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62章 除夕,家宴护短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除夕夜,宫中张灯结彩,一片热闹。

家宴设在太后的康宁宫中,正如赵嬷嬷说的,不过是一顿年夜饭,大家围坐在圆桌边,并没有多余的节目。

然而,单单饭桌酒桌上,几个人几张嘴就能生出不少事情来了。

太后和宜太妃难得坐在一起,天徽皇帝和龙非夜在太后左侧,随后便是太子等其他皇子,皇后和韩芸汐则在宜太妃右侧。

韩芸汐年纪不大,可是到了这个场合里,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辈分,原本和皇后是同辈。

端木瑶就坐在韩芸汐身旁,都已经开宴了,却迟迟不见长平公主过来。

嬷嬷说她就在一旁的厢房里,准备给太后一个大年礼,一份意想不到的惊喜。

“这个长平,够能磨蹭的。”皇后不悦训斥。

“随着她去吧,哀家还等着她的惊喜呢。”太后笑呵呵说。

宜太妃唇畔泛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默默地夹菜,并没有开腔,梅花宴上的事情,自然不好拿到这家宴饭桌上来说,何况还是她家慕容宛如丢了脸。

李公公以玩忽职守之罪被皇后处死,也算是给了宜太妃一个交待。

龙非夜和天徽皇帝在一旁交头耳语,大家都看在眼中,却不敢多好奇打扰,毕竟这兄弟俩私下说的事,绝非小事。

家宴,无非是一家子聚一聚,长辈关心关心晚辈的近况,晚辈问候问候长辈的身体。

太后是孙儿满堂,她问了这个问那个,喜笑颜开,心情极好,偶尔同宜太妃说两句,宜太妃如今一个孙儿都没得抱,虽然笑着回答,笑意却不达眼底。

很快,太后的注意力就落在荣乐公主身上了,其实,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后,都巴不得荣乐公主嫁给龙天墨,可惜,荣乐公主的心思却全都在秦王身上。

和亲不是儿戏,也不是两家的事情,而是两国之间的大事,牵扯到天宁国和西周深入合作,尤其是在战事上的信任。

所以,即便太后和皇后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多干涉,站在天徽皇帝的角度上着想,还是希望秦王能答应了这门亲事。

“荣乐公主,千万别客气,来人,还不快给荣乐公主倒上酒?”

“太后娘娘才是客气了,瑶瑶自己来便可。”

太后可没少照顾端木遥,端木瑶早就听说过宜太妃和太后的关系颇僵,在宜太妃面前自然不敢多和太后亲近,但是,并不失礼貌和体面。

“瑶瑶来,多吃点菜。”

“太妃娘娘,瑶瑶可受不起,该瑶瑶给你夹菜才是。”

宜太妃亲自为端木瑶夹菜,端木瑶则替宜太妃盛汤,两人还未成婆媳,倒更像是母女。

照理,今年的除夕家宴,韩芸汐这位新嫁入皇族的新人应该是焦点,可是,韩芸汐从开宴至今,却一直被冷落在一旁,仿佛这一桌子的热闹并不属于她。

她倒也自在,默默地用膳,静静地听她们说话,话里的真假虚实,她听得颇为透彻。

太后不经意瞥了她一眼,总算是开了口,“芸汐,可有消息了吗?”

消息?

韩芸汐抬头看来,一脸茫然,什么消息呀?

然而,宜太妃在一旁却瞬间阴下了脸。

“母后,看这样子是没有了,瞧瞧她那反应,怕是还不懂你在问什么吧?都嫁人了,还像个丫头。”皇后打趣地说。

韩芸汐是真的不懂,怎么突然问她有没有消息了?什么消息呢?

见她那表情,太后立马乐呵呵大笑起来,她偏头朝宜太妃看去,“妹妹,你家这丫头……是装不懂还是真不懂呀?你就没教教?”

宜太妃轻轻叹息一声,感慨道,“成婚才半年多,秦王成日忙,好几日都没见人影,哪能那么快有消息?”

这话一出,韩芸汐总算明白“有消息”是什么意思了。

太后这是在问她有没有怀孕呢!

她顿时尴尬,低下头,双颊有些绯红,龙非夜和她不过有名无实,连洞房花烛夜的落红都是假的,她的肚子怎么可能会有消息呢?

“这就是真的还没消息喽?”太后分明是明知故问,还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

宜太妃都不想回答了,冷冷瞥了韩芸汐一眼,示意她自己应对。

这“有消息”和“落红白帕”其实是一个道理,不问过程,只问结果。虽然这种事需要双方的努力,但是,如果没有结果,责任就都会被推卸到女方身上,尤其是在皇族中,更是如此,皇族的男人是不容质疑的!

宜太妃不说话了,除了低头耳语的天徽皇帝和龙非夜,一桌子的人便都朝韩芸汐看过来,一个女人,能在一个家族里站稳脚跟的根本,没有其他的,只有孩子!

