢了,居然还拐走了师兄,这一口气她岂能轻易咽下去?

顿时,端木瑶妒火中烧,袖中的手一下子握成了拳头,她气疯了,豁了出去,大声质问,“师兄,年后和亲的事情,你什么打算?”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愣了,她一直不敢问的事情,端木瑶倒是问出了口,而宜太妃也愣了,满脸复杂地看着儿子。

谁知道,龙非夜就像是没听到一样,一声不吭,大步离开。

这下宜太妃怒了,“非夜,你给我站住!”

可惜,龙非夜没理睬。

“师兄!”端木瑶一跺脚,追上。

龙非夜身影一闪,却给凭空消失了。

“师兄!师父也在问咱们俩的事情呢!”

“师兄!”

端木瑶气呼呼地喊了几声,可惜,回答她的是满园的寂静。

端木瑶气急败坏,回头过来,恶狠狠地瞪了韩芸汐一眼,便扑到了宜太妃怀里去,“太妃娘娘,师兄他又欺负我!呜呜……”

这……算欺负?

只是,如果龙非夜不愿意,为何不明明白白的拒绝呢?他向来都不是拖泥带水之人。

韩芸汐想,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种欺负吧。

“好了好了,不哭了,回头本宫一定好好教训他。”

“乖,瑶瑶最乖了,和亲的事情本宫和皇上给你做主,你就放心吧。”宜太妃认真安慰着。

韩芸汐听得心下直冷笑,宜太妃呀宜太妃,终究是你相中的媳妇,这一回你倒不和天徽皇帝对着干了?

听了这话,端木瑶才收起眼泪,“就知道太妃娘娘最好了。”

“傻孩子,你师兄也没说不娶,不是吗?”宜太妃笑了。

端木瑶立马低头,这才知道脸红。

“那坛雪酒,本宫先帮你保管着,等到除夕夜,带到宫里去开封。”宜太妃对端木瑶的耐性,比对慕容宛如还好呢。

除夕夜宫里有家宴,龙非夜自然是要去的。

端木瑶就等着宜太妃这句话呢,这么说来除夕夜的家宴,她也能参加了。

临走之前,端木瑶特意靠近韩芸汐,低声,“王妃娘娘,年后……还要请你多多指教。”

“八字还没一撇,别开心得太早。”韩芸汐不甘示弱。

“咱们走着瞧!”端木瑶冷冷回答。

如果不是韩芸汐,她或者还会等一等,等到师兄看到她的好,心甘情愿娶她,可是,韩芸汐的存在,让她有深深的危机感。

不管怎么样,即便让父皇施压也好,年后,她一定要嫁入秦王府!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