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64章 中毒,一定是你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死因?

顾北月余光看了韩芸汐一眼,众目睽睽之下,他还是如实回答,“禀殿下,如果下官没有诊断错误的话,长平公主应该是中毒身亡,至于中了什么毒,请恕下官无能。”

如果长平公主还活着,或许顾北月查不出中毒的痕迹,但是,人死了,毒迹一般在短时间里都会显示出来。

长平公主惨白的唇色透着几缕黑迹,如果再过一段时间的话,估计毒迹会更加明显了,或许就可以看出中的是什么毒了吧。

中毒?

这话一出众人便都震惊了,居然会是中毒?中了什么毒,谁下的毒?

龙天墨突然冲霜红怒吼,“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和公主关在这里做什么?”

长平早该出席家宴的,却神神秘秘的,迟迟不出现。

霜红吓傻了,连连摇头,“奴婢……奴婢没……”

突然,她转头朝韩芸汐看去,直指韩芸汐,“是她!是她,秦王妃她……”

这个时候,太后和皇后才注意到韩芸汐在一旁。

“公主殿下说要给太后准备一份礼物,因为没有雕刻完成,所以躲在这里雕刻,她刚刚让奴婢出去拿东西,奴婢一回来就看到公主躺在地上,王妃娘娘就在一旁……”

霜红吓得都哭了,听了这话,太后和皇后齐刷刷冲韩芸汐看过来,那目光阴鸷得就像是啐了毒。

韩芸汐立马就意识到自己的麻烦非常大,一味想着救人,也一直被这事情所震惊,她都还来不及意识到自己的危险。

然而,她还是冷静的,解释道,“我刚刚在隔壁准备更衣,听到这里有动静过来一看长平她就躺在地上了……”

“她中了什么毒,好端端的为什么会中毒,哪里来的毒?”

皇后瘫在地上,连连反问,声音非常凌厉,简直要将韩芸汐撕了。

而太后,竟更加直接,“长平为什么会摔在地上,这些架子为什么会倒,韩芸汐你是不是跟长平吵架了,还动手了?你说啊!”

“我没有!”韩芸汐愤怒地否认。

“我再说一遍,我刚刚在隔壁,我是听到架子倒的声音才过来的,我一进门就看到长平倒在地上了,我一发现她中毒身亡,霜红就过来了。”

“她中的什么毒?你不是很会解毒吗?你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龙天墨也非常激动,毕竟长平是他唯一的亲妹妹呀!

“我还没检查出她中了什么毒,但是我来的时候她已经毒发身亡了,根本没法抢救。”韩芸汐如实解释。

这话一出,皇后立马痛斥,“韩芸汐,你说谎!你听到声响就过来,你从隔壁过来需要多少时间?你会没有时间抢救?有什么毒能这么厉害,一中毒马上毙命的?”

这一点,其实也正是韩芸汐想不明白的。

然而,她的态度还是很坚定,“我没有说谎,到底怎么回事,只有检查出毒素才知道,我马上做检查。”

她看到的只是结果,长平公主到底是在架子倒下之前就死了,还是在死之后倒下撞倒架子的,谁都说不清楚。

能立马毙命的毒不多呀,韩芸汐也很想知道,而她更想知道的是,这毒哪里来的。

她正要走过去,皇后却怒意滔天,“韩芸汐,你还敢狡辩!你就是说谎了!来人,把她给本宫抓起来!”

韩芸汐陡然蹙眉,也怒了,“谁敢!没有证据,凭什么抓我!”

“来人,抓起来!”太后的声音更加凌厉,很快侍卫就冲进来,押住了韩芸汐。

韩芸汐挣脱不了,怒目看向龙天墨,“太子殿下,连长平中的什么毒都不知道,你们就这样无凭无据,血口喷人,这就是宫里的做派吗?”

龙天墨愤怒着,也悲恸着,但是,他始终不愿意相信是韩芸汐毒杀长平,也想不出韩芸汐有什么作案的动机。

迟疑了片刻,他便道,“皇奶奶、母后,让秦皇婶查一查毒,也无妨。”

皇后非常排斥,正要拒绝,太后却冷冷道,“好,让她查,哀家倒要看看她能查出什么毒,是可以瞬间毙命的!”

