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170章 变故,欺人太甚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心情愉快,屁颠屁颠跟着在龙非夜身后,往芙蓉院走。

一路上龙非夜都很安静,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花园里的岔路口,往右是通往寝宫的长廊,往左则通往云闲阁的小道。

韩芸汐总觉就刚刚宜太妃那事情,这个大冰块应该会说点什么的吧,她隐隐怀疑着,是不是龙非夜和天徽皇帝因为和亲的事情吵凶了,所以,她入狱的事情,天徽皇帝死咬不放,逼得龙非夜不得不拿出特权令牌来呢?

要不,天徽皇帝虽然有杀她的心,可是,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也不至于一点机会都不给龙非夜,不是?

眼看就到岔路口了,韩芸汐是越走越慢,可是,龙非夜却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径自就右拐了。

好吧,她果然是想多了,看着龙非夜的背影模糊在昏暗的长廊里,韩芸汐才乖乖回她的云闲阁去。

终于回家喽!

在赵嬷嬷各种关切照顾下,韩芸汐洗去了一身疲惫,吃得饱饱的,一上阁楼立马就看到上锁的窗户。

韩芸汐突然就傻笑起来,在场也没人看,不知道她尴尬什么呢?她轻咳了几声,捋了锊刘海,顺了顺长发,各种小动作之后,总算是走过去,利索地开锁开窗!

一开窗,夜色就闯了进来,不远处那座灯火辉煌的宫殿在昏暗夜色里显得格外显眼,却也格外神秘。

韩芸汐慵懒懒趴着在窗台上,一手支着脑袋,看着看着,不自觉就入了神。

龙非夜,你拿特权令救我,到底、到底是……为什么呀?

此时,龙非夜正在寝宫中的温泉池里泡澡。

他靠在池边,三千墨发随意披散下来,修长精炼的双臂张开落在岸边,古铜色的胸膛肌理分明,身材好得令人喷血,让人无法控制去想象水下那半截身子。

他仰着头,哪怕双眸已经闭上了,却依旧散发出睥睨天下的王者霸气来,他好似在思考问题,至于思考什么,那就无从得知了……

翌日,长平公主就出殡了,至于公主之死的真相并没有传出来,对外只宣称公主染了恶疾,不治身亡。

毕竟公开真相让皇室太丢面子了,影响也不好。

韩芸汐和龙非夜一同出席了丧礼,在丧礼上,韩芸汐明显感觉到太后的敌意。

虽然韩芸汐不是凶手,但是,她对这份敌意并不意外,即使她是太后指给龙非夜的,但是,没有效忠太后之心,即便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和太后之间迟早也会势不两立。

反倒是天徽皇帝,除了一脸沉重,缄默不语之外,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表情,皇帝,终究是皇帝。

接连几日,韩芸汐都在府上休息,宜太妃倒也没有因为荣乐公主的事情找她什么麻烦,除夕家宴上的事情没有传开,荣乐公主的婚事,似乎就这样过去了。

然而,很快,韩芸汐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十五元宵佳节,天宁西北疆传来噩耗,西周皇帝调走了驻守三途战场的三分之一兵力!

云空大陆三国,天宁国、西周国和北厉国,三国相互接壤,天宁以北是北历,以西为西周,而就在天宁的西北方,西周的东北方,北厉的西南方,也就是三国的交界之处,有一个战场,就是三途战场。

三途战场不算大却也不小,约莫有三座城池的大小,没有高山,都是平地和丘陵,这是三国历代争夺之地,也是至今归属权仍有争议的土地。

正因为归属权存在争议,哪国都管不了,所以导致了那个地方成了三不管地带,在那里没有君主,没有王法。

没有战事的时候,那里便充斥了各种黑暗的勾当,拳头就是王法,实力强者就是王者。

三国都在三途战场边缘筑城屯兵,严格控制边关的一切往来,防守随时可能爆发的战争,很不巧,在三国各自的边关防守中,天宁国吃了地势上的大亏。

北厉的边关是最易守难攻的“三山关”,要越过三途之地攻陷北历国边关,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西周的边关也是山地,虽然不如北历国的地势好,却也不是易容攻击的边关,偏偏天宁国的边关一马平川。

这里,可以说是天宁国所有边界线中,最不好防守,最薄弱之地。虽然在天宁国历代君王的努力下,这里建筑起了一座平地长城“南途长城”,然而,真正打起仗来,这区区城墙也不敌北厉的虎狼之军呀!

天宁和西周结好,姻亲联盟,正是借助西周的兵力,共同防守北历的侵犯。

如今西周皇帝居然撤了驻守三途战场三分之一的兵力,而且是在荣乐公主回国之后没多久做出这种决定,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

这是吃果果的威胁!

天徽皇帝狠狠地将折子丢出去,御书房里几位大臣立马全给跪下去,包括穆大将军和穆清武。

“可恶!实在可恶!”

