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66章 秦王下了重本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皇后因龙非夜那句质问,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一室寂静。

龙非夜抱着韩芸汐从高耸的油锅上落下来,也不知道是蜷缩太久了,还是至今后怕着,一落地,韩芸汐的双腿就发软,根本站不住,直接往龙非夜身上倒去。

当然,她立马要起,她知道这家伙的洁癖很重,尤其讨厌这种倒贴上门的举动。

然而,龙非夜去一把抱住了她的腰肢,低声,“别动。”

这下,韩芸汐立马僵住了。

虽然,他的声音还是很冷,可是,韩芸汐却该死的喜欢这两个字。

她乖乖的没动,赖在他怀中,渐渐地感觉到他专属的气息将自己完全笼罩住,一时间所有恐惧便都消失了,不知不觉她就放松了,将自己所有重量都交给他的怀抱。

而龙非夜,低着头,垂着冷漠的眼,小心翼翼撩起她的裙角,撕下那粘了热油的部分,这个时候,韩芸汐才注意到自己的裙角湿了一大片,若是不小心贴到小腿肚上,就那热油的温度,一定会灼伤皮肤的。

龙非夜撕下几片裙角之后,又一一检查其他地方。看着他认真的侧脸,韩芸汐都看愣了,忘了自己身处何处,眼中、脑海中,就剩下这个男人缄默冰冷的脸,却体贴细致的动作。

她无法想象这个大冰块,竟也会有这么细心的一面,她会不会是在做梦呢。

大冰块,如果这是一场梦,那么,在梦中,我可以爱上你吗?

确定韩芸汐裙角上没有油迹之后,龙非夜立马就将她推开,还是那样冷漠,言简意赅,“自己站好!”

呃……好吧,这一推立马击碎了韩芸汐所有美梦。

爱上他,那简直是自讨苦吃,怎么可能?

她双腿好软,却还是自己撑着站稳了,吐了口浊气,她立马就告状,“殿下,我是冤枉的,皇后逼我招供,说我不招的话,就要烫死我!”

皇后被当场捉到,无法辩解,她冷冷瞪着韩芸汐,双手都握成了拳头。

“皇后,你急着屈打成招,难不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理由?”龙非夜问道。

“我没有!韩芸汐她就是凶手!只有她会下毒!一定是她!”皇后怒得大吼,十分失态。

龙非夜并没有打算跟皇后多废话,他冷冷说,“本王奉皇上口谕,来带韩芸汐出狱,协助调查长平公主死因,就不多奉陪了。”

他说罢,瞥了韩芸汐一眼,转身就出门。

韩芸汐愣了,嫌疑人协助查案,这个家伙怎么说服天徽皇帝的呀?死的是天徽皇帝的女儿呀,这未免太强悍了吧?

其实,他能来救她,能保她在狱中安全,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当然,韩芸汐身体的反应比脑袋还快,她都没想明白呢,立马像个小跟班一样快步跟上。

只是,很快,皇后就冲了出来,怒声,“秦王,你给我本宫站住!”

龙非夜怎么可能会那么听话,继续往前走,一如当初在太后那问安,龙非夜走,韩芸汐也跟着走,忽略了背后皇后的盛怒。

“来人,给本宫拦住秦王,皇上不可能下这样的旨意,嫌疑人怎么可以协助查案?本宫不服!”

“来人,秦王这是劫囚!拦住他们,听到没有!”

……

然而,任由皇后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大理寺的侍卫,包括皇后带来的侍卫都无人敢拦。

秦王这哪里是劫囚呀,人家是一步一步地走出去的,尊贵优雅。

要知道,在天宁国,拦秦王的路,那相当于找死。

眼睁睁看着龙非夜带走韩芸汐,皇后越想越不甘心,越想眼底藏着的那一抹恐惧就越深,她立马就回到宫中,直接到了御书房。

此时,天徽皇帝正坐在书桌前,看着手中一枚金牌发愣,这是先帝爷临死之前赐给秦王的特权令,那个时候秦王还很小很小呢。

天徽皇帝常常会想,如果先帝爷能多活几年,那么今日坐在御书房里的会不会就不是他了?

见这枚令牌,如见先帝爷,这是先帝爷给了秦王一次可以违背皇命的特权,相当于是一次保命的机会。

然而,这十多年来,秦王一路步步谨慎,步步为营,坐到如今位高权重的位置上,都从来没有用过这枚金牌。

这一回,为了韩芸汐,他居然使用了这唯一的机会。

思及此,天徽皇帝唇畔泛起了一抹冷笑,龙非夜,你莫非是真瞧上那个女人了?很好,一向无懈可击的你,原来也是会有弱点的。

就在这个时候,皇后不顾薛公公的阻拦,冲了进来,在天徽皇帝面前欠身,“皇上,秦王把韩芸汐带走了,说得了你的命令协助查案?嫌疑人怎么可以协助查案?”