这话一出,侍卫才放开韩芸汐。

韩芸汐在长平公主身旁蹲下,一看到她唇舌的黑丝她便纳闷了,一边做常规的检查,一边启动扫描系统,然而,结果竟出乎她的意料。

怎么会……

“好了没有?”皇后厉声催促。

韩芸汐起身来,往周遭看了看,满脸的疑惑。

“查出来吗?”太后不耐烦地质问。

韩芸汐这才淡淡道,“查出来了,是箭毒木。”

然而,这话一出,一屋子的人却全都茫然,“箭毒木”是什么东西呀?从来就没听说过。

“这是什么东西?”太后厉声。

“这是一种毒性非常强的树,俗称‘见血封喉’,只要人体上有伤口,沾染了汁液就很快会因为中毒,引起心率衰竭,呼吸困难窒息而死。”韩芸汐解释道。

关于这种毒,还有一种说法“七上八下九倒地”,说的正是中了“见血封喉”,往上走七步或者往下走八步,又或者平地走九步,就会到底身亡。

其实,依据毒素的分量,有时候并不需要那么多步,两三步都可能倒地。

韩芸汐基本可以肯定,“长平公主应该是中毒之后,倒下才撞到这个架子的。

中毒,无非有两种,一是无意中触碰到,二则是被人有意下的。

她刚刚环视了一圈,却没有看到箭木毒的树干枝叶之类的东西,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带有这种毒素的东西。

会不会是有人来下毒的,她过来的时候人跑了她没瞧见?

事情,有些复杂。

她正想做详细的检查,对长平公主体内的毒素进一步分析的时候,皇后却厉声,“来人,马上将她押到天牢去!凶手,一定就是她!没什么好说的!”

韩芸汐又一次朝龙天墨看去,“让我查清楚,这种毒素很稀罕,不是人人都认得出来的!”

谁知道,皇后竟然反咬道,“确实稀罕,在场的谁都没听说,就你韩芸汐知道,这种毒,除了你韩芸汐,还会有谁下得了呢?”

皇后没说错,至少宫里只有韩芸汐下得了这种毒。

“如果是有刺客闯入对长平公主下毒呢?皇后,你可以怀疑我,但是请你拿出证据来!”韩芸汐据理力争。

“刺客?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刺客?你当皇宫是什么地方了,随随便便就能进刺客吗?谁看到刺客了?霜红看到的只有你!”

“还有,谁让你来这里更衣的,为什么这么巧就在长平隔壁了?”

“你和长平素来恶交,一定是对长平怀恨在心,痛下毒手,被霜红看到了才强词夺理的!韩芸汐啊韩芸汐,没想到你的心这么歹毒!亏得我还当你是天墨的救命恩人,我真真是错看你了!”

皇后泪迹纵横,气势汹汹,就差动手了。

韩芸汐都不知道如何跟她分辨,怎么会有人这么强词夺理呢?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许嬷嬷可以作证,是许嬷嬷带我到这里更衣的!”

谁知,这个时候门口的许嬷嬷连忙进来,手里还挽着韩芸汐的新衣服,“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确实是奴婢带王妃娘娘到这里的,只是,刚刚奴婢去拿衣服,发生了什么事情,奴婢也不知道呀!”

许嬷嬷这后半句话,简直是雪上添霜,韩芸汐倒抽了口凉气,正要解释,太后却冷声,“当初你韩家李氏说得没错,最厉害的解毒者也是最可怕的下毒者!来人,马上把这个凶手押到天牢去,没有哀家的命令,谁都不准探视!”

韩芸汐蹙眉朝龙天墨看去,然而,这一回龙天墨也沉默了。

韩芸汐失望透了,她真是白救了龙天墨一回。

“我要见秦王!”她冷声。

谁知,太后的声音更冷,“秦王来了也没用!毒杀公主,韩芸汐,你罪不可恕!谁都保不了你!”

容不得韩芸汐挣扎,侍卫死死押住韩芸汐往外走。

韩芸汐大声道,“太后,你会后悔的,你关了我不打紧,错过毒源,一定还会有人死在这剧毒之下!”

毒源如果在宫里,不管是带毒的东西,还是下毒的刺客,都非常危险。

只可惜,回应她的是皇后和一干婢女悲戚的恸哭声,并没有人把她的话听进去。

此时,宜太妃正在安慰端木瑶,龙非夜和天徽皇帝关在御书房里,都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皇后抱着长平公主的尸体,伤心欲绝,龙天墨在一旁守着,怎么劝都劝不了。

太后坐在一旁,拧着眉头,连连叹息,悲伤地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事实。

长平,可是她最疼最疼的孙女呀!

突然,皇后抬起头来,非常激动,“母后,杀了韩芸汐替长平报仇,一定要杀了她!”

“母后……她不至于笨到毒杀长平,这件事……”

龙天墨话还未说完,皇后就一巴掌甩了过去,“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你妹妹都死了,死了!你还能说出这种话来?”

龙天墨悻悻地,没有顶嘴,皇后却激动得还要说,谁知,正要开口,却突然眼一怔,随即就昏迷了过去。

“母后!”龙天墨大惊,顾北月连忙上前把脉。

“太后,殿下,皇后娘娘这是受了刺激,气急攻心,气血不顺,务必要卧床好好休息,切莫再让她受到什么打击了。”顾北月说着,开了一个方子,连忙让宫女去抓药。

皇后被送走之后,太后看了龙天墨一眼,淡淡道,“天墨,为长平料理后事吧,”

她说着,朝门外看去,“来人,报皇上,长平公主……没了!”

话音方落,她便失声恸哭了起来……

……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