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61章 委曲求全,没门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送走了端木瑶,韩芸汐正要回去,宜太妃却叫住了她,“芸汐,你跟我过来一下。”

虽然宜太妃好声好气,但是韩芸汐知道不会有好事,她眼观鼻鼻观心,跟在宜太妃后面到了牡丹院。

其实,宜太妃不开口,她都知道宜太妃想说些什么,两人在院子里落座,宜太妃连桂嬷嬷都屏退了。

“芸汐,你刚刚和非夜出去了?”宜太妃问道。

打从韩芸汐住进芙蓉院,没有被龙非夜赶出来之后,宜太妃心中多多少少是有看法,只是,之前她并不介意儿子的态度,巴不得让这个丫头趁早滚出秦王府。

如今,她也算是接受了这个媳妇,有些事情,自然是得留个心眼。

“没,刚好回来的时候遇到。”韩芸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谎,或许是为了圆之前那个谎言吧,她说了自己今夜有约的。

宜太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如果韩芸汐回答“是”,她还真会不敢相信,毕竟非夜虽然不像之前那样排斥这个女人,但是终究不可能把这个女人太多例外。

之前宛如就帮她打听过,非夜之所以没那么排斥这丫头,正是因为这个丫头毒术了得,有利用之处,也帮了不少忙。

韩芸汐能耐是不小,可是,和非夜比起来,那依旧是一个是地上的泥,一个是天上的云,永远都不可能太多交集的。

换句话说,韩芸汐高攀不起!

如今,宛如是不得不嫁出去了,宜太妃琢磨着韩芸汐一手好针术,倒是个不错的人选,能留在她身旁伺候一辈子。

如果非夜能娶瑶瑶,那她也就再没有什么要求了,就等着抱孙儿了。

一个媳妇留在她身旁伺候,一个媳妇给秦王长脸,给秦王府长脸。

到时候,让韩芸汐搬出芙蓉院和她住,让瑶瑶住到芙蓉院里去,有她在,两个媳妇也不至于闹腾出大事来!

再说了,韩芸汐也没什么资本和瑶瑶闹腾。

“芸汐,荣乐公主和亲到秦王府,这事情,你怎么看?”宜太妃果然问了这个问题。

韩芸汐皮笑肉不笑,答道,“这事情,母妃和殿下做主便是。”

“芸汐,你今日……可不怎么礼貌。”宜太妃倒是直接。

如此直接,是想提前警告她什么吗?

“母妃,荣乐公主是金枝玉叶,又因和亲而来,身份特殊,臣妾当然知轻重,绝对不敢任意妄为,惹是生非。”

韩芸汐很认真,听了这话,宜太妃颇为满意,心想,这丫头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用她多费唇舌。

“既然你明白,那日后见了说话还是……”

谁知,宜太妃这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却又打断了,“母妃,臣妾虽出身卑微,却也是随便能被欺负的,臣妾只求在府上有个安身立命之地,什么都不会争,但是,如果有人蹬鼻子上脸挑衅臣妾,臣妾只能奉陪到底。”

这话一出,宜太妃陡然眯起了双眸,看样子,这丫头还没真正明白她什么意思。

端木瑶的脾气本就不好,何况还因为药鬼谷寻药,梅花苑斗诗以及今日的事情和韩芸汐结怨了,一旦嫁进来,必定不会给韩芸汐好日子过的。

宜太妃的意思,不仅仅要韩芸汐安分守己不滋事挑衅,而且更要韩芸汐忍气吞声,不管什么事情都让一让端木瑶。

宜太妃拉下了脸,冷冷反问,“韩芸汐,你有什么资格奉陪到底?”

这个丫头,这阵子给她点好脸色,她还真就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吗?

韩芸汐并不想和宜太妃有太大冲突的,毕竟好不容易才缓和了关系,只是,端木瑶都还没入门呢,宜太妃就这般警告,万一年后真进门了,她岂不得被吃得死死的?

她向来都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人,宜太妃既然开口了,她当然也得把态度端出来。

“母妃,臣妾的脾气,你应该了解!”韩芸汐冷冷回答。

“你!”宜太妃怒而起身,韩芸汐亦站起来,“母妃,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臣妾就先告退了。”

宜太妃怒得都说不出来,韩芸汐深吸了一口气转身便走。

出了牡丹院,韩芸汐喃喃自语,“宜太妃呀宜太妃,如果我韩芸汐真心待你,你可以也会真心待我的一天?抑或者,我在你眼中,永远都和府上的婢女并无区别?”

出身、地位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朝一日,我韩芸汐一定会让你知道,这些,并不重要!

回到芙蓉院,神出鬼没的龙非夜早就离开了。

那家伙态度不明,而宜太妃和端木瑶却似乎都很肯定年后和亲的事情,韩芸汐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她能左右的,也都跟她没关系。

别想了!

