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67章 发飙,秦王霸气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皇后不仅仅站起来,而且走到水晶冰馆傍边,一手按住冰馆盖,她冷冷地看着韩芸汐,“你这个杀人凶手,我绝对不允许你打扰长平!”

一天的时间,如今已经过了半天了,就剩下半天,只要到了晚上,韩芸汐找不出毒源真相来,她就要认罪!

皇后恨不得一直拖着韩芸汐,让她什么事情都办不了。

韩芸汐实在不耐烦,她已经受够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冤枉,然而,此时,她也多少看出了皇后的异样了。

皇后是长平的生母,丧女之痛可以理解,只是,如此霸道蛮荒,不讲理地指责她,这似乎有些不对劲!

当娘的,她难道就不想知道真相吗?她凭什么一口咬定她就是凶手!

就算她坚信,她也应该急着找到证据才是呀?

刚刚来的路上,龙非夜就说了,这五天五夜,不管是仵作还是毒师都靠近不了长平的尸体,皇后压根不允许任何人验尸。

“皇后娘娘,如果你是这种态度,我只能回大理寺去,但是,请你在找到证据之前,不要随随便便对我动刑逼供,这样不是一国皇后该有的做派!”韩芸汐冷冷警告。

这话一出,在场不少下人都面面相觑起来,这才知道皇后娘娘去大理寺动刑逼供了。

龙天墨眉头紧锁,上前将皇后拉住,“母后,父皇已经答应了秦皇叔,就让她查吧。”

然而,皇后却趴在水晶冰馆上恸哭起来,“不可以,怎么可以让杀人凶手再碰长平呢?我这个当娘的,该怎么和长平交待呀!”

龙天墨劝不住,回头朝太后看了去,然而,太后看着皇后,却无动于衷,没有劝阻的意思。

皇后的情绪崩溃了,太后却还是冷静的。

这五天来她调查过,除夕当夜,宫里防守是最森严的,尤其是她的康宁宫,西厢宫就在康宁宫西侧,不太可能让刺客闯入,即便闯入,也很难办到无声无息,杀人于无形。

再说了,长平贵为公主,交际圈无非是权贵世家,人人巴结还来不及,向来是别人得罪她,而非她得罪人,如何会招来杀人之祸。

而宫里,怎么可能会出现那种罕见的毒呢,又有谁敢对长平下毒?

思来想去,终究还是毒术一流的韩芸汐嫌疑最大,何况,和长平结怨的人也就只有韩芸汐一人了。

好个韩芸汐,哀家还没拉拢成你,你倒先杀了哀家最宝贝的孙女儿,哀家真是错看了你!

太后不出声,皇后死死趴在水晶冰馆上,下人们自然是不敢开棺的,而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冬日的午后极短,再拖下去,天就要黑了。

韩芸汐气在心中,怒声,“皇后,你到底让不让?”

皇后怨恨地看着韩芸汐,没用动。

韩芸汐转身就走,“殿下,请送臣妾回大理寺吧。”

谁知道,龙非夜审视着皇后,冷冷质问,“皇后,你在心虚什么?”

不止韩芸汐,龙非夜也看出了端倪,以皇后平素的性子,就算是再悲恸,也不至于如此无理取闹呀,连一国之母该有的涵养都丢了。

一听这话,皇后下意识就松手了,“我没有!”

“没有就开棺验尸,不过半天的时间,你怕什么?难不成你害怕韩芸汐查到什么证据吗?”龙非夜继续逼问道。

龙非夜这话,让太后和龙天墨都意外了,太后随即“啪”一声拍案而起,“秦王,你这话什么意思?皇后丧女悲恸,你非但不体谅,反倒出言无礼,你夫妻二人,未免欺人太甚了?”

谁知,龙非夜竟也“嘭”一声拍案而起,冷眸直逼太后,怒声道,“本王以先皇特权令换得此次机会,皇后如此阻拦,如此藐视先皇特权令,又是什么意思?”

特权令?

这话一出,顿时,全场所有下人全都跪了下去。

天啊,秦王怒了,秦王连先帝爷都请出来了?

皇后吓得目瞪口呆,立马就后退,噗通一声下跪,“臣妾不敢!臣妾万万不敢!”

而太后原地站着,怔怔地看着龙非夜,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太后没有记错,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秦王发怒,一贯冷漠,喜怒不形于色的秦王居然真的发怒了,请出了先帝特权令来。

就为了区区一个韩芸汐吗?一个强塞给他的女人?

你这是盛宠,还是大方?

于满场震惊之中,龙非夜冷冷下令,“来人,开棺!”

这个时候,同样不可思议的韩芸汐才缓缓转身过来,她总算明白自己和龙非夜为何能顺顺利利走出大理寺。

看着一脸霸气的龙非夜,韩芸汐的心砰砰砰狂跳不止。

这又不是在做梦,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呀?