天徽皇帝脾气大作,原本算盘打得好好的,年后和亲的事情一订下来,他立马提出和西周皇帝会晤,共同商讨三途边界的军事合作,在兵械上互通有无,在战略上兼顾两国,做长远规划。

可谁知,年都还不算过去,就传来了这样的噩耗!

战争,是考验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最佳手段。

天徽皇帝继位十多年以来,三国局势还算稳定,虽有几场战事,却都不算大的战役,所以天宁国这些年来国库亏空,军备落后等问题还不至于彰显出来。

天徽皇帝最怕的,便是大战役,确切的说,最怕的就是三途战场出事。

北厉本就对天宁国虎视眈眈,蠢蠢欲动,一直想通过三途战场,在天宁国北疆防守线上打破一个口子。北厉皇帝一旦得到这个消息,能轻易错过这个大好时机?能不有所行动吗?

寂静中,穆清武拱手作揖,认真道,“皇上,西周欺人太甚!末将愿即刻赶赴三途战场,调派兵力和粮草,誓死守疆!”

穆清武一直以来对三途战场的防守战略都颇有意见,天宁太过于依赖西周,最后只会沦落到受制于人的境地,最根本的还是自己兵马强壮。

然而,穆清武毕竟太年轻了,怎么摸得透天徽皇帝真正的担忧呢,即便是老将军,也未必摸得透天徽皇帝的底呀!

天徽皇帝瞥了穆清武一眼,眼底闪过一抹不耐烦,许久,他便让所有人都退下了。

“皇上,西周此举分明是……”

穆清武还要上谏,天徽皇帝却怒声打断了,“出去!”

穆清武竟还不死心,然而,穆大将军却狠狠瞪了他一眼,将他拉走。

“父亲,这一回皇上若是妥协了,将来还得了?何况,秦王未必会答应!这件事如果传出去,秦王的脸往哪里搁?我天宁国的尊严何在?”

穆清武愤怒至极,他知道,西周皇帝此举,就是冲着和亲的事情来的,就为了荣乐公主一己之私,西周皇帝将两国长久以往的合作都当作儿戏了吗?

又或者,西周皇帝在两国合作上有了其他的想法,这一回不过是借题发挥?

穆清武无暇考虑那么多,这些是那些谋臣考虑的范围,他只知道,这一回皇上如果妥协,无疑是向西周示弱!

“嘘!够了够了!”大将军蹙着眉头,拉着穆清武远离御书房,这才开口,“清武,你要记住为人臣子的本分!还有,以后少在皇上面前提秦王!”

谁都知道皇上既重视秦王,更提防着秦王,将军府手握兵权,最使不得的就是和秦王走太近。

“父亲,怎么连你呀……”

穆清武这话还未说完,急突然停住了,只见秦王殿下从一旁而来朝御书房走去。

穆清武正要过去,穆大将军却道,“皇上心中早就有决定,多劝无益,回去!”

说罢,他就将穆清武硬拉走了。

龙非夜瞥了不远处拉扯的穆氏父子一眼,一切心中有数,他面无表情,走入御书房。

御书房里,边陲快马加鞭送来的折子还躺在地上,天徽皇帝面对墙上的疆域图,双手负在背后,十指交缠在了一起。

龙非夜拾起奏折来,看了一眼,随手丢在桌上,淡淡道,“皇兄急召臣弟来,有何要事?”

“你看看那折子。”天徽皇帝冷冷说。

“看了。”龙非夜立马回答。

“你怎么看的?”天徽皇帝问道。

“军机大事,皇兄应该找穆大将军和兵部商议才是,臣弟向来不懂这些事务。”龙非夜还是很平静。

然而,天徽皇帝却突然笑了,“也是,朕怎么就忘了,秦王向来不参与兵事。”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臣弟先行告退。”龙非夜还真敢说。

可谁知道,天徽皇帝却淡淡道,“薛公公,宣旨!”

宣旨?

这句话是何等熟悉,早在半年多前,也是在御书房里,也就他们兄弟俩,天徽皇帝也是让薛公公宣读圣旨,替他择了婚期,迎娶韩芸汐。

今日,历史又重演了。

薛公公怯怯地走出来,宣读了一卷圣旨,这一回,天徽皇帝要龙非夜娶的是西周荣乐公主,不仅仅要龙非夜娶,而且要龙非夜亲自率和亲队伍,赶赴西周去求娶!

皇命不可违,圣旨更不可抗。

他终究是君,他终究是臣。

抗旨,罪大滔天!

当薛公公宣读完毕之后,天徽皇帝才缓缓转身过来,看着单膝跪地的龙非夜,唇畔勾起了一抹讥讽之笑。

龙非夜,你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休怪朕不留情面。当初娶韩芸汐你无从选择,这一回你也一样没得选择!

“秦王,还不领旨?”天徽皇帝饶有兴致地问。

可谁知道,龙非夜竟站了起来,冷冷说,“皇兄,臣弟办不到!”

如果娶韩芸汐是妥协,那么他这辈子就只愿意妥协一次!

……

给读者的话:看到大家的体谅,好感动,谢谢你们,秦王和芸汐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