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65章 酷刑,千钧一发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这是韩芸汐第二次入狱。

然而,这一回和上一回不一样,这一回她被直接关押到一间小黑屋里。

铁门一关上,整个屋子便伸手不见五指,她都不知道这屋子有多大,屋里有什么东西,或者还有什么人。

黑暗,代表着未知,再大胆的人都会恐惧,说不害怕,那一定是骗人的。

韩芸汐勉强摸索到墙壁边上,沿着墙壁坐下,蜷缩起身体。

外头的天都快亮了,宫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宜太妃和龙非夜知道她出事了吗?他们是什么态度?天徽皇帝又是什么态度?

什么时候会审她?谁来审?

韩芸汐不安地等待着,可谁知道,这一等居然等了三天三夜,这三天三夜里,狱卒只定时给她送水,没有饭菜,这三天三夜里,谁都没有来看她。

什么消息都没有就是最好的消息,然而,这样的未知对于韩芸汐来说却比一屋子黑暗还恐怖,韩芸汐越等越不安,长平公主之死,她还没来得及深入分析尸体里的毒素,根本没办法做推测。

她唯一知道的便是,这不是陷害,宫里没人敢拿长平公主的性命来陷害她,所以真相只有两个,一个便是有刺客下毒,另一个便是长平公主身上有伤口触碰到什么带毒的东西了。

要查清楚着这些,还是得从尸体上的毒素查起。

可是,她现在连声辩的机会都没有,再这么拖下去,尸体放久了毒素会发生变化,一旦查不出来,嫌疑最大的她岂不得把这个罪名担下了?

思及此,韩芸汐立马去敲门,“砰砰砰”声响极好,可是,她敲了半天,却没人来理睬她。

谁知道,这之后,居然连送水的人都没来了,又过了两天两夜。

韩芸汐终于感觉到害怕了,她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又渴又饿,浑身冰凉凉的,心也凉了大半。

外头,到底什么情况?

真的没人管她了吗?

韩芸汐知道,如今能救她的只有宜太妃和龙非夜,宜太妃她就不指望了,而龙非夜……

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他也救不了她吗?还是……他不打算救了呢?

除夕家宴上龙非夜的震撼人心的两句话都犹在耳畔,她承认,她心中有期盼。

终于,第五天早上,铁门被打开了!

当光芒从外头照射进来的时候,韩芸汐立马就站起来,即便再刺眼,她都没有闭眼,光芒代表着希望,可谁知道,她看到的却是一张狰狞恐怖的泪脸,皇后!

几个侍卫提着灯笼进来挂,很快整个小屋子就明亮了起来,这个时候,韩芸汐才看清楚屋内的东西。

屋内什么都没有,就只架着一口足以容下一个成人的巨大铁锅,铁锅下面堆满了柴火,韩芸汐只是瞥了一眼,没多想,视线就落在皇后身上了。

皇后带来的人,全都是侍卫,并非狱卒,看样子大理寺的人都被打发走了。

皇后走了进来,侍卫立马就上前押住了韩芸汐。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并没有挣扎,她等了五天,只等来了皇后,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韩芸汐,长平还没入殓呢。”皇后语气死气沉沉让人很不舒服。

“死因还不明,随随便便入殓,长平必定死不瞑目。”韩芸汐的语气也很平淡。

她想,五天还没入殓,至少说明真凶还没有确定,她还有希望。

谁知,皇后却突然暴怒,冲过来就甩了韩芸汐两巴掌,“都是因为你,你不死,长平才会死不瞑目!”

韩芸汐双手被束缚住,动弹不得,她侧着脸,碎了一口血腥子,眸光如刀刃般射向皇后。

“我最后说一次,长平不是我的杀的!”

“就是你杀的!是你下的毒!”

皇后一边痛斥,一边后退,怒声下令,“来人,马上把火点燃了,本宫今日非要这个贱人招供不可!”

点火?

韩芸汐回头看去,只见侍卫点燃了那口大铁锅下面的柴火,随后就开始往里头倒油。

这……这是打算做什么?

皇后要逼供,不应该带她去刑房吗?烧油做什么?

韩芸汐越看越不安,她看向皇后,皇后却对她阴沉沉地冷笑,韩芸汐觉得皇后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对劲,就好像是个疯子。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韩芸汐大声质问。

皇后却冷笑起来,高高在上看着她,不回答。

终于,背后巨大的铁锅里的油沸腾了起来,热气散发出来,让屋子的温度和湿气都跟着升高,空气里油烟味越来越重,令人作呕。

韩芸汐看着看着,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渐渐发白,连连摇头。

“来人,把她吊起来!”皇后终于开了口。

这下,韩芸汐彻底明白了,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刑法,但是,她敢肯定这一定是所有刑法里最可怕的!

“放开!你们放开!”

“皇后,你屈打成招有何意义,你找不出杀害长平的真凶,长平就算入土了也不会安心的!”