尤其像韩芸汐这种高嫁入贵族豪门的平民之女,孩子对于她来说更加重要。

无所出,那可是休妻七条里的一条。

安静的气氛中,就连旁坐的妃嫔都纷纷看了过来,渐渐有了议论声。

然而,韩芸汐脸虽有些红,却也坦然,“还没。”

这种事情,她除了淡定,还能怎样?

这话一出,周遭便传来一袭窃笑,坐在韩芸汐背后,邻桌的萧贵妃居然还凑过来,低声道,“都大半年了,秦王成日忙,也不至于……芸汐呀,回头找薛太医瞧瞧,薛太医在这方面可是能手。”

虽是低声,可不少人都听到了,顿时又是窃笑一片,韩芸汐只觉得自己又成了众矢之的,可偏偏,在这个问题上她没有任何主动权,甚至都没有解释的余地。

当然,这种话题并不适合拿来家宴什么深入探讨,太后瞥见宜太妃那一脸水色的脸,非常满意。

她见好就收,好心地给了韩芸汐台阶下,“秦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再忙,也不能冷落了芸汐?”

太后原以为以秦王没在听,只会随意点个头而已,可谁知道,龙非夜抬头看来,居然还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淡淡道,“太后教训得是,儿臣会好好继续努力的。”

这……

一时间全场哗然一片,谁都没想到秦王居然会是这种态度?

端木瑶目瞪口呆,被重重打击了一样,要知道师兄在她心里,就像神祗一样的存在,永远都高贵不容亵渎,她无法想象如此暧昧的话居然会从师兄嘴里说出来。

在场不少女人全都给脸红了,韩芸汐的脸更不知道红成什么样子。

“继续好好努力,”这话真真令人充满了无限遐想呀!

他要怎样好好努力?

她都不自觉想多了,幸好及时拉回来,她忍不住偷偷抬眼,瞄了瞄对面那尊大神,却见龙非夜面不改色,也正好看着她,韩芸汐立马就避开视线,错过了龙非夜眼底那么一抹玩索笑意。

太后扯了扯嘴角,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

而宜太妃这个当母亲的都很不可思议,她忍不住想起当初的那块落红白帕来,非夜这么说,无疑是在保护韩芸汐。

他今日若不开这个口,关于“有消息”的问题,日后必定会继续困扰韩芸汐的,而他开了这个口,至少在场很多人就会收敛了。

以儿子的性子,怎么可能愿意这么帮韩芸汐呢?宜太妃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儿子了。

天徽皇帝看了韩芸汐几眼,眼底闪过了一抹复杂,这也开了口,打趣道,“秦王,你府上就一位王妃,你都能冷落了,等过了年,若是进了新人,可不能再这样了?”

年后进了新人,这说的不正是和亲的事情吗?新人说的不正是端木瑶吗?

这应该是天徽皇帝皇帝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公开提起和亲的事情,虽然说得含蓄,但是在场的都听得明白。

端木瑶都来参加家宴了,天徽皇帝又这么说,看来最近的谣言是真的,和亲的事情估计十有八九是成了。

龙天墨端起一杯酒来,一饮到底,别人看不透,他却看得透透的。

宜太妃带端木瑶出席家宴,父皇当众这一问,其实是两人联手在给秦王施压,逼着秦王没有拒绝的余地呢?

这件事,看样子是定局了!

喜欢的女人娶不到就罢了,没想到不喜欢的女人,他也娶不到,思及此,他又倒满了一杯酒。

定局是定局,众人还是希望秦王殿下能亲口回应一下这件事。

端木瑶郁结的心情变得紧张起来,小脸粉粉的,也等着龙非夜接话,而此时,韩芸汐脸颊的绯红未退,一样在等。

她又一次看向龙非夜,谁知的,和方才一样,又撞上龙非夜深邃的目光,他又在看她。

韩芸汐又想避开,却也不知道为何,竟没有避开,直勾勾地看着,等着。

都说目光相触,是无声的言语。

韩芸汐其实没什么想跟龙非夜说的,她只是等待,然而,龙非夜看着她那认真的目光,唇畔竟轻轻勾了起来。

与众人寂静的等待中,他说,“一位王妃本王都无暇顾及,新人就免了吧。”

这话一出,就如同一声惊雷,正正打在宴席桌上,震得所有人的心都险些停掉!

龙非夜,他说什么?

全场一片寂静,天徽皇帝的脸色渐变,一脸风雨欲来,而宜太妃恶狠狠地瞪了过去,太后和皇后更是震惊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龙非夜!”

突然,端木瑶怒吼了一声,猛地站起来,转身就跑,而就在她转身之际,撞翻了桌上的汤碗,洒落韩芸汐一身。

宜太妃急了,连忙追上,“瑶瑶!瑶瑶你等等!”

韩芸汐一身汤水,却都顾不上,她看着龙非夜,嘴角都控制不住微微勾了起来,此时此刻,她特想问一问龙非夜,他是不是故意的,故意等到这公开场合才来拒绝的?要不,之前那么多次,他怎么就都不声不响呢?

这家伙,坏透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