天徽皇帝收敛了嘴角的冷笑,淡淡道,“皇后平身吧。”

“皇上,长平死得好冤枉,皇上不给长平一个公道,臣妾就长跪不起!”皇后非但没有平身,反倒跪了下去。

天徽皇帝眼底闪过了一抹不耐烦,皇后来之前,其实太后早已经来过来,说的也正是这件事。

长平之死,皇后和太后对韩芸汐恨之入骨,然而,他也心痛。

退一万步说,即便这一回凶手不是韩芸汐,他也想借机杀了韩芸汐。

他本来就非常忌惮龙非夜,如今再来一个韩芸汐,他怎么能不提防着韩芸汐成为龙非夜的得力干将呢?

毒术可救人,亦可杀人,可救国,亦可毁国!

内奸李氏临死之前说的话,时不时就会萦绕在他耳边,让他寝食不安。

只是,龙非夜的一枚金牌,让他不得不让步,然而,即便是让步,却也只是给了一个机会而已,他就不相信短短的时间里,韩芸汐能证明自己的无辜!

“朕只给他一日的时间,今天晚上,如果秦王拿不出证据证明韩芸汐是清白的,朕立马就定韩芸汐杀人之罪!”天徽皇帝冷冷说道。

一日……

皇后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约定,一日的时间,韩芸汐能查出什么呀?

尸体已经停放五日了,这五日来,她拒绝了所有仵作验尸,拒绝任何人接近长平,长平之死,至今什么线索都没有!

一直关着韩芸汐,还没什么直接的证据可以定罪,韩芸汐不招供这件事也不知道要僵持多久,但是,有了这个约定,韩芸汐死定了!

皇后想通之后,立马就激动,“皇上英明!多谢皇上!长平就快要瞑目了!”

皇后回到坤宁宫之后,立马找来了管事的钱嬷嬷,屏退了所有婢女,低声问道,“那东西处理掉了吗?”

“禀娘娘,婢女昨夜就把东西处理了,除了奴婢,没人知道。”

长平公主突然在西厢宫被毒死之后,这五天来,西厢宫里其实又出了一条人命,无伤无痛无病,莫名其妙就死了,搞得人心惶惶的,都说长平公主不是秦王府毒死的,而是西厢宫里有脏东西。

但是,皇后把事情瞒了下来,下人们也都不敢作声,连太后都不知道这件事。

大家纷纷猜测着,皇后是铁了心借机要秦王妃死呀!

昨天晚上,皇后令她去处理掉一个东西,那东西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不大,却很重,连钱嬷嬷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那尸体都处理掉了吗?”皇后又问。

“处理掉了,新来的人都补上了。”钱嬷嬷如实回答,宫里头偶尔死一两个宫女太监,也算正常,并不难处理。

皇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看着外头的天空,突然就陷入了沉默,钱嬷嬷怎么看皇后,怎么觉得奇怪,然而,一想到她丧女心痛,便也觉得正常,不敢多打扰。

此时,外头天色极好,阳光明媚,已临近正午了。

“一天的时间?”

当韩芸汐听到这个约定的时候,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她戛然止步,蹙眉看着龙非夜,认真问,“秦王殿下,你凭什么相信我能在一天里找出真相?”

谁知,龙非夜冷冷回答,“本王不是相信你,只是,如果迟早都是死,还不如死得干脆点,免得本王麻烦。”

“你!”韩芸汐气结,她当这家伙是天使,现在才发现自己眼拙,他就是个恶魔!

当然,韩芸汐完全不知道特权金牌一事,她想,怪不得了,天徽皇帝会答应让她这个嫌疑人参与查案。

不过,龙非夜说的没错,她困在天牢里,就太后皇后那态度,她也难逃一死,龙非夜保得了她一次,保不了她十次。

一天的时间,这是拿她的命来赌呀。

见韩芸汐没说话,龙非夜偏头睥睨下来,“后悔的话,你可以回去。”

韩芸汐嗤之以鼻,笑比阳光还灿烂,“本王妃既然出来了,就没回去的打算!走吧,马上带我去验尸!”

关了五天,让韩芸汐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身体也虚弱得很病态,可是,此时此刻,在阳光下她整个人却焕发出一种逼人的光彩,龙非夜的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迟迟都没有移开。

韩芸汐,这一回本王是下了重本,你可千万别让本王失望!

正午时分,龙非夜和韩芸汐来到了停放长平公主尸体的流华宫中,太后和皇后,龙天墨都闻讯赶了过来。

时值寒冬,加上水晶冰棺的用作,尸体保存得还算可以,只是,尸体上的尸斑已经全面扩散,中毒的迹象也完全显示了出来。

虽然长平生前诸多刁难,陷害,然而,看着这如此花样年华的生命陨落,韩芸汐心里终究有些难受。

她站了一会儿,才淡淡到,“开棺吧。”

然而,坐在一旁,一直仇视着韩芸汐的皇后却突然站起来,“你休想!”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