韩芸汐大喊,可是,皇后听了她这话,非但没有反省,反倒更加激动,疯了一样大喊,“你闭嘴!长平就是你杀的,一定是你!只要你死了,她就会安心的!”

如果韩芸汐此时认真注意一下,必定会发现皇后的精神是异常的,可是,她已经无暇顾及了。

她被五花大绑,吊挂到热油滚滚的大铁锅上面,她的双脚距离水面不过不到半尺,她不得不蜷缩起双腿来,以免被热气烫伤。

背后就只有一根绳子,掌控在一旁的侍卫手里,维系她的生命,只要这绳子一松,她整个人就会掉到沸腾滚烫的油锅里,那样的温度,足以将她瞬间炸熟了吧?

大铁锅里的油,足以淹没她整个人,她无法想象自己掉下去会是什么样子,她紧紧咬着牙关,却还是控制不住浑身发抖。

太可怕了!

谁来救救她呀!

看着吊在热油锅上,瑟瑟发抖的韩芸汐,皇后的情绪总算是平复了不少。

“韩芸汐,是不是你杀了长平公主的?”她大声质问。

韩芸汐一直在发抖,她没有看皇后,盯着热滚滚的热油看,迟迟没有出声。

“回答本宫的问题!”皇后的声音更大了。

可是,韩芸汐还是没有回答,下唇都被她的牙齿咬出血来了。

“很好,你不招是吧?”

皇后深吸了一口气,走过来,冷不丁一把夺过了侍卫手里的绳子,这一夺,绳子立马下滑了一段。

“啊……救命啊……”

韩芸汐尖叫起来,撕心裂肺!她的双膝都蜷缩到胸口,小腿几乎是贴在滚烫的油面上,差一点,就一点点就会碰到热油。

她心“砰砰砰”跳得非常快,连呼吸都难受,她都不敢往下看了,紧紧闭上眼睛,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谁来救救她!

皇后拽着绳子,脸上有种近乎变态的快感,她饶有兴致地看着,慢条斯理,“韩芸汐,本宫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招……还是……不招?”

招,还是不招?

生,还是死?

没有做过的事情,她怎么招?招了,一样要死!

唯一的区别,不招会死得非常痛苦!

突然,皇后厉声起来,“韩芸汐,回答本宫的问题!”

谁知,韩芸汐陡然睁开眼睛,恶狠狠朝皇后看过来,怒声回答,“不招!不是我做的!你冤枉我,你私刑逼供,是你让长平死得不明不白,死不瞑目!你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韩芸汐,你找死!”

皇后也怒了,手中的绳子开始一点点,一点点地往下放,然而,这一回,韩芸汐没有再挣扎,没有再蜷缩身体。

做过的事情,天大,她都敢认!

没做过的事情,打死,绝不认!

她静默地看着滚疼的热油,唇畔绽放出一朵视死如归的壮烈,凄美。

招不招都是死,何必委曲求全,折了自己的傲骨呢?何不死得坦坦荡荡,潇潇洒洒一些?

有些原则,有些尊贵,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下。

随着绳索一点点的放下,垂下的裙角开始沉重起来,裙角已经粘到热油了,很快,就要到她的小腿了。

她告诉自己,韩芸汐,你是勇敢的!

“韩芸汐,你好样的,本宫先让你尝一尝小腿被炸熟的滋味!”

皇后怒声,陡然放下绳子!

瞬间下坠!

然而,就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道身影如利箭般飞掠进来。

噔!

韩芸汐下坠的身子戛然而止,随即整个人就被拉高。

韩芸汐立马睁开眼睛,只见……只见龙非夜就立在大油锅边缘上,一手拽着她上头的绳子,一手负于身后。

他一袭白衣,站姿挺拔如劲松,却又翩然如谪仙,他冷漠的脸一如既往波澜不惊,可是那双深邃的眼却敛着滔天之怒意!

龙非夜,你一定是我的守护神吧?

龙非夜,五天……终于等到你了。

吓坏了的韩芸汐,莫名地就笑了,都没发现自己眼角湿了一片。

谁都没料想到龙非夜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皇后最是震惊,她都松开了绳索,后退到墙边去了。

龙非夜,怎么进来的?

太后已经下了禁令,没有她的允许,谁都不许探望,她今日过来,不仅仅跟太后,也跟皇上打过招呼的呀!

虽然现在没有十足的证据表明凶手就是韩芸汐,可是,皇上也暗示过几次,韩芸汐的嫌疑是最大的,找不出证据,就只能审讯韩芸汐。

因为李氏临死前的那句话,皇上早就视韩芸汐和秦王为眼中钉了,除不掉秦王,至少要先杀了韩芸汐。

冷静下来的皇后立马质问,“秦王,没有太后的懿旨,谁准你进来的?”

龙非夜冷冷反问,“皇后,又是谁准你动私刑逼供,屈打成招的?”

他说着,一把将韩芸汐抱过来,带下油锅……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