“韩芸汐,你还愣着做什么?”龙非夜怒声,他一点儿都不好,语气总是不善,态度总是冷漠。

此时,水晶冰馆已经被打开了,韩芸汐一个激灵回过神,忽略了心底那份悸动,立马进行检查。

来的路上,她早就把思路整理清了,她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找出中毒的位置。

位置可以确定中毒方式,而中毒方式则代表着下毒方式。

这是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韩芸汐靠近,启动扫描系统做详细的检查,不详查还真不知道,这一查,她才发现除夕晚上在西厢房间里,慌乱之中她错过了多么重要的信息!

中毒的位置就是长平的手上,是伤口感染型的中毒类型,换句话说,并不是有人刻意下毒,而是长平手上有伤口,触碰到了毒源!

韩芸汐心下大喜,她就知道,除夕夜防守那么森严,怎么会有刺客闯入,当初她一听到声音就跑过去,也没有看到人影,而且那房间所有窗户都关着的!

没有人下毒,是长平公主自己不小心碰到毒了,没走几步路就毒发倒地,也就撞倒架子,所以才会出现她听到声音,还有她闯进去看到的那个死亡现场。

这个惊喜的发现,无疑让整件事变得简单了,要知道,如果有刺客下毒,要找出刺客基本不可能,她也就完蛋了。

但是,不小心沾了毒,找出毒源来,这对韩芸汐这个老手来说,那就再简单不过了。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韩芸汐身上,她偷偷瞄了龙非夜一眼,不动声色,继续做进一步的检查。

毒源,分为两种,一种是天然毒源,如同天生就带毒的植被,动物,而一种是人工毒源,也就是人工提取出来的毒药。

“见血封喉”这种毒非常罕见,一般都出现在南疆地带,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怎么会出现在宫中呢?

带着疑惑,韩芸汐动手从长平公主手上的伤口采集了一些干血块进行化验。

尸体存放了五天,血块中已经参杂了不少杂质,一般的毒师是检验不出来的,幸好韩芸汐有她最体贴的好朋友解毒系统帮忙。

然而,当分析出结果之后,韩芸汐却震惊了,怎么都想不到毒源会是这样的!

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

韩芸汐藏着心底的震惊,缄默地退下来,脱下手套,清洗了双手。

这个时候,一室越发的寂静了,刚刚大家都看得很清楚,韩芸汐其实也没有做什么,就是拿金针采了些血块而已。

她这是算验尸结束了吗?她检验出什么了吗?

见韩芸汐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太后最先开了口,“韩芸汐,你查出什么了吗?”

皇后急急看过来,眼底闪过一抹紧张。

韩芸汐看了太后和皇后一眼,没回答,而是转身对龙非夜道,“带我去西厢宫吧。”

龙非夜倒是没多问,起身和韩芸汐一起走,留下一屋子的人疑惑不解。

“她这……算什么?”太后不悦嘀咕。

皇后眼底闪烁着丝丝复杂,没回答,龙天墨倒是低声,“皇奶奶,一同过去瞧瞧吧。”

韩芸汐走入西厢宫,神色就变得严肃起来,她环视周遭,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只是,很快就又收回了视线,直奔长平公主遇害的房间。

这个时候,龙非夜都好奇了,低声问道,“如何?”

“毒源应该就在这宫里。”韩芸汐一脸认真,当她把房间检查了一遍走出来之后,太后等人就赶到了。

韩芸汐并没有压低声音,刚刚那话,太后等人听得清清楚楚。

最激动的莫过于龙天墨,“秦皇婶,你说什么?”

“毒源应该还在宫里,如果不在宫里,那就太不对劲了!”

见状,太后也惊了,难不成韩芸汐真的是被冤枉的?

“那你找出来!”太后冷冷说,站在她身旁的皇后突然颤了下,龙天墨连忙搀住,“母后,你没事吧?”

韩芸汐瞥了皇后一眼,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只是,这个时候她也无暇多想。

“传长平的贴身婢女霜红过来吧。”她淡淡道。

“你到底要做什么?”太后急了。

“太后娘娘莫急,天黑之前,长平一定会瞑目的。”韩芸汐淡淡说道。

这话让众人更加肯定她查到了什么,太后撇了撇嘴,“好,哀家等着!”

而皇后死死地盯着韩芸汐看,都没发现自己自己牙关咬得紧紧的,身体都绷紧了。

龙非夜在一旁,不动声色摩挲着下颌,将皇后的反应尽收眼底。

长平公主死后,霜红就病倒了,好一会儿,两个宫女才将她搀过来。

一见韩芸汐,霜红也恨死了,虽然跪下,却怒目相对。

然而韩芸汐却蹲了下来,一字一字认真问道,“霜红,除夕夜那晚,长平公主遣你出去拿东西的时候,你从这屋子里带了什么东西出去了?”

韩芸汐非常肯定,长平中毒到发作的时间不长,毒源一定在这房间里,那天晚上她就看过了,并没有发现,今日还是没发现,无疑东西被拿走了。

这话一出,霜红都还没有回答,皇后却双腿一软,瘫在了龙天墨怀中。

“母后!母后你怎么了!”龙天墨大惊。

……

给读者的话:来来来,动动大家的手指头,收藏一下小毒妃,顺便点下推荐哦,么么哒。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