再过几日便过年了,秦王府也热闹了起来,下人们都在打扫布置,慕容宛如因为婚事,成日关在房间里,宜太妃倒是经常过去安慰,而那天晚上之后,宜太妃也没有再找过韩芸汐,韩芸汐也没主动过去帮她做针灸。

关系僵着,彼此倒也相安无事。

准备过年的事情,并不需韩芸汐操心,她闲来无事就经常往韩家跑。

七姨娘的身子骨恢复得很好,伙食改善了,糟心事少了,精神状态也极好,少了以往的怯弱,遇事还多了主见。

小逸儿还太小了,七姨娘是家中的顶梁柱,韩芸汐最开心的莫过于见到七姨娘的变化。

此时,小沉香正和七姨娘忙碌着过年的安排。

韩芸汐在书房里检查小逸儿的功课,其实就医术,韩芸汐算不上老师,可是她毕竟上过基础的中医课程,又有行医的经验,她学韩氏医典比小逸儿快多了。

六岁的小逸儿生得粉雕玉琢,气质干净,虽然小少爷,却一身书童的打扮,认真看书的时候,眼睛垂着,从侧面看睫毛老长老长。

每每韩芸汐捉弄他的时候,他会猛地抬头,睁大圆滚滚的大眼睛,萌萌地看着韩芸汐,那迷茫的样子,萌得韩芸汐都想把他拐回去当宠物养着了。

“芸姐,我觉得医典上这个药方……我可以改一改吗?”小逸儿小心翼翼地问。

韩芸汐好奇了,《韩氏医典》上的药方都是韩家几代人几经推敲最后确定下来的,不管是配药还是分量,都是一而再检验过的。

小逸儿才六岁,学医才几年,居然有提出要改老祖宗的药方,这小子,胆量不小呀!

不过,她就喜欢这种不怕虎的初生牛犊。

“说说,怎么改?”韩芸汐笑着问,闲适喝茶。

小逸儿见芸姐非但没骂他,反倒还会笑,他立马就有自信了,连忙取来纸笔,将自己改良的药方写下来。

谁知,韩芸汐一看,震惊得刚入口的茶全给喷了。

天啊!

这……这药方……不,确切的说,这是一张毒药药方好不好!

小逸儿见芸姐的反应,怯怯地吐了吐舌头,乖乖退到一旁去,像个闯祸了的孩子。

韩芸汐急急拿起韩氏医典上的药方对照着小逸儿写下的改良药方,一对比,发现小逸儿并没有改掉任何一味药物,而是在药物的分量上做了调整。

利用药物的相生相克,有些药物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在一起,便会生成新的药物成分来,或许这些成分能促进药效,或许这些成分会破坏掉药效,甚至产生毒素,而这些新产生的成分混合在一起,又会有不同效果。

说起来,道理还算简单,但是其中关系千丝万缕,非常复杂,并非常人可以看透。

就是韩芸汐这种老手,看到一张药方,如果不是刻意去琢磨,都不会想到药方能改成毒方。

没想到小逸儿居然这么一改,就给改出来了。

“这是谁交你的?”韩芸汐大声问道。

小逸儿像个犯错的孩子,双手纠缠在一起,低下了头。

韩芸汐这才发现自己太激动了,她连忙将小逸儿拉到一旁坐下,心平气和地说,“逸儿,你告诉我,是谁教你这样改药方的?”

“我自己看着看着,就突然想到就改了。”小逸儿如实回答。

韩芸汐很不可思议,又问,“那你怎么知道那些药剂的分量的?”

“之前爹爹让我背过药物相生相克典籍,厚厚的好几百页,我看到药方的时候,就突然想到可以改了。”小逸儿眨巴着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特单纯、天真。

韩芸汐知道,他不会说谎,只是,这孩子融会贯通的能耐也太好了吧?

“你还会改其他的吗?”韩芸汐连忙又问。

“我得看看,想一下,刚刚那药方我想了一天的。”

小逸儿有些不好意思,小脸红红的,然而,他并不知道就自己六岁的年纪,用一天的时间把药方改成毒方,这已经是逆天的本事了!

韩芸汐发现这孩子在毒术方面的天赋,和当初的自己倒是有得一拼,如果勤奋苦学下去,将来必定不得了。

不得不说韩从安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当日,韩芸汐就在毒方方面给小逸儿指点了一二,嘱咐小逸儿勤奋苦学,暂时别告诉别人这件事,小逸儿得到芸姐的肯定,顿时动力十足,据说小沉香说,韩芸汐走后那几日,他基本都没出过书房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除夕便到了,整个天宁帝都城充满了节日的喜庆。

除夕夜家家团圆,宫中太后设家宴,宜太妃和秦王殿下,慕容宛如每年必到,然而,今年,不仅仅多了一位秦王妃,也多了一个荣乐公主,而慕容宛如出了那样的事情,无颜进宫,宜太妃也不想带她去。

赵嬷嬷特意给韩芸汐准备了一件红色短棉袄,白狐裘镶边,温暖而尊贵。

这会儿正在替韩芸汐梳妆打扮,“王妃娘娘,这是你第一次参加除夕家宴,其实就是和大家吃顿饭,别太紧张了。”

韩芸汐并不紧张,天徽皇帝,太后皇后她都见识过了,她心下琢磨着,今夜荣乐公主也去,和亲的事情,天徽皇帝应该会有所表示